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夕为什么要杀知兰?”福临没有再叫其淳嫔,想来他也不想再污了这个淳字,如此狠毒之人,如何能担得起这字!

    “就为了找这封信!”清如指着福临还拿在手里的信道:“当吟姐姐将信将给知兰,让她带过来给我,不想夕早有防备,半路截了知兰,用刑她交出吟姐姐给她的东西,瞧那鞭痕,知兰当时应该是受刑不过将信交了。”

    “既然如此,那怎么信又会落到你的手里?”福临被她说得有些迷糊,也难怪,这件事确实太过复杂。

    “这就是吟姐姐的聪明之处,皇上还记得千秋节那天,吟姐姐与我一起献给皇后的那副百鸟朝凰图吗?那幅图上用了吟姐姐家珍传的隐水绣,而她就将这个方法用到了信上,她也想到夕可能会找到这封信,所以她写完后就用药水涂了纸,使其变成一张张普通的白纸,只有当白纸遇到水后才会显示出上面的字迹。”说到这里清如露出一丝讥笑,夕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没能当时就想到这纸上的秘密:“知兰受刑不过招了,但她并不知道纸上的秘密,所以夕以为她是在说谎,命人继续用刑,可是知兰知道的就只有这些,她再怎么用刑也不出话来了,后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知兰杀死,然后伪装成自尽殉主的假像!

    我拿了这几张纸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被水无意倒湿后才发现,我得了信,怕后发现去知兰的尸上搜,所以遣人将几张普通的白纸放回知兰的尸上。以免让其知道我已经得悉了她的恶行!”

    福临盯着手里地信陷入了沉思,然未等他想明白过来,清如又拿出了一封信道:“皇上。吟姐姐所说的只是其中一件罢了,夕背后还做过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却知道,早在很久以前,夕的阿玛礼部侍郎大人,就在部署女儿入宫以后地事,为此还暗中送了好些人进来。内务府的副总管李全就是其中一个。”

    “你有什么证据?”福临沉声问道,不过心里对清如地话已经信了七八分。

    清如将信呈给福临道:“我与吟姐姐以前都怀疑李全背后有人指使,所以分别送信回家,调查其之事,这封信是吟姐姐的阿玛前些子送来的,可异物是人非,等信送到的时候吟姐姐已经不在了!”神伤泪落,不过她很快就擦干了眼泪继续道:“这信里所列之名单,是当年接收李全等人入宫的汪达幸所书。.wap,16K.Cn更新最快.当年他出宫后就被夕地阿玛灭口了,不过所幸他在友人处留下了这份名单,除了臣妾画了红圈的几人已死外。其他人均还在宫里!”

    “可恶!”听到这里福临再也忍不住,怒气犹如暴发的火山喷发了出来。这群人简直就是胆大包天。居然连天子的后宫也敢算计,还这么大胆的在宫里安插人。若不是此次被查了出来,只怕他要一辈子蒙在鼓里!

    福临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走来走去,每一次踏在地上都发出一重响,额上更是青筋暴起,直择人而噬。

    他突然回过头来,用那极吓人的目光盯着清如道:“你还有什么要说,趁现在都一并说了,朕不想再听第二次!”从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可看出有多少愤怒。

    清如迎着他的目光不避不闪,缓慢凝重地点下头道:“有!”

    福临没想到自己这一问,她还真有事,极力保持着平静,生生憋出一个字:“讲!”

    清如再度回从子矜地手里拿过最后一个盒子,福临紧紧地盯着那盒子,清如每拿一件东西都带给他一个莫大的震惊,这一次又会有什么,不待他问,清如就打开了盒子,里面没有信,只有几块缎子,福临一眼就看出这是宫中极少有的一品云锦。

    清如拿起其中一块被剪成婴儿袖子形状地缎子,以一种极度幽恨的口气道:“皇上,这些布是从夕送我地一品云锦上剪下来地,这匹云锦是不是皇上您赏给她的?”

    福临想了一下回忆道:“不错,朕以前确实曾赏过一匹一品云锦给她,这又怎么了?”

    清如再也忍不住轻笑起来,凄寒地笑声不停地从她口中逸出,如疯如痴,终于她停了笑怨然道:“她就是用这匹皇上您赏给她的云锦害我失去了我们的孩子!”

    这下福临也有些站不住了,小腿突如其来的抽筋让他险些跪了下去,幸而扶住桌子,他勉强站稳后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仔细了!”“云锦本无香,这匹却有,为什么?因为她用各式各样的香料薰过,其中包含了一味最重要的,那就是麝香!”清如美目含泪的说出最后两个字,若不是她过于相信,若不是她没有将云锦给秦观看过就在用,又何至于害的孩子不保?!

    “麝香?”这个药名不需要太医解释福临就明白,更明白对于有孕的人来说麝香代表着什么,而且麝香侵袭度太高,所以即使多闻一会也会流产。

    “当夕来我宫中,劝我早些为孩子做衣服,还提出用她以前送的云锦来做,我不疑有它,便答了,然自那以后我的胎像就没以前那么稳,秦太医为我把脉的时候也曾怀疑我周围有麝香之类的东西,然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在那匹云锦里,而我更是万万想不到,原来早在半年多前我还幽在重华宫的时候,她就布下了这招杀手,若我当时做了衣服穿在上,只怕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她好狠,真的好狠!连未出世的胎儿也不肯放过!”清如紧握了双手,子摇摇坠,真象永远都是那么的残酷。

    清如歇了口气又道:“自那以后我几番都出现了流产的迹象,不过幸而有秦太医为我保胎,直到那一天听到吟姐姐的死讯,终于还是没能保住!”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搞鬼!”说到这里,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以前疑而未解的事这一刻豁然开朗,然对彼此的心来都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尤其是清如,她能支撑到现在而没有倒下实在是奇迹,这于一般人来说是无可承受的巨大打击。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是极力平伏着激的心,福临需要时间消化这些恶梦般的事实,夕入宫两年多,所作所为不可能就这些,背后不知道还隐藏了多少,想到自己曾与这个恶毒的女人同共寝,福临顿时不寒而栗!

    怒气过后,福临仔细的将清如刚才说的话都理了一遍,然后被他发现了一件事:“你刚才说容嫔的遗书是在知兰尸体里发现的对吗?”

    清如心中一突,知道他已经怀疑自己了,但还是不得不点头,事到如此,她已经豁出去了,只要能惩了夕,至于她会因此受什么惩罚已经顾不得了。

    福临慢慢绕着她的子走了一圈,目光一直不离其左右:“那么说来,早在容嫔的葬礼上你就发现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直都不说,甚至于前些子还求朕封夕为贵嫔,你说,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在你眼里,朕真的就那么好骗,所以你们一个个都拿朕当猴子耍!”福临越说越大声,吼声已经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为什么,为什么连他最在乎的人也要这样骗他,福临的理智被怒火烧得所剩无几,他愤怒的扬起手,然后重重挥下……

    “你为什么不躲?”手停在清如脸颊一寸的距离处,在最后一刻他还是没有舍得挥下,即使她骗了他!

    清如没有躲,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她平静地道:“臣妾欺骗了皇上,理应受罚,只是一掌,皇上已经对臣妾很宽容了,所以臣妾不躲!”

    “好!好!”福临几番咬牙,到底还是没有打下去,他恨然拂袖转过道:“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清如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光芒,她垂着头低声道:“夕和她阿玛做这么多事,为得无非就是在宫里占有一席之地,成为人上人,贵嫔这位置她一定盼了很久,既然如此,我就成全她,我要让她在最得意,最高兴的时候将她打落地狱,她做了这么多坏事,也该是还的时候了。”

    “你!”福临转过又气又恼:“你叫朕说你什么好!”他到底还是舍不得罚清如,所以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

    清如甩袖跪下来道:“臣妾知错,但只要能为吟姐姐和臣妾未出世的孩子报仇,臣妾愿意接受皇上的处罚,但在皇上降罪前,臣妾还想求皇上一件事。”

    “什么?”福临垂视着她道。

    清如抬起头,望进福临深遂的眼中,她一字一句地说道:“臣妾要亲自送夕上路!”所有的恨都包含在这句话里。

    福临定定地望着她没有说话,抬头望着外面夜色渐去,晨光渐明的天色,长长叹了口气,天亮了吗?也是时候了结了:“常喜!”

    在外面候了一夜的常喜听到福临叫他,立刻整了精神推门进去垂手恭敬地道:“皇上,有什么吩咐?”

    福临睨了还跪在地上的清如一眼,对常喜道:“拟旨!”

    随着这两个字,一场风波在朝堂与后宫同时掀起!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