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七章 宋陵之怒(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第四天的夜里,宋陵快马加鞭终于踏入了扬州地界,这一路他夜兼程,骑得其是辛苦,连迅电这样的神驹,在勉力奔驰到宋府门口后也忍不住倒下了,三天的行程中,只有中间那一天在江宁府休息了一下,其他时间都是在赶路,莫说是马就是人也累得不行。

    不过江宁府一行,他的收获也是不少,分号顺利开张,那张百分之二十利润上缴的收据商会也签了,早在离开江宁府的当天,他就让人秘密带着这张收据以及先前签署的协议一定送到京城去,交由总商会定夺。

    而另一件事,就是在江宁府,当真有许多官差奉上命在寻一个人人,不过是否是如诗,就不得而知了,他们对所寻之人的份极度保密,只能探之失踪的人乃是从京城来的,而且还是个女子,能引得这么多人寻找的,其份必然非同一般,在来的路上宋陵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此事告之如诗,他希望能帮她寻回失落的记忆与过去,可是又很怕,倒不是怕如诗会离开自己,而是怕她现在的快乐会随着记忆的寻回而终结,这是他最不愿见的!

    几经挣扎,他还是决定告诉如诗,毕竟她有权知道自己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宋陵拍了几下脱力倒在地上的迅电后,拾阶而上,入夜后的宋府大门挂着两盏灯笼,将门口照的通亮无比。

    在敲了几下门后,里面立刻有了反应,门缓缓被拉了开来,开门的是个小厮,他在看到宋陵后。先是一愣,回过神后向宋陵匆匆行了一礼后就跑了进去,一边跑一边还大叫:“齐管家。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宋陵被他这番举动弄得莫名其妙。同时也有些不满,他才走了几天,这府里的人就这般没规没矩,不知道齐伯在弄些什么,边想边走了进去。还没等走了几步,齐伯就从屋里冲了出来,不止他,后面呼啦啦的跟出了一大堆人,他们在看到宋陵后什么也不说,悉数就跪了下去,齐伯当先垂着头自责万分地道:“老奴有罪,老奴没看好小姐,老奴该死!”这几来。他在自责与寻人中度过,当真是五内俱焚,现在可算是盼到少爷回来了。

    如诗?她出什么事了?宋陵的心立刻被提了起来。顾不得其他抓起齐伯就道:“出什么事了?如诗呢?她在哪里?”

    “小姐……”齐伯不敢直视宋陵焦急地目光:“小姐她失踪了!”“失踪?!”宋陵万没想到自己赶回来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会是这个,晕眩的感觉向他袭来。子不由晃了几下。幸而只是一下即过,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可是失踪地是如诗啊,他怎么冷静的下来!

    连宋陵自己也愕然,什么时候他对如诗变得如此在乎!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说清楚!”宋陵勉强压下心中地焦急,严厉地说着,若不是眼前这个是从小看他长大的齐伯,他的口气会更不善。.1 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

    齐伯低着头没说话,手冲阿大挥了一下,阿大立刻明白,他壮着胆子走到宋陵面前,一五一十地将当时发生的况详细说了一遍,然后他又跪下来哭丧着脸道:“少爷,是小的无能,小地没有保护好小姐,您罚小的吧宋陵了解了整件事后瞪了阿大一眼:“你们是该罚,不过一切等找到小姐再说,我问你,你们这几天在找人的时候,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有用的消息?阿大的脑子一下子有些转换不过来,什么叫有用消息,倒是齐伯听到后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他回道:“少爷,我们把小姐有可能去的那几条街上的人都问了个遍,有不少人说见过一个像小姐的人在他们那里买过东西,其中有一个卖馒头包子地人说曾经在他那里买过馒头,照时间来算,应该是最后一个见过小姐的人!”

    “其他的呢?”宋陵迅速地分析起得到的信息来,如诗喜欢买一些小东西,既然她最后买地是馒头,那就表示她买了馒头之后没走多远就遇事了,看来这事还得从卖馒头地附近入手。

    “没有了!”齐伯愧疚难当的说着,他派出去那么多人找三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万一小姐要是有个好歹地话,他可怎么安得下心啊!

    宋陵也不浪费时间,略略一想就道:“选几个精干灵活的人和我一起去,其他的人就留着吧!”

    “少爷您一路辛劳,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不如先由老奴带人去找!”齐伯心疼宋陵的体,不忍他过于劳累。

    宋陵摇头道:“找不到如诗我哪有心休息,倒是齐伯你这几天一直在劳,还是先下去休息吧,如诗的事由我来办!”见其主意已定,齐伯也不再说,少爷的脾气他是清楚的,典型的说一不二。

    出了宋府后一路向北,在阿大的领带下宋陵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卖包子的所在,由于现在是晚上,所以外面已经没人摆摊子了,整个大街显得冷冷清清,一个人影也没有,连打更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有深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吠。

    其实大晚上的来是查不到什么东西的,这个宋陵明白,但他实在等不到明天,在卖包子的摊子附近有几条小胡同,其中有些是死胡同,经常有一些无家可归的乞丐在这里露宿过夜。

    街道已经派人找过好几遍了,不可能再有线索,现在只能希望这些胡同中能有什么线索吧,宋陵把带来的人分成几组,分别进到胡同里仔细的去搜。

    而他自己则一个个胡同口的看过去,他所看的非是为其他,而是找那里面是否有乞丐。既然胡同里有乞丐,说不定他们会看到些什么。可惜让他失望地是接连找了两个都没发现有人,直到第三个才隐隐约约看到有什么东西蜷缩在里面。看样子应该是个人,宋陵拿过一盏灯笼提在手里。朝里面走去,同时运功于,只要一发现有什么危险,立刻就能应对。

    幸好他担心的况并没有出现,蜷缩在里面的果然是个蓬头垢面地乞丐。他醒来后看到眼前的宋陵吓了一跳,深更半夜怎么突然跑出这么个人来。

    “你不用怕,我只是想问你点事,问完就走!”宋陵耐着子安抚了他一下,看到他闪闪缩缩不敢说话地样子,他从怀里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手上道:“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话,这锭银子就是你的,如何?”

    看到银子,那名乞丐的眼都直了。慌不迭地点着头,深怕点慢了那银子就飞走了,宋陵这才问道:“三天前你在这里或附近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大概这么高!”他用手比了一下如诗地高。

    乞丐搔搔头回想起三天前的事,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印象。阿大听到宋陵的话赶过来道:“少爷。当时小姐出来的时候穿得是男装!”

    宋陵暗骂自己糊涂,怎么忘了。他赶紧补充道:“是一个男人,不过很漂亮,就像女孩子一样,有没有印象?”

    听到宋陵的补充,那乞丐似乎想到了什么,嘴唇动了一下,但旋即就摇着头很肯定地道:“没见过!我什么都没见着!”

    听到他的回答,宋陵的神色极为沮丧,本以为会有消息,哪知却是一场空欢喜,他有些不死心地道:“你真的没见过?”

    回答他地还是很肯定的摇头,宋陵总觉得那乞丐肯定的模样有些怪,他无奈地直起对阿大道:“我们去其他地方再看看!”

    见他要走,那乞丐涎着脸道:“那银子……”

    宋陵看也不看手上地银子就扔给了他,那乞丐连声道谢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紫色的小荷包,珍而重之地把银子放了进去,就在他准备将荷包再次放回怀里地时候,一只手闪电般地伸了过来,没等他看清动作,本来握着的荷包就不见了,再仔细一看原来荷包是被阿大夺去了,这下可急红了眼扑上去就要抢:“把钱还我,这是我地钱!”

    宋陵皱着眉斥道:“把钱还给他,好好的抢他做什么?”

    阿大避过乞丐的抢夺后把荷包拿到宋陵面前激动地道:“少爷,这个荷包我见过,是小姐当离府时带的,这个乞丐在说谎,他肯定见过小姐,说不定小姐的失踪与他有关!”他手指着乞丐,而那名乞丐听到阿大的话顿时慌了起来,钱也不要了,夺路就跑。

    然宋陵是何许人,岂能让他在眼前跑了,何况还关系着如诗的下落,当下他也不急着追,等乞丐快跑到胡同口的时候才单足顿地,腾而起,衣袂翻飞,几个折间便追上了乞丐,人还在空中,剑已在手,待得人落地后单手执剑往后一挥,寒光闪闪的剑尖分毫不差地指在乞丐的颈间。

    乞丐已经吓得不会动了,双腿打着哆嗦直叫娘,这也太玄乎了,不止会飞还凭空多出一把剑来,亲娘咧,这要是再多走一步自己的脖子就要见血了,没等他转过念来,宋陵已经回过头来,森寒如雪的目光扫过他:“说!”

    见识过宋陵利害的乞丐再不敢说什么不知道了,他原原本本的将事说了出来。原来当时他在街上偷了个人的钱带,被人追的紧就躲到了这里来,用一只箩筐盖了起来,所以不管是如诗还是袭击如诗的人都没有发现在胡同里还有一个人。

    “我当时看到那位很漂亮的公子拿着个馒头走了进来,然后在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他趁那公子没注意的时候一下子用手绢捂住了公子的嘴,接着那位公子就晕了,然后那人就扛着公子走了,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这个钱袋是他们走的时候从公子上掉下来的,我看钱袋漂亮里面又有钱就把它捡了起来,你们要是想拿走的话,我还给你们就是了!”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他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数说了出来,深怕慢一些那把闪着寒光的剑就会脖子上开个洞出来,在钱和命之间,他当然是选命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刚才不说?”宋陵接着问,剑没有要移开的意思,他不动,那乞丐也不敢动一下,他再怎么快也快不过这位会飞的爷啊:“我听到你们要找那位公子,那他肯定是出事了,我怕会连累到自己,所以不敢说!”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笨,干嘛要拿出那个钱袋来,要是不拿出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阿大跑过来道:“少爷,你看他会不会又是在撒谎?”这个乞丐刚才说的没一句实话,谁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又在编瞎话。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