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回太后,皇上,这是昨夜承乾宫太监张旺拿来的,说是淳嫔赠予皇贵妃之物,为的是有助于睡眠!”这件事除了承乾宫的人其他人并不知道,秦观现在特意将香囊拿出来不用问就知道这与皇贵妃暴毙一事有关。

    香囊既是淳嫔所送,那她……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夕,福临也不例外,但他更多的是不愿相信,不相信那个如林中小鹿,山间清泉一样澈然的夕会做这种事,若真是她,那她当真是愧对了“淳”这个字!

    夕的脸被吓得煞白,都快哭出来了,她连连摆手道:“我……我没有……不是我!”看她语无伦次的害怕模样,实在让人无法与下毒之事联系在一起。

    佟妃心中自是最清楚的,她不屑却又恨恨地望着夕,心道:淳嫔,别人看不透你,本宫却是明白的,本宫就不信今这局还除不掉你!

    福临此刻已没了主意,一件又一件的事将他心搅得其乱无比,当下还是太后开口:“淳嫔,你先别急,且听秦太医讲下去,哀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的结果,不会冤枉了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作乱的小人!”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太后眼中迸现出一缕寒光,每一个接触到的人,不管在这件事上心中有没有鬼,都心虚地低下了头。

    得了太后的旨意,秦观再度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当时张公公将这个香囊拿进来后,微臣和其他几位太医都对里面的药材进行了仔细的检查,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说到这里其它几名太医也纷纷点头:“不错,微臣等人确实没有在药材中发现毒虫等物,连一些些有害的东西都没有,这一点微臣等人敢以命担保。”说话的这个太医正是太医院院使张铭。他现在一副鼻青脸肿的模样,乃是因为刚才拦福临而被打的。

    秦观接下来道:“可是我们没想到是,那金蝎子居然是藏在丝绦里面,因为金蝎子子细小,而丝绦又较一般的要宽,所以藏在里面天衣无缝,若不剖开来根本不会发现!”

    那双一直平静若潭水的眼眸中,流露出深深的愧疚与懊悔,他那时若是再细心一些也许就不会发生今之事了。

    医者仁心,往往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失误,害得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虽然他已看多了生死,但并不代表面对生命时就会无动于衷。

    贞贵嫔早已哑了声,道:“这蝎子是活的,即使藏在丝绦中也肯定会有动作,难道你们就真的一点都没发现!”手帕频频在脸上拭着不住落下的泪水,而今死的是她亲姐姐,难怪平时从不与人为难的她会有此责备之意。

    由于太伤心,贞贵嫔哭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手抚着起伏不定的口,旁边的宫女见状赶紧从瓶中倒出一粒药丸给她服下,过了好一会儿贞贵嫔才觉得舒服些。

    秦观被贞嫔一语说到失责处,面色沉重地道:“是微臣失职,微臣没能看出香囊里的药不止是安神这么简单,它还是藏在丝绦中金蝎子的克星,正是这些药的气味麻醉了金蝎子!微臣有罪,请太后皇上责罚!”他绝不否认自己的失职,即使这并不能算是他的错。

    太后道:“先别急着请罪,快说后来那蝎子又是怎么跑出来咬人的?”

    “回太后,依微臣的判断,一定是这屋里或皇贵妃上有什么别的气味,冲淡了香囊里的药味,同时也刺激了金蝎子的凶,使它断丝绦后攻击了皇贵妃!”

    “可恨!”福临猛的伸掌拍在案几上,力道之大震的案几一阵晃动。

    对后宫之中常常为了争宠而耍些小手段的事,他是知道的,可万万不能理解的是怎么会有人用如此歹毒的手段来害人。他千防万防终是没能防住这一招!

    “淳嫔,到底是不是你?!”他将目光紧紧锁在惊慌失措的上,黑眸中,既有冰雪凝霜,又有无尽的烈火在里面燃烧。

    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福临还没倒下,强撑至今,只因为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他一定要为香澜找到害她的凶手。

    “不……不是我!”夕抖动着灰白的双唇,然她的辩解在福临眼中是如此的苍白,福临曾经最喜的纯美容颜,此刻看着竟是再厌恶不过。

    “究竟是不是淳嫔所为,召经手的太监张旺来问问不就知道了?”一直在后面旁观的佟妃见火候差不多,隧上前提议道。

    太后微一点头道:“佟妃说的不错,张旺人呢?”

    “奴……奴才……才在!”听到太后点自己的名,张旺硬着头皮上前,由于过于害怕,口齿不甚伶俐。

    “昨晚是不是淳嫔亲手把香囊给你,让你拿进去给皇贵妃的?”孝庄问道。

    在众人的视下,张旺心中的害怕又再次加重了几分,他有些语无伦次的道:“是……不是啊……是!”

    这些自相矛盾的话让人听了一头雾水,孝庄扬了扬眉不悦地道:“到底是还是不是?!”

    “太后……太后容禀!”张旺听出孝庄话中的不善,慌不迭的叩首请罪,并一五一十的将昨晚之事和盘托出,临了又道:“由于淳嫔娘娘来时一直用手绢捂着脸,所以奴才真的不敢确定,但她边的知意姑娘,奴才看的很清楚,千真万确,不会有错!”

    这下太后也不敢妄下断言了,她将目光转向淳嫔,不知是不是错觉,正为夕着急的水吟在太后眼中看到了一丝古怪的笑意,可再细看时却没有了,也许真是她眼花了吧!

    只听太后道:“淳嫔,知意呢?她去哪里了?把她叫来当面对质!”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命令。

    夕几时有过这种被人问质疑的经历,何况这一次连皇上也不信她,不帮她,睁着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往福临看去,然那里除了怀疑之外什么都没有,鼻子一酸,眼泪如期而下,无法住。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