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咸福宫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福临最常来的地方,今他再一次来了,却与往不同,正、偏、暖阁、寝宫……侍卫们逐一搜寻着。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就有一个侍卫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向福临禀报着他的发现:“皇上,奴才在东暖阁的一个柜子中找到了知意姑娘的尸体,初步判断应该是窒息而死的!”

    这个消息引得众人一阵哗然与动,佟妃的嫌疑急速扩大,佟妃自己更是眼前一黑,两耳嗡嗡作响,知意死了?而且还是死在她的宫里?这怎么可能,心知这下不好,却无可避之路,可救之法,只能随波而逐,然她心中也清楚,这一次想全而退恐怕真的很难……很难……

    福临不曾说话,而是用至寒至冷的目光视着佟妃,直到将她得低下头别过目光不敢与之对视为止。

    夕拍着口大大的松了口气,脸色亦稍稍恢复了些血色不再那么难看,水吟见现在不利的形倒向了一直与她们做对的佟妃一边,眼中亦有了几分喜色,嘴上更悄声道:“妹妹你看,有人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夕点点头,回头瞥见被侍卫抬进来的知意尸体,眼眶不由一红,赶紧别过脸不再去看,然抖动的双肩还是泄露了她内心的难过,水吟拍着她的背道:“这样个没良心的奴才死了才干净,别为她难过了,不值得,她做出这种背主弃义的事,活该有此报应!”水吟向来憎分明,她对知意的行为唾弃得很。

    佟妃的噩梦此刻不过刚刚开始,进来后一直低头看地上的秦观此刻蹲从脚边捡起一片不起眼的紫叶子,小小的,不过小指甲大,他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神越来越凝重,面对生死关头也没怎么动容的他此刻额上竟沁出小小的汗珠。

    第一个发现他不对劲的是太后:“秦太医,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秦观眉头一蹙道:“回太后,微臣发现了这个!”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紫叶,随即语气异常沉重地道:“这是大漠中才有的沙明草,而有沙明草的地方就必有金蝎出没,因为这是金蝎子主要的食物之一,这里会出现沙明草,必是有人移植而成!”

    言外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佟妃移植沙明草,喂养金蝎,然后收买知意假扮夕,将金蝎子藏在香囊的丝绦中送给皇贵妃,再然后杀知意以灭其口!

    在确凿,至少别人看来是确凿的证据下,佟妃纵有千张嘴也说不清,何况除了杀知意一事外,其实确是她所为,并无“冤枉”二字!

    佟妃此刻犹如置于寒冰地窖中,子软软地倾倒在椅子上,这一次她筹谋准备了这么久,竟又再一次输了,自登上妃位以来她何曾有输得这么狼狈过,而且还是一连数次输于同一人手中,特别是这次,只怕连自己的未来也要搭进去,可笑自己堂堂一个贵妃竟斗不过一个初入宫的小丫头。

    知意的尸体、秦观的话、沙明草的叶子,一切都指向佟妃,她就是那个害死皇贵妃的人,而且还企图将罪名陷害他人,栽赃嫁祸,单是谋害皇贵妃的一条就足够对其处以极刑了!

    太后早已见惯了后宫各式争斗,比其他人都要先恢复面色,而别人就没那么好的涵养功夫了,既有害怕的,也有暗笑的,佟妃在宫中跋扈这么些年,许多人都是惧于她的地位权势而敢怒不敢言,而今见其落难,一个个都高兴不已,不落井下石已经很好了,哪还会为其求

    福临此刻青筋暴起,太阳一跳一跳,愤怒、痛心、厌弃一一在他眼中闪过,然后他做了一件谁也不想到的事。

    福临劈手从离他最近的一个侍卫腰中抽出佩刀,等众人眼睛跟上他动作的时候,那把明晃晃的刀已经抵在了佟妃的脖子上!

    “皇上不可!”太后惊呼着,佟妃纵有罪,也要等宗人府判定,写下罪状后方可发落。

    福临直勾勾地盯着佟妃姣好的面容,刀柄在他手里,刀尖抵在她喉边,明晃如秋水的刀印出两人支离破碎的容颜,一如两人早已破碎的份!

    福临不懂,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狠毒,难道就因为他宠香澜,所以她就千方百计的要害死她?!

    佟妃垂下眼睑望着那把随时可以取走自己命的刀,心中竟没了害怕,目光顺着刀延伸,她看到了福临,那个与自己结发做了六年夫妻的君王。

    时移事易,他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如在看仇深之人,再无一分柔一分怜,素来要强甚少流泪的她,此刻却有泪从那双美目中缓缓滴落,正好落在秋水寒月般的刀上,冷冷的一声叮响,凝结如珠!整个咸福宫都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哀伤与绝望,任阳光再强亦驱不散分毫!

    “朕到底哪里对不起你!!”福临鼻翼微微张阖,心里仿佛有千把火,万重冰,在煎熬一样。

    闻其问,佟妃坦然一笑,由眼到眉,抬眼直视着福临,既知必死,心中当再无恐惧,她俨然不顾脖子上那把随时会破见血的利刀,手搭着扶手缓慢却坚定地站起来,刀亦随着她的起来而被抬高,终于站直了,可刀的锋利亦划破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染上血的刀锋看起来是如此的触目惊心,佟妃却仿若未见,更不知道上的痛。

    她一眨不眨地望着福临,喉咙深处溢出酸楚到极点的声音:“皇上,你可还记得我的名字?”这是入宫后第一次她没有在福临面前自称臣妾,而是称‘我’。

    福临微微一愣,握刀的刀不由松了几分,然不等他回答,佟妃已自顾说下去:“不会记得,你早就忘了,佟妃微宁……微宁……可自入宫后我的心就再无‘宁’字可言,皇上,你没有对不住我,是我自己对不住自己!事已至此,我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可是错的并不仅仅是我,皇上你同样有错!”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下毒谋害皇贵妃,难道还是朕授意不成,真是无可救药!”福临对佟妃已彻底失望了,默默半晌,握刀的手紧了又紧,重重恨意透眼而出:“你这个恶毒的妒妇,用这般卑劣的手段害死香澜,若不杀你,如何对得起香澜的在天之灵!”

    说完这话,他猝然将刀收回,然后以比来时快千百倍的速度向着佟妃的心窝捅去,刀从她的脖子上带起细细的血光,然后在所有人的眼中放大再放大,刀受到空气的阻力,发出嗡嗡的震鸣声!将每一个人的心都吊了起来。

    佟妃此刻亦懒了求生之心,只闭目等死,可这刀终究还是没捅进去,离她心窝仅有一寸的地方停住了,非是福临心软不忍杀之,而是太后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硬生生将那刀势给止住。

    “皇额娘!”福临不悦地叫道,他不愿再看佟妃,别过脸道:“这样不堪的人不值得皇额娘你为其求!”语气僵硬,显是无回旋的余地。

    孝庄微一摇头道:“佟妃罪犯滔天,确是该杀,可皇上你这样杀她,却是名不正言不顺,再怎么说她都是你亲封的贵妃,三阿哥的额娘,还是将其交宗人府,经三司九卿会审后再行定罪!”

    听太后提起自己幼小的儿子,佟妃心被狠狠地抽了一下,玄烨,以后没了额娘在你边,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努力读书啊!

    福临终于在太后的规劝下妥协了,他扔却手中的刀道:“那就让这恶妇再多活几天!”刀在空中翻转几下后掉在了地上,发出悠长的响声,光滑如镜的刀映照着这个无奈而又凄凉的人间!

    很快,佟妃就被除去锦衣珠饰,押去了宗人府,被押走的时候她一直盯着夕不放,铺天盖地的仇恨从她眼中出,直烧毁眼前的人。

    水吟在旁边只是稍稍受到了余光就打了一个冷颤,她都这样了,那首当其冲的夕就更不用说了,回眸正安慰她,却看到夕毫无所惧的迎向佟妃的目光,宛然是一个胜利者的模样,那形真是说不出的诡异,但这只是片刻功夫,很快夕就又变成原先的害怕模样,虽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水吟敢肯定绝对不是自己眼花,那到底……疑云从心底升起!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