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相爱成恨 第十三章 惜语(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清如也看到了她捻在指间的那根银丝,手不自觉地抚上鬓角,旋即又放下,红颜终有老去的一天,而人也终有白发缠绕的一

    恪嫔不急不徐的声音又在这空的宫中响起:“有人向皇上告密说语嫔是假怀孕,而且她还收买了侍卫与家人私通消息,在她家的府邸养了数个与她同孕期的孕妇,只待那些孕妃十月临盆之时,便从中将男婴抱入宫中冒充龙种!混淆皇家血脉那是滔天大罪,皇上和太后得知后均下旨秘密查探,一定要查清此事!”

    恪嫔用绢子拭着解语嘴边吃完糕点留下的残渣,梳好头发后,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些许,虽然解语已经疯了,但她对恪嫔似乎还有着零星的记忆,不论是刚才的梳头还是现在都没有丝毫反抗,反而一直咧着嘴冲她笑。

    “后来呢?”清如听得入神,数年前的事随着恪嫔的话重现在她眼前。

    “后来?”恪嫔再一次笑出声来,清如看不到她的表,只听出她隐在笑声背后的那丝凄然:“后来的事你不都看到了吗?否则解语何至于被关在冷宫里,何至于变成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事真如别人看到的那样吗?”清如实在无法将眼前痴傻的疯妇与恪嫔口中那个精于手段,想出假怀孕搏宠的语嫔联系在一起。清如听得过于认真,连点点伸出粉红的舌头,不停地着她的脸颊也没发现。

    “真相如何对现在的解语来说还重要吗?她不可能再回到从前!”恪嫔直起,想转,却发现解语正紧紧扯着她的衣摆,不让她离开,恪嫔想扳开她的手,哪知她就是不肯松开,一边还蹬着腿道:“我还要吃,我还要吃,不给我千丝糕就不让你走!”

    恪嫔来得次数多了,知道该如何应付思维已经不正常的解语:“语嫔,皇上就要过来了,你这么贪吃小心皇上不喜欢你了哦!”

    解语听了先是一阵发呆,随后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拍手大叫:“喔!喔!皇上来喽,皇上来看解语喽,来看我们的小阿哥了,哈哈哈,我要做贵妃啦!”跳了一会儿,她又变得有些伤脑筋,嘴里不停地嘟嚷着,若不是清如离得近,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解语要化个最漂亮的梅花妆给皇上看,皇上一定会很高兴的,唉呀,本宫的镜子呢?眉笔呢?胭脂呢?”她趴在地上一阵翻找,在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顿时笑开了眼,即使已经疯了,即使被关在冷宫这么多年,她笑起来的神态还是很动人。

    她所谓的镜子不过是一块肮脏的看不清的碎镜片,眉笔胭脂也不过是几根树枝和破布。

    “我们出去吧!”恪嫔不想再看下去,低着头快步从清如边走过,似有些慌不择路的模样。

    清如跟着在她后面出去了,在回关门的时候,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解语依旧拿着那些东西笑得那么开心。

    梦……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一个梦,能活在梦长醉不醒,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习惯了里面暗的色调,一下子到了外面,眼睛有些适应不了,她伸手挡在额前遮着刺眼的阳光。

    一直安静的点点不知怎的竟动了起来,挣扎着不肯再让清如抱,脖子上的金铃随着它脑袋的晃动发出“叮铃!叮铃!”的脆响。恪嫔一接过,它便再次安静下来,两只前爪抱着小脑袋又开始打起瞌睡来。

    恪嫔依旧是那副淡然若水,波澜不惊的模样,若不是微红的眼圈出卖了她,清如真要以为刚才她所讲的仅仅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故事了。

    “娘娘,您和语嫔很要好吗?”在一阵沉默后清如问道。

    “君心莫挽长相知,皆道人间逍遥好。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也动人。”说这两句话的时候,恪嫔的眼睛始终不离那扇将门里与门外隔成两个世界的雕花残门。

    话里行间的意思,清如不能完全明白,但依然能深切的感受到其间那份温馨与缠绵。

    恪嫔随后又说道:“莫挽是我的名字,这两句话是皇上分别写给我和解语!”

    莫挽……好别致的名字,想及此,清如不由又多看了恪嫔几眼,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如风?如诗?还是如画?又或者都不是!

    “那娘娘您呢?”在脱口问出这句后她就后悔了,她与恪嫔今次只是初见,怎能问如此不该的问题。

    所幸恪嫔并没有生气,反而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盯得她心中不安,半晌方道:“想听我的故事吗?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你该回去了,冷宫可不是什么好待的地方。”

    “是!”清如看恪嫔那样,知道她是不会再说了,离去的时候,她耳边一直回着解语时哭时笑的样子,还有恪嫔念那两句诗时的神

    恪嫔望着清如远去的影,露出一丝淡雅的笑容,低下头对怀里的猫说:“点点,你看这个女孩儿,怎么样,是不是很特别啊?”

    “喵!”点点不甚感兴趣的叫了声应付主人,随即继续打它的盹。恪嫔揉揉点点的头,赫舍里清如是吗,真想看看她以后会怎么样……

    “皇上,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你相信我!”攥着男人的衣服,苦苦哀求着,只希望他能信她一句。

    “相信你?你做出这种事,还有脸来叫朕相信你,朕现在恨不得一剑杀了你!”男人狠狠地推开女人,任由她摔在坚硬的地上,血一下子就出来了,糊了她的眼,世界在她眼中变成一片赤红。

    “为什么,你明明说过你会相信我的。”女人绝望的问着。

    “是你亲手毁去朕的信任的,你的家人也是被你的自私害死了的,你这个人居然还有脸在这里哭!把她拖下去!谁敢求,一齐打入冷宫!”

    语嫔富察氏,意图混淆大清皇室血统,欺君罔上,罪无可恕,现去其名位,褥夺封号,金册除名,打入冷宫。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