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四十章 深宫花香(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皇后笑道:“你好几天没来了,我有些想你,而且听说有子老躺在上不好,所以就把你叫来我这里走走,虽说现在夏的花已经落的差不多了,不过菊花却是开得不错,不如你我一道去御花园走走?”

    清如浅笑着答应了,也许是以前尝多了寂寞的滋味,所以皇后现在很是怕一个人,总喜欢叫人来一起说说走走,福临虽有时留宿在她宫中,但毕竟不多,一月里大概也就一两次。

    各色的菊花分立在两旁,盛开如霞似云,如此多的菊花放在一起倒也灿烂,有一种夏天未尽的感觉,御花园的花木有专人侍弄,所以这些个菊花中间并无残败之像,清如着微凸的肚子走在皇后侧,皇后怕她过于劳累,所以寻了一处亭子坐下歇歇,她用帕子抚去上沾到的枝叶,有些无奈地道:“其实我这次把你叫来,真是有些事要你帮我想想,出出主意!”在无人的时候她几乎不在清如面前自称本宫,可见其是真心把清如当成了自己人。

    “哦?是什么事,皇后不妨说来听听?”清如瞧她的神色就知道肯定有事,不过是等着她自己说出来罢了。

    皇后叹了一声站起来望着外面蓝澄登的天道:“各地的贡品陆续都缴上来了,可是因为今年大部分地区不是旱就是涝,许多东西都不及往年丰盛,这样一来这个分配就成了问题,比如雪梨若按着以前的分配就只够分到嫔这一级上。”

    “娘娘怎么不找贞妃商量商量,她应该对这个有所了解?”清如奇道,这种事应该是皇后和贞妃两个人商量,怎么要与她来说。皇后道:“你先告诉我。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如何来分?”

    清如寻思了一阵道:“若照着我的意思,各宫的配额就相应地少一些。毕竟是天灾,这也是没办法。不过太后那边是不能少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贞妃地意思却不一样,她意思是无故减少配额会让各宫的娘娘有所不满,理应按原配额发下去到嫔位为止,剩下地那些个庶妃、贵人、常在等那里就不给了。.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但我觉得这样不太妥当,所以就没同意,想听听你的意思。”皇后说出来找清如的另一个目的。

    “不满虽然可能会有,但把况说一下,还是能够解决的,贞妃这次地事考虑的不太周全,那些个位份低的宫妃若分不到应有那份,难免会心有怨言,虽不会明着说。但对皇后你管理后宫肯定是有所影响的,若要我说还是赞成皇后您说的。”清如慢慢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皇后一边听一边点头:“既然你也同意,那我回头再和贞妃说一声。就按这个办。”

    清如笑了一下道:“贞妃这些个子来做的似乎很不错,我看宫里很多人都心服于她。比昔之佟妃不逞多让。两人是一刚一柔,若假以时柔应会更甚于刚才对!”

    皇后也不是愚笨之人。再加上这些子的磨练,她清楚的知道清如说这些地意思,逐言道:“这个我也看出来了,贞妃不是个善与的主,虽然她表面上对我恭谦有加,但我对她就是难放心,若是将她换成你就好了!”

    清如拍拍衣服站起来谦笑道:“皇后您说笑了,我哪有这个本事!”

    “你不用谦虚,论才能你不知胜我多少,若非你一力帮我,我哪会有今,只怕还窝在坤宁宫做我的空壳皇后呢!不过你现在怀着子确实不宜劳累,还是等你生了孩子以后吧,我估摸着皇上到时候应该会封你为妃了,那你就能帮着我一起管理后宫大小事宜。”

    清如淡淡一笑不置一词,这么以后地事想它做甚,她现在最想的就是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是夜,福临又来到了延禧宫,他一进来便道:“宛卿,索额图已经回来了,朕见过他了,他很好,精神不错,这下你该安心了吧!”

    本来有些倦怠地清如一听这个精神顿时为之一振,抓着福临地手祈求道:“皇上,能不能让臣妾再见见哥哥,臣妾真的很想他,这一次差点就见不着了。”

    福临犹豫了一下后道:“既然你想自然没问题,不过朕听秦太医说你最近胎像不是很稳,若你想见索额图就先配合秦太医把胎像稳固了,到时候你怎么见就怎么见,朕绝不阻拦!”

    清如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只能这样了,福临坐在榻上,让清如坐在自己腿上,然后圈着她地子道:“这次索额图回来带了不少尚可喜的罪证来,他在广东拥兵自重,那里不少百姓都是只知平南王不知皇帝,上次获报的私充盐商一事,也证实不假,他们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福临虽恨但也有些无奈。

    “那皇上准备怎么处置这件事?”清如倚在福临怀里把玩着他的手指。

    福临叹了一声道:“这件事让朕很是为难,若依朕之意定然要狠狠处置才行,可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朕派索额图去调查平南王的事,其他两位蕃王都知道了,虽然表面上没说,但看他们似乎有些蠢蠢动的样子,尤其是平西王吴三桂!”

    “难道皇上准备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清如问道。

    福临紧了一下手臂道:“至少在朕没有足够兵力对付他们之前,还不能枉动,索额图回来的消息尚可喜应该也知道了,朕倒想看看他在知道朕手里已经握有他犯事的证据后会有什么反应!”

    清如点点头不无担忧地道:“非我族人,其心必异,何况他们三个都是前朝降将,且手握重兵,皇上在这件事上慎重些自是没错的,不过臣妾怕他们会有对大清不利的动作。”

    福临哼了一声凛然道:“他们敢,看朕有带兵灭了他们!”

    清如弯眼笑道:“是啊,试问天底下有哪个人敢对皇上不敬!”

    福临可听出了话里的嬉笑之意,假意怒道:“敢笑话朕,看朕怎么处罚你!”说着去呵清如的痒痒,把她笑的花肢乱颤,延禧宫里的笑声远远传了出去,如银铃一般在深宫中回响……

    夕站在小窗里,面色沉地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延禧宫,上好的一枝黄水晶簪子被她硬生生拗成了两段,随即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略显沉闷的响声。

    “兰香!”她头也不回地换着侍婢。

    “主子!”兰香走到她后等候吩咐。

    “为什么延禧宫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出来,是不是当初你弄的有问题?”她皱着眉问道,照理来说早就该有消息了,她不可能这么久的。

    “主子,奴婢一切都是按您的要求做的,没有一点差遗!”兰香赶紧回答,深怕晚了一步主子会怪罪。

    “那就怪了!”夕低头思索着,但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兰香眼珠子转了半天小声道:“主子,会不会是太医发现了什么?又或者是长宫那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宛贵嫔对您有了防备?”

    夕摇头道:“不太可能,我前次去的时候还见她在摆弄那匹云锦,香气也还在,不可能是做样子给我看的,不过太医……”想到这儿她眼睛一亮:“太医倒是很有可能,虽未必查得出是什么原因,却多少有所察觉,给她开了安胎的药也不一定,看来这步棋不能尽全功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