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十六章 玲珑心(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花落的再多再美,清如也没心思去欣赏那落英满地的美景了,她虽求得了太后答应,可这事该从何入手,依旧令她头疼裂,这一夜怎么也睡不着,早早醒来后,将绵绣与绵意分别打发了去向水吟和月凌通报况,好让她们暂时安心。

    清如扶着额头倚在软榻上,三天,她只有三天的时间,到底该怎么办,宫女、折扇,还有从烛台上得来的粉末,无一不都透着古怪,可偏偏又都无从查起,清如烦燥地拍着榻边后,起将小福子二人唤了进来,让他们去向当时在场的妃嫔们边的奴才打听,看能不能探得些有用的东西,又留了子矜子佩守着重华宫,她自己一人出了宫门。

    清如撑着昨太后赠与的伞走在九曲廊桥上,在无从入手的况下,她决定再去一次畅音阁,虽到了夏未,但依旧酷难当,未走几步,已是汗湿罗衫,越过御花园来到了浮碧享,这是去畅音阁的必经之路。

    清如收了伞,正想坐下喘口气,后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你是谁啊?”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约摸四五岁,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穿着一整齐的小袍小靴,歪着小脑袋用无邪而充满好奇的眼睛看着她,手中还捧了个竹丝编成,系着彩绸的小球。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几乎是看到的第一眼,清如就喜欢上了这个可至极的孩子,她蹲低了与他平视。

    “这里除了你又没别人,我当然是在问你啦!”别看他人儿小小的,口气倒不小,那小模小样看起来还认真的。

    清如忍住笑道:“我是重华宫的如贵人,你呢?”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听到别人回答自己的话,顿时高兴地跳了起来,口中回答着清如的问题:“我叫玄烨。”

    虽已猜到几分,但真听了还是有些吃惊:“三阿哥?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娘呢?”

    玄炫听了急忙将胖乎乎的小手举在唇:“嘘……不要叫,我是偷偷跑出来的,阿哥所里可没意思了。”说着那小脑袋还朝四周看看,生怕有人看到他似的。

    清如被他那可的模样给逗乐了,掩唇轻笑,不想这一笑,那包裹着粉末的绢帕从袖中滑了出来,落在地上,被玄烨看见,他好奇的捡起来,在清如来不及阻止的况下,把那帕子打开了。

    清如慌忙拿过来重新包好,深怕里面的粉末被风吹走

    “你在吃药吗,为什么呀,是生病了吗?”玄烨看到那些粉末,还以为是什么药着,眨着大大的眼睛想了一下后,很不舍的把手里的球递了出去:“喏,这个给你玩,一边玩一边吃药,这药就不会觉得那么苦了,以前他们我吃药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小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真是可,清如笑着摇头道:“我没病,这也不是药,球你还是自己玩吧!”话音刚落,突然浑一个激灵,原先没想到的东西豁然开朗,真是的,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清如想到了事,着急想走,可看玄烨一人留在这儿又不放心,只得先哄着他回了阿哥所后才疾步离开。

    太医院

    清如看着匾额上的三个大字抿了抿唇,她找的就是这个,到这里的时候已近午时,院里除了干杂活的小太监外,只剩下一个太医还在,他一边捣药一边翻医书,不知在做什么。

    太医院有太医十数人,太医的官品并不高,除了院使是正五品,左院判、右院判是从五品外,其他太医都是从六品,院使与左右院判非医术高超之人不得胜任,而院使更是要得皇上的信任才行。

    而今的院使是自皇太极时就进宫的张铭张太医,他如今也有六十几的高龄了。这他正在院里试验一种新药,看到有女子进来不觉一愣,看来人的头饰他就知道乃是皇上的皇子,且是贵人份,心下不由奇怪,难道她不知道妃子是不可以随意入太医院的吗?

    想归想,这礼还是要行的,他朝已跨入门中的清如低头拱手道:“微臣张铭见过贵人主子,贵人吉祥!”由于他不认识清如,所以不知道她的封号是什么,只能称其为贵人。

    清如略一颔首,道了声免礼。

    张铭不知她所谓何来,有心提醒:“不知贵人来此是有何要事,若是有事派人来传就是了,岂敢劳烦贵人您亲自走一趟。”

    清如也不和他拐弯抹角,直接将来意说了一遍,当她提到太后钦赐“朝凰金令”的时候,张铭既是吃惊又是恍然,明白她何以敢来太医院了。

    还没等清如拿出东西来请张铭辨别,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地说宁贵嫔不知吃坏了什么此刻正疼的厉害,请他赶快过去看看。

    张铭抓了药箱准备要去,可看到清如又为难的起来,正在两难之际,恰巧有人进来,他忙叫住了来人:“秦观你过来!”接着又扭头对清如道:“如贵人,这位是秦太医,他对药材及是熟悉,您有事尽可问他。”说完就急急忙忙跟着那个太监走了。

    清如回望过去,原来那叫秦观的人就是先前为他看过病的秦太医。秦观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眼窝深陷,眼睛里满是血丝,似乎很久没睡好觉了。

    清如走过去将一直捏在手里的锦帕打开,然后递到秦观面前道:“秦太医你可识得此物?”

    秦观接过来稍加细看后很肯定地道:“回如贵人,此乃西域特产七星海棠晒干后磨成的粉末,在御药房就有这味药。”太医院与御药房是连在一起的,以方便取药抓药。

    “那这七星海棠的功用是什么?”这是清如最关心的问题,御药房的东西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畅音阁里,里面一定有原因。

    “七星海棠磨成的粉末是一种极好的麻药,宫中常用它来麻醉病人,以达到减轻痛苦的目的。”秦观据实以答。

    “那它燃烧出来的气味能不能使人产生昏迷?”清如记得夕曾说过,她刚进去的时候舒蘅是昏倒在地上的,而这七星海棠又是在烛台上找到的,极可能是燃烧时散下的。

    秦观考虑了一下,不能很肯定地说:“如果加大份量的话,应该是可以的,不过从来没人试过。”他是大夫,对于没十足把握的东西从不妄下断言,何况他也不明白这位如贵人何以要抓着七星海棠之事不放。

    未等秦观多想,清如又问道:“那近可有谁用过或取过七星海棠?”

    “这个……”秦观面有难色地道:“微臣近一直在承乾宫照料皇贵妃,极少有回太医院的时候,所以对这个不是很清楚。

    他的这个回答并没有令清如失望的离去,因为她知道还有一种方法可知此事,清如面带笑容的走近几步道:“我记得御药房里所有使用或领用的药都会留下记录,烦请秦太医将书册拿来我看!”

    秦观没料到清如会知道这件事,态度还如此坚决,他为太医岂会不知所有药的领用都会留有记录的道理,刚才之所以不提,是因为以她贵人的份根本无权翻阅,提了只能徒增怅然,何况她越规入太医院已是大大的不该,真不知院使何以还要他答其所问,秦观理着思绪道:“如贵人恕罪,此书册虽非机密之事,但贵人您并无阅览之权,微臣斗胆,还请贵人您移驾回宫!”

    面对这个逐客令,清如倒没有什么不悦,一来是因为秦观说的在理,她的品级确实不够资格翻阅这书册,二来是因为秦观曾给她治过病,对他的印象不坏。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册子她是查定了,当下取出藏在袖中的金令举于面前,对保持着低头作揖的秦观道:“秦太医,你抬起头来,看看可识得此物!”

    秦观不知她所指何物,依言抬头看去,当看清时面色不由一紧,颇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然令牌上栩栩如生的凤凰,还有那“朝凰金令”四个大字由不得他不信,回过神后他连忙拍袖撩袍,双膝跪地口呼:“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清如收起令牌,右手虚抬道:“秦太医请起,既然你认得此令那就无须我再多言了,现在可以将书册出来了吗?”

    这一次秦观再无反对的理由,当即领着清如来到御药房,取来钥匙开锁后从里面拿出一本最新的书册递给了清如,想到答案即将揭晓,清如翻书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

    五月十七……

    六月初十……

    七月初八……

    七月十六……

    事关夕生死大事,每一页清如都看的特别仔细,生怕有所遗漏,可结果却让她站不住脚,踉跄着退了几步。

    书册里居然……居然没有关于七星海棠的记录!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会错的,一滴冷汗滑过额头,滴在书册上,清如不甘心地又翻了好几遍,可结果依然令人沮丧。没有!什么都没有!清如气恼地将书册摔在地上,明明在的东西,何以会找不到出现的痕迹。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眼瞅着就要断了,清如岂能不恼。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