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二章 秘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可惜清如现在根本就听不进去,她只想一个人安静的想事不想被人打扰,可平常办事贴心的湘远现在却静是烦她,火大之下,她一掌扫翻了湘远端在面前的茶,茶杯翻在桌上,水都洒了出来,流的满桌都是,至于茶杯在桌上转了几圈后“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碎成几瓣。

    “我叫你出去!你没听到吗?!”清如厉声喝道。“奴婢知错了,奴婢现在就出去!”湘远见清如真的生气不敢再多言,默声收起地上的碎片,然后低头端起东西退了出去。

    直到门关起,清如才逐渐消了气,重新将目光移回到那几张纸上,不知何时那几张纸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弄湿,肯定是刚才打翻茶杯时弄的,清如正想将纸拿到干爽的地方时却发现了不对劲,原本洁然无瑕的白纸被水弄湿的地方竟然逐渐显现出淡淡的字迹来,原来这就是白纸的奥秘所在,清如欣喜之下立刻找来水小心的洒在纸上,总共三张纸,在尽数着水后,上面的字迹开始一一显现出来,而且越来越明显!

    清如缓缓放下写满字的纸,原来事的真像竟是这样,呵呵……清如轻轻的笑着,眼中充满了讽刺,真像,真像竟然会是这样,若非意外解开这白纸之迷,恐怕她是如何也想不到。

    “湘远!”清如将纸收进空匣后突然唤起了刚才被她赶出去的湘远,一听到主子的声音,守在外面的湘远立刻走了进去,垂手静待其吩咐。

    清如婉转一笑,这是出事后湘远首次看到她笑。婉转而清冷:“去把刚才的东西拿进来,我饿了!”听到她地话,湘远只觉得意外。刚才还什么都不肯吃的主子怎么一下子就转了子,自己主动要吃了。她也顾不得去想是什么原因,应了一声满脸喜色的到厨房里去端东西了,等她再回来地时候,手里已经端满了东西。

    清如伸手去拿调羹,虽然她已经极力控制了。但手还是哆嗦个不停,几次明明已经拿起但又滑下来,无奈之下她用左手握住右手的手腕,以制住哆嗦,这才勉强拿住了调羹,稍吃了几口后,她抬起头道:“去把子矜给我叫进来。”

    且不说清如将子矜叫进去后吩咐了些什么,再回过头来看其他人,夕地心并不坏。虽然从知兰口中没问出什么来,但至少她已经和她的主子一样死了,死人的嘴是最严的。而清如,她的孩子也没了。没了孩子那么贵嫔。恐怕就是她所能达到地最顶点了,只要忍一时之气。将来自己一定有机会与她平起平坐,甚至于超过她。

    不过在表面上她是不能表现出任何的高兴来,毕竟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与水吟几人可是很好的姐妹呢

    这她又去拜祭了水吟,巧的是皇后也在,两人便一道回来,在皇后的提议下去了坤宁宫小坐。.Www,16K.cn更新最快.

    “唉!容嫔好好的就死了,真叫人意外,要是光这样也就算了,宛贵嫔的孩子又没保住,你说这宫里最近到底是遭了什么邪,今年一年的事比以往加起来还多!”皇后不无伤心地说着,前些子还开开心心地,现在一下子成这样了,真是生死无常。

    夕随着皇后的话做出一副哀然伤怀的模样:“可不是吗,我和月凌倒还好,就是可怜了宛姐姐,先前见了她不知道有多伤心,整个人形容枯槁,以泪洗面。”

    皇后难过地摇摇头:“有空你们就多过去劝劝,安慰安慰,毕竟你们几个走得最近,也许她能听得进去一二,另外孩子地事叫她也别太往心里去,她还年轻,早晚是会有的,这一次只当是与那孩子无缘了。”

    夕在心里冷笑,表面上则不住点头,抹着眼泪道:“我会地,娘娘你也要保重体,这宫里地事还要您来持呢!”

    “本宫倒是没什么,宫里的事也有贞妃帮着,总算过得去,另外容嫔地陵墓也选好了,在葬礼时下葬就行了。”皇后黯然说道,想着想着她又记得前几月时水吟与清如一起给她贺寿的景,感叹道:“世事无常,回想今年千秋节时容嫔与宛贵嫔还一起给我献了那副百鸟朝凰图,隐水绣精妙绝伦,一切都恍如昨天一般,但容嫔是再也不会醒来了。”

    皇后无意中说出来的话,却给夕提了个醒,知兰?白纸?隐水绣?百鸟朝凰图?难道那几张白纸上另有文章,知兰说水吟叫她送白纸给清如的话是真的?唉呀,她怎么那么糊涂当时没想到呢,还把白纸放回了知兰的怀里。

    如果水吟当时真在白纸上写了什么,又用做隐水绣的伎俩隐去了纸上的字让知兰去交给清如,那么……不好!这个纸上说的一定是关于自己用沁罗香胁迫她的事,万一清如发现了知兰怀里的纸,还想法解开了纸上的秘密,那么自己……想到这里夕顿时惊出了一冷汗!“淳嫔你怎么了?”皇后察觉到夕的不对劲,关切地问道。

    夕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丝笑颜掩饰道:“谢皇后关心,淳儿没什么,只是突然间觉得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吧。”

    “是这样啊,要不要本宫替你宣太医来看看?”

    夕连忙推辞道:“不用了,只是小事而已,淳儿回宫去躺一会儿就没事了,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她现在急着要去长宫看,哪有心再和皇后废话,只希望着赶紧脱

    听得她这样说皇后也没多想,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快些回去歇着,要是还不舒服就宣太医瞧瞧,容嫔和宛贵嫔已经这样了。你可不能再出事了,否则宫里真就不用太平了。”

    夕应下后匆匆退了出来,走到外面她一步不歇地往长宫赶去。后兰香和阿然相望了一眼,均不知主子一从坤宁宫出来就往长宫的方向走。刚刚不是去过了吗,不过她们也不敢多问,只静静地跟在夕后面,哪知道夕走了一半又不走了。

    “主子,怎么了?”兰香小心地问着骤然停步地夕。她刚才来不及收脚险些就撞上去了,幸好阿然拉了她一把。

    夕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仔细想了想,然后转头对兰香道:“你现在去长宫,在知兰的怀里有几张白纸,你去把它取来,记得不要让别人看见,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不要动手,等晚上我再另行派人去取。”

    听得是叫她去死人上拿东西。兰香骇得脸都白了,虽然她没有直接杀知兰,但毕竟是眼睁睁看着她死的。谁知道知兰会不会来找她报仇啊,鬼神之说吓人地很。所以她迟迟的没敢应。

    夕等了半晌都不见她离去。不耐烦地道:“你在这里磨什么,还不快去。”

    见躲不过去。兰香只得硬着头皮应声往长宫行去,夕则带着阿然回到了永寿宫,等了好半天后终于等到兰香慌里慌张的回来了,夕顾不得生气急切地道:“那几张纸还在不在?”

    兰香咽了口唾道:“主子,纸都在,奴婢拿来了,请您过目。”说着她从怀里取出那几张白纸,夕接过后,拿起桌上没动过地茶,将里面的茶水一古脑全倒在了纸上,然后紧张地盯着看。

    然等了半晌也不见那纸有什么动静,还是一片雪白,根本就没有字迹出现,应该没错啊,她记得当时在千秋节上,水吟就是将绣布浸在水里地,然后那百鸟就出现了,若这纸她真用了隐水绣的功夫,那就应该显形才对,难道是水不够?想到这里她又叫人去端了盆水来,然后干脆把所有的纸都浸到了水里,但一直等到纸化都没有出现想像中的字迹!

    难道是她想错了,还是……她骤然将锐利的目光瞥向兰香,沉声道:“这纸真是从知兰上搜出来地?”

    兰香听得夕的口气竟是怀疑自己,连忙辩白道:“主子明鉴,这纸真真是奴才从知兰上搜出来的,绝无虚假,而且为了不让人发现,奴婢还找借口将守灵堂的人引开才动的手。”

    夕见她说的言词烁烁,不似虚假,而且她跟在自己边这么多年,应该没可能会骗自己,如此想着也就逐渐悄了猜疑之心,难道真是自己多疑?或者想错了方向,这白纸的秘密根本就不在于水?

    不过不管是在那里,这纸已经化了,就算真有什么秘密,也不可能再有人知道了,想到这儿夕的心又轻松了起来!

    两天之后,所有的事都备好,终于到了水吟下葬地时候,宫里大大小小的妃子都来了,包括福临和皇后,整个葬礼,清如都冷眼看着,从头到尾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仿佛她只是一个漠不关已的人,可是眼底深沉地悲恸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痛苦,她地泪从眼里流到心里,每一滴都如割一般地疼:姐姐,你的仇,你地恨,我一定会为你加倍讨回来!

    清如在心里发下誓言!

    期间夕不时拿眼偷瞅清如,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怕过任何人的她在瞧见清如那不同寻常的表的时候,心底生出一股凉气,要不是她已经毁了那几张纸,都要怀疑清如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事的真相,不过她还是决定要试一试,如果清如真的知道了,不可能对自己没有一点恨意,哪怕她掩藏的再好她也能发现。

    想到这儿,夕叫上月凌一并走到清如边道:“宛姐姐,吟姐姐已经走了,你就别再折磨自己了,我们都知道你心里难过,你要是想哭就哭吧,不要憋着了。”月凌亦点头道:“是啊,姐姐,吟姐姐在天有灵一并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清如慢慢地环视了她们一眼,用一种只有她们三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着:“放心吧,我没事的,吟姐姐虽然走了,可是我还有你们,我并不是孤独一个,其实吟姐姐走了也好,至少她不用活得这么累,更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也许吟姐姐就是因为觉得活着太累,所以才选择离开人间的!”

    月凌泣泣的又要哭出来,可想着所有人都在又生生将哭声憋在了嘴里,从刚才开始夕就一直盯着清如的眼睛没有放松过,可是不管是她看自己时,还是说话时眼中都没有任何仇恨,有的只是哀伤与难过,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如此想着,夕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心,然就在她目光移开一瞬间,清如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讽刺!

    随着水吟的离世与胎儿的落产,九月成了清如今得宠后第一个噩梦的月份,而这样的噩梦于她来说并不是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