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二十二章 燕醒于飞(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十月初七,那是一个极为晴好的子,秋高气爽,蓝澄的天空中偶有大雁成群结队的往南飞,这样的天,晚上必然也会是一个星月满天的夜,而今晚的流星雨也必定会会很美很美!

    清如倚在长廊中,心中不由对晚上充满了期盼,远远地,月凌就瞧见清如倚柱低头似有而思的模样,走得近了,鞋底踏在地上的声音将清如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咦,妹妹你怎么来了?”

    月凌收回搭在阿琳臂上的手,过来坐在清如边:“刚才在宫里刺了会绣,哪知越刺心越烦,怎么也静不下来,便出来四处走走,原是去夕姐姐那儿的,哪知她恰好不在,便到你这里来叨扰了。”

    清如侧与她一道坐下,亲切地挽了手道:“什么叨扰不叨扰,你来陪我说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两人坐在一起聊着家常,说的大都是各自在家中的子,谈至兴头,两人笑做一团,月凌耳垂上那对小指大的珍珠耳坠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的珠光,虽只是些简单的饰物却无损于她楚楚动人的美态,弱如菟丝花,这样的女子最是能轻而易举地激起男人的保护,只是这宫中的水太深,皇上还没发现她这块掩藏在深宫中的碧玉。

    “妹妹,你也别走了,就留在我这里用晚膳吧,然后咱们姐妹一道去观星台!”清如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月凌原本还高兴的绪骤然低落下来,她默默地站起来走了几步,从攀爬进长廊的花蔓中折了一朵淡蓝色的小花在手里徐徐转着:“皇上……皇上他没有召我前去!”

    淡淡的哀怨与她手中的花儿一并飘散在空中,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才绝艳的美貌,只空余一不俗的舞技,却得不到展示于君王前的机会。而家中的额娘还在盼着女儿能得君王恩宠,从此荣华富贵。

    清如正愁该如何安慰于她,月凌忽回过头来半笑半伤地道:“姐姐你不必为我伤心,我不难过,真的!不上观星台我一样可以在这里看流星,一样可以向流星许愿,请它保佑我的家人还有姐姐们的平安!”

    “谁说凌妹妹你不可以去观星台啊?!”突然一个古灵精怪的声音闯进了她们之间,闻声睨去,但见长廊尽头夕正在冲她们俩眨眼,一边还高兴地甩着帕子,弯却的眉眼间尽是掩不住的笑意,在她后还跟着蔚佳及自小服侍她的兰香。

    走近后,月凌先是低夕行了一礼,叫了声淳姐姐,毕竟夕现在的位份要高她甚多。

    夕连忙扶起她说:“咱们姐妹间哪用的着行这些虚礼,没得还显生份了呢,你看人家如姐姐就不像你这么拘礼。”

    清如听了故做明白地打趣道:“哦,原来咱们的淳嫔娘娘是在等着我给她行礼啊!”说着清如笑嘻嘻地低下去,嘴里还说着:“清如见过淳嫔娘娘!”话还未说完笑已溢出唇角。

    “如姐姐你……哼!不跟你们好了!”夕知清如是故意取笑自己,面上挂不住,不由耍起了小子,一跺脚转去不理会她们。

    见此,清如与月凌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原先伤感的气氛因夕的出现而冲淡了不少。

    夕见她们只顾笑不理自己,嘴嘟得都可以挂猪了:“亏我着急上火的跑来告诉你们好消息,你们不仅不领,还联合起来取笑我,早知这样我就不来了!”说着作势就要走,瞧她真有些生气,清如二人赶紧止了笑,并赔礼道歉,夕这才转嗔为喜。

    一番笑闹过后,清如询其第一句话所为何意,经她这么一问,夕才记起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她眉飞色舞地道:“我知道凌妹妹没有被皇上点名同去,所以特意去找了皇上,求他让凌妹妹随我们一道去,你们猜皇上是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月凌一脸紧张地追问,倒是清如观夕的样子心中已料到了七八分,她插嘴道:“妹妹不用急,瞧夕儿的样,这事定是成了对不?”

    “嗯!”夕喜滋滋地点着头,紧接着又说出了让月凌更为惊喜的话:“不止如此,我还向皇上提过你会跳舞的事呢,皇上听了很感兴趣,说等什么时候得空了,就让月凌去跳舞给他看!”

    福临待夕确实是很好,不止多次召寝,赏赐更是隔三差五就有下来,所得的宠虽不能与董鄂香澜相提并论,但已渐有超过贞嫔迫近佟妃之势,这样暴露于众人眼中的夕无疑是极度危险的,幸而现在有福临的恩宠护着,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什么事。不过话说回来,最近宫里确实安静的有些过份了,这样的宁静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总让人有些惴惴不安。

    清如几将心里的不安说出,但见月凌喜极而泣的模样实不忍扫了她的兴,几番挣扎之下决定将话咽回肚中。

    夕安慰完月凌转而对清如道:“如姐姐,我们一起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吟姐姐去吧,她知道了肯定会和你一样高兴的!”

    “你们先去吧,我还有些事,迟些再来,到时咱们四人一齐去观星台!”得了清如的话,夕高高兴兴地拉着月凌要走了,行了几步她忽又想起件事,逐停下脚步回眸道:“如姐姐,我昨送来的梅花酒你喝了没,我问过月凌了,她说很好喝啊,你觉得呢?”

    她似乎对自己酿的酒很有信心,不过清如可对她没什么信心,非常怀疑地问月凌:“真的好喝吗?”

    乍闻此问,月凌面色一僵,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在经过内心一番剧烈的天人交战后,终于在夕无比期许的目光中艰难地点下了头,然清如看到她匿藏在发丝中的一滴冷汗后,立刻明白了此酒的滋味,恐怕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想必月凌是不忍伤夕的心所以才违心说好。

    清如赶在夕再度追问前开口道:“这酒我还没啥得喝,等我喝了再来告诉你,夕妹妹你还是快些去吟姐姐那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吧!”夕不甘心还想再说,却被一旁的月凌给拉着往外走,只能传声叫清如早些喝。

    直至她们俩走得不见人影清如才松了口气,这个夕真叫人拿她没法,这样的她真不该来这个陷阱处处的皇宫里。

    清如沿着廊桥慢慢走着,夕阳下的紫城显得犹为神秘,微弱的光照在人上如一根有形无质的绳索,牵引着她们往即定的方向行去,是鬼门关?是青去路?端看得这人造化如何!

    漫步回到了碧琳馆,一众奴才早已在里面等候,各人的脸上俱带着几分笑意,在清如的示意下,子矜服侍其换下上那件湖蓝色的旗服,改着一柳叶色的旗装,上裳下裙,整衣服点缀虽不多,却都是点晴之妙笔,尤其是裙摆处所绣的几排月白色星点,越往上越稀疏,如同蒸腾而上的水珠,于婀娜中透着出尘之秀雅。

    因天色渐暗,即使点着烛火,房中依然光线不明,绵意便将铜镜移到敝开的窗边,借着外面未落的天色为清如梳髻。

    先在前额留出些许刘海,然后将发线从中分开,与后面梳成飞燕尾后剩余的头发一并固定在头顶,然后盘成垂扇形并加以固定。

    与衣服颜色相近的流苏自左边斜斜垂下,风吹过带起流苏拂在脸上,微微发痒。整个发髻除缀了几枝各色的珠钗与绒花外,最出彩的是右鬓边那件以红宝石为花蕊,金丝做叶,交缠盛开的花形发拢,金丝细软竟如真叶一般,动之即晃!

    梳发髻的同时,脸上也重施了粉黛,望着镜中犹如工笔刻画,精致无双的脸庞,清如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与迷茫,皎好美丽的容貌给女子带来的究竟是什么?而女子又可以凭借着它得到什么?

    绵意一阵细看,确认无所遗漏便将盛放首饰的托盘拿回去放好,正再将铜镜也拿回,哪知一抬头竟看到一只小蜘蛛悬着一根细丝从窗户中垂下,只差一点就碰到镜子了。

    “咦?哪来的蜘蛛啊,真吓人!”说着绵亿就找了根东西准备弄断蜘蛛吐出来的那根细丝,不想却被旁边的绵绣按住了手:“傻绵亿,蜘蛛垂丝,这可是好兆头,怎么能去破坏它呢!”

    她这么一说顿时将屋中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包括清如在内,她还从未听过有这种说法,好奇地道:“这算是什么好兆头啊?”

    绵绣回答道:“主子,在奴婢的家乡确有这么一说,说是蜘蛛垂丝,好事必近!至于是为什么奴婢也说不出来。今天这蜘蛛从主子的窗前垂下,肯定是主子有好事临近了。”

    “原来是这样!”清如点头明了。

    一旁的子佩插嘴道:“那可不是,今晚皇上不就召咱们小姐去观流星了吗,也许今晚小姐就回不来了,又也许明儿个小姐就成娘娘了,这可不就是大大的好事吗?!”

    子矜见了也在一旁附和起哄,至于其他人则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清如被他们闹得红霞满面,冲子佩她们呸道:“就你们俩最会贫嘴,竟然敢取笑我,既然如此今天晚上你们就别去了,让绵绣随我一道去就行了。”说着不理子矜她们的抗议径直带了绵绣出门。

    此刻太阳已完全下山了,落后的天比之前还要冷几分,风吹在上凉意渗人,见此绵绣重又折回去取了件披风,以免主子晚上回来受凉。

    在她们走后,子矜子佩收拾了屋子也退了出去,为怕伤着蜘蛛所以留了那扇窗未关,她们均没发现那只蜘蛛自垂下来后就再也没动过,就这么静静地挂在那里。

    风从平地涌起,卷着几片刚从枝头飘落的枝叶从窗口灌进来,吹断了蛛丝后又盘旋着将断线的蜘蛛与落叶一并卷出了屋,一直卷到临渊池上空才余势用尽落了下来,那只蜘蛛肚皮朝上与落叶一并飘浮在寒水之上,八只脚一动不动的指着天空,原来它早就已经死了,垂于窗棂的竟是一只死去多时的蜘蛛……

    观星台位于紫城东,高达十丈,长宽约各三丈,是紫城最高的一处所在,上覆黄琉璃瓦顶,四面无墙,只有高搞的栏杆护住四周。

    站在那上面,方能真正体会到诗人李白《夜宿山寺》中“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感觉。

    台高,阶梯自然也多,每阶高三尺有余,足有九十九阶,对于平事事有人服侍的宫妃们来说,走上去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清如一行人在走完台阶后俱是气喘吁吁的模样,观星台上早有太监宫女摆好了坐椅,旁边放着各色点心与果子,许是来的太早了些,台上除了贞嫔已到外,其他人均还不曾来。

    除了夕与其平阶无须行礼外,其余人旨依礼参见,贞嫔摆手让她们免礼起夕自从清如处得知贞嫔曾为其受冤之事出过力后,对其很有好感,而贞嫔为人向来亲和,对夕分薄圣恩之事并不在意,所以她们二人甚是合得来,在一旁说得不亦乐乎。

    清如三人则在另一边闲聊着,靠近栏杆朝下望去,月凌顿觉一阵头晕眼花,她有些胆怯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望。

    “真的好高!”水吟亦不敢多看。此刻天上已经开始出现星星了,亮亮的,一闪一闪,清如倚在栏杆上伸手作势去摘那近得就在头顶上的星星,在听到水吟的话后缩回手笑道:“我到现在才知道为何世人明知高处不胜寒,却还要使劲地往上走,原来这高处的风景确实一片独好,也难怪先帝要在宫中修建观星台!”

    她的话引来的贞嫔的侧目,搭话道:“那你可知这观星台先帝是为何人所建?”

    “这……”这个清如还真答不上来,其他几人也是一脸不明白的样子,贞嫔低头抚着打磨的光滑如玉的栏杆吐出了两个字:“宸妃!”

    夕嘴快地接道:“就是那个得到先帝专宠,连太后也争不赢她的宸妃海兰珠?”她这般没遮没拦的说话若叫有心人听到了又有得说了,清如与水吟无奈地对望了眼,真不知该拿夕如何是好,幸而贞嫔并不在意,只是颔首以做答。

    离地百尺的观星台顿时静了下来,众人均在心中想像着当年皇太极与海兰珠相揩在此赏月观星的景。正在这时,守在楼阶处的礼官朗声道:“皇后娘娘到!佟妃娘娘到!悼妃娘娘到!淑妃娘娘到!”台上的五人忙肃整衣着,朝刚走上观星台的一后三妃万福请安。

    皇后今穿了一暗金翟纹的旗服,顶上凤口所衔的东珠在黑夜中灿然生辉,皇后虽不得福临之意,但毕竟是后宫之主,福临还是让她来了。

    皇后在宫里过的并不舒心,草原上出来的女子似乎在宫里过得都不怎么样,静妃是如此,皇后是如此,太后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紧随其后的是佟妃,她今打扮的雍容矜贵,绯红的旗服上绣纹盘旋而上,形成烟云环绕状,眉目轻描,那双丹凤眼开阖之间光彩流转,顾盼之间又是神彩飞扬,再加上她本容貌就艳丽非凡,将悼妃淑妃乃至于皇后都比得黯然失色。

    皇后正让清如她们起来,哪知佟妃先她一步说道:“皇后娘娘,您来看看臣妾今的布置可有什么不足之处!”随即她便拉着皇后从行礼的清如她们边行过,看也不看一下。

    皇后向来没什么主见,稍看了一下就道:“佟妃布置的很不错,皇上见了一定会满意的,本宫没什么意见!”她的形有些佝偻,似前上压着一副无形的担子,叫人直不起腰来。

    听了皇后的话佟妃这才满意地笑起来,在看到皇后不安地回望还蹲着的几人后才做恍然状道:“唉呀,瞧本宫这记,只顾着和皇后说话,竟忘了几位妹妹还行着礼呢,倒是本宫的不是了,快快请起!”得了她的话贞嫔与清如几人方能直起有些微酸的腿。

    好个佟妃,手段当真利害,她这么做是要众人明白,即使是最尊贵的后后也要于她。她们虽不满佟妃的嚣张,却不敢表露于形,说话间静妃与宁贵嫔也先后到了,静妃本是皇后,又是现皇后的姑姑,所以这礼行的是不伦不类。

    佟妃远远地看见下面福临的车驾缓缓驶来,车轱辘滚过地面的声音随风送入耳中,她扶着红绡的手回,传令道:“点灯!”

    随着她的话音早已候命以待的内监纷纷点燃了烛火,数以百计的灯光从台阶底一直到顶端,三步一盏,五步一灯,那条长长的台阶在灯火的辉映下如锦缎铺就般。

    至于观星台灯火更甚,不止四方屋檐处挂满了各式的灯,正中处更是挂了一盏硕大的宫灯,犹如众星捧月,想来佟妃为此花费了不少心思。

    或惊叹或不屑或无所动容的各人一直到礼官高唱“皇上驾到!皇贵妃驾到!”时才收敛了神色,俱起按位份高低站好后静待福临出现。

    福临牵着董鄂香澜的手慢慢走向灯火照耀下的观星台,董鄂香澜着快临盆的肚子走得极为吃力,不时人迹罕至歇息一会儿,这样走走停停,直用了比往常多一倍的时间才走到顶上。

    见他们出现,皇后与诸妃皆低下朝福临请安,行礼的人中有皇后在,而与福临一道上来的董鄂香澜位份比她低,如何能受此礼,是以她后退一步以避开,哪知福临硬攥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这一耽搁皇后已经弯了,董鄂香澜只得与福临并排生生受了皇后这一礼。这一下当真是尊卑颠倒,上下不分,莫说皇后委屈,董鄂香澜尴尬,就是其他众妃亦是愣在了那里,一时间场中鸦雀无声,只余或浅或重的呼吸之声。

    福临似很喜欢自己所做的一切,展了笑颜道:“皇后与众妃免礼!”

    皇后直起,手中的帕子早已被捏皱了,眼眶更是红得几落泪,然除了隐忍之外她不知还能作什么。

    扶着董鄂香澜与众妃一并坐下后,福临环顾四周灯火通明,布置有序的模样,甚是满意地对佟妃道:“妃,经你这双巧手布置,这里果然大不一样,真是辛苦你了!”

    对于福临的赞赏佟妃自是受用的紧,眼波儿一转笑答道:“皇上过奖了,这是臣妾份内之事,哪有什么辛苦可言!”

    福临点头不再接话,又瞥见夕坐在后排不知在笑些什么,旋招手让她来自己的边,笑问道:“淳儿,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啊?”在面对夕的时候福临总会不自觉的被她的快乐所感染。

    笑道:“哪有什么,只是月凌带了些梅子过来,臣妾吃得高兴嘛,皇上,您要不要试试,味道很好的哦!”她随即打开捏在手里的帕子,里面是几颗腌过的梅子。

    福临依言捡了一粒放在嘴里,津液顿时在口中化开,福临点头又挑了一粒递予董鄂香澜道:“你也尝尝!”董鄂香澜含了一阵道:“酸甜适中,很是爽口呢!”

    福临皱了下眉道:“月凌?就是你间和朕提过的那个凌常在?”

    夕忙点头称是,一边叫月凌过来见过皇上,月凌不想皇上会突然见她,忙诚惶诚恐地过来跪地道:“奴婢月凌叩见皇上!”

    声音倒中听,就是头垂得太低瞧不见长相,命她将头抬起来,这一看福临顿时有了几分印象,抚着下颔道:“朕似乎见过你,只是这一下子又记不起来。”这时在他后面的贞嫔凑在福临耳边道:“皇上您忘了,是在淳嫔中毒的那晚,她就是与臣妾一道来的。”

    经她这么一提醒,福临终于有了印象,颔首道:“不错,朕也记起来了,凌常在对淳嫔很关心嘛,难怪她今央朕你一并来,你先起来吧!”

    月凌谢恩起后,听得福临指着那梅子道:“这是你亲手腌的?”

    “是!”月凌怯生生地应着。

    “你做的很好,下次多带些来给朕与皇贵妃!”福临说着。

    “奴婢遵命!”月凌欣喜地回道,不想这区区几颗梅子竟引得皇上对她注目。

    “好了,你先退下吧!”福临对月凌说完,转而对夕道:“淳儿,朕让人将你的椅子搬到皇贵妃的边来可好?”此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要知能与福临一并做在前排的就皇后、皇贵妃及佟妃三人而已。

    夕依然是懵然不觉,拍手应好之时看见清如正在后面冲她微微摇头,眉头紧皱。见此夕只得拒道:“臣妾还是和如姐姐她们做一起吧,反正流星雨要到戌时才开始,臣妾还想和她们聊会儿天!”

    得闻清如之名,福临忍不住回头看去,恰巧清如也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稍一接触旋即分开,福临平熄了有些悸动的心后朝夕道:“既是如此,你就拿几个金橘与如贵人她们一道剥了吃!”

    刚才她分明看到清如侧只有少少的几个苹果,不似她们这边东西多,自己叫人拿去又不好意思,只好借夕之手,果然夕高兴地拿了金橘回座位上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