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二十章 计与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这一晚虽睡得极晚,却是难得的酣甜,连睡梦中那也是弯起的,天刚放亮她就醒了过来,掀起垂珠纱帐下趿了鞋走到窗边,推开关了一宿的窗门,清晨的阳光洒在她上形成一圈金色的光晕。

    清如仰起素净的脸,深吸着夹带花草清香的空气,想到过会儿便会见到福临,沉寂已久的心又再度有活跃起来的迹象,那是她的天她的地啊,尽管他从不愿正眼相对,她却始终无法忘,只是将它压在心底而已。

    不知这一次再见会是如何的景,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嫌恶?还是会令他有所改观呢?清如垂目抚着望上如丝的长发,在心底悄悄地问着自己,这人世间的,当真是没道理可循,人只要一遇到便没了自我,唉……真是可悲!

    待一切收拾打扮停当后,她坐在中徐徐饮着香茗,不时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子矜等四人在她后一字排开,随时准备待命。

    茶饮到半盅,被她派出去打探的小福子回来了,清如面容一整将茶往桌上一放问道:“如何?”

    小福子打了千后才道:“回主子,皇上还没有下朝,尚在和大臣们商议政事,奴才已经将您的话转告常公公了,他说等皇上一下朝就立刻向其禀报,请主子耐心等候!”

    清如点点头,重又端起茶,正喝忽想到了什么,朝小福子后看了眼道:“怎么不见小禄子,他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吗?”

    “回主子,奴才们在回来的路上听到有人说畅音阁那似乎出了什么事,小禄子担心与主子的事有关便跟过去瞧瞧,而奴才则先赶回来把事儿跟主子回禀了,想来这会儿他也快回来了!”

    正说着,小禄子就步履急促地跑了进来,脸色煞白,连礼都没来得及行,张嘴说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主子,昨天夜里,戏班的班主周正在房中上吊自杀了!”

    此时正值关键时期,做为知人的周正居然自杀了,这么个大消息莫说丫环们掩口惊呼,清如亦是大骇,失声问道:“此话当真?”

    小禄子咽了口唾沫回道:“千真万确,奴才是新眼看着侍卫从门里把尸体抬出来的!”

    前几修剪过的指甲一下子扎进里,硌的生疼,然愈疼拳握的愈紧,子矜担心地看着小姐紧握的拳头及泛白的指节,真怕她把自己弄疼,正迟疑着要不要劝,一声重响将她吓了一跳。

    清如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所有的温和随着这一拳,如风卷落叶般一下子消逝不见,空余一室的凉意……

    可恶!昨夜她为使石生说出实,诓他们说周正死了,想不到竟一语成真,一早便收到周正死的消息,周正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自杀,佟妃……一定是她下的手!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

    她杀了周正,那接下来要对付的应该是……

    不好!清如原本半眯的眼睛猛然睁大,她从椅子上站起,一阵风似地往外走,“快,随我去看看那两个犯人怎么样了!”

    清如一边走一边不住的祈祷那两人千万不要出事,否则什么也说不清了,而她所做的一切也都白废了。说起来这事都怨她不够小心,既然知道派人假扮刺客,怎么就没想到佟妃真有可能派刺客来杀人灭口呢,唉,早知如此她就应该连夜禀报皇上才对,是她太轻敌了,此刻悔之已是晚矣,但愿还来得及补救。

    从她寝宫到关押人犯的地方不过一点点路,没几步就到了,还未进门,清如就几乎瘫软下去,守门的四个太监此刻一律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看着不像是正常的睡觉,小福子上前看了一下,面带忧色地道:“主子,他们几人皆是被人用迷香薰晕的。”

    清如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她甚至感觉到冷汗正不停地濡湿着贴的衣物,她用力地抓着子佩的手,仿佛借此来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去。

    脚如同灌了铅一般艰难地跨过躺在地上的人,明知里面肯定是凶多吉少,还是忍不住要亲眼见一见。然在门开的一瞬间她却捺不住闭紧了眼,耳边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抽气声,是因为看到尸体害怕了吗?

    清如实在没勇气睁眼去看,一直到子佩用很兴奋的声音在她耳边叫:“小姐!小姐你快看哪,他们没死!没死啊!”

    被她这么一叫,清如将信将疑地睁开眼,事果然如子佩所说,石生与荷衣二人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除了精神萎靡,双眼红肿以外,并无其它异状,既没死也没晕。

    见此憋在心中的一口气才缓缓舒了出来,这起伏来得太快太急,她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适应了,心中大石放下后疑云却陡然重起:“昨晚出了什么事,怎得外面看守都倒地不起,而你们却好生生的?”

    荷衣整个人缩在石在怀里浑颤栗,她似有话说,然张了几次嘴却没能说出一个字来,倒是石生镇定了不少,没昨晚那么怕了,他沉声答道:“昨夜三晚时分,又来了一个刺客他也想要我们的命,不过很可异和前一次一样,他也没能杀了我们!”说到这里,石生的脸上露出一个略带诡异的笑容,似在指什么,然未等清如回过味来他又说道:“是一个穿太监衣服的老头救了我们,只几下就把那人给打跑了。”

    清如在旁听得直皱眉,她怎么觉得今天石生的样子有点不对劲啊,与昨夜的他差距甚大,还有,重华宫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出个老头来救他们,难道是常喜安排的?

    清如心中诸般疑虑不消反增,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好生问问时,常喜带着福临的旨意到了,着她即刻带人犯前往乾清宫见驾!

    同时接到旨意的还有其他嫔妃,而做为当事人的夕与舒蘅尽管子未好,也强撑着来了,尤其是舒蘅,她已经幻想着待会儿要皇上怎么折磨夕来消她的心头之恨了,另外就是董鄂香澜、佟妃以及贞嫔了,众人俱怀着各样的心思各样的目的而来。

    清如是最后一个来到乾清宫的,一跨进宫门便看到坐在正中的福临,他刚下朝连朝服也没有换,清如弯跪下,一直垂视的眼忍不住往上看去,所有的怨、哀、恨,在看到那俊朗出挑的影时一下子全然淡去,只剩下满腹的酸楚,如回到了初次被他冤枉的那一刻!

    福临的眼一对上清如那双如凄如诉的眸子,心里就像被什么人敲了一锤似的,竟再也挪不开,那样的哀伤,那样的悲切!

    或许……他真的应该重新去了解她……

    在慈宁宫时曾想到的这句话而今重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皇上,是不是先让如贵人起来?”董鄂香澜的声音婉约轻扬,然她的笑却不那么自然,虽在对福临说话,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瞄清如,眼中充满了戒备。

    经她这么一提醒,福临方回过神来,借着咳嗽对刚才的失态稍加掩饰,摆手道:“平!”

    “谢皇上!”清如谢恩后起退到,自牢房一别后她就再没见过夕,瞧她现在软软地倚在座椅上,浑似无一点力气,看到清如,她费力地弯唇,试图从苍白中挤出一丝笑容来。

    清如心酸地握住她尚抱着纱布的手,努力将眼泪回肚中。

    “如贵人,这就是你说的犯人?”福临指着跪在下的石生与荷衣问道。

    清如松开夕的手,站出一步答道:“回皇上,他们二人,一为凶手,二为知人,两人皆难逃干系,至于幕后主使是谁,他们又是如何蓄谋害人的就让他们自己来说吧!”

    “命我这么做的人就是舒贵人她自己!”石生开口所讲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吃了一个极大的惊,尤其是清如,她昨夜亲耳听石生说幕后主使是佟妃,相信那定是实不假,何以他现在竟突然改口,还将所有的事推在舒蘅上,难道他当真不想活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