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五十二章 今生盟 来世约(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另一边侍卫已经从人群中抓出了放暗箭的人,此人正是方堂,他上次派杀手来刺杀宋陵失败后,这一次自己买了枝袖箭,准备在宋陵成亲的时候放箭杀他,哪知在他动手之前,先有人动手了,并暴露出这个突然来到宋府的人是皇上。方堂顿时改变了主意,宋陵害得他家破人亡,只杀他一个太便宜了,应该要灭他满门,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行刺皇上,然后在被抓到的时候嫁祸宋陵,这样宋陵和宋府上上下下的人肯定都逃不了一死,至于他自己,一把老骨头,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求能报仇便可。

    正是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方堂朝福临放出了那枝暗箭,但让他没想到的事,最后居然会是宋陵用子将箭挡了下来,如此一来,他再嫁祸是没有用了。不过对方堂来说,虽然此次未竟全功,但能杀得了宋陵也算是可以了,宋陵口中了他的暗箭绝对不可能活着。是以他在被侍卫格杀当场的时候,大笑不已,一边笑一边还说着大仇得报的话。

    这里接二连三出事,百姓都被吓坏了,纷纷四散而去。

    清如这一刻已经忘了福临,忘了周围的人,甚至于忘了自己是谁,她的眼中只剩下宋陵,剩下那个被血染红的宋陵!

    她慢慢蹲了下来,子依然绷得紧紧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静静地忘着宋陵,静静地说着这一句话,什么表也没有,仿佛只是在问一个漠不相干的人,然眼底深处的悲恸却出卖了她!

    宋陵一边咳血一边笑着:“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受伤的,我做到了,如诗。不论你是谁,我说过的话都不会改变!”

    珠泪落下。正于宋陵地脸上,那凉凉的感觉让宋陵本来已经快阖上的眼又睁开了几许,他勉强抬起沾了血地手想去触摸清如的脸,但在即将碰到地时候他又停在了空中,然后慢慢缩回:“不要!不要哭!”

    “不!你不可以死。我不许你死!”清如不停地摇着头,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对,他一定可以救宋陵的,想到这儿清如折过跪在一脸复杂的福临面前乞求道:“皇上,求求您让秦太医救救宋陵,他是为救臣妾而受伤的,求求您!”这个时候她丝毫没想如此乞求是否会让福临有所误会,她现在一心只想着不要让宋陵死。

    福临低头垂视着她没有开口。旁边秦观虽有心相助,但皇上不说话他也不能随意动手,否则只会触怒了他。

    清如还在那里不停地求着。若是宋陵就此死了,她这一辈子都会于心不安的。.Www,16K.cn更新最快.福临紧紧地抿着嘴没有说话。然脸色却是越加地难看,还有额头暴起的青筋。当每一个人包括清如在内都心怀忐忑的以为福临要责怒的时候,他却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以极为平淡地口吻对秦观道:“既然宋陵是为救贵嫔而受伤的,那么秦太医你就好生去为宋陵瞧瞧,看其伤势如何?”

    清如闻得此言,顿时大喜过望,连连叩谢皇上大恩,紧接着秦观走到宋陵边,从怀里掏出一卷布,展开来后看到上面放着各式长短粗细的金针。

    手起针落,转眼间宋陵口中箭的周围就插满了金针,随着每一枝金针的落下,宋陵口涌出的血都会少一分,因为他此刻受伤不宜移动,所以只能原地救治,福临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对常喜劝他先回去休息地话恍若未闻。

    待得所有针都插完后,秦观伸手握住那露在外面的半截箭,看样子是准备起箭了,相较于清如的紧张,宋陵自己却显得淡漠无比,活与不活与他来说真地没有太大区别了,与其以后被蚀骨的思念一点点啃食,还不如现在安静地死去。

    秦观神色凝重地握住剑然后用力一拔,宋陵只觉一阵撕心地剧痛在口蔓延,然后又是一阵抽离的痛,由于事先封了道,所以拔箭地时候没有太多血流出来,只有少量而已。

    秦观拔出箭后仔细看了一下箭尖,确定上面没有粹毒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来,拨开瓶塞倒出两粒药,一粒给宋陵服下,一料捻碎了敷在宋陵的伤口上,这瓶药是用宫中多种珍贵药材治成,对治疗伤口有着极好的效果,如果连这药也救不回他的话,那他也没办法了,随着这药的喂下去,宋陵的脸色在苍白中有了些微的红润。

    直到做完这一切后秦观才把起了宋陵的脉,本来稍稍松开的眉头顿时又紧了起来,清如心中一沉,直觉有事忙问道:“秦太医,怎么样了,可有得救?”

    秦观微一沉吟道:“回娘娘的话,微臣已经尽力了,但宋先生的心脏被箭洞穿,就是华陀再生也保不住他的命!”

    “那你刚才的药?”清如没想到会听到这个最坏的结果,本来在看秦观给他拔箭喂药的时候以为已经没事了。

    “这两颗药,最多只能保得他一命,明太阳升起的时候……”秦观没有说下去,但任谁都能猜到他的意思,明天升之时便是宋陵毙命之时!

    听到这里本来就蹲了很久的清如顿时没了力气,跪倒在地上,心中充满了眼泪却始终无法从眼中逸出,越是这样悲恸就越深,宋陵……她以为她可以保住他的命,哪知到头来却还是难逃一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数?

    齐伯等几个宋府的下人在看到自家少爷受伤后就一直很是紧张,但在看到秦观的救治后心中又有了一些希望,哪知到头来竟还是换不回他的命,宋陵平待这些下人很是不错,所以有一些婢女听到的时候当场哭了出来,齐伯就更不用说了。他是从小看着宋陵长大的,名为主仆比亲人,有些混浊的眼中掉出一颗一颗还不曾混浊地泪水。他没能照顾好少爷,他该怎么跟死去的老爷和夫人交待?苍天啊。这可是宋家唯一的血脉,你竟是准备让宋家断子绝孙吗?!

    一直站在旁边地福临也听到了秦观的话,深沉地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他举目示意常喜去扶起清如然后道:“宛卿,秦太医已经尽力了。但宋先生所受之伤实在太重,非人力所能挽回,你也别难过了,随朕一起回府衙去吧,至于宋先生就让他好好在自己的家中过这最后的一天吧!”话虽婉转但语气却是极严厉,看来他对清如适才对宋陵表示出来的关心极是不满。

    清如亦听出了福临话中的不悦,而且她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在常喜地半扶半拉下随福临而去,宋陵有些模糊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清如。他们还会在见吗?在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刻里还会见吗?

    众多侍卫捕快护卫着福临和清如离去,经过一天两次的刺杀他们不敢再有丝毫的松懈,至于宋府的包围。因为宋陵已是必死之人,所以没必要再包围。在图海的一声令下俱撤了去。

    福临回到扬州府衙后立刻着手吩咐起程回京的事宜。这个扬州城令他很是不愉快,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耽搁。

    清如被安置在一间绣房中。她自回来后愣愣的坐在那里,从听到秦观宣判了宋陵只有一天命地时候,她一直是这个表,一天,只剩下一天,她还能为他做什么?

    她知道他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可是她是皇帝的妃子,是不是能与别人在一起地,何况她至的人毕竟是福临,她怎能背叛于他!

    可是现在宋陵地命只剩下一天了,不!她不要他连死地时候都不瞑目的,她不要宋陵这么惨!

    她过宋陵吗?这个问题她自己也回答不出来,在与宋陵交集地那一天起,她就依赖于他,享受他的呵护,甚至愿意嫁他为妻,吗?不吗?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明天……明天便是宋陵魂断之时,不!她要去见他,要陪他走完这最后的人生,即使福临因此而迁怒自己也无所谓,她不要宋陵走的凄凄惨惨!

    清如心中终于下定了决定,站起来去开门,刚一开门就看到常喜站在外面,微一吃惊,常喜在外面先行礼道:“奴才见过娘娘,娘娘吉祥!”

    清如让他免礼后道:“常公公,你来找本宫可是有事?”常喜摇头表示没事,然后略带了一丝无奈的表道:“娘娘你可是想出去?”看他那样竟似在门口守着。

    清如心中一凛,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神不变地道:“是啊,本宫想出去走走,怎么?常公公想阻拦吗?”她话中带上了几分威严,一旦想起了忘却的记忆她就再不是单纯而快乐的如诗,而是那个在后宫的残酷中逐渐成长的妃子。

    常喜低头道:“娘娘说笑了,奴才哪敢拦娘娘,是皇上,皇上吩咐下来说请娘娘好生在房中休息,直到明启程回京为止!”说到这里他瞅了一眼清如渐变的脸色又补充道:“另外皇上已经下了令,没有他的手谕谁都不许离开府衙,娘娘您还是回房休息吧!”

    福临这分明是在变相的软,看来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在防备自己去见宋陵了,这府里有常喜守着,府外有侍卫守着,想闯出去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求福临的手谕,可是他会同意吗?自己已经惹怒了他,犯了一个宫妃最不应该犯的错误,现在再去撩他的怒火,只恐他会更加生气,到时别说手谕,就连她自己都保不住。

    在一番权衡利弊的挣扎后,清如还是决定去求福临,而她唯一的筹码就是福临对她的宠,亲下扬州寻她的宠,这是她唯一也是最有利的筹码!

    想到这儿,清如不顾常喜惊讶的目光提步跨出了房门,常喜讶道:“娘娘您这是?”这般问着,但他并没有真的阻止清如,毕竟福临的目的只是将其足在府衙里不出去,并没有说连房门也不许跨。

    清如头也不回地道:“我去见皇上!”常喜张了张嘴似乎想劝什么,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默默跟在清如的后面。

    福临住在府衙的正间里,这里本来是知府住的,耶达到京城去后一直空着,现在自然就让给了皇上住。

    福临听到清如求见后稍一沉默便让她进去了,在看到清如时不待她说话,便自行道:“你来是想让朕放你出去见宋陵最后一面对吗?”在他们说话之前常喜便领着其他下人退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