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十九章 一线天(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子矜的回来果然没有能为清如带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一趟到底还是白走了。倒是昭云轩那边有消息传了出来,夕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除子尚虚以外并无大碍。

    宫中无数双眼睛都牢牢盯着后的审决,如在看一出尚未演完的戏,不论这结果与她们有关还是无关,现在都是一副静默的模样,以免惹上是非。

    至于刚经历丧子之痛的舒常在,虽得蒙皇上隆恩晋了贵人,然失去孩子这一皇牌,使得她知道自己后再想晋升恐是无望了,是以这几夜夜啼哭,诅咒夕不得好死,刚开始福临倒去看了她一次,但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还有口口声声要处死夕为孩子报仇的言语,弄得烦不胜烦,没过一会儿便拂袖而去,以后更不肯再踏足永和宫,谁都看的出来这位新晋的舒贵人已没落了,前些子的风光更如昙花一现,难再复返了。

    隔壁承乾宫,已有七个月孕的皇贵妃董鄂氏近也不太安稳,胎动变得极为频繁,且居然又出现初初怀孕时恶心呕的害喜症状,太医轮番检查均查不出是何原因,福临心中忧虑,夜均歇在承乾宫陪伴于她,关切护之意溢于言表,不知羡红了多少人的眼,也许这秋天,真是多事的,尤其在这宫里……

    回过头来看清如,她在听了宫中下人的回报后,当即决定前往畅音阁,这次与她一起去的除了子矜她们外,还加了一个阿琳。

    一行四人很快就到了畅音阁,穿过戏台很快就看到后院了,只见院门左右两边各站了一个形彪悍的侍卫,腰佩长刀,神严肃,直视前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边。

    清如向子佩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过去试试,子佩会意地点头,越前几步来到两个侍卫面前,微一福道:“两位大哥,我家主子奉了太后懿旨调查宫中一件事,现涉及到戏班中人,望二位大哥能行了方便,容我家主子进去查探一番,这里有些散碎银子请二位喝茶。”说着将早已捏在手里的一张二百两银票塞了过去,当侍卫的一年不过才几十两银子,二百两对他们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满以为他们定会收下,不想他们虽有所心动,却不敢接银票,毕竟这里面风险极大,若被人知道私相放行,可不止挨几棍这么简单。

    两个侍卫也看到了在稍远处等候回音的清如,他们对视了一下后道:“这位姑娘,还请回了你家主子,非是小的不肯通融,实因此处为宫中地,非皇上旨意不得入内,小的只是奉命办差,望乞恕罪。”

    见不能说动他们,子佩又再加了张银票塞过去,她就不信这么多银子还不能让他们开眼,不想他们两个死脑筋就是不肯松口,态度也很坚决,子佩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气呼呼地退回到清如边。

    见子佩无功而返清如只得亲自上前,手中紧紧握着金令,随着她的近前,两个侍卫马上躬请安。

    清如颔首后肃容道:“我是重华宫的如贵人,奉太后懿旨调查夕贵人之事,现怀疑与这戏班有所牵连,你们速速让开,莫要阻碍了我办事!”

    一个年长些的侍卫拱手为难地道:“如贵人容禀,非是小的有意阻挠,实是宫规所限,若贵人一定要进,请去求了皇上旨意来,届时小的们决不再阻挡!”

    “大胆!”清如被她左一句宫规右一句旨意恼得杏眼圆睁,出声斥责,同时取朝凰金令冷着脸道:“看清楚,此乃太后所赐的金令,持令者如太后亲临,可任意出入东西十二宫范围,如何?你们还想阻拦吗?”

    俏脸含霜的她,上透出几许凌厉的气息,其实清如是不愿这样的,侍卫们并无过错,斥责他们实在不该,只是如今她只能出此下策,望能唬得他们放行。

    金令一出,那两个侍卫立刻低头跪下,口呼太后千岁,只是他们依然不肯让清如进去:“如贵人,这畅音阁后院并非东西十二宫的范围,您确实不能进去。”

    “你们!”这次清如也被气得不清,怒道:“你们这群蠢材,就不怕我禀明太后摘了你们的脑袋吗?今这里我是入定了,有本事你们就将我捆了,给我让开!”她强硬的态度让侍卫们犯了难,贵人是主子,他们是奴才,不敢真动手去抓,要知以下犯上是要受鞭刑的。

    正当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急匆匆的叫声让他们暂停了下来,顺着声音望去,竟是跑得满头大汗的常喜,下巴的肥一颤一颤的。

    瞧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真怕他摔了,清如让子矜过去扶着,有了她的搀扶常喜很快就跑到他们面前,喘了阵气后方缓过来,先是朝清如打了个千:“如贵人吉祥!”

    常喜是福临边的老人,清如不敢尊大,也欠回了一礼,正当她奇怪常喜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常喜已经对侍卫说道:“皇上有命,如贵人查事其间,一切便宜行事,尔等不许阻拦!”

    他在福临边多年,人人都知道他是皇帝的心腹,他说出来的话自不会有人怀疑,两名侍卫立刻领命退开,接着常喜又对清如道:“如贵人,奴才陪您一道进去!”

    清如没有立即动,反而压低了声音问:“公公,这真是皇上的旨意吗?”话语里透着几分紧张。

    常喜闻言笑道:“如贵人多虑了,奴才岂敢假传圣意,这确实是皇上金口所说!”

    “那皇上他……”清如还想再问,常喜已先行一步走了进去,无奈之下她也只得跟进去,清如几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与宫中各处或宏伟华丽或玲珑精致的琼楼玉宇相较,这里显得粗鄙许多,两边各有耳房五间,供戏班各人睡歇,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在一片偌大的空地上,戏班众人正在练着,有练习甩水袖的,也有练把式的,更有几人围在一起相互对戏,好不闹,见有生人进来,不由都愣住了,原来闹的气氛也一下子静了下来。也难怪,自他们被送入宫以来,从未见有人进过这院子,更甭提其中有一位容貌绝丽,气质高贵的宫装佳人了。

    今天更新两章,下一章可能会比较晚了,大约十一点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