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二十九章 环佩如许(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清如送别了索额图,回到宫中未多久便有福临边的太临来传旨,宣其今夜至养心侍寝,与圣旨一并到达的还有一件轻滑的素色衣服,传旨之人,只说是皇上所赐,请宛嫔去时穿上,其他的并未多说。

    清如不知福临打的是何主意,缘何要赐衣而不循定下的规矩,领旨谢恩后又拿银子赏了传旨的公公。

    早知这一会来,可真到了这刻,心却又紧张的不得了,第一次侍寝的经历如一条毒蛇一样盘踞在她心头挥之不去,包括那要将她撕扯开来的痛!

    体是僵硬的,手是微颤的,直到温和柔软的水将她包围起来,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她坐在木桶中,长发垂在外面,子矜在里面服侍,她一次次的舀起混合着花瓣的水从她的肩头倾泄而下,有几片粉红的花瓣留在了光洁的皮肤上。

    “子矜?”一直没说话的清如突然出了声。

    “恩?”子矜轻轻地应着,手中的动作却未停,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将今子佩的事告之小姐,不说不好,说了又怕徒惹小姐难过,令她好生为难。

    “如果子佩比你先嫁出宫去,你会不会难过?”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令子矜莫名地紧张起来:“小姐要把子佩嫁出去?”

    瞧着她瞪大了眼的模样,清如不由哑然失笑:“你问这么急干嘛,难道你也想跟着她一起出嫁?”

    子矜红了脸小声道:“哪有,我只是奇怪小姐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难道……”脸刷的一下由绯红转为煞白,她想起在宫中常有的惯例,她嗫着失了血色的唇道:“小姐难道你将子佩赏给哪个太监做对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子佩来说真的是太残忍了。

    这下轮到清如吃惊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摇头轻笑:“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去的?”

    她既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让子矜猜不准备她心里在想什么,只得答道:“奴婢是听宫里的人说的,常常有主子把不喜欢的宫女赏给太监做对食。”头垂下去,声音愈发的低。

    清如抬手抚着她的头道:“傻丫头,我怎么舍得这样待子佩,若真是如此,那她还怎么生儿育女。”瞥着子矜听了她话而重新亮起来的脸道:“今天,我见到了哥哥!”

    “二少爷?”由于子矜没有随她去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

    “恩!我琢磨着子佩现在对我有些意见,调回边是不可能,不过让她就这么一直留在宫里做粗使宫女也不是回事,就让哥哥在外面给她找个好人家,嫁做人妇算了。”清如娓娓说来,手轻拂着静止的水面。

    听得清如这般说,子矜简直大喜过望,当即跪在地上叩首道:“奴婢替子佩谢谢小姐!”

    清如抬手道:“起来吧,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只要不背叛于我,你们的将来我自会留心安排!至于你,暂时先留在我边,等将来有机会我找一户更好的人家让你出嫁,可好?”

    子矜到底还年轻,听到这件事,红着脸道扭捏地道:“一切但凭小姐做主!”

    清如微微一笑,将手伸向子矜:“扶我起来吧!”

    子矜将她扶出了木桶之后,用手巾将她上的水迹擦干,清如忽了想到了什么向子矜道:“这事你先别和子佩说,免得她多想,一切等哥哥把名单拿来了再说!”

    子矜应了声,转从架上取下了皇上送来的那件衣物,服侍清如穿上,衣服全为素白之色,闪着淡淡的丝光,似为丝绸所织,但与平常所见又有所不同,极软极轻,穿在上几乎如无物一般,而且垂极佳,犹如匹练直瀑。

    至于样式既不是旗装亦不是汉装,倒有些像唐朝时的衣服,宽大的袖子飘逸挥洒,长长的衣摆拖在地上,随步而行。

    这件衣服着在上,立刻为清如平添了一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头上明月当空,人影衣袂飘飘,犹如广寒仙子,风吹来,人飘渺,似随时乘风归去!

    未曾挽起的三千青丝,在脑后随风飞扬,清如举袖掩了一下迎面而来的风,长衣及体,贴在上说不出的软滑,抚着这件不知该叫什么的衣服,清如闪过一丝疑虑,好似这衣服缺了什么不应少的东西,然一下子又说不出来。

    出了内室,早有太监在外面等候,不过这一次却不是裹着毯子抬去,而是抬了吹轿来,让其乘着去,清如猜不得福临之意,逐依言上轿,在众人的目光下离去。

    清如似乎又开始紧张起来了,由于没有带帕子,所以她只能绞着衣袖,说来也怪,不论她怎么绞,这衣服就是不皱,平整如新。

    在一阵轻微的摇晃中,来到了皇帝所在的养心外,常喜早在宫外等候,见其下轿,迎上来请安道:“宛嫔娘娘吉祥!”

    “常公公不必多礼!”即使她最落魄的时候常喜也没有丝毫瞧不起她的意思,所以清如对其很有好感,免了他的礼。

    “皇上可在里面?”她询问道。

    常喜答道:“回娘娘,适才有几位大人来求见皇上,现在皇上正和他们在里面议事,娘娘不妨先去偏中等候片刻,待几位大人出来后,奴才即刻就去请娘娘!”

    听到有国事相商,清如自然不好进去,言道:“既是如此,就烦请公公带路!”

    常喜在前边引路,清如正要跟上,突然一个声音从内传了出来飘入清如耳中,躯一震停下了脚步,扭头瞧着紧闭的门,这个声音虽轻,但她决不会听错,是阿玛的声音!

    常喜走了几步,回头却不见她跟上来,心下奇怪,折回道:“娘娘?”

    清如醒过神来,神复杂地问道:“常公公,索大人可是在里面?”

    常喜亦听到了从门中零星传出的话语声,他也不隐瞒,道:“回娘娘,索大人确在里面!”

    得了确认,清如逾加移不动步了,在稍稍犹豫后说道:“常公公,能不能让我从门中瞧一眼,我保证不会惊动里面的任何人,就一眼,好吗?”切切的思亲之,让她开了这个不应开的口。所幸的是常喜是个通达之人,他瞧清如说的切然,也就同意了。

    清如挨在门中,透过门缝往里瞧,内里烛火点点,站了三个大臣,至于福临则坐在龙案之上,从清如的角度望去,只能瞧见那三个大臣的背景,仅是靠着背景清如便认出了索尼。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