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章 深宫花香(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李全那边有消息了没?”不等兰香回答,夕就猜到了几分,下脸道:“还是没拉到人吗,李全真是越来越长进了!”她骂了几声又道:“看来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成功,只能动用最后一步棋了!”

    兰香立时会过意来:“主子您是说容嫔?可她会不会不肯啊,毕竟她和宛贵嫔是一起长大的,要她去只怕不太容易!”不去?”夕冷笑着,仿佛听到世间最好听的笑话:“她敢不去吗,除非是不想要沁罗香了,你去长宫,把她给我叫来,就说我有事要和她说,量她也不敢不来!”

    “是!”兰香领命离去,夕依旧站在那窗边,心思百回千转,她侍寝的时间比清如长了好些,为何一直到现在都没消息,皇恩最是飘渺,唯有子嗣才是最牢靠的。虽然她极力装成的纯真在福临面前还有几分吸引力,但到底不如从前,尤其是在清如有孕后,更将她本就不多的恩宠夺去,若让她生下这孩子,那自己岂不是要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不,她绝不可以任由事发展下去!

    还有福临……为什么她感觉他对她淡了很多,虽时有召幸但她却能感觉到,他对她的喜欢不再是发自内心,更多时候他与她在一起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这叫她好生害怕,是不是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惹他怀疑!

    她现在不过才爬到这个位置,更高的一层贵嫔,甚至于妃还没做到,怎能这样就失了宠,她要争取。一定要争取,总有一天要别人称呼她一声淳妃,甚至于淳贵妃!想着这些代表尊贵份的称呼。夕不由笑出声来,这是她入宫唯一的目的。也是唯一能让她真正高兴地事。

    不多时,兰香进来回报说容嫔到了,夕嗯了一声对其道:“去把我房里衣柜下面的那包药拿来,小心些!”

    随着兰香的离去,水吟寒着一张脸进来了。.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望着夕地双眼恨愤火,不过夕是一些也不在意,想当初佟妃临死前的目光可比她狠多了“你叫我来干什么?”水吟别过脸冷声道。

    夕眼波轻转,似笑非笑地道:“我地好姐姐,怎么火气这么大,不如先坐下来喝杯茶,小妹我有些事想要请姐姐你帮忙呢!”

    说着她接过宫女奉上来的茶递给水吟,同时用眼示意她拿,水吟看也不看地冷然道:“姐姐?我可担不起这个称呼。有什么事你直说好了,不用在这里拐弯抹角。”

    见水吟这么不给面子,夕脸上的笑也冷了下来。她把茶往桌子上一放拿起旁边一早准备好的小盒道:“姐姐对我的意见好像不小呢,不过没关系。”随即掂了一下手道:“这里是一盒沁罗香。是孝敬姐姐地。小妹知道姐姐那边用得快,所以特地早些给你准备好了!”“你……”水吟很想鼓起勇气扔掉那盒塞到手里的沁罗香。可是一想到那种蚀骨的痛苦,她还是不得不悲哀的握紧了盒子。

    夕见此轻笑勾唇道:“不过呢,在此之前姐姐你要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什么忙?”水吟没好气地道。

    “很简单,我知道宛贵嫔每天中午之后都要喝一碗安胎药,我只要你去延禧宫一趟,帮我把这包药下在她的安胎药里就行了!”她示意兰香把药给水吟。

    水吟警惕地望着那包白纸包着的药,没有立即去接:“这是什么?”

    夕笑得愈加甜美,走近几步凑到她耳边悄悄地说了两个字:“红花!”

    “你!你竟然又想害人!你害了那么多人还不够吗,如儿对你这么好,她好不容易才有今天,你竟然要这样对她!”怒气如火烧一般从口涌出,激动的绪让她大骂出口。

    不需夕示意,兰香就知趣的走出去,并关起宫门,守在外面不让别人进去,夕轻描淡写地道:“你都说害了很多人了,那么再加她一个也不为多吧,你别光想她,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要是没了沁罗香,你地下场会怎么样,我想已经试过一次的你,不必我说也应该知道吧!”

    “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帮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去害如儿地,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水吟怒不可遏地拒绝道,她实在不愿再看夕那张丑陋的脸,转过朝门口走去。

    夕不仅不生气,还拍手道:“好一个姐妹深,真是让我感动!我是畜生,是没良心,那又怎么样,我只要对得起我自己就行了,姐姐,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快拒绝地好,何况没有了你我一样可以对付她,但是你……却会再次体会到那种生不如死地感觉,而且会永远的体会下去,正所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姐姐,我这可都是为你好,你别不领啊!”

    “你不会有好下场地!”水吟屈辱的停下脚步,手已经搭上门栓却再也没有力气打开。

    “会不会有好下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为自己而活的人是笨蛋,姐姐,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怎么做,你心里想必已经清楚了,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她拿起兰香留在桌上的药走到水吟面前。

    水吟的手在颤抖,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下,难道一切真的是命,难道她真的要受夕一辈子控制,为什么事会变成这副模样,现在更要她去害如儿,可是她怎么下得了手!

    “好了,你就别再犹豫了!”夕把药放入水吟的怀里,临了还替她整整衣服:“记住,明天我要听到消息,否则以后你休想再看到沁罗香,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她语带威胁地在水吟耳边说着,她向来是说得出做得到。

    要害被捏,水吟被她吃的死死的,连说话的力气也被抽的一干二净,突然她笑了起来,一种略带着狂态的笑:“好,我记住了,明天,你一定会听到你想听消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夕虽对她的突然转变有些意外,但以为她是终于想通了,所以欣然笑道:“那就好,只要你好好的为我办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不过你要是想搞什么小动作,嘿……”她冷笑了两声道:“你宫里有我的人,不论你做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好,免得将来受苦!”

    水吟冷望了她一眼,用已经稳住不再抖动的手开门跨步出去,很快影就没入黑暗中,夕想了想对水吟还是有些不放心,叫来兰香,让她通知安在水吟边的人,好生看牢了,不要出岔子,等过了明天就没事了!

    明天,明天是什么样的谁都不知道,天空中稀稀郎朗的星辰伴着明月的光辉照在水吟的上,凄冷无比……

    清如与福临坐在一起共赏月色,不知是不是眼花,清如看到天上的明月与星辰泛起一抹血光,然要细看时却是一切如常!

    星光泛血,恐非吉兆!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