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九章 命定(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待得宋陵与如诗从小竹屋回到宋府时,已是近夜时分,宋陵心中欢喜也不隐瞒,当即将自己要与如诗成亲的消息告之了齐伯。

    齐伯虽惊讶,倒也不奇怪,这一切都在理这中,少爷对小姐的宠是谁都知道的,甚至为了她而与方家翻脸,至于小姐对少爷的依赖那也是有目共的,现在他们能成一对自是最好。

    齐伯惊讶过后很快就高兴不已,他早就盼着少爷能成家立室为宋家开枝散叶,现在可总算要定下来了,只可惜老爷和夫人去世的早,不然他们指不定有多高兴呢!唉,想到仙逝的老爷夫人忍不住又是一阵神伤啊!

    宋陵交待了齐伯去准备成婚的事宜等等,他则将如诗带到自己的房里,从书柜的暗格中取出一枝紫玉簪,簪幽紫光亮,簪头雕成一枝出水清莲,脱俗雅致,宋陵郑重地取出后交给如诗,迎着她异的目光道:“这枝紫莲簪是我们宋家的传家之宝,只给长孙长媳以为文定之物,父母去世之前将此物留给了我,让我娶妻时将其给媳妇带上。”

    如诗不想这簪还有如此来历,也可说是宋家长媳的份象征,她既已决定要嫁给宋陵,自不会推辞,点头让宋陵将此簪带在她的头上,抚着头上冰滑凉许的簪子笑问宋陵她带着好不好看。

    宋陵微微一笑道:“你带着自然好看,可可惜这簪只剩下一枝了,不然一对带着更好看!”

    “一对?这簪子是一对吗?”如诗好奇地问道。

    “是啊,原本这簪子确是一对,这枝是莲花。另一枝是牡丹!”宋陵瞧着如诗,见她齿一动,知她想问什么。便接下去道:“有一件事你不知道,在我五岁的时候父母曾给我订过一门亲事。这约定之礼便是那只牡丹簪!”

    这下如诗真是又惊又怒,她气呼呼的退开几步道:“原来你订过亲,那你还来招惹我干嘛,难不成你还想成齐人之美,让我做你的妾室?!”说着就要动手去拔那只已经戴在头上的簪子。宋陵赶紧抓住她地手,不让她拔:“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听我说完不行吗?”

    如诗用力挣开宋陵的手转过道:“还有什么好说的,不都是你自己承认地吗?”

    宋陵不见生气更多的暗喜,如诗如此表现就说明她地心中确然有了自己,他一走到如诗面前,如诗就撇过头不看他,弄得他一点脾气也没有:“这门亲事订下时我才五岁那个小女娃娃才刚满月懂得些什么,都是双方父母的意思。.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我家和陈家是世交关系极好,我父亲和陈世伯希望亲上加亲,两家成一家。所以便结了娃娃亲,为了表示诚意。我娘就将其中一枝簪子给了陈家。在亲事订下没多久,陈世伯一家就因生意重心的转移而迁到了浙江。刚开始两家还互有通信,可后来不知怎的,寄去的信就如石沉大海,不见有回信过来。”

    “那后来呢?”如诗听得入神,一时忘了生气。

    “虽然我对这门亲事不甚在意,但我爹想着早些让我成婚,但亲自去了一趟浙江,到了那里才知道原来陈世伯一家早在几年前就遭仇人报复,全家连仆人通通被杀,无一人脱逃,其后更放火烧宅。

    陈小姐自然也已经被杀亡,既然女方都死了,那这门亲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将整件事都说完后宋陵又故意逗如诗道:“怎么样,小醋坛子,现在还要吃那根本没有地飞醋不?”

    如诗听完才知道原来宋陵的未婚妻早就不在人世了,而自己却在吃那死人的醋,顿时脸如飞霞般红了起来,轻啐了宋陵一口道:“美的你,我才不会为你吃醋呢,你再乱说小心我打你!”说着就举起那粉嫩的拳头,试图加强说服力。

    宋陵哈哈一笑,知女孩子家脸皮子薄也就不再逗她,笑过后正颜道:“这簪子已经带在你头上,你可不许再赌气把它拿下来,我可还想着你将来亲手把它交给咱们的儿子,让他给自己的媳妇带上。”

    如诗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有头微微点了一下,示意她知道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着实过了一阵惬意的子,如诗对那把灵韵琴不释手,总央着宋陵寻一些古曲琴谱来,说起来如诗对弹琴地天赋确是极高,不论多难的曲子,她看过几遍后都能照谱弹出来,而且最难得的是她往往能弹出曲中蕴含地韵味。

    宋陵多半是在旁边听,但有时兴起也会用叶子在一旁为她伴奏,每每这个时候总有一些鸟雀甚至于蝴蝶被他们吸引过来,围着两人飞舞,实堪称奇景。

    至于与宋陵撕破了脸的方家,一边没了做知府地妹夫支持,一边又被宋家打压,已无了还手之力,实力进一步萎缩,一下子就掉到四大家地最后去了,幸而宋陵没有趁机加压,他只是想给方家一个教训,并非真想铲除,所以也就放弃了打压,方家这才有了喘息之机,但也只能勉强自保,当初方老爷子给两个儿子带去的可是一大笔财物。

    在齐伯地办下宋府洋溢着浓浓的喜气,因为宋家在扬州是绝对的有头脸,所以这宋家家主的婚事绝对不能草率,齐伯列了一张长长的名单,将与宋家的生意来往或有关系都列在里面,以发请帖相邀。与此同时他还差人去京城请名楼大厨,准备开个三天三夜的流水席,这些事办起来都需要时间,不像小门小户,只要扯上几块红布红蜡烛就可以成亲了,在齐伯与宋陵几经商量后将婚礼时间定在五月二十九,整整要准备一个月的时间。

    五月初一,如诗嫌在府里呆着憋气要宋陵带她出去走走,她听说扬州城里有一座观音庙,求神问事特别的灵验,这一天又是初一前去上香的人特别多,便拉着宋陵去了观音庙。

    这庙并不大,至少与一些名刹大寺相比要寒碜许多,但这一切并没能影响它的香火,这一天前来上香的人极多,几乎是人挤着人。

    宋陵与如诗来到庙门前,见里面人山人海不皱起了眉头,本想劝如诗不要去挤这个闹,但在瞧见她那兴奋的样子后话顿时收住了,这个丫头哪里闹就往哪里钻,他要是不让她去又该不高兴了。

    无法之下,只好与如诗一起排在众人后面等着进去,这庙门前摆着不少算命的摊子,时有人去算个命什么的,生意倒也不错,至于准不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在这其中有一摊算命的比较奇怪。

    一般算命先生都是些年纪大的人,至少五十以上,而且还有人是瞎子,但这一摊却全然不同,算命者闭着双眼,很是年轻,年龄大约和宋陵年纪相仿,相貌古朴无奇,上穿着一袭干净的布衫,两只手相互拢在袖中,看不见,却给人一种极奇怪的感觉。

    这样的人怎么看着都不像算命的,可是他的边却着实立了一个算命的杆子,不过他面前算命的人一个也没有,而他似乎也不在意,双眼合着一直没睁开过,若是有人留意就会发现他一直都保持着一个同样的姿势,不像人倒像是一个雕像。

    宋陵是负武功之人,在江湖与商场上闯时见过一些奇人异士,而这个算士奇特的表现不由让他留上了心,向旁边的人都说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算命的。

    正想着,突见有一妇人走过去算命,见其他几摊前都围着人,只有他一家是空的,便跑到他那里道:“先生给我算个命吧!”

    年轻的算士也不睁眼,慢悠悠地道:“不算!”

    莫说那妇人,其他听着的人也愣了,怎得一开口就说不算,即使你不算那还摆什么摊,妇人愣了一下后从怀里摸出一碇碎银子伸到他面前道:“先生,我有钱!”她只当是年轻算士以为她没钱所以才不给算。

    哪料这钱也没能让算士睁开,还自说道:“有钱也没用,无缘者不算!”

    宋陵一直注意着他,上次他说的字太少,没能看清,这一次可看明白了,年轻算士说话的时候,他微启的口齿里似乎有银光一样的东西闪现,不过那光很微弱,现在又是在太阳下,所以宋陵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东西。

    给了银子也不算可真是奇了怪了,妇人和旁观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最后那妇人骂骂咧咧的道:“哪里来的骗子,既然不会算就不要算,还说什么无缘者不算,我看你根本就不会算,简直就是浪费时间!”骂完她就起到另一摊刚空出来的算命摊前了。

    左右几个算命的都用鄙夷的眼光望着年轻算士,像是在笑他不自量力,年轻算士虽闭着眼,却仿佛看到了几人的目光,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像是在笑。

    如诗仰着头对宋陵道:“这个算命的好奇怪,不如我们去试试,看他肯不肯算?”真是哪里有事就往哪里钻。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