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飞(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他一整衣束快步走到如诗面前道:“如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边说边打开手里的折扇,萧洒的扇着,其实这天气离扇扇子还有好些子,不过总有人喜欢拿着把扇子装腔作势。

    如诗想不到在这街上居然有人认识自己,定晴一看原来是那在酒楼上遇到的懒人,不由沉了脸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怎么?小姐的芳名不可以让方某人知道吗?”方为信也不生气悠然说着,那时在酒楼上她被宋陵带走后,他就对其念念不忘,如此绝色佳人他可是第一次见,岂能就此错过?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她是宋陵从江宁回来时一并带回来的,就住在宋府里,所有人都称她为小姐,至于其在来宋府之前的事就一点打探不出来了,仿佛是平空出现一般,不止美丽,而且还神秘的很!

    如诗皱了一下小巧的鼻子道:“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总之我不想看到你,你马上给我走!”

    “看不出姑娘年纪不大,脾气还大的,可是这街也不是你买下的,凭什么你要我走我就要走,何况我方某人自酒楼与姑娘一别后,一直对姑娘念念不忘,今好不容易见了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方为信嬉皮笑脸地说着,他见如诗一个人在,以为与那天一样,她又是自己跑出来的,所以大胆的说着。

    听见他说出如此大胆的话,如诗不由大感窘困,她扔掉手里有些化的糖葫芦想走,可方为信总是挡在她前面不让其离开,如此几次后。如诗不由起了火,冷脸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请小姐到我方某的府里坐坐!”方为信也不顾这是在街上。当众就说了出来。

    听了他这话,如诗不怒反笑:“你就不怕宋陵来找你?”宋陵在这城里绝对可说是举足轻重的人。即使他方家也是四大家之一,可到底还差了一截。

    “只是去坐坐而已,我相信宋兄他是不会介意地,如诗小姐,不知我方某能否有这个荣幸。请您大驾光临呢?”方为信伸手说道。

    如诗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很想去,可是宋陵他不答应,没办法啦,要让狗熊,哦不对,应该是方公子你失望了!”

    方为信被她说的一愣,接口道:“宋陵?他在哪里?”

    “我在这里!”仿佛是为了解释一样,宋陵的声音在他问出口地下一刻就从背后传来了,原来早在刚才宋陵就从钱庄里出来了。如诗已瞧见了,而方为信因为背对着钱庄的门,所以没有看到。

    方为信在心中暗骂。怎么又遇到宋陵,好不容易见着如诗小姐。可他就跟幽灵似地总是在旁边。.Www,16K.cn更新最快.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真是可恶。

    心里不高兴,可面上还是做出一副笑颜,拱手道:“宋兄,咱们可真有缘,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到!”

    宋陵走到如诗边后方道:“是啊,刚才方兄在这里和如诗聊得似乎很闹,不知是聊些什么?”

    不等方为信说话,如诗就开始告状了,指着方为信的鼻子道:“这个家伙好奇怪,人家好好的在这里,他就突然跳出来,还说什么要让我去他府里坐坐!”在宋陵面前如诗总是显得特别孩子气。

    宋陵一挑眉毛道:“方兄,如诗说得是真的吗?”语气较之刚才已经严厉了些许,宋陵何许人,在生意场上打滚这么久,岂会看不出方为信对如诗压根儿就是别有意思。

    见其知道了,方为信倒也不否认,“啪”地一声合上了扇子道:“是啊,这有什么不对吗,如果宋兄喜欢,也可以一起去坐坐,方某欢迎之至!”

    宋陵携了如诗的手道:“不必了,方兄事多,就不多打扰了,告辞!”也不等其说话,宋陵就径直带了如诗离去,这一次方为信不敢再阻拦,在经过方为信边地时候,宋陵停了一下低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打如诗的主意,否则我不会客气!”他说话的时候,如诗在旁边还做了个鬼脸。

    待他们离去后,方为信瞧着他们的背影在原地咬牙道:“我一定会得到她的!”眼里闪出狂的光芒,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想得到!

    且说宋陵与如诗离开方为信后,也没了再逛街的兴趣,便往宋府的方向走去,这一路上,如诗显得很安静,都没怎么说话,这下子可轮到宋陵不习惯了,他侧目问道:“怎么啦?还在为刚才地事不开心啊如诗点点头道:“我讨厌那个自以为多少了不起的人,本来好好的心都被他破坏了,讨厌!”说着她用脚踢着脚下地小石子。

    宋陵拍着她的头道:“好了,不要生气了,再踢脚就要疼了!我想经过我这一次地警告后他应该是不会来烦你了。”

    听得他地保证,如诗的心终于好一点了,在路过一家店铺时,里面地老板突然叫道:“宋公子!宋公子!”

    宋陵听得有人叫自己,停了脚步往店里走去,如诗好奇之下也跟了过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家卖琴的店,店铺名叫“琴风斋”。

    里面的老板看宋陵进来,堆着笑道:“宋公子,您上次让小的帮您找的名琴已经找到了,您看看可还满意?”

    一边说一边从柜子底下拿出一架用布层层包起的琴,待其将布打开后,终于看到那里面的琴了,琴通体乌黑,隐约有许多花纹在表面游走,如诗好奇地用手去摸了一下,可完全感觉不到花纹的刻记在,仿佛是天然一般,至于其上的七条弦却是锃亮无比。略略一拨便发出清越动听的声音来,在琴尾刻着“天韵”二字,应该是琴名。

    琴店老板兴冲冲地说道:“宋公子。您看这架琴怎么样,可能入得您的眼?小地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小的找了好几个人来鉴定,都说这是一把稀世好琴,可能是以前哪位名家的收藏之物!”

    宋陵抚着这把琴,嘴角浮起一抹苦涩地笑道:“这琴确是好琴。可是物在人非,这弹琴地人已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送给她。”

    宋陵口中的她,自是指灵襄,他知道灵襄地琴技高超,可在青楼,有好琴却只是凡品,所以他便自处搜寻,然找到的都不是什么稀世名琴。所以便托这琴店的好板为他留意,现在终于找到一把好琴了,可灵襄已经不在花满楼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是跟那位九爷走了。还是自己一人上路。谁都不知道,这把琴注定是送不出去了。

    店铺老板听得傻了眼。这琴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光这银子就花了好些,现在宋公子说不要了,那这琴卖给谁去,普通人一听这价钱就会被吓走,这可怎么办?老板真得是哭无泪了,可宋陵都说不要了,他也不好强卖,只能自认倒霉,这卖不出去就只能放在店里了,就当是镇店之宝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宋陵叹了一声走了出去,他走了一会儿却没见如诗跟上来,只好又折了回去,未等他回到店铺,就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从店里传出来,到了那里果见如诗站在那把灵韵琴边挥手轻弹,她弹得娴熟无比,且这曲子是宋陵从未听过地,曲中带着一种花落的轻愁,雁去的无奈。

    宋陵没有打扰如诗,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听她弹,店铺老板也是一样,张着嘴愣在那里,他是卖琴的自然也会弹琴,可没听到过有人弹的这么好听,不似人间乐曲。

    直到如诗一曲弹罢,两人才回过神来,然看清的一刻却被吓了一跳,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如诗的脸上已经满了是泪痕,她看着琴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宋陵瞧得心中一痛,赶紧用袖子擦着她的脸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是不是想起以前地事了,不要哭了!”

    如诗摇着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刚才也不知怎的就自己弹了起来,那首曲子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可就是弹了出来,我知道一定是以前,我以前一定经常弹这首曲子,而且我隐隐还感觉到我弹琴的时候好象很不开心,很悲伤,所以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说到这里她突然抓住宋陵地手道:“宋陵,你告诉我,我以前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活得很痛苦,很悲哀?我怕,我好怕想起那种感觉!”

    从如诗醒来后,宋陵看到地她快乐地样子,何曾见过如此悲切害怕的模样,他整颗心都要揪起来了,他一边擦着她不停流出地眼泪一边道:“不要哭了,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也不管是什么样的,总之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会让你永远都快乐,没有悲伤,不要弹琴了,我们回去吧!”

    店老板还在那里傻傻地看着,没弄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如诗听了宋陵的话,没有立即离开,反而低头抚着琴道:“我不知道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可是我知道我一定很喜欢弹琴,宋陵,我们把这把琴买了好不好?”

    宋陵一些犹豫也没,在她问出的瞬间就点头温柔地道:“好,只要你喜欢就行,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以后再弹琴的时候,不许像现在这么哭了。”

    “嗯!”如诗不好意思地应了,赶紧用手擦干了还留在脸上的泪痕,还好这里人不多,就宋陵和店老板见了,否则这脸可丢大了。见其答应了,宋陵方对店老板道:“这琴多少钱,我买下了!”

    这宋陵一说买,店老板本来眯着的小眼立刻睁大了几分,真是菩萨有眼啊,本来以为这琴要卖不出去了,哪知这位姑娘一弹一哭,宋公子马上就说要买了,当真是菩萨有眼,他一边在心里念叨着,一边伸出五个手指道:“五千两!”

    一把琴五千两,确实是贵得离谱,难怪那个店老板在宋陵说不要的时候会哭丧着脸了。如诗虽然很多事都不知道,但听得五千两这个价格时亦是吓了一跳,这是多大一笔钱她大概还是知道些的,想那糖葫芦才两文钱一串呢!

    她眼瞅着宋陵没有说话,要不是实在喜欢这把琴,她早在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就走了,如果现在宋陵说太贵不买,她就是再喜欢也不会说不的。

    不过宋陵并没有一丝变色,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给了如诗一个叫她放心的眼神后对店老板道:“把琴给我包起来,然后送到宋府,钱问管家拿就行了。”

    五千两虽不是个小数目,但千金难买心头好,只要如诗喜欢就好,不知不觉中宋陵把这个他从秦淮河里救上来的女子,看得越来越重!“谢谢宋公子!谢谢宋公子!”店老板乐得只会说这句话了,有钱人就是大方,五千两眉头也不皱一下,哈哈哈,这样一来,光是这把琴他就赚了一千多两,真是太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