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三章 乞封(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夕伴着她的侧坐下,手依然没有放开:“送东西给姐姐哪还需要什么理由啊,更不要说破费了,除非姐姐不拿我当妹妹看。”她撅着嘴有些不悦,清如淡淡一笑,拍着她的手说哪有这回事,让她不要多想,夕这才转嗔为喜,继续说道:“其实我是想让宛姐姐你高兴一下,我知道最近事多,吟姐姐还有你的孩子都……你心里肯定不开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所以干脆就送些东西给你啦,这些都是皇上以前赏的,我好喜欢的,现在全给宛姐姐,希望你不要再难过了。”她的神天真无邪,一切恍然都是发自于内心深处。

    清如低却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抬眼摇头道:“不要提了,一切都不过去了,你放心,姐姐没事,虽然吟姐姐不在了,但我还有你和月凌两个好姐妹啊,这就够了,咱们三个一定要好好的在宫过活下去,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你!”担忧之意溢于言表。

    夕睁着乌黑的眼睛道:“姐姐放心吧,有皇上和姐姐疼我,我才不会有事呢!”虽是如此说着,但神色还是很不自然的黯了下来。清如瞧着奇怪,便问其怎么了,起初夕还不肯说,后来在清如的一再追问下,她终于说了出来,原来福临已经很长时间没召幸过她了,特别是在水吟的事发生后。

    清如听完安慰道:“你不要多想,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皇上心不好,所以才没召你吧,我还不是一样。”

    夕嘟嘴道:“才不一样呢,我看的出皇上对宛姐姐还是很好的。虽然一直没召幸你,但那是为你的子着想。皇上最近一直没召过我,却总是传召两个新封的常在。一个姓陈一个姓唐。”说到这里她垮下脸问清如:“姐姐,你说皇上是不是已经不喜欢我了?”瞧她那皱成一团地小脸。估计清如一说是,她就要哭出来了。

    清如赶紧安慰道:“哪有这回事,皇上传召其他人很正常啊,不要多想了啊,说不定改明儿皇上就传你了。又说不定改明儿你就被封为贵嫔了呢!”

    夕被她说得破涕为笑,果然没再说这些了,两人聊了许久,最后清如拿了好些东西送给夕,让她带回去,说是礼尚往来。

    待其一走,清如唤了小福子进来道:“皇上最近真的经常传召陈常在和唐常在吗?”小福子在她手下主要负责打探宫里的消息,所以一般想知道什么事,清如都会问他。

    小福子稍稍迟疑后点头作答。清如又道:“她们地相貌很出众吗,皇上连淳嫔都不理睬了?”

    小福子答道:“回主子,奴才曾见过二位常在。说相貌并不是特别出众,连主子的十分之一都不及!”这话自是有讨好地意思在里面。能被福临看上的女子。哪会有差这么多的,清如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不过据奴才打探,自上次皇后的千秋节过后,皇上对淳嫔的态度和以前确实不太一样了,召寝地次数越来越少,最近几乎没有,至于是什么原因,奴才不敢枉自揣测!”

    清如点头示意知道,无意中瞥见那串还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厌恶在眼中一闪而逝,她随手取下项链递给小福子:“这个是赏你的,拿着!”

    小福子满面喜色的接过项链,叩谢主子赏赐,不管主子赏什么他都高兴,只要能为主子办好事就行了。

    十月中旬,秦观所开的药已经全部用完了,清如的子也调养好了,以后只要多注意些就好了,得知其子痊愈消息的当,福临就点了清如的牌子。.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

    由于天气转凉所以清如没再穿着那天衣,不过就算如此,经过一番细心装扮的清如还是赢得了福临地赞叹,站在乾清宫里,不等她行礼,就被福临拉了起来:“这里又没外人,无须行这些虚礼,宛卿,你真的没事了吗?”虽以有了太医的证实,但他还是要亲自问过才放心。

    清如展臂转了个圈道:“皇上您看,臣妾已经完全好了,您不必担

    福临长臂一伸圈住她地子道:“真的吗?可为何你还是不笑,难道还是放不下先前地事吗?宛卿,笑一个给朕看看好不好,朕都好久没见你笑了!”

    清如将下巴搁在他地口,幽幽地道:“请皇上原谅臣妾,臣妾真的笑不出来,每次只要一想到我那无辜地孩儿,还有死得不明不白的姐姐,臣妾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疼!”

    福临叹了口气,手上又加了几分劲,仿佛要将清如融入体一般:“你告诉朕,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快乐,只要朕能做到的一定去做,你告诉朕!”殷切深的目光让清如有一种想落荒而逃的冲动,但另一个声音告诉她,她一定要说下去,不可以放弃,否则她不会原谅自己。

    清如吸气平息了一下心境,带着几分幽怨地道:“前些子臣妾做了个梦,梦见吟姐姐,她和臣妾说……”虽然不尽是实话,但说到水吟,清如还是难过得想掉眼泪,入宫至今边的人一个个离去,生离也好,死别也罢,俱是不再见。

    “她说了什么?”福临顺口问道,目光垂视着清如。

    “吟姐姐说她很感激皇上为她所做的一切,可是她还有心愿未了,这心愿就是臣妾与夕她们。”说到这里清如仰头望了福临一眼,见他一直在听就继续说了下去:“她说怕我们几个在宫里受人欺负,放心不下,所以不愿去地府轮回,其中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夕,她子单纯,容易遭人伤害。”

    “有朕在,不会有人伤害淳嫔的。”福临接过清如的话说着。

    清如突然挣开福临的怀抱,跪下脆声道:“臣妾斗胆。求皇上晋夕地位份!只有这样吟姐姐才可以安心的走,本来皇上曾说过,皆因吟姐姐是自尽所以才不能追封。既然这样,就请皇上把这个册封赏给夕!”

    福临的瞳孔一阵收缩。他也不扶清如,径直问道:“容嫔真是这样说地吗?”不知是否听错,清如竟在他话中听到一丝怀疑,她定了定神道:“臣妾不敢欺瞒皇上,吟姐姐在梦里的确是这样说地。”

    “那容嫔有没有告诉你。她为什么要自尽?”不只是福临,每一个人都觉得水吟的自尽很突然,怀疑里面另有文章。

    清如做出回想的模样道:“吟姐姐这倒没有说,臣妾也曾问过,但不等她回答臣妾就惊醒了。”

    福临负手绕过清如:“宛卿,淳嫔已经居嫔位了,她要是再晋那便是贵嫔,你应知贵嫔的位置非同小可,乃是掌东西十二宫的主位。就连你也是怀孕后朕才晋地,现在朕怎么能因为你一个梦几句话就晋了淳嫔为贵嫔呢,这未免太荒谬了。”听福临的话竟似不愿。难道是他对夕已经没了宠?想当年夕可是同届秀女中第一个封嫔之人。

    清如轻声道:“臣妾也知此事荒谬,而且晋位之事是皇上的权利。臣妾等人不敢干涉。更不该为人乞位,但这是吟姐姐的遗愿。臣妾明知不对也要来求皇上。”

    福临重新走至清如面前,很认真地道:“你真的想朕册淳嫔为贵嫔吗?你是朕最心的宛卿,而且你又新近失子,朕对你有愧,本来你的要求朕应该办到的,可是这件事非同小可,朕希望你想清楚,淳嫔她……”说到这里他没有说下去,给人一种语又止的感觉,福临对夕似乎没以前那么相信了。

    清如故做茫然地道:“夕她怎么了?难道她做了什么事,让皇上不悦?”

    “那倒没有!”福临说完后瞥见清如还跪在地上,不由柔声道:“地上凉,你子才刚好,还是起来说话吧,免得又病了。”

    清如谢恩起,待她站稳福临又道:“淳嫔从来没有哪里让朕不悦过,可就因为这样,让朕觉得有些……怎么说呢,具体是怎么回事,朕也说不出来,总之觉得不太寻常,宛卿,正因为如此,所以朕才希望你想清楚了再说。”

    看来福临也开始对夕起疑心了,虽然她一直伪装地很好,没有露出过一丝马脚,可恰恰就是因为这样,才让福临有所疑惑。

    清如心下一动,面上却丝毫未露,婉声道:“臣妾与夕是一道入宫的,她是怎样一个人,臣妾心中最是清楚,她绝对担得起贵嫔之名,臣妾知道,无孕而册封会让皇上为难,但臣妾还是想求皇上您答应!”

    福临有些为难,清如口口声声说相信夕,应该是发自内心之言,难道真的是他多疑了?又细细思量了一下后,他说话了:“既然这样,那朕答应你就是了,以后也好多个人与你一起扶持。”他终于还是没忍心拒绝清如地请求。

    得闻福临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清如大喜复跪下道:“臣妾代夕谢皇上大恩。”

    “罢了,都叫你不要跪了,这恩下次让淳嫔自己来谢朕,不光谢朕她最重要地还是要谢谢你这个好姐姐,这贵嫔之位是你帮她求来地。”说到这时心中一动,低低地说了一句:“难道真是朕多疑了?”

    清如听到这最后一句话,不由道:“皇上您多疑什么了?”

    福临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朕随便说说,这个册封的旨意,朕明天就去和皇后说了,然后择个好子举行册封仪式。”

    清如欠谢恩,最难地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后面的事便好办了,而且看样子福临本夕的表现似乎也起了疑心。

    贵嫔?呵呵,夕,别说我这做姐姐的没义,在你临了之前我还为你求来了这个你心心念念的位置,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翌,在一个风雨漫漫的早晨,常喜带着福临地手谕来到了永寿宫。夕才刚起来,听闻皇上圣旨到赶紧出来跪迎,常喜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淳嫔乌雅氏,自入宫以来。德行出众,品淳良,芬芳淑贤,实乃后宫女子之少有,故册封其为贵嫔。赐居咸福宫主位,定于十一月初三行册封礼,钦此!”

    常喜念完圣旨后不见夕谢恩,一瞧之下才发现她还在那里发愣,直到他叫了好几声后才醒过神来,赶紧跪地谢恩。

    接了圣旨,夕赶紧着人打赏了常喜,待其谢恩离去后,方坐在椅子上。展开了圣旨,细细看,一点都没错。确是皇上的笔迹,下面盖的也是皇上地玉玺。绝对不会是假的。可这件喜事来地也太突然了,她一丝都没想到。

    由于这件事怪异的很。夕怕里面会有什么文章,所以一时也没了高兴的意思,虽然这贵嫔之位是她盼了许久才得来了,可为什么皇上明明已经疏远了她,还要晋她的位份呢?

    咸福宫主位?咸福宫上一个主位正是佟妃,自她死后,那里面的正位空悬已久,只有偏还有人住,月凌就是住在那里地。

    夕虽不信鬼神之说,但想到要住到那里去,心里还是有些凉嗖嗖的,但只一会儿功夫她就镇定了下来,佟妃生前她都不怕,何况是死后,难道做鬼会比做人更厉害吗?

    其他人可不知夕在想些什么,听得圣旨上说要封其为贵嫔,赶紧上来参拜贺喜,夕不耐烦的挥挥手,正在这时,外面有人通报说宛贵嫔来了。

    夕赶紧站起来相迎,前脚圣旨刚到,后脚她就来了,难不成两者有什么联系,正想着,清如已经笑吟吟地进来了,瞧见夕拿在手里的圣旨后笑的更开心了:“妹妹,圣旨已经下来了吗?皇上的动作可真快!”

    “咦!姐姐你知道这圣旨上说的是什么吗?”夕不明所以地道。

    清如举帕一拂上走过来时沾到的雨丝,然后道:“我哪会不知道,昨夜还是皇上和我说过这事呢,妹妹现在你总该放心了吧,皇上对你呀可一直记在心里没忘过,否则他也不会晋你为贵嫔啦!”

    听到这儿夕的心安下了大半,不过她还是有所不明:“皇上好好地怎么突然要封我做贵嫔,现在宫里贵嫔以上的妃子可不多呢!”她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道:“算上姐姐,总共也就三个贵嫔,再上面就是宁妃和贞妃了,五个人。”

    “那什么,皇上会封你自有皇上的道理在,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对了,行礼地子定了吗?”

    夕点点头道:“定了,是下月初三,可是姐姐,我怕我做不好啊,会被人笑话的。”

    清如拍了一下她地脸道:“你放心,不会有事地,做不好可以学,有姐姐在你边,还怕什么。”说到这里她抚着一下夕两侧的流苏道:“这流苏你带了也快有两年了吧,也是时候换换了!”

    夕点头笑着,清如亦同样笑着,在两张笑颜地后面,是不一样的心思。

    尽管夕心中还有疑问,但听得清如说这是福临自己的意思,只道他对自己真的有心,也就逐渐释了疑问,忙碌的准备起册封时所要用的东西。贵嫔的册封礼是一件大事,最近宫中云笼罩,借此也正好驱驱霉气,所以皇后决意将其办得闹一些,当她来询问清如意见的时候,清如只说了一句:越闹越好!

    在夕的盼望下,十一月初三终于快到了,初二晚上她只睡了一会儿就再也睡不着,干脆起不睡了,看着宫女们在周围忙着,她逸出一丝得意的笑,她等这一已经等了很久了,只要天亮行完礼后,她就是名符其实的贵嫔了,移居咸福宫成为一宫之主了!

    不远处,清如站在树后瞧着灯火通明的永寿宫,这一她也等了很久了,久到不能再等下去,她睨了后的子矜一眼道:“咱们走!”

    下一章:恨如流水,乃是第二部的结局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