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飞(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大致明白大家的意思了,OK,我会尽快发完宫外篇的,大概月底就可以发完,月初续写回宫篇

    当最后一个音符消散在空中的时候,如诗的手离开了琴弦,而宋陵也将叶子重新放进了怀里,他望着坐在松树下冲他微笑的如诗,心,突然毫无预警的悸动起来,那个感觉,那个感觉比当初见到灵襄时还要强烈数倍!

    如诗……宋陵在一瞬间明白了自己从遇到她以来的反常,为什么他会一直让她住在府里,为什么他对她这么纵容,为什么……

    所有的为什么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是要将如诗留在边,给她安全,给她快乐,给她所有他能给的东西!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秦淮河救起重伤昏迷的她时吗?是在她醒来后说她记住他的时候吗?

    宋陵刚从发呆中醒来,就看到如诗伸着手在自己眼前乱晃,他一把抓下她的手道:“你在做什么?”

    “我还想问你在想什么呢,都不理我!”如诗撅着不张小嘴不满地道。

    宋陵赦然一笑,并没有松开握住她的手,“想事想的入神了,没听到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一听这个如诗顿时来了精神,她眉飞色舞地道:“你说我们在这里盖一间小屋好不好,宋府虽然很大也很漂亮,可是和这里是不一样的感觉,我更喜欢这里,如果能盖一间小屋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想了就可以来这里小住一下。白天弹琴作画,晚上就躺在草地上,静静的看星星!”说着说着她都快醉了。丝毫没发现自己的手还被宋陵握在掌中。听着她地描述,宋陵的眼中亦出现了一副如画的美景。真地很美,然真正令他向往的,是陪在边地人,一切的美皆因她而起:“只要你喜欢就好!”

    “那你是同意啦?”如诗兴奋的问着,宋陵浅然一笑道:“恩!不过这事要迟一些再弄。我最近有许多事要办,而且这块地是谁的也要打听清楚,等一切都弄明白了,我们就来这里盖屋子啊!”

    如诗开心地点着头,只要可以就行了,迟一点就迟一点吧,这时她终于发现自己的手被宋陵握着了,这对他们来说本来算不得亲昵地动作,毕竟从如诗失忆醒来后。几乎将宋陵当成了生命的依赖,走到哪里都腻着他,这样的动作对她来说并没有怎么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的脸却红了起来。如飞霞一般。她轻轻的把手从宋陵掌中抽了出来。

    她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宋陵望着空空如也的手掌,失落爬上他俊美的脸颊,一时间两人陷入了尴尬中。

    “我们回去吧!”两人突然一起开口来了这么一句,等得发现对方和自己说了一样的话后,两人先是一愣,接着俱都笑了起来,将先前的尴尬一下子给冲没了,清如与来时一样将琴抱在怀里,然后与宋陵一前一后同乘一骑。

    这一次宋陵骑地很慢,没有像来时那样的快跑,如诗坐在马上靠着宋陵一晃一晃,眼皮子不时的合在一起,玩了一天也确实有点累了,到后来她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宋陵见过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听见她说话,觉得有些奇怪,低头一看,却发觉她早已经睡着了,望着那甜美地睡颜,宋陵会心一笑,将马儿的速度放得更加快,同时紧紧将如诗圈在前,以免她摔下去,这个小丫头,居然这样也能睡着。.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

    接下来地子,宋陵变得比以前更忙,整天见不到人影,更不用说陪如诗了,不过如诗也不是个不讲理地人,虽然无聊,但见宋陵是真的忙事,只好自己找事做,丫环们怕她闷,就哄着她学刺绣,可结果却让那些丫环们都傻了眼,她刺出现地东西比来教她的绣娘都不差,这还用学什么!

    然更受打击的还在后面,棋弈、画画、泡茶等等,明明说什么都不会,可师傅请来后,刚一摆弄立刻就会了,真可说是无一不会,无一不精,把请来的师傅一个个给羞得自动请辞了,结果所有人都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如诗小姐以前一定是个大家族的小姐,不然怎么什么都会呢?

    听到这个话,如诗一笑置之,可宋陵却笑不出来,他们说的没错,从如诗的表现来看,绝不会是个小人家的女儿,最起码也是个什么大官的女儿,可要真是这样的话,就代表他们极有可能会找到如诗!

    若真是这样,他还能像现在这样将如诗留在边吗?

    在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他真的很怕如诗会离开,会在记起一切后离开,又或者……或者她已经有了夫家?

    想到这儿,宋陵再也没了心做事,他满脑子都是如诗,她究竟会是什么份,江宁!对了,宋陵眼前一亮,他是在江宁救的如诗,那就表示江宁很可能有线索,他可以试着去打探一下然后再做决定,反正在江宁的钱庄分号这两天也要开了,对,就这么办!

    第二,宋陵正在房里整东西的时候,只听门“”的一声被打开了,不用看他就知道是谁了,叹了口气道:“告诉你多少次了,进来要敲门,你怎么老是忘记呢?”

    如诗一脸不高兴地道:“那是进人家的门,进你的门不用敲,迟早有一天我把你这门也给拆了,让你没门可关!”她可真是生气了,所以说话也重了起来。

    宋陵装做不知地摸着如诗的小脑袋道:“怎么啦,是谁惹我们大小姐生气了?告诉我,让我去揍他一顿给你出气好不好?”

    如诗拍掉他的手没好气地道:“好啊,你好好打你自己一顿吧,自己去江宁玩都不带我去。你太坏了!”

    宋陵继续着已经说过无数次的解释:“我说过了,我是去办事,不是去玩。要不这样,等我把事办完了以后再带你去玩好不好?”

    如诗不依地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你为什么这次不带我去嘛,我保证你做事的时候会听话,不会吵到你地,你就带我去吧!”她拉着宋陵的手使出了惯用的撒,可惜这一次却是无功而返。宋陵坚定地摇摇头,铁了心不准备带她去。

    如诗见软磨硬泡都没用,一气之下甩门出去了,宋陵望着她气乎乎地背影摇头叹气,这个小丫头脾气总是不见好,还贪玩的很。

    他这次不带她去根本就不是怕会影响到正事,而是怕在他还没将事弄清楚地时候,就有人认出了如诗并将她带走,他怕以后见不到如诗。而且他隐隐已经感觉到如诗真正的份绝对不会简单,所以他不敢冒然将其带到江宁去。

    然如诗并不知道宋陵的忧心,她气冲冲的走到大厅里。适逢齐伯紧赶着进来,他没注意到如诗的不对劲就开口问道:“小姐。知道少爷在哪里吗?”他地口气很急。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如诗正在气头上,想也不想就道:“我哪知道他在哪里。哼!”

    只凭这句话,人老成精的齐伯就看也小姐和自家少爷又闹别扭了,不过他现在也没心去说,还要更重要的事要跟少爷说呢,算了,小姐不肯说,他只能自己去找了,然不等他跨步,如诗突然叫住了他:“齐伯,你找宋陵有什么事啊?”

    气虽气,但她对宋陵的事还是很在心的,不住就问了出来,见小姐要听,齐伯不得不住停住了脚步,摊手道:“有急事要找少爷呢,刚才咱们派到江宁府的那个掌柜差人快马来回报说,江宁的商会现在又不让咱们开分号了,说先前只抽百分之十太少了,他们非要改成抽百分之二十,否则就不让咱们开业!他们太卑鄙了,明明少爷已经和他们签过字据了,现在却突然又出尔反尔。”齐伯不甘地道:“要是真抽百分之二十的话,那咱们就等于是白白在为商会做事了,自己一点利润也没有了,可是明天开业地事早就定好了,请柬也发了,人也请了,要是到时候开不了业,咱们通瑞钱庄的信誉自是彻底毁了,以后也别想再在江宁府立足了!”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那些商会是干什么地,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利,居然能不让咱们开分号?”听得是事关通瑞钱庄地正事,如诗不由正了颜,全神贯注地听着,先前的气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齐伯虽觉得与她说没什么意义,但好歹是小姐,而且他也喜欢她地,所以解释道:“所谓的商会,就是由某个地方各行各业组织起来的行会,像江宁府的商会就是由江宁府所有的商人组织起来的,它对江宁府里面所有的商家都有一定的制约,而且有新的商家要加入或开店也必须征得它的同意,否则商会下面的人就会一起来抵制,不然谁会还会卖它的帐!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商会,在京城还有个总商会在!”

    “哦?可是我在扬州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商会啊?”如诗不解地道,她确实从来没听过这方面的事。

    齐伯有些自豪地道:“扬州也是有商会的,只是以咱们宋府为首的四大家势力庞大,垄断了好些行业,所以商会基本上没什么势力,和江宁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局面!”

    如诗低着头慢走了几步,然后突然抬头道:“齐伯,你说在京城还有一个总商会在对吗?”

    “对呀,那怎么啦?”齐伯不解地道。

    如诗的脸上升起一抹狡黠的微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齐伯,你告诉那个掌柜的,叫他按照商会的要求办,百分之二十就百分之二十,但是必须要求商会的会长写下收据,然后等我们分号在江宁府开张后,你就叫人拿着这张收据以及宋陵先前和商会签的字据,到总商会去告江宁府的商会,看他们有什么话好说,我想总商会为了维护商会整个的形象,一定会对江宁府商会进惩处的!”

    如诗说完这些后,发现齐伯还愣在原地,不由催促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按我说的话去做?”

    齐伯被她那一袭话说得脑袋有点晕,愣愣地点头后又赶紧摇头道:“不行,这事我等请示过少爷才行!”

    如诗无所谓地耸耸肩,他要请示宋陵后再做决定是很正常的,毕竟宋陵才是宋府真正的主人,不过她相信宋陵一定会同意她的作法的,因为这样做,一可以保全通瑞钱庄在江宁的声誉,又可以给江宁商会一个教训,何乐而不为呢?

    不等齐伯出门,宋陵就走了进来,刚才他们的对话他在外面听了个一清二楚,所以他示意齐伯不必再重述了,然后略略一想道:“就按小姐的意思去传,另外我会马上赶到扬州,告诉那个掌柜的,和商会的人约个时间,我亲自和他们谈!”

    没想到宋陵会出来,如诗马上扭过头不理他,这般小孩子气的举动,哪还有刚才吩咐齐伯时满腹才智的模样,宋陵自问就算是自己,这一时半刻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主意来。他走到如诗后探过头道:“刚才的事谢谢你!”

    如诗看也不看他就道:“我才不是帮你呢,你少臭美!”

    看她气还没消,宋陵举双手投降道:“好好好,我臭美,我坏,那如诗小姐,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要是再生气就不漂亮了,也没人要了!”

    如诗口快地道:“没人要就没人要,反正有你在,我赖定你了!”一边说一边还扮着鬼脸,那样子真是可得叫人心疼。

    宋陵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这是你说的哦,我记下了,可不许赖!”他心一下子间变得出奇的好,不为别的,只为如诗那句:我定你了!

    如诗并没发现自己的话哪里不对,犹自说道:“我才不会呢!”说着她又将宋陵推出去道:“你东西都整好了还不快走,不然小心明天赶不到!”

    宋陵举头看了看天色,确实是该出发了,他有些不舍地道:“那我走了,你好好呆在家里,要是想出去的话就多叫几个人陪着,千万不要一个人去玩,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我最多三天就会回来了!”

    如诗自从秦淮河被宋陵救回来后,就一直跟在他边,没有怎么分开过,她已经习惯了有宋陵在边的子,所以在当得知宋陵要去江宁府去不带自己去的时候才会如此不高

    她忍着心里的不舍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快走吧,再嗦下去太阳都快落山了,还有,你要是回来的时候晚上赶路累了就别走了,找家客栈歇息一下再走!”

    听得她的关心,宋陵脸上泛起了笑意,他习惯地抚着如诗地头道:“我都记下了,我走了!”说说走走他们已经来到了门外,在外面早有马夫牵了迅电在等候,宋陵又叮咛了几句后翻上马,他狠着心不再回头看如诗。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