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晨间醒来,清如脸贴着玉枕,犹带几分倦意,昨夜几乎又是一夜无眠,直至天亮时才合了会儿眼。

    子矜早早领着绵绣与绵意在帐外等候,直等那垂丝曼云罗帐中发出轻微的声响,方上前掀了罗帐,服侍清如坐起。

    清如眯着惺松的睡眼瞥了眼外面大亮的天色,口又再度烦燥起来,上的软丝锦被教她抓得皱了起来,太阳的升起就意味着夕判审之的临近,而到目前为止,她除了发现蜡烛中混入了七星海棠外一无所获,宫女与折扇俱是毫无头绪,叫她怎不心烦。

    意兴阑珊之下,由着绵绣给她洗了脸,纯铜的盆中漂满了刚从枝头上摘下来的玫瑰花瓣,阵阵花香混着水气,端得沁人心脾。

    另一旁的绵意从柜中取了苏红绣花镶边旗装来给清如换上,随后又捧来同色系的花盆底鞋,清如趿了鞋在铜镜前坐下,让子矜给她梳着头。

    看到镜中清晰地映出眼下两个黑圈,清如不由苦笑一声,手指缓缓划过眼角,接连两晚没睡好,难怪会如此,只是这夕之事一不解决,她就一不能安睡。

    子矜以为清如是在为容颜减色而不开心,逐笑道:“小姐不用担心,呆会奴婢给您多上点胭脂水粉,保证不会有人看出来!”

    清如也懒得说清,只胡乱地点着头,绵意端着放有各式首饰的托盘上来,这上面的东西一些是她自家中带来的,一些则是晋贵人时各宫赏下来的,说不上如何华丽,但精巧还是够得上的。

    清如随手指了几枝来戴,许是看出她心不佳,几个人均噤了声,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服侍清如穿戴完毕,随即退了出去。

    她们刚离开,门外小福子就来禀说有事求见,宣了他进来回话,不想却听到夕昨夜中毒危及生命的消息,骇得她险些将拿在手里把玩的金钗都给拗断了,即便如此,这金钗也弯曲的不能再带了,不复原来模样。

    等小福子将事件事说完后,清如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扶着小福子的手慢慢坐在沿上,脚依然在不住的抖动着,昨夜之事真是太险了!

    这一次夕能劫后重生实在是她福大命大,不过这一次也算得上是因祸得福,皇上准其迁回昭云轩足,虽不许任何人探视,但至少说明皇上对此事还是有所怀疑的,且他对夕始终存着不舍之心,这一次,即使找不出证据来证明夕的清白,也不会有什么难以承受的重罚了。虽降级是在所难免,但比原先已经好上许多了。

    清如一直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大半了,嘱咐了小福子继续去昭云轩附近打探消息后,她则带了子矜二人随她一起在宫院里走走。

    几人延着御花园,越过钦安,再走几步就到了神武门了。神武门是位于紫城北面的一道宫门,出了这里就算是离开紫城范围了,但这里可不是能随意出入的,夜均有四个侍卫在把守着,宫女太监要想出去,必须是有差事要办才行,而且还要在内务府登记,并领取出入腰牌。至于妃子,则是想都别想,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再无回头路。

    清如原只是路过,并不曾想在这里逗留,那料得在经过时听见神武门那边有嘈杂之声传来,是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心下好奇,逐走过去看看,离得近了,听了几句,方知道,原来是侍卫抓到了一个偷盗宫中宝物,带出宫去卖的太监。

    这个小太监瘦瘦小小的个儿并不起眼,倒是那双眼,看起来甚是机灵,被按倒在地上的他并不安份,不时的挣扎一下妄图能挣开侍卫的手。

    清如低头看了看地上散了一堆的宫中物品,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双耳花瓶,真不知他是如何拿的,上可藏不不这么多东西。

    守门的侍卫也看到了位于数丈外的清如,其中一个似领头模样的过了过来,另外几个则继续押着那小太监。

    清如免了那侍卫的礼后问道:“这个奴才是怎么能带这么多东西的,难不成都藏在怀中?”

    侍卫笑道:“回如贵人,这个狗奴才心眼多的很,他把东西团在一起,藏在背上,然后装成驼背的样子,想蒙混出宫。”

    “哦?”清如略显惊讶的挑着眉,这人还真是什么都想的出来,想到这儿,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想抓却又抓不住,无奈只得作罢。

    那个小太监在两个精壮的侍卫按捺下不安份的哼哼着,滑溜的眼珠四下乱转,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心中清楚,这偷盗宫中物品并不是个小罪,以前与他一起做事的小太监里,也有因此而被抓到的,送进慎刑司后,就再没见他们出来过,而自己这一次点子背,被抓了个正着,只怕也是生机渺茫,不过他怎甘心束手就擒,说什么也要想个辙逃命才行。

    清如往前又走了几步,在东西与小太监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又问道:“既然他藏的这般隐秘又是如何被你们发现的?”

    侍卫笑着道:“这并不是奴才发现的,看破伪装的人是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长相忠厚,形健硕的侍卫跃入眼帘。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旗下的?”清如对他颇有几分好感,随口问道。

    那侍卫憨憨地笑着,声如洪钟:“奴才叫罗多,是镶蓝旗下的!”

    “你是如何知道这人的驼背是假的?”

    “奴才以前在奉先巡逻时曾见过在那里洒扫的他,有些印象,奴才当时看到他的时候,体完全正常,根本没有驼背,所以奴才知道他现在的驼背是假装的!”

    “只见了一面,你就记住了他?”清如端得吃惊不小。

    “不敢瞒主子,奴才虽书读的不多,但从小到大,只要是见过的人或听过的声音,都能记个大概。”说着说着,他手上的劲不由松了下来,那个被他和另一个侍卫按住的小太监趁机挣脱了他们的控制,不过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趁此机会逃跑,而是爬到了清如面前,抱着她的腿喊着:“如主子,您行行好,救救小夏子吧,奴才这一切可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您可千万不能不管奴才啊!”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