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十九章 落尘归尽(结局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异变发生之时,魔界之门外,正硝烟弥漫,战况正在最紧要关头。

    震天的巨响如平地起雷般爆开来,并伴随整个大地的剧烈动摇,声势十分骇人。

    交战的双方,被这异动惊得均是手下一顿,茫然四顾,一时全停了手中兵刃。

    正当是时,光陡然昏暗下去,诡异的裂帛声,自遥远的天际传来,迅速接近。原本蔚蓝平静的苍穹,不知何时已变作灰黑一片,同时可见一道既大且深的裂纹,狰狞地划过其上。到了跟前,去势仍然不止,竟往更远处去裂了。

    大雨夹杂着无数石块,倾盆而下。洪水瞬间便涨了起来,夹带无数断岩残石,呼啸着席卷大地。

    好在双方均有上天入地之能,在灾祸袭体之前,已纷纷飞趋避,只是神色之间,免不了惊惧茫然。

    慌乱之中,不知何人高喝一声:“那处,是天庭啊!”

    战场上先是静了一静,随即大哗。响亮的欢呼声,立时便自魔军阵中震天爆发出来。

    被围在此地多时,苦战脱不得的天兵天将,则个个面如死灰。

    连远在千里之外的魔界处,亦受如此大的波及,若动乱的源头真是天庭的话,只怕那处的天空,是被整个撕裂损毁了罢!

    危巢之下,焉有完卵。

    西上将惊伤之下,再支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慢慢萎顿在地。

    若是天庭得胜,又怎会毁去自家根本之地?

    这一仗。终于是彻底败了。

    天兵既知大势已去,再无心恋战,只顾四散奔逃。被斗志昂扬的魔军摧枯拉朽般,无地剿杀。战况顿时现出一面倒的形势。

    然而。为留守魔军统帅的叠震君,却丝毫感觉不到与众麾下相同的兴奋。正相反,他最初地惊愕过后,一颗心已迅速冷了下去。

    过度兴奋的普通将士,或许不知内。但他却是魔界首席军师。此次出兵天庭之前。所有的计策谋略,均是他与清、重离君等,经过无数遍反复地推敲衍算,亲自制定下来的。

    故而在这个世界上,只怕再没有一人,比他心中更清楚地知道,此次发兵之始,魔界根本不曾安排过这等毁天裂地地计划。

    换而言之,远征的诸人。根本没有做过,从在连天地亦可被损毁的异变中,脱而出的准备。

    这究竟是意外。还是天庭的最终杀招?

    若被这连天地亦无法承受地强大破坏力正面击中,只怕诸君中。连法力最高的清。也逃脱不掉神形俱灭的厄运。同在天庭的坤后与艮山君,更无丝毫幸存希望。

    一念及此。叠震君只觉脑中一片空白,全的血液似已凝结,几乎便要坐不住马鞍,跌落下来。

    与他同样留守魔界的兑泽君亦有所觉,拼命抑制住发软的体,纵马奔到叠震君旁,颤声道:“君上!这,这……”

    眼见天地震渐有加剧之势,叠震君勉强压下心中焦躁,运足真力,大喝道:“鸣金!收兵!!”

    魔军皆惊讶,但主帅有令,谁敢不听?迅速停了追杀之势,回归本阵。

    此时重坎君也带着一浴血,赶到叠震君边。三君均是一样心思,只盼在因天地异变而造成的毁灭之势不曾波及到此处之前,掩护众魔军及时撤回。魔界与外间并不隶属同一空间,希望不致受到波及。.1^6^K^小说网更新最快.

    至于那些被留在门外的天兵天将地生死,自然便不在三人考量之中了。魔界之内。

    维泱喂如星吃了解毒药,命会弁将他抱去客房歇息。自己则关了房门,全神为重离君医伤。

    异变突起时,原本熟睡的如星忽然“啊”地一声,醒转过来。一旁守候的会弁喜道:“终于醒了!”却在看到如星额上涔涔汗水时,骇然惊呼道,“你怎么了!”

    如星紧皱着眉,用力按住心口,脸上肌扭曲,似忍了巨大痛苦。他被会弁紧张地抱在怀中,屏息了好一刻,方才得回开口地力气般,沙哑着嗓子道:“决,决明……”

    会弁大怒道:“那人害你至此,你竟还想着他!”不由分说,捏起催眠诀,伸指点上如星眉心。缓了缓,放柔声音道:“你伤势未愈,再睡一会儿罢。”“咣当”一声,方始辞别维泱及重离君等,站在前厅之中,正打算匆匆喝口茶后,立刻便赶回前线,与众人并肩作战的巽风君,忽然手一抖,刚端起来地茶盏落在地上,砸得粉碎。

    此时,维泱正全神贯注,为重离君续接经脉。而重离君因伤势过重,终支持不住,沉沉昏睡过去。

    这两人中,竟然谁也没有发现,那在他们生命中,占据最特殊位置地人,已是生死未卜。

    那为杜绝一切打扰,而由维泱亲手设下的壁界内,原本互有芥蒂地二人,在医者与患者的份下,前所未有地和睦共处。

    外间的一切,似乎已与他二人毫不相关。

    (全文完)咳,额,这个,开个玩笑……嗯,偶们继续哈(顶锅盖飘过维泱推门进来之时,清正提了笔,在一张纸上描画。

    清听到响动,抬起头来。他见到维泱。眼中立时一亮,出声唤道:“师父。”顺手将那一支紫毫竹笔搁在架上。

    维泱微笑着“嗯”了一声,走到他旁。十分自然地伸手,将他揽入怀中。低头看画。

    纸中那人白衣当风。眉轩目朗,俊逸出尘;足下祥云拥簇,仙姿绰约无双。

    清回转头,笑问道:“师父,看我画得好不好?”

    维泱在他唇上亲了亲。微笑道:“清儿的丹青,自然是极好的。”顺手搭在他腕间,一面问道,“今可觉着好些?”

    清点头道:“好多了,你别担

    维泱叹了口气,坐入一旁椅中,并将清拉了来,抱在自己膝上,心疼道:“乾天君转世出生。你自一年前,将内丹化出大半归还,直至此时真气仍虚。原当多多卧修养才是。偏你总是闲不住。今又画了这许久,可累了罢?”

    清反手搂住他腰。将头靠在他肩上。闭着眼,轻声道:“我画着师父。心中不知有多开心,丝毫也不觉累。”

    其实如今清形,较之维泱,早已不显纤小。故而此刻他依然如旧时习惯,孩童般偎在维泱怀中的模样,若教外人瞧见,只怕不免心生古怪之感。

    但他二人自己,做来却是顺畅已极,半点不觉有何不妥。

    维泱心中温暖,怜惜地轻轻勾住他下颌,在那红润优美的唇上吻了下去。

    千余年与怀中这人地纠葛羁绊,一次次错过,不久之前甚至几乎永远失去。到了如今,他是无论如何,再也不会放手的了。

    正缠绵间,忽闻窗外足音传来。很快地,门上便被不轻不重,敲了两声。

    维泱暗叹一声,放开清犹自恋恋不舍的唇。他稳了稳有些加快地心跳,平静地道:“君上请进。”

    清此时神智亦恢复清明,“啊”了一声,自维泱膝上弹了起来,一跃而出,将正推了门进来的重离君抱个满怀,叫道:“离兄!整整一年不见,小弟可想死你了!”

    重离君猝不及防,被他撞得生生倒退一步。想起旧之事,伸手去推他,皱眉道:“你与我这般搂搂抱抱,成何体统!难道不怕尊师妒而生怒,一掌毙了你。”

    清呆了一呆,果真放开他,回头去看维泱。他倒不担心维泱当真再杀他一次,只是想到自己如此忘形,若师父因而心生不悦,晚间不许他登榻入幕,那便糟了。

    重离君故意重提维泱曾错杀清之事,不善之意表现得相当明显。哪知维泱闻言之后,神色竟丝毫不变,甚至还赞同地点了点头,道:“君上所言甚是。清儿,你还不快快回来。”

    清顾不得多想,迅速奔至维泱边,一把抱住了他,急急道:“师父千万勿要误会!弟子与离兄之间清清白白,乃是纯洁地兄弟关系!师父定要信我!”

    维泱伸手搂住他腰,含笑看进他眼内,柔声道:“为师自然是信你的。但你后却再不可如此放肆,听到了么?”

    既是师尊有命,为人弟子的,自然只有一味点头的份。

    重离君以言语挑衅,原是想要维泱难看的。哪知清重色轻友起来,竟半点犹豫挣扎也无,一时倒教他下不了台,脸色登时黑了大半。

    维泱向重离君笑笑,似乎十分歉然地道:“小徒不懂事,行为举动有失体统,倒教君上见笑了。却不知君上纾尊降贵,驾临寒舍,到底有何要事相商呢?”

    清怔了怔,望向维泱道:“师父……”他本想说,离兄地来意,不用说自是为了拜访我这故友。然而维泱仅只回过头来,很有深意地含笑看了他一眼,他便莫名其妙地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这剩下的话,竟再说不出来。

    重离君大怒,几拂袖便走。然而忍了又忍。终究一步也不曾挪开。他强压怒气,开口道:“补天之事已然完成,而旧天庭却已覆灭。本君今前来。是为问你是否有兴趣面南为帝,统领新天界。”

    他看了维泱一眼。有些不甘愿地道:“再怎么说,你也是个仙。而我族因千万年来早已习惯魔界环境,如今乍然进入天界,竟已无法适应。其余四界中人的况也是一样。”

    那魔军攻占天庭重地,清带兵坐镇在外。而报仇心切的坤后、艮山君则领兵杀入凌霄宝住天帝。关键时刻,那先前生受清一剑,本早应命不保的决明竟突然出现,自爆己,以万年修为硬破开被锁住地空间,助天帝逃遁,同时毁天柱,坏苍穹。与魔军同归于尽。可怜坤后与艮山君数千年修为,猝不及防之下,竟与数十万魔界大军。连同当时仍在天庭之中,闪避不及的众仙官。一道灰飞烟灭。

    清当时虽在大之外。但毁天之势来得何等迅猛,待那致命的威力袭体之时。他已来不及捏诀瞬移。故而原本,他也是难以幸免地。幸而危急时刻,会弁留给他地“乾坤珠”忽然爆起强烈地灵能,幻出强大壁界,在他前面挡了一挡。虽然也仅坚持了十分短的一瞬,但却已为清争取到足够唤出法阵,脱而去地时间了。只可惜这件法宝,自此事之后,便完全失去法力,成了一枚普通明珠。

    经此一战,神界固然全军覆没,魔界却也损失惨重。更因苍天断裂,其余四界也受其害。而裂天一事对魔界的影响,初时虽不明显,但随时间推移,竟也益严重起来。

    诸魔君与其余各界首脑会议之后,决定再效当年女娲之法,修补天界。时值今,这样浩大地工程,终于圆满完成。众人思及天庭终究属于六道之一,若自此缺失,究竟有悖大道。想到此时已渐渐修回仙道地维泱,与魔神清之间的关系,猜想若由他坐了天庭,想必不会是敌人。

    于是公推了重离君出来说项。

    维泱不想他果真有正事相商,不免怔了一怔。侧头看看清,见后者一双明亮地星眸,乌溜溜地望着自己,不由一笑,心头涌起无限柔

    他转回头,直面重离君,微笑道:“多谢好意,但却请免了。今天庭毁灭,此乃气数;若干时之后,若气数相宜,新的天庭自会重生。此所谓天道循环,有无相生。原也无须我等为此忧心。”

    重离君一震,深深看了他一眼,露出思索表。最后“哼”了一声,道:“人各有志,随便你。”犹豫片刻,伸手自袖中取出一物,放在一旁桌上,“此物因被存于妥当之处,纵使那时连天庭亦被毁去,它却仍完好无损。前几给下面的人寻到,呈于本君。本君想到令徒如星或许需要,今便顺手带了来。”

    维泱看见那柄明黄,讶然道:“上昊伞!”

    维泱当年在天界围攻之下,仍得幸免的缘由,清早已听过不下百遍,自然早闻此伞大名。此时终于亲眼见到,立时便联想起它的功能效用。

    这时提起如星,三人不约而同,在心中暗叹一声,齐齐往窗外望去。

    那是一大片绿意盎然的土地,一人高的浓密草木丛中,点缀着无数黄色小花。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地清香。

    如星专注地捏了法诀,控制不远处一条清涧之中的水,飞上半空,再均匀地喷洒在那大片植物上。

    做完这些,他笑了一笑,伸手捶了捶腰。会弁走过来,取出一条雪白的汗巾,在他额上擦拭。

    如星转头看看会弁,笑容是如往一般地明亮晃眼:“哥哥,你看我种的这一大片决明子,个个长势都忒好,一见便知很有前途地样子。等季节到了,准能收获一大堆小决明!哈!”

    会弁点点头,赞同道:“不错。迟些记得再添些肥。”

    如星笑道:“何须迟些,我这便去取。”转跑了开去。

    会弁立在当地,望着他更显单薄地背影,消失在长草之后,终于怔怔地落下泪来。Of.魂兮归来》--

    林宸:时值今,终于完成了某宸的处*女作《诸世修行录》正文部分。另外计划写两篇番外,希望各位能够花1分钟地时间,在本书首页的投票处,对番外的题目,作出您的选择。

    这两篇番外,会在未来十天之内陆续推出。感兴趣的各位,请暂时不要将本书下架。

    这个时候,最想说:感谢大家能够包容某宸缓慢的更新速度(擦汗),也感谢大家耐心陪我坚持到底。

    自《诸世修行录》始,某宸会努力去写更多,更精彩的故事,用以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鼓励!

    关于魔界的故事,请参阅拙作《魔道孤独》.书号:136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