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十八章 决战九霄(下)修改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声明]:

    因为连续熬夜的缘故,上次更新第十八章(下)的时候,其实状态是很不清醒的----不清醒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些甚么----汗。所以今天整个推倒重发。前面一部份是一样的,到了后面就完全不同,大家记得看看哦!同时也请的各位帮忙改过来。(:坚决抵制

    大家貌似对番外都没甚么兴趣。汗。那我就不写了。

    清挥剑将进袭的剑气击开,心中暗暗诧异。

    为何今这阵中攻势,较之师父往所受,竟生生弱了数成呢?

    哼,决明诡计多端,这定是他设下的陷阱了!

    正沉吟间,数步之外的重离君,形忽然一顿,低喝道:“是这里了!”

    清精神一振,忙疾步赶上,同时手捏法诀,驱散四周障人眼目的迷雾。

    雾气渐薄,不远处现出一座石台。

    先前雾浓离远,只可见到石台之上,影影绰绰似是的两人,一横卧,一盘膝正坐。此时雾气去尽,清与重离君又展开法,迅速欺至近前,那台上二人的面容便清晰可辨,正是如星与决明。

    清与重离君二人何等法力,此时全力施展,一为救人,二为破阵,向决明近之时。上所挟杀气之凌厉,威压之沉重可想而知。然而决明竟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仅只怔怔望着横陈在他面前。一动不动,似是人事不知的如星。

    二人见状。心中不由疑窦丛生。自二人入阵以来,受到的便仅仅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攻击。而一路寻来,直至此刻深入阵主所在核心之地,竟连一丝真正有效的阻碍也无。若说此间并无决明暗藏地谋在内,只怕任谁也不会相信。

    二人一念及此。初见阵心的喜悦之消失殆尽,不约而同在距决明三十步处停了下来,凛然对望一眼,各自运功戒备。

    清凝目看了如星一眼,但见他双眸紧闭,除去面色红润得有些怪异外,倒看不出甚么特别的异常。倒像是睡熟了一般。清又惊又怒,沉声喝道:“你对如星,做了甚么!”

    决明地反应十分奇特。他先震了震。轻轻“啊”了一声,转头看向二人,露出意外神色:“怎么不是维兄前来么?”

    清心中不由大讶。看决明神。好似是自己二人来到近前,他方始察觉一般。但两军交战。理当生死相搏。这般疏忽大意之事,无论如何不似权倾天界数千年的“战神”旋覆天尊所为之事。但若说这等决不可能取信于人地说辞。也是他谋的一部份,却也太令人费解了。

    清深深看了看他,道:“有事弟子服其劳,晚辈乃是代家师来此,请焰华旋覆玉帝高抬贵手,放过如星师弟。”

    决明怔了怔道:“你?……你不是乾天君么?何时做了维兄弟子?”清初次拜入维泱门下,较之会弁、如星两兄弟犹为早些。然而决明虽与维泱结识久,却因差阳错,从来不曾与清谋面。决明倒是听说过维泱有个未修成道的弟子,但却无论如何无法将他与名震六界的乾天君联系在一起。

    清尚未答话,重离君已皱起眉头,不耐道:“你跟他嗦甚么!直接杀了了事!”他手中“赤炎流尖枪”一摆,立时化作一道玄芒,往决明咽喉要害之地刺去。

    清吓了一跳,心道此刻形诡异,只怕决明早设了无数陷阱,等待自己二人自投罗网,离兄怎也不待弄清形式,便这样冒然进袭!怕他有失,忙挥剑跟上,护他后心,同时左手五指向如星虚抓。他倒也不指望就此便能将如星抢来,只盼可扰决明视听,令他应付重离君攻势的同时,还须兼顾如星,如此手忙脚乱一番。若他所做地布置因此露出破绽,己方便有可乘之机了。

    哪知一抓之下,如星竟毫无阻滞地应手飞来,清呆了一呆,舒臂将他柔软的子接在怀内,便在空中旋了个,稳稳落在地上。

    “哧”地一声轻响,重离君那一枪击在空处,决明却早不知隐到何处去了。

    重离君收枪跃回清边,二人对视一眼,均感诧异。

    目下的形,与之前预想的,实在不大一致。

    至少二人从未想过,可如此轻易便将如星夺了回来。

    重离君皱眉道:“你可探查过他的况,可曾中过巫蛊傀儡,抑或夺魄之术?”以法术控制人质,令其丧失个人意识,甚至出手攻击至亲之人,其实是十分常见的做法。实在是抢回如星的过程太过轻易,也由不得重离君不怀疑到这方面去。

    清摇头道:“我已探察过,并无异状。只是他内息慢得出奇,面色酡红,倒似中毒模样。”

    重离君道:“若只是中毒,那便无妨。出去之后,总可觅到解救之法。”他迟疑片刻,续道,“这决明……行为如此出人意料,也不知是何居心。”

    清将人事不省的如星往重离君手中递去,一面道:“先不管那么多,离兄,请你速速将如星顺来路带出阵去,交由家师医治。他上的毒一刻不解,我总不能心安。”

    重离君却不伸手去接,反而向后退了几步,凝神看他,道:“为何要我带他出去,你呢?”

    清笑道:“只怕那决明不会就此轻易放你我出去。小弟需得留下来牵制他一番。若能顺便寻到破阵之法,那是最好不过。离兄请放心,小弟若发现事不可为,自会及早脱。不会恋战。其实攻天界,也不是非破此阵不可。只是有些麻烦罢了,也不如直接破阵来得快捷。”

    巽风君乃是天下第一空间法术高手。若再有八君之中任意二位为助,便可强行毁去天庭设在这门户之地地空间限制。.www,16K.Cn更新最快.破开异界,将此地与凌霄宝连接起来。如此便可绕过“七星剑阵”,直入天庭。

    故而重离君之前一意要陪清入阵,他口中虽说是为军,但众人却无不清楚知晓。他只是不放心清孤入险而已。

    重离君收手入袖,冷冷道:“休想让我碰这小子一根汗毛!你带他走,我来破阵!”清怔了怔道:“既然如此,咱们便一同闯出去罢。我二人联手,若只为脱,谅那决明也阻拦不住。嘿,有巽风君在,难道还怕无法直接绕过这剑阵,攻入天庭么?况且。即便家师,昔修为未失之时,亦曾在此阵中吃了大亏。以离兄今修为。法力只怕仍是稍逊,不若趁决明尚未将此阵完全发动……”重离君本已微微点头。但听到他最后一句。忍不住脸上变色,怒道:“本君今时今。法力仍不如他?!哼!我偏要破了此阵,你且看着!”他长枪一顿,立时以二人所立之处为眼,往四周层层出炙无比的地狱烈火,瞬时之间,但见目力所及之处,尽皆化为火海。

    清自知失言,双手抱着如星,一时不知是否该上前阻拦。

    便在他这一迟疑之间,变故陡生。

    原先仍在不远处的重离君形一闪,连带遍地烈火,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四下气温陡降,竟复恢复至先前,烈火未起时地幽静冷景象。

    清大惊,心知此阵看似平静,实则凶险无比,重离君方才震怒之下,难免有失,只怕他忽然消失,乃是误中陷阱,落入阵中之阵了。

    他心中焦急,暗悔自己失言在先,未曾紧随重离君侧,有失照应在后,导致二人此时双双落单,方便敌人各个击破。但现在已是多想无益。清一手揽着如星,一手抽出长剑,急急往重离君消失处掠去。

    但“七星剑阵”享誉上万年,既然阵中有阵,其入口自是不会这般容易便被发现。清大略一看,不见半点蛛丝马迹,便不再打算将时间浪费在盲目搜索之上。他一面动手将如星腰带抽下,矮将他负在背上,再用那腰带带将他紧紧缚住,然后收摄心神,默念法诀,循着重离君留下地,几乎已被剑阵破坏殆尽地痕迹,瞑目感应挚友所在之处。

    “七星剑阵”绝非凡品,清冲破其重重阻隔,强行将心音传出,其困难险阻,自是可想而知。清仗了自己在阵法之上颇高地造诣,又曾得维泱传授此阵运行时地规律法门,却也使尽浑解数,仍丝毫无所觉。

    不由暗暗心惊。这“七星剑阵”地运行法门,竟与师父当年所遇,貌似相同,但却在细小转折处,大相径庭。

    清却不知,天帝对此阵重视非常,虽仅仅取用过它一次,也曾一度误以为,唯一亲体验过此阵运法地维泱,亦早已“伏诛”,但为保险起见,天帝将此阵收回之时,却仍花了大力气,将它重新改造一遍,务求除自己与决明外,世上再无一人可掌握此阵规律,从而拥有将它破除之力。

    清遍搜重离君不至,生怕他落单之后,将有不测,心中愈发焦急起来。一时之间,却忘了自己也处同样险境。

    或许是因为,四周是在太过安静。甚至连初入阵时,那些试探的细小剑风也无。清忧心重离君,竟过了好半晌,才算是反应过来,此时自己的处境,实在诡异莫名。

    他心中一凛,便停下脚步,强抑焦虑,朗声道:“堂堂焰华旋覆玉帝,竟是藏头露尾的小人么?不如快些出来,让在下领教高招。”他这样喊了数遍,根本无半点回应,忍不住心头火起,“刷”地一剑刺出。

    他这一剑含怒刺出。纵然势头甚猛,使力甚足,但却仅是盲目为之。根本不曾想过会有甚么斩获。然而令他大为惊愕的是,他这一剑。将他正前方数块巨大岩石,逐一劈个粉碎之后,竟毫不止歇,“哧”地穿透阵壁。

    清呆住了。原来,已经到了此阵边缘之处么?忽然之间。整个法阵晃动起来。方才被剑气穿透地虚空中,漾出水波样的漩纹,随即“咔嚓”连响,裂出一道门来。

    “生门!”清惊呼出声,心中说不出的古怪。

    他倒不至头脑发晕到,相信自己能有这样好运,误打误撞也能找到可供脱地生门。

    即便此事无诈,他也绝对做不到,任重离君留在险境。而只顾自己一人脱

    所以他只是看了那生门一眼,随即便将它暂时抛在脑后。

    决明到底在弄甚么鬼!离兄此刻也不知如何了……

    便在此时,遥远之处。忽然传来一声,犹如琉璃断碎的脆响。虽然极轻。但清何等耳力。立时便听见了。

    定是离兄!这样想着,清精神一振。足尖一点,流星般循声追去。

    接下来的脆响,便不再断多,清追到近前,听见声响渐大,法阵晃得更加剧烈,令人几乎无法安生站立。然而令人兴奋地,却是重离君上所特有的,纯正魔神地凛冽杀气,亦跟着这样地异动,渐渐浓了起来。清知道这是重离君将要挣脱阵中阵的先兆,心中大喜,手下更不犹豫,往那阵中阵动摇危殆之处,再狠狠补了一掌。

    这一下等同两人内外夹击。这世上,能抵挡得住这样攻势的,无论人或法宝,只怕均尚不存在。一时间,强过方才百倍地巨大裂响震耳聋。

    伴随这巨响地,是一声若有若无地叹息。

    即便是清耳力极佳,在这样吵闹地背景下,也几乎错过。

    然而他虽然是听到了,一时却也无法理会。他只顾将从阵内裂缝之处疾飞出来,姿势有些古怪不自然的重离君一把接在怀中。之后才转,与不知何时现出来地决明四目相对。

    不需要低头察看,清也早已感觉到,怀中之人体内的灵力,与他的血液一起,正迅速流失。仅只这样一会儿的当儿,他扶着对方的双手,已全然被打湿了。

    清地心脏,骤然紧缩起来,便似被兜头浇了盆凉水,整个人冷了下去。

    决明挡在生门之前,再叹了口气。他方才九成半的功力尽数用来对付重离君,故而无法分心兼顾清。但此时既然给人将阵中阵破去,他自然也要跟着出来了。

    “若贤侄方才肯出阵,我便拦不住你。”

    此时清已喂重离君服下疗伤丹丸,扶他就地盘膝坐下,自行调息疗伤。同时解开背后如星,将他轻轻平放在地上。

    清上前数步,挽个剑花道:“帝上请出招罢!”如星生死未卜,重离君亦负重伤。清心知今难以善了,唯有破釜沉舟,拼死一搏。“七星剑阵”固然强大,但决明却不可能一点代价也不花,一点伤也不负,便将重离君伤成这样。

    相较而言,清仍是生力军,即便“七星剑阵”十分棘手,他的赢面应该也不算太小。

    况且此时,唯有背水一战,杀了决明,才能破阵救人。

    决明深深看着他,缓缓道:“此阵早已不是当年维兄记忆中地七星剑阵了,不知贤侄可曾发觉。”维泱既为人师,将所知尽数传授清,本来便是理之中之事,决明能猜得到,原也并不稀奇。

    清神色不变,微笑道:“确然如此。帝上此举,令在下着实意外了一番。”

    决明对他出奇平淡的反应,先是有些诧异,随即笑道:“贤侄可莫要小看了这些变化。此阵经天帝亲手修改,比之当年,高明了不止三五阶。贤侄法力虽高,也未必是它对手。”

    清笑道:“若论雌雄,试过便知。在下这可要动手了。”他手腕轻挑,长剑剑尖斜指决明口,“请。”

    决明却不拔兵刃。摆手道:“我却不想与贤侄动手。”

    清挑起一边轩眉:“哦?”失笑道:“帝上费尽心思引我等入阵,原来只是为了闲话家常。”

    决明却似并未听见他地暗讽,目光在他后重离君和如星上打了几个转。

    他忽然笑了一笑。道:“贤侄法力高强,在阵法上造诣之深。我虽远在天庭,亦有所耳闻。今贤侄若想独自脱,我或许当真留你不住。可惜……贤侄总不至于,自负到认为你即便带着这两个累赘,也能全而退罢。”

    清心中明白他所言不虚。面上却仍不动声色道:“总要试过方知。”

    决明淡淡一笑,叹了口气。脸上一丝落寞神色,一闪即逝,若非清自方才起便一瞬不眨,紧紧盯着他看,几乎便要错过。这一之下,忍不住心中大为错愕。

    莫非他当真顾念与师父地交

    然则何以当年,又要赶尽杀绝?

    决明发了一会儿怔,清不知他心中到底有何计较。一时倒也不忙出手。

    过了片刻,决明长叹一声,道:“我奉命在此布阵。只不过是为了捉拿魔界八君。你既是维兄弟子,左右也不可能真是乾天君。留下重离君。你这便带着如星走罢。”

    清呆了一呆。笑道:“多谢帝上好意。但重离君与我同手足,我无论如何不肯弃他于不顾的。”他挥了挥手中长剑。“还是请帝上赐教罢。”

    决明怔了怔,道:“你修仙出,他是上古神魔。你又怎会与他同手足?”想了想,猜测道,“你入了魔道,想必也是为了他罢!”

    此事若当真解释起来,其实颇费口舌。清并无向外人解释个中缘由地兴趣,因此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搭话。

    决明却一副恍然大悟状,笑道:“原来如此。”他看了看重离君,又看了看如星,最后重新与清对视,面色一整,道:“今你若带着这二人与我硬碰,只怕最终连一人也救不了。不若这样罢,人抑或师弟,看在维兄面上,我可放你带其中一人离开。如何?”

    重离君本在瞑目运功,闻言忍不住全一震,睁开眼来,狠狠瞪着决明。但却没有说话。

    清听他这样说,不由一怔,苦笑道:“帝上只怕误会了。”想了想道,“今之局,帝上只肯放两人安全离开,是也不是?”

    决明微笑道:“正是如此。你选罢。”

    清舒了口气,笑道:“这容易。你放他二人离开,我留下。”

    决明一震道:“甚么!”

    清这提议其实大有问题。他自不是轻易束手就擒之人,若能保重离君与如星安然离开,他自己毫无牵挂地对战决明与剑阵,即便无破阵把握,单纯脱倒也不难。

    可惜决明这段时以来,一直心事重重,想他与如星,与天帝之间地问题。此时一听清答复,竟立时带到他自己的问题上去了。

    “你……、义不能两全之时,便选择牺牲自己……是么?”

    清咳嗽一声,有些尴尬道:“那倒也不至于。”心道此话听来,着实好不别扭。

    决明却似根本不曾听到他话似的,脸上露出醍醐灌顶神色,恍然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清尚未答话,忽闻重离君怒喝道:“满口胡言,找死!”烈焰忽燃,奋起好不容易凝聚些许地灵力,枪望决明疾刺过去。清想不到他竟只调息了片刻,便复动兵枪,猝不及防之下,竟阻之不急。眼看决明迅速拔剑相迎,只怕重离君重伤之下,要吃大亏。

    当下来不及思索,挥剑往决明刺去。这一招围魏救赵,决明若不及时收剑回防,固然能再次重伤重离君,但清的长剑也会立时在他上开个窟窿。

    原以为决明定会回防地,哪想到他竟不闪不避,宝剑带着全劲力,狠狠劈在重离君枪尖上。清收势不住,一剑将决明对穿。骇然大喝道:“离兄!”

    重离君重伤之下,怎生经得起这般冲击。全经脉立时不知断了几许,口喷鲜血。向后倒飞。

    清几乎一刻不停,将宝剑自决明体内拔出。同时箭一般向重离君落处追去,在他跌落地面之前,将他一把接在怀中。

    “离兄!!”再顾不得慢慢软倒在地的决明,再顾不得失了主持之人,开始分崩离析的“七星剑阵”。清双手止不住地发抖。除了拼了命地将灵力源源不断,送入重离君体内之外,脑中只余一片空白。

    不,你不准有事!不是已经说好了么,要生生世世,永为挚友!我绝对不许你背信违约!

    清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道:“不许死!哪怕只是再入轮回也不行!你,你万年修为……不许你将我忘记!”

    或许是得到清已臻化境的浑厚法力相助,也或许是回光返照,重离君呻吟一声。苏醒过来。

    他贪恋地看着清惊痛绝地脸,深邃地双眸中,是平时绝难出现的。海一样深地温柔。他勉强扯了扯嘴角,像是要用尽全力气一般。艰难地开口:“……清……我……”

    “小离!”

    “清儿!”

    “弟弟!”

    不知何时。“七星剑阵”已然爆成满天齑粉,守在阵外。早已坐立不安的众人,又如何还按捺不住,一齐冲了过去。会弁一马当先,将自空中飘落地如星抱住。重离君的话,终究未曾说完。他低低叹了一声,随即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沉入一片死寂的黑暗。

    “师父----”清见到维泱,终抑制不住泪水。他双手仍死死扣住重离君,仍不肯放弃地往他体内输送灵力。维泱从背后抱住他,让他靠在自己上,沉声道:“勿要慌乱。他修为如此深厚,岂有这般轻易便死之理。”

    清一震道:“不错,他当然不会就这样死去。师父,你,求你救救他!”只要是在维泱怀中,慌乱的绪似乎便尤其容易退去。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清忆起维泱地医术,可称冠绝天下。他心中登时燃起希望。

    维泱已伸手探在重离君腕间,点头道:“经脉断了十之**,要完全复原,或者有些麻烦。但保命却不难。”维泱虽心中一直不喜重离君,但毕竟感激他照顾清多年,此时便自怀中取了一颗丹丸,塞入重离君口中。

    “此药仅可暂时吊住他命。最好是立刻寻一处幽静安全所在,为师亲自替他续接经脉。”

    “好!事不宜迟,立刻便走!”

    “甚么!好不容易打上天庭,击败决明,怎么可以停在这里!那不是前功尽弃了!”

    “坤后!”巽风君浑剧震,狠狠握住坤后手臂,“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

    “我……”

    “……她说得……没错……”维泱的丹丸果然奇效,重离君服下仅仅片刻,便已恢复神智。

    清急道:“离兄,你……”

    重离君喘息数声,低低道:“你留下……代替我……攻占……凌霄宝!”

    “离兄,我不放心……”

    巽风君犹豫片刻,插口道:“我送他回去。小清,你带领大军,乘胜追击。现在决明既去,西上将大军在外,天庭几乎是不设防的。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再放弃,地确十分可惜。我护送维先生与小离回魔界。小如星的毒也需要及时解。你与坤后,艮山君留在此处,主持大局。”说着伸手,半强迫地将重离君自清手中抢过去。

    清对上重离君坚定地目光,终于咬咬牙,道:“好!”抬头望向维泱,“师

    维泱点点头。如果可以,他一刻都不愿与清分开。然而此时势所迫,却已由不得他。于是他仅只深深看了清一眼,道:“多小心。”便转过,将抱在会弁怀中地如星接了过来。会弁想了想,从颈上摘下一物,塞在清手中,道:“我与师父和巽风君在一起,这个便用不到了。不如师兄留着,或许有用。”

    清点头道:“多谢了。”

    巽风君咳嗽一声,道:“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出发。各位保重。”碧芒一闪,诸人消失不见。

    清深吸一口气,冷冷地望向失了主帅,已现溃败之像的天兵。

    他跃上龙马,振臂高呼道:“出发!”

    现在真地快完结了。大家讨论一下番外地问题吧?比如说要不要写师徒相100问等等。这次还是跟前次一样,大家在书评区里点,我看着写支持人数多的题目。不会写重离君,因为他的故事将全部放在《魔道孤独》里讲。也不会写已经死了地人。

    不过大家貌似对番外都没甚么兴趣的说。汗。如果没人提那我就不写了。

    支持新人新作:**穿越魔法世界《灵游异世》。纵使能抹去记忆,也抹不去,更阻不住我追寻地脚步,不离不弃。看两位神秘美少年,异世中再续前缘。书号:143215.by即墨无双。

    该书十月PK中,大家如果有空闲票地话,还请多多捧她场!PK号:1503

    《灵游异世》:pkid1503注:登陆状态下,点这个链接,直接投P票)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