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二十五章 宛如心(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一阵打量后,孝庄收回搭在苏墨尔臂上的手,抚上清如细嫩白皙的脸颊,冰凉的护甲与温润的手指一并在她脸上抚过,如羽毛一般轻柔,还有些微的痒:“你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看来这半年的足并没有白过,学会了很多,哀家原先还担心你会一蹶不振再无争胜之心,现在看来是多虑了,你没有让哀家失望!”

    一句话,仅凭这一句话清如就知道太后已经看穿了她心中的一切,不过她并不害怕,太后待她一向都是很好的。

    “太后,以前是如儿糊涂,不过以后不会了!”她如是说着。

    孝庄很高兴看到清如而今的转变,这才是她要的样子,她点点头道:“哀家相信你!”能让孝庄太后说一声相信,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让她进去!”她再一次对常喜说着。

    “可皇上那儿……”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太后,不论哪一个他都不敢得罪。

    孝庄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皇上怪罪下来有哀家担着,不会要你脑袋的!”太后既然发了这样的话,常喜再不敢阻拦,侧让开了路,让清如进去。

    朱红色的宫门在她手下缓缓打开,发出“吱呀”的轻响,里面所有的门窗都关得紧紧的,昏暗的光线让人瞧不清里面的一切,清如等眼睛适应些后,才拭探着往前走了几步。

    一直以来的静谧顿时被她鞋子踩在青砖地上的声音打破,也惊醒了一直将自己困锁在悲伤与回忆中的福临:“谁?”他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咆哮,显示着他内心极度的烦燥与愤怒。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清如终于看到了足足有半年未见的福临,心再次被狠狠地扎了一下,不是因为想起他曾对自己的不好,而是因为她看到了福临那颓废的模样,何苦,真的是何苦!

    与她一样,福临也瞧见了她,他眯起几夜未阖的眼睛:“是你?!”他认出了来人,眼在一瞬间沉到底。

    “皇上……”还没等清如把话说下去,一个花瓶已经在她侧摔成粉碎。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滚!朕不想看到你,滚出去!”他暴戾的表没有吓倒清如,早在她来之前就知道会这样了。

    抚定了心,她抬步跨过碎片,直直的朝福临走去,眼中流露的是比福临更深的哀伤,一点点堆砌成山:“皇上,您这又是何苦!”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何苦……

    这句话踩到了福临的痛处,他撑起,脸上的肌被扭曲的变了表,如一头狰狞的怪兽:“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朕,是谁放你进来?是常喜对不对,好!好!好!”他连说了三个好字,表越来越恐怖,杀机逐渐在他上升腾。

    “是谁放我进来的重要吗?您若是要杀人能才痛快的话,就杀了我吧,反正我在这世上也没什么好留恋的!”说罢,她真的闭上了眼,俨然一副等死的样子。

    福临怒极反笑:“你以为朕就不会杀你?”

    清如没有睁眼,只是静静地道:“人活在世上总会有一死,能死在自己喜欢的人手里,是一种悲哀,同样也是一种幸福,再怎样都好过皇上您这样折磨自己!”

    “哈!好!那朕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说着他抄起桌上的砚台朝清如劈头盖脸的扔去,带起呼呼的破空声。让福临没有想到的是,清如真的没有躲开,甚至连的表都没有。

    “咚!”砚台狠狠地砸在了清如物额头上,由于福临是含怒出手,力道之大可想而知,当下清如光洁的额头就被砸开了一个口子,血很快涌了出来,流到闭起的眼睛里,然后又往下流,直到那半张脸上都布满了血迹,直到血顺着下巴滴到了地上……

    血色在彼此间漫延成河,时间的长河亦恍若出现了一瞬间的停顿!

    触目的血,惊心的红,终于再一次触动了福临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痛的心,心底最坚硬的某个地方正被这无暇的血逐渐溶解。

    清如忍住晕眩,慢慢睁开了双眼,清澈见底,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有,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血,然后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抚过,立时,手上亦沾满了温的血,淡淡的血腥气钻入鼻中。

    直到睁开的眼亦被流下的血覆上一层红色时,她才开了口道:“原来我的血也是红色的呢!”她发着莫名的感慨,却一句也不说疼,甚至连哼一声都没有,仿佛这流血的是旁人,她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旁观者。

    “为什么不躲?”福临怔怔地望着伫立在血色中的清如,心中是难言的复杂,为什么不躲,她明明就可以躲开的,难道她真的不怕死?女子向来将容貌视逾生命,她现在这样定然会留下疤痕,何以她竟一点也不难过。

    “若清如的血能让皇上开心一些,即使流尽又有何妨,皇上是清如的皇上,也是清如的夫君,没有哪个做妻子会希望看到皇上现在这个样子!”

    她说的都实话,没有一句虚言,这一点福临从她眼中清楚的看到,尘封的记忆突然跃出来,自动在心底一一回放,从酒楼相遇,到进宫冷落,再到足,桩桩件件晃如昨,连福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记得这么清楚。

    “你真的喜欢朕吗?”迟疑的神色,怀疑的语气,却已刺痛不了清如的心,是啊,她早已习惯了这样多疑的福临,而今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对他用计谋权术!

    “清如喜欢乃至于所的是自己的夫君,那个在酒楼上猜对清如名字的夫君,从那一天起,他就印在了清如的心中挥之不去,我以为我已经寻觅到了自己的缘份,可是上天和我开了一个玩笑,他是皇上,是君临天下的皇上,然最最可笑的是,就在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亦找到了自己所的人,但那个人不是我,我于他什么都不是!”分不清是泪还是血,只是不停地流着,止不住,也不想止,清如心里清楚,如果这一次还不能打动福临,那她以后再不会有机会了,若真是这样,倒还不如就此死了干净。

    “喜欢??只凭这几个字你就有理由去害人吗?仅仅就因为朕她?”福临还是怒的,即使心里有悸动的感觉存在。

    清如忽地笑了,唇角绽放出惊人的唯美笑容,然发自内心的哀楚却渗透在笑中,怎么也抹不去:“不论您信不信,我确实没有想过要害先皇后,那观星楼上是有人从背后把我推出去撞先皇后的!”

    她走了上去,离福临好近好近,近到只要一触手就可以碰到,她甚少有机会离他这么近:“你瘦了!”她痴痴地望着那张憔悴的脸,话不由自己控制就说了出来。虽然瘦了,可五官还是那么英,他还是那个意气纷发的少年天子,只要他愿意!

    手不自学地伸了出去,想去触摸他的脸,福临不知为何竟没有躲避,也没有呵斥她,手慢慢靠近,然在仅余一线的时候停住了,清如终于发现自己在做什么了,手蜷握,然后缩回,红色的血迹缠绕在洁白的手上,却因她的缩手而没有缠绕到福临的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