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五十四章 疑心难消(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被她这么一说,清如才发现自己真有些饿了,默然点头拿起小勺在碗中舀了一些后放在嘴里,这刚一吃进去这眉头立时皱了起来,随即侧过头“呸”的一声将刚吃进去的东西吐在了地上,她擦了一下嘴不悦地道:“这是燕窝吗,怎么这么难吃,和以前吃的完全不一样。”

    子矜听此连忙跪下来请罪,清如问她为何这燕窝会如此难吃,子矜嗫嗫着不敢说,待见得清如面色不对时才说道:“回小姐话,以前的燕窝已经吃完了,这些是内务府刚送来的,碎得很,里面还有渣子,与以前的差了很多,奴婢见此与他们说了几句,但那送来的人说这是总管那边的意思,延禧宫只能得这样的燕窝,其实除了燕窝,那些送到小厨房的菜也比以前差了好些!”烁烁的有些恼恨在话中,然更多的是无奈,这样的子她们以前也经历过,然在主子得宠后却是第一次经历,反差与讽刺都大得很。

    子矜说话的时候,清如一直低头看着那碗难以下咽的燕窝粥,勺子在碗里徐徐的转着,唇边逐渐勾起一抹笑,好一个内务府总管,好一个御膳房总管。

    然她自己却也是有点糊涂了,在宫外走了一圈,回到这吃人的宫里竟还留着在宫外的脾,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不争不响,别人却认为她好欺负,连几个奴才也敢骑到她头上来,不管怎么说她头上还顶着个贵嫔的名份,又不是一般的小常在小贵人,可以任他们欺负。

    当笑容扩散到最大的时候,她放下勺子对子矜道:“把那些碎燕窝都给我拿来。还有去小厨房挑一些最烂的菜来,另外你把御膳房总管和内务府总管都给本宫请过来,就说本宫有些话要和他们说。他们要是敢说不来,本宫就亲自去请他们!”说话地声音柔和万分。子矜却听得有些心颤,看样子小姐这次是真生气了。

    子矜匆匆的去了,碎燕窝和几样干瘪不新鲜的菜亦放在了桌上,清如静静地看着这些东西一言不发。一直到快到中午地时候,子矜终于将两个总管带来了。清如看着越走越近的两人无声地冷笑着,真是好大地架子,居然让她等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瞧那两人脸上神似乎是很不愿的样子。

    这两个总管一个姓姚,一个姓张,都是入宫有些年头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做到总管的位置,同样地,一般入宫的时间越长。.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人就会越势利,看到哪边风光就往哪边倒。

    子矜当先进来后朝清如一福:“启禀娘娘,两位总管到了!”瞧她那神色分明是憋了一肚子气的模样。可见这请的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

    清如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然后就将目光转向了她后的两位总管。两位总管对视了一眼后有些不甚愿的朝清如打了个千:“奴才见过宛贵嫔。贵嫔吉祥!”

    “两位总管请起!”清如再度勾起习惯的笑,那份无瑕的笑容让她原本就绝色的脸上更添了一份丽色。

    两位总管直起后都看到了桌上堆着地东西。这些东西他们再是熟悉不过,现在眼见它们堆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没好事,内务府的姚总管当先询问道:“不知贵嫔娘娘把奴才召来所谓何事?”

    清如抚着鬓边些许散发,不说正题反而笑着道:“二位总管都是大忙人,要你们在百忙中抽出空来,可真是难为了你们了,也是本宫的不是!”

    “娘娘言重了,奴才等人虽诸事缠,但娘娘有召,奴才等人就是再忙也要过来!”这话是御膳房地张总管在说,他的脸上堆起了叫人反胃地假笑,垂手在侧地子矜听到这话轻哼一声,小声地道:“说的好听,刚才也不知是谁推着不肯来!”她这话听在二位总管耳里,任他们脸皮极厚也不有些红了脸。

    清如亦听到了,她收起脸上地笑冷横了子矜一眼道:“本宫在和两位总管说话,你插什么嘴!”

    子矜没想会引来清如的不悦,脸顿时白了起来,她跪下叩首道:“奴婢知罪了,请娘娘恕罪!”

    清如挥手道:“恕罪?若是这么简单就饶了你,那你下次指不定有多放肆了,行了,你先去外面跪着,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起来!”

    “……是!”子矜没想到一向待她很好的清如会如此责罚,虽心里不愿但还是无奈的应了,然后自己走到外面去跪着,此时正当午,跪在太阳底下的滋味可想而知本来觉得没什么的姚总管和张总管在看到清如惩治子矜后,不有些为自己担心起来,不管怎么说他们终归是个奴才,而宛贵嫔是主子,她要是真想责罚他们,他们可不能反抗。

    待子矜出去跪好后清如才将目光再度移回到了二人上:“真是让二位总管笑话了,都怪本宫没管好边的奴才,才让他们这么放肆!二位总管连说不敢,然心里都打起了鼓,直觉今天这事不会善了,什么没管好奴才,分明就是做给他们看的,好教他们知道她这个娘娘不是做假的。果然没等一会儿,她就指着桌上的那些散碎燕窝道:“姚总管,本宫有些事不明白想问问你,不知可否?”清如这话说的客气无比,但任谁也知道,主子不论说的多少客气,做奴才的都没有拒绝的道理,除非他已经到了无视这个主子的地步。

    姚总管那挤满皱纹的脸上堆起些许笑道:“贵嫔有事尽管问,奴才一定知无不言!”

    “那就好!”清如似笑非笑地道:“请问姚总管,按本宫的品级来算,这燕窝应该是哪一级的,本宫原来记得似乎应该是二品的燕窝,可今天看到姚总管你拿过来的燕窝后本宫有些糊涂了,这些个东西,只怕连末品也算不上吧?”

    “这……这……”姚总管吱唔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清如说的并没有错,按她的品级来说确是应该拿二品的燕窝才对,甚至在她当宠的时候,他为了讨好这位当红的娘娘还送了些一品的过来。

    “看姚总管的样,那本宫应该是没记错了,只不知这燕窝为何会从二品一下子降到了没品,是姚总管你送错了呢,还是你觉得本宫这个皇上亲封的贵嫔没资格享用这区区二品的燕窝?”说到最后清如的眼神骤然税利起来,那种无形的威势从她上一下子散发出来,压得姚总管几乎有些站不住,他低下头眼珠子不停的转着,深悔自己当初为了贪那些燕窝,而用末品来充数,哪想到这个娘娘不似其他人那么好欺负。

    一边张总管看着腿肚子也有些发软,等她处理完了姚总管后肯定就轮到自己了,他该怎么回答啊!

    姚总管想了半天总算让他想到一个推脱的说词来:“回娘娘的话,这件事奴才什么都不知道,肯定是下面那些奴才办事不认真,把要送来给娘娘的东西弄错了,奴才回去后马上把二品燕窝给娘娘送来,并好好责罚那个办事没脑子的人!”

    “是吗?”清如闲闲的说着,手指轻碰耳下的猫眼石坠子,略有些燥的指尖感受到一丝清凉:“那冰呢,这天气早就应该上冰了,为什么本宫这里却迟迟未见,这难道也是下面的人办事不尽心?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姚总管你这个总管当的未免也太不尽心,下面的人怎么办事你都不知道!”“这……”姚总管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回答是,那就是自己这总管做的不称职,可回答说不是那罪责就更大了,说不定宛贵嫔会抓着这个事让自己好看,他求救似的将目光偷偷瞥向张总管,哪知他正愁眉苦脸的盯着桌上那些烂菜看,对自己的目光根本没看到。

    姚总管无奈之下只得舍大取小:“回娘娘的话,是奴才御下无方,以致让他们漏了娘娘宫里的冰,是奴才的不是,奴才回去后一定马上让他们把冰送过来,以后奴才会好好管教他们,绝不让他们再如此粗心大意。”

    “好!”清如见达到自己所要的效果,让他们不敢再轻视自己,便适可而止:“姚总管,你的话本宫记得了,希望下一次不要再让本宫发现类似的事,否则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派完了内务府的不是,她又将目光投向了总管御膳房的张总管:“张总管,那你又怎么说,这桌上的菜可都是你今天刚叫人送过来的!“

    也许是因为看了前面姚总管的事,张总管回答的特别干脆,想也不想地道:“启禀娘娘,这个奴才完全不知道,奴才对娘娘从来不敢怠慢,每次都叫他们挑最好的菜送到娘娘这里,哪知那些不开眼的奴才,居然自作主张将这些不新鲜的东西送了过来,奴才回去后一定好好教训他们,另外奴才会再调一批最新鲜的菜过来,还望娘娘见谅!”刚才宛贵嫔怎么和姚总管说的,他可都听得一清二楚,这话里话外派尽了他们的不是,他可不想也受一次,还不如自己早些说,反正是推给了下面的人,就算她要找人责罚出气,也找不到他们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