网友上传章节 第五十五章 月凌于水(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画中人的面容有几分与贞妃相似,应该就是她无疑,毕竟这是在她的生辰上,大部份的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的。

    然贞妃的神色看起来却是极不自然,画中人虽与她有些相似,但更多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影子,这一点不光是贞妃,福临也看出来了,否则他不会这么着迷地盯着画像!

    恪贵嫔!贞妃有些恼恨的瞪了眼还在那里笑吟吟的恪贵嫔,任谁都看得出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清如亦瞧出了画中的奥秘所在,同时也明白了恪贵嫔为何要将画折起来,若是一早便展出全图,那贞妃必会马上收起来,不让福临见着。只是她这么大费周章又是为何呢?难道真如她所说,她不喜欢贞妃,甚至于恨贞妃?

    此时福临也已收回了痴迷的目光,挥手让人收起那画,他闭着眼竟似不敢再看,只是从那面容上可以看出他的心并不平静。

    待将画收好后,贞妃提前将歌伎舞伎招了进来,以歌舞来分散诸人的心思,清如对歌舞无甚心思,她在坐上不时转眸去看福临,福临对她的目光似有所觉,但一直都不曾回过眼来,只是专注地看着场中的表演。

    倒是宜嫔,这个冷若冰霜少与人有交集的女子不时瞧瞧清如然后看看恪贵嫔,那样子竟似有些好奇在里面。

    舞伎们跳了几支新舞后退下了,其后不再有人进来表演,福临不有些奇怪:“贞妃,你这次安排的就只有这些吗?那可比上次皇后千秋节时少了很多!”

    贞妃微微一笑,带了些许神秘道:“自然是不止这些。还有更精彩的,是臣妾特意安排的,保准给皇上您一个惊喜!”

    “是吗?那朕可真要看看!”莫说福临。就是清如等妃子也有些好奇了,这歌舞也好。杂耍也罢,都不是没见过,还有什么能出新意的。

    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几声琵琶地声音,轻若无声。却又清楚的出现在众人的耳中,淑贵嫔侧耳仔细听了一下道:“咦,是谁在外面弹琵琶?”

    福临亦点点头,将目光投向了贞妃,贞妃抿唇一笑道:“皇上若想知道是谁在弹不如咱们都出去看看?”

    清如默然听着,她已经想到了,恐怕这就是贞妃所说地惊喜了,她倒要看看,这个贞妃究竟安排了些什么。.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

    那厢福临已经同意了贞妃的话。与皇后一道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在经过清如时皇后伸手拉过清如道:“妹妹咱们一起去看看!”她这是有心帮着清如,好让福临注意到她。

    哪知福临只是淡淡看了她们一眼就大步跨了出去。清如心中说不出地失望,都说皇帝薄多疑。现在看来真是一点都没说错。福临……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

    一路随着乐声传来的方向寻去,弯折间到了翊坤宫的后面。翊坤宫地格局和重华宫有些相似,有池亦有林,乐声正是从池边传出来的,水波微漾的池边,一名女子面向池水而立,她穿着一袭紫色的软锦纱衣,风拂过,衣飞扬,缠绕在发间的珠饰轻碰着。

    福临等人只能看到一个背影,瞧不见她的模样,然只是一个背影,就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另外大致可以看出在她的手上似抱了一个琵琶。

    这个背影好熟悉,像是……月凌!清如皱眉看着离他们还有段距离的人影,背影越看越像,而且月凌一直都没出现过,难道真地是她?如此说来,贞妃安排的这出戏目的,是想让月凌……

    正当诸人各怀心思猜测之际,岸边地女子有了动作,非是转,非是回眸,而是举步直直的往池中走了过去,飘于风中地乐声,走入水中地背影!

    福临瞧着大吃一惊,正要唤住她不要往前走,贞妃却阻止了福临,并给了他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

    清如将这一切都瞧在了眼里,然疑惑却是更重了,皇后亦是如此,她与清如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地不解。

    清如知道轻功高强的人确实可以踏水而行,就像宋陵一样,可是这是在宫里,一个普通的女子会有这样的武功吗?似乎不太可能,可是若非如此,她又何以这么走过去,难道不怕落水?

    思绪千转,疑虑重重,而岸边女子的一只脚已经跨入了水中,并且居然稳稳的站在水上,没有落入水里,所有看着的人除了贞妃以外,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怎么会有人能站在水上呢?

    这时女子的另一只脚也离开了岸边,她整个人都站在了水里,人间的烟火气悉数消失在弥漫的水气中,她如仙子!如水中仙子!福临怔怔的走过去,目光一直不离那个背影!

    随着女子一步一步的走入水中,宁妃突然指着她脚下的水惊讶地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竟看到在那水面上飘浮着一朵朵极小极小的莲花,这些莲花刚才还没有,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那女子每走过一步,她的双足下都会出现一朵洁白无瑕的莲花,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步步生莲竟在这里出现了,而且这莲花还是出现在水中。

    福临眼中充满了赞叹,抚掌道:“好一个步步生莲,端得是妙!妙极了!相较于他的夸赞,其他人则或多或少露出了不以为然甚至于鄙夷的目光,女人总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嫉妒

    清如没有同别人一样嫉妒,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曼然生姿的影,她在等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她到底是不是月凌。

    那个女子在走到水中央后终于停下了脚步,琵琶声还在不停的传过来,潺潺不绝,如小溪流水,当琵琶声达到最**的时候,一叶小舟从对岸缓缓驶了过来,上面站着一个貌美的歌伎,她从女子的手中接过琵琶然后续奏起来,而那个女子在没了琵琶后人开始动了起来。

    手划过,明明柔若无骨,却如破流云千幛,霞过处,发飞扬,足点地,人旋舞。水袖掷向碧海澄空,尽兴而挥间,她周围的水突然激而起,惹得在看之人纷纷惊呼,这一切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出呼着他们的意料之外。

    无数道水箭向空中,将里面的人亦包围了起来,隐隐约约,只见舞姿绰约,恍恍忽忽,只闻乐声萧萧,这样的景,这样的舞,人间可得几回见,福临的目光已完全被吸引住了,他的眼,他的心,只看到的那个在水中尽飞舞的仙子,他在等,等水落下,等她回首,这样的仙子究竟是何模样!

    终于,水落尽,人回眸,于曼妙的舞姿中,看到了舞者的真容,那是一张动人的脸,眉梢含,眼眸如水,

    月凌!竟真是月凌!清如在那张熟悉的脸上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月凌!果然是月凌!只是今的她比往要美,要柔!

    贞妃,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清如望着贞妃在心中暗自说着,贞妃一再的帮助月凌,甚至于现在还想要帮她得到福临的喜,她为的什么?是想拉拢提拨月凌来固自己的恩宠吗?

    另一边水中的舞已经到了未尾,此刻水面上已经飘满了小莲花,随水而动,随乐而飘,当所有人都以为惊喜已经到头时,贞妃却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真正的惊喜现在才开始。

    与此同时,月凌用穿着弓鞋的脚用力一跺水面,“哗!”地一声,再一次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朵硕大的莲花以月凌为中心浮出了水面,一点点升起,而月凌就站在莲花中央,飘带翻飞,额间一点嫣红的花钿衬得她白玉为面,她是如此动人,又是如此的圣灵,如飞似舞,如幻似真,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看的人已经分不清了。莲花载着月凌缓缓向岸边飘来,在大莲花的周围是无数的小莲花,如众星捧月一般,福临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定定的站在岸边,看着逐渐飘近的月凌,当莲花终于飘到水边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福临近乎痴怔的向月凌伸出手,口里喃喃地说着:“你来了吗?是你来了吗?”

    月凌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然在此之前贞妃已关照过她,一切要顺着皇上的话说,逐笑着伸出手,放在福临摊开的掌中,轻然道:“是!是臣妾来了!皇上你喜欢吗?”

    听到她的话,福临突然子颤了下,一个激灵,他从痴怔的状态中醒了过来,但他仍然盯着月凌,眼中充满了惊叹,手握紧,将软玉温香的手握紧,柔声道:“你的舞好美,几乎让朕看痴了眼,从不知道原来你的舞竟跳得这般好!”

    月凌顺着他的牵引,从莲花中走了出来,她含羞而笑的模样深深刺痛了清如的眼,是嫉妒吗?嫉妒她得到福临的赞赏?

    不!不是因为这个!清如虽自认不是个大方的女人,但还不至于小气成这样,月凌是她的姐妹,她亦想帮月凌得到皇上的宠,好让她在宫里有一席立足之地。让她刺痛的是,现在帮助月凌的人是贞妃这个女人,她不敢肯定有贞妃这个不简单的女人在中间,以后她和月凌之间是否会出现裂痕,她绝不相信贞妃会无缘无故帮月凌,后面肯定还有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