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相遇成空 谨以此文纪念我逝去的外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落笔之前犹豫了很久,一直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写这篇文章,不想写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怕想起外婆已经离我的事实,我每次去外婆家的时候,因为外公耳朵比较聋,所以一般都是外婆下楼来给我开门的,每次下来开门之前她都会从小窗里面往外看看外面的人是谁,而且每次我去的时候,她都会把家里她认为最好吃的东西拿出来给我吃。

    可是以后这一切将只存在于回忆之中,外婆的音容笑容是再也见不到了,以后她再不会从小窗里看我,更不会带着一脸的笑拿东西给我吃,老太太走了,她再也不会回来。

    不想写,真的不想写,我好怕回忆起这种切失去亲人的痛苦,每每想起,口都会止不住的发闷,然后眼泪都不听使唤的盈满眼眶。

    流泪,并不能减轻心中的痛苦,反而会不断的加重痛苦,所以我只能拼命忍住,努力把眼泪从眼眶回到体内,可是不写,我又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纪念外婆,纪念这位看了我二十五年的至亲长者!

    我外婆是绍兴人,而我外公是宁波人,她从嫁给我外公后就背井离乡来到了宁波,这一待就是整整五十来年!

    听我外婆说,她小的时候她家很有钱,我外婆的爸爸是绍兴有名的资本家,她们家兄弟六人(指活下来的,夭折的我不清楚),光姨娘就有好几个,后来好象是因为新中国成立,所以家道才逐渐中落,反正我知懂事的时候,他们已经和普通人一样了。

    外公结婚没多久就到广州去工作了,这以后他每年只能回宁波来两次,这样的景一直持续到我外公退休,而这个时候外公已经60岁了,而外婆也已经59岁了。

    外婆一共生了一女二子,我妈是老大,在她下面还有两个舅舅,我妈和两个舅舅各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我和两个表妹。

    可以这么说,我妈和我两个舅舅都是外婆一个人拉扯大了,当时外公挣的钱不多,他除了必要的开支外其他都省来下寄回宁波,可靠这些钱还是远远不够,所以外婆带着三个子女辛苦的工作着,具体况是什么样的我并不清楚,但是我可以想像得到外婆当时有多不容易,而我外婆节约的习惯应该也是从那时候养出来的,这个习惯一直到她去世时都不曾改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我外婆是一个不识字的人,所以她只能靠做那些不需要认识字的工作来赚钱。到后来生活好了,三个女子都相继成家了,而外公也退休了,每个月有退休工资,两个儿子也不时给她钱,这时的她已经完全不必再为生活发愁,可是她还是在不停的做事,从厂里拿盒子回家折,折一个盒子多少钱?半分!有活的时候一天折几千个盒子!

    我妈和舅舅还有我都劝她不要做了,在家享享清福就好,可是她不肯,她对我说:外婆这样一年可以赚个几千块呢,过年的时候可以多给你些压岁钱!

    说来不好意思,我今年二十五岁,每一年外公外婆都会给我压岁钱,没有一年拉下过,他们说要一直给我拿到嫁人那天!

    并且她总不时跟我说她已经给我准备好了嫁妆,就等着我出嫁那天,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有等到,我想外婆离开人世的时候,心中一定还有着遗憾,她没能亲眼看着她的外孙女嫁人,甚至连男朋友都不曾找到带来给她看过!

    七十,我外婆活了七十岁,但她却没曾享过什么福,有的只是永远也不完的心,我从小是外婆养大的,一直到我上学为止,而我与她也是特别的亲,可是我的子太倔,有些时候总是不可控制的与外公外婆置气,特别是在有了两个妹妹后,我现在想和她说一声:外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晚上,我永远都会记得这个夜晚,爸爸打电话来告诉我,外婆死了!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我人就傻掉了,从单位出来,打的,往外婆家赶去,一路上我并没有太过难过,更多的是茫然与不知所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问自己,可是怎么也问不出答案。

    外婆从去年**月就开始生病了,这我们都知道,是咽喉的毛病,不论是吃东西还是喝水,都很困难,她吞咽不下去,每一次的吃饭对她来说都是一次用刑,越来后面越是严重,连咀嚼的力气也没有了,所以到后来她只能吃豆腐这样的软食物,而说话也是含糊不清,几乎是听不清了!

    外婆本来人并不瘦,甚至可以说有点胖,可是自从生病后,人一点一点的瘦下来,她的绪也不时的低落。

    下车,冲上楼,我在房间里看到了外婆,她躺在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那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可是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睡是再也不会醒了!

    这一刻我终于相信了,相信了这个噩耗,哭泣声不停地从指缝中透出,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居然会这么突然的就走了,甚至连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我们。

    而在上个礼拜天的时候,我还问过我妈,外婆怎么样了,我妈说外婆还是老样子,并且还说起过你,问你怎么不去看她!

    我当时对我妈笑笑,没有说,上次见外婆已经是一个多月前了,而我之所以一直没去,是因为我想等到九月十五号发稿费的时候,我要带着我写书赚到的钱去给我外婆,让她知道,她外孙女不仅工作能赚钱,连写书也能赚钱,我想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并且我还想着,等我年底出书的时候,就给他们买一台空调,以前舅舅他们也说要给外婆买,可她舍不得这钱与电费,所以不让他们买。

    我以前曾开玩笑的和外婆说过,说等我写书赚了钱就给你们买,她笑着点点着,话已经说不清了,可能当时她以为我只是哄她开心,却不知我说的是真的,我的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她等不到了,而对于我来说,说什么都晚了。

    但是空调我一定会买,买给我外公!

    外婆走了,最伤心的就是我外公了,以后他只有一个人,再也不能和老伴相依相扶了。我外公和外婆其实经常争执,多是为一些小事,但是两个人的感真的很好很好,外婆生病后不止是吃饭困难,说话困难,很多事都不方便,都是我外公在替她弄,饭太硬咬不动,就煮软一点;太老,就多煮一段时间直到煮得很软为止;洗不了头,擦不了,我外公都帮她弄,外公只有一个希望,就是老太婆能多活几年,他能多陪老太婆几年!

    然而这一切的希望都终结在了二零零七年的八月三十晚上,外婆在吃饭的时候噎住了,然后那气就再也没有透出来过!

    从八月三十到九月一三天的时间里,我们陪着她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她在绍兴的姐弟们都赶了过来,五个,没有一个缺席!

    然恰恰是在这最后的几天里面,有一个人却始终没来,那就是她的大孙女,为什么?因为她要忙着高一开学,呵呵……(我真不知我为什么还会有心笑)

    外婆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的,我无法挽留她的生命,所以仅在此写下这篇文章,纪念我逝去的外婆,纪念我那个辛苦了七十年的外婆,希望下一世,她不用再这么辛劳,也希望下一世我还能再做你的外孙女,那时我必不会再气您!

    而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外公能够多活几年,让我多尽几年孝道,外婆,您若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外公长命安康!

    解语

    2007-9-1写于宁波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