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在永寿宫里,夕已经穿戴好册封礼上的吉服,头上更带了她生平第一枝步摇,即使心计深沉如她,在这一刻也忍不住满面含笑,等了这么久,总算叫她等到这一刻了,可不是应该高兴吗?

    外面的红地毯早就铺好了,叫人奇怪的是迎接她的车驾迟迟未到,眼见着吉时就快到了,夕差了兰香去外面瞧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未等兰香出去,常喜就进来了,与上次一样,他的手上依然捧着圣旨,只是神严肃了许多,一进来就朗声道:“淳嫔接旨!”

    因还未行册封礼,所以夕还不能被称为贵嫔,不过她已经没这个机会了,夕右眼疾跳,仿佛是要出什么事了,她忐忑不安地跪下道:“臣妾接旨!”

    常喜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淳嫔乌雅氏与其父一并扰乱宫闱,勾结内监送人入宫为其办事,而今更以沁罗香之邪物控制容嫔,谋害皇嗣,罪名属实,现打入宗人府大牢,听候发落,钦此!”

    这份圣旨,夕每听一个字心都凉一分,怎么会这样,所有的事她都做的极为隐秘,怎么会一下子全部都揭发出来呢,皇上!皇上他不是说要封她为贵嫔吗?为何现在又这样,是谁?是谁告的秘?

    “淳嫔还不快拉旨!”常喜冷颜说着,真是看不出这位淳嫔原来是个这般有心机的人,若不是他自己来宣旨还不敢相信呢!

    “我要见皇上!”夕并不接旨,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常喜,这个时候她已经无须再伪装了。

    “可是皇上不想见你!”常喜漠然道,早在来之前。皇上就说不见,常喜说着朝后随他来的侍卫道:“来人,把她押下去!”

    见事已经无可挽回。夕倒没有像一般妃子那样哭闹不止,而是很平静的跟着侍卫走了。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因为她看得清形势,现在地形对她已经不利到了极点,她再怎么不甘心也没有用,成王败寇,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想不到会来的这么快

    常喜待夕被押下去后,一指兰香,阿然,赵合三人道:“这三个人也给我押起来,不许放过。”侍卫头领躬领命,挥手叫底下的人把他们抓起来,不论兰香他们如何反抗,又岂能斗地过孔武有力的侍卫们,三下两下就把他们抓了押走。常喜满意地点点头,不止他们三个,所有在名单上地人都已经派人去抓了。相信很快,夕他们送到宫里来的人都会被清剿一空。说起来真要多谢那份名单。

    宗人府牢房

    夕自被关进来后就一直没出过声。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即门就打开了,不需要回头她就知道有人进来了,还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你来了!”她头也不回的说着,声音竟是出奇地平静,仿佛她不是在牢房里,还是在永寿宫做她的娘娘一般。

    “是!我来了!”清如跨进了牢房,让常喜还有其他跟来的人在外面等着。

    夕抬头望着顶上小小的天窗道:“你知道吗,我这是第二次来这里了,第一次我是来送佟妃上路,记得也是在这间牢房里,还真是有缘,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自己就进了这里,来送我的人还是你,我的好姐姐!”说到这里她终于转过了,正视着清如。.1 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

    清如踩着地上的茅草走上前,唇抿得紧紧,不知在想些什么,夕见她不答又道:“其实当年我被关在慎刑司大牢里的时候,你真不应该救我出来!”

    “如果我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我绝对不会救你!”清如从抿紧地唇中崩出这句话来,原来眼前这个才是真正的夕,以前她们所见得都是她做出来的假象,而她还这么地信任。

    夕好象没看见她眼中的火,突然笑嘻嘻地道:“是啊,当初你要是不救我,那在观星楼时我就不会推你了,你也不会被足在重华宫那么久!”

    “原来推我地人果然是你!”其实从看到水吟书信起,清如就明白当初在观星楼推自己撞向董鄂香澜,间接害死锦绣地人就是夕,如今得她亲口证实更是无误。

    “这有什么,莫说是你,就连先皇后和佟妃也是我间接害死的,凡是敢挡我路地人都要死!”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随后又似想到了什么,牢盯着清如道:“本来我以为我已经很利害了,没想到最终却败在你和水吟的水里,你们也算是不错了,尤其是你,你明知道水吟还有你肚里孩子的死都是我搞的鬼,却依然和我亲亲,一点马路都没露,我几次试探均被你骗过,你演计之高,城府之深,可不比我差!”

    清如轻笑一声道:“你知道的就这些吗,那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皇上要封你为贵嫔的事,也是我辛苦问皇上求来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夕问道,不过旋即她又明了:“我知道了,你是要先将我推上高位,然后再让我狠狠摔下来,赫舍里清如,真想不到,你不光狠,还看破了我的弱点,你这一招可着实让我意外,也确实把我摔得很痛!”

    清如突然仰起头大笑,然后指着夕道:“我若不装着毫不知的样又怎么能骗过你这个成精的狐狸,对付谋就要用更利害的谋!这个道理是你教会我的,我真是要好好谢谢你!”

    不等她说完,夕也像她一样笑了起来,然后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注视着她道:“你以为杀了我就完了吗?你太天真了,即使你今杀了我,以后也会有人替我报仇的。我死,也一定要拉你做垫背!”说到最后她脸变得狰狞无比,不似人。倒似鬼。

    “报仇?”清如以比刚才更大的声音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还抹眼泪。夕不是笨人,从她那笑里嗅出了不好的意味,警惕地道:“你笑什么?”

    “我笑,我笑你太笨!”清如骤然收起笑脸冷声道:“你以为还会有人给你报仇吗?今时今我如果连你在宫里安插了哪些人都不知道,我会放手对付你吗?不妨实话告诉你。你所有安在宫里地人都已经被处决了,包括你最倚重的李全!”

    这下夕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她不敢相信地摇着头,尖声:“你骗人,我不信,你怎么可能知道哪些人是我的手下!”

    清如微微一笑,也不与她争,而是随口报出了几个名字,夕顿时哑然无言。神色也黯淡了下来,看来清如说地正是她隐在暗处的几个奴才名字。

    然清如地话还没有说完:“另外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吧,你阿玛。也就是吏部侍郎,已经被削去官职。全家充军塞外。永生永世不得踏足京城一步,换而言之。你全家就只剩下你一个还在京城,不过很快你也要走了,但与他们走的却不是一条道!”

    夕刚才还有光芒的眼睛,此刻全然失去了神色,真正就如一对将死之人的眼眸,她愣愣地瞧着清如,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原来自己所有的后路都已经被她斩断了!

    清如见已经成功斗垮了夕地心理防线,心里畅快却又难受,她恨夕害了这么多人,更恨她欺骗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相信你?为什么?”清如喃喃地说着,是在问夕也是在问自己,她不懂,不懂夕为什么要对她们这么残忍,她自问从来没有哪里对不起她过!

    “为什么?”本来即将滑倒在地上的夕,听到这句话又扶着墙壁撑起了子,与清如平视,一瞬间她的眼中充满了戾气:“你问我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应该去问我阿玛,问他为什么要把我培养成一个没有感的人,他要我狠,要我不相信任何人,要我在宫里出人头地,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升官,才能发达,他不要一辈子都当一个不上不下的官!”

    夕的声音越说越大,到后来只怕整个大牢都听见了,清如没有阻止她,而是静静地听她说下去。

    “你六岁的时候在干嘛,是在念书还是在玩耍?而我却要跟人学怎么耍心计,怎么隐藏自己,从十岁起,我每天都要跟许许多多的人斗心眼耍诡计,一旦输了,就不许吃饭!你说为什么,这样地生活不是我选择的,这样的我也不是我想要地,可是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就只能走下去,踩着别人的尸体走下去!”说到这里夕已是泪流满面,这一次她不带任何目地地哭了,只想发泄心中的不甘,为什么她付出了这么多,最终还是输了,她不甘心,真地不甘心,她用几乎一辈子的时间学做一个后宫妃子,可最终却只做了两年就完了!

    清如默默地看着她哭,没有打扰也没有说话,等她哭够了以后才淡淡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道理从一开始你就应该知道,你阿玛的贪造成了你的悲剧,而你又造成了更多的悲剧,我虽然同你,却没有原谅你的理由!”

    夕突然一抹眼泪,倔强地道:“我不需要你原谅,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我对你不义,你对我不仁也是应该的,从一开始我就把你们当成可以利用的棋子,从来也没有把你们当成过朋友!好了,你可以动手了,我决不会皱一下眉头。”她虽然这样说,但子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想必是怕清如用什么狠招折磨她。

    清如缓缓点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不多废话了,常公公!”

    随着她的话,常喜闪出现在她后:“贵嫔娘娘有何吩咐?”

    清如瞧了一眼他拿在手里的盘子,上面放着毒酒、匕首、白绫,无端得她叹了口气抬眼对夕道:“本来我是想让你和吟姐姐一样缢死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自己在这几样里面挑一样吧,也算是给你的最后一点尊严。”说完她侧对常喜说了一句:“送淳嫔上路。”吩咐完这一切,她转走出了牢房,竟是不准备看夕如何死了。

    “你不是很恨我,很想看着我死吗?为什么现在又不看了?”夕叫住了清如。

    清如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一囚衣的夕,步摇的光芒给昏暗的牢房凭添了一丝光亮,她叹了口气苦涩地道:“恪贵嫔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后宫有哪一个女人不可怜!你虽可恨,却也有可怜之处,你会变成这般冷血无,并不是你自己希望的,你将别人当棋子,自己又何尝不是被你阿玛当棋子,既然彼此都是可怜之人,我又何必再留在这里看你死,只希望你下辈子投胎能做个好人,不要再做这么多的坏事!”

    夕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她再度叫住了已经走到牢门处的清如:“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我真的变成了一个好人,你还愿意和我做姐妹吗?”话语里有着一丝连她自己也没发现的害怕,她在怕什么,是怕清如说不吗?

    清如没有再回头也没有说话,好像根本就没听见似的,守门的狱卒已经打开了铁门,外面沉的天色印入眼睑,清如提裙跨出了暗的牢门。

    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夕失望地低下了头,低垂的眼中是盈盈的泪光,她到底还是没能听到,就在狱卒准备关上铁门的时候,一个很轻的声音传了进来,只有两个字,却让夕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笑,真的纯真如仙子。

    “会的!”这是清如最后与她说的两个字,也是夕这辈子听到最好听的话,她轻松地笑着,然后从常喜的托盘中拿过白绫,甩上顶梁,闭上眼将头伸进来,直到最后一刻她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过,人固有一死,可又有多少人能笑着去死,夕虽做下储多错事,不能为人所原谅,但至少在临死前的那一刻,她悔悟了,她心甘愿的用死去偿还这辈子做下的错事,希望下辈子能做一个好人,能与清如她们做真正的好姐妹,这就够了……

    下雨了,清如怔怔的站在雨中,举头望着被雨滴破的天空,眼闭上,双手在前合起:锦绣,吟姐姐,夕死了,你们的仇我已经替你们报了,希望你们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慰!

    这一天是顺治十五年十一月初三,当初顺治十三年七月一起入宫的四人,如今只剩下她和月凌还活着,可谁又知道她们下一刻会怎么样?

    一个月后,福临有感于水吟的气节,破格追封她为贵嫔,谥号:容淑!

    顺治十六月正月十六,元宵节过后,福临偕清如微服出宫游玩散心,一路南行,直到江宁。

    顺治十六月二月二十六,江宁地界,福临与清如遇袭,未死,然清如失踪,福临遍寻不至。

    第二部完结!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