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十四章 返顾旧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云烟仙雾,凌霄宝

    御座之上,天帝威严的声音道:“莹出战不捷,损兵折将,堕我天庭威名,本应重重治罪!念在其能于十分不利之境,成功将我军主力精锐保存下来,兼且以往战功颇伟,今次便不予重责。嗯,便去了他公子尊号,罚俸三年罢!”

    如星笑眯眯地跪下谢恩。

    西上将伏在地上,悲呼道:“陛下怎能这般轻易便饶了那小贼!求陛下为惨死的东上将作主……”

    话音未落,天帝打断他,怒喝道:“住口!东上将渎职疏忽,战场之上,竟连魔君乾天的死讯究竟是否谣言亦分辨不清!今次我天界误判对方实力,损失惨重,他才是罪魁祸首!哼,他幸好战死沙场,勉强抵过!否则朕定要灭他九族!”西上将闻言,子震了震,不敢再说。

    天帝严厉地看他,接着道:“你方才前无状,诽谤朝臣,其罪不小!念在你素有军功,死罪可免,但从此你给朕好生在家中闭门思过,若非敕诏,不得离开半步!至于你帐下兵将,暂交璇覆统御!”语毕,霍然起立,挥袖道:“退朝!”转离去。

    决明暗中擦了把冷汗,随众星官三呼万岁,跪送天帝。

    待天帝行远,众人方始起

    如星不理睬被天兵客气地“请”走时,一脸怨毒地瞪着他的西上将,径自走到决明边,挽住他手臂,笑道:“我们走罢!”

    事实上。如星自两年前正式涉入政坛之后,便再不曾在众人之前,与他这般亲密。决明对此。心中常自遗憾。此时见如星复又如此待他,决明忍不住泛起受宠若惊感觉。将他手臂夹得更紧了紧,柔声道:“好。”

    太白金星在他二人后“呵呵”笑道:“天尊与公子之间,父子之真令人羡慕!”

    决明脸上一红,回头报以微笑,但未及说话。早给如星扯着行得远了。

    今并无大事,于是众臣下了朝之后,便各自回家。

    候在外的家将见二人携手出来,忙自那辆了八匹龙马,由白玉雕成,黄金纹饰的华丽马车上放下垫脚的矮几,打开车门,恭敬迎了二人上去。.wap,16K.Cn更新最快.

    待二人坐定,御者轻斥一声。挥响手中乌蚕鞭,龙马昂首清嘶,拉着马车飞速离开。

    决明看着靠在自己上。闭目养神地如星,犹豫一下。小心翼翼道:“星儿。陛下今虽削了你尊号,但以你手才能。只要再立几个军功,很快便能官复原职。你……你可别难过。”

    如星抬起头,食指在决明下颚上轻轻刮了一下,笑道:“不曾牵连到你就行,我自己可不觉有甚难过。”

    决明呆了呆,抱着他道:“星儿……”仔细看了看如星眼底,果然丝毫芥蒂也无,这才放下心来。一面暗叹,不愧是维泱亲手教出的弟子,竟将功名利禄,仕途起伏看得如此淡然,绝不似自己这般庸俗。忍不住自惭形秽。

    如星见他神色忽然一黯,伸手摸了摸他脸颊,讶然道:“怎么啦?嘿,我是当真并未放在心上,你难过甚么?”忽然邪邪一笑,跪坐起来,捏住决明下颚,迫他抬头看着自己,然后凑在他唇边道:“美人愁眉不展,少爷我看得可真心痛。这样罢,待本少爷今晚,好生抚慰抚慰你!”一面伸手在他前乱摸。

    决明当即吃不消,脸上飞红,一把将他推开,喝斥道:“胡说甚么!你这些到底自何处学来?我可不记得曾教过你!你平素调戏些婢女家将,我睁只眼闭只眼,也不去管了。哪知你胆子愈发大,竟敢招到我上来!”

    如星顺势靠在决明对面的车厢壁上,一腿平伸,一腿膝盖弯曲,足底踏在地上。他两腿微张,歪着头笑道:“你不喜欢我么?”他本便生得俊美,此时眸中波光流转,姿态人,决明看在眼中,心内狠狠跳了数下,勉强拿开视线,干涩道:“我是你义父!”

    如星嘻嘻一笑,懒洋洋地起,重新坐回决明旁,正色道:“是么?我还以为,你是我娘。”

    决明一时无言以对,愈发不敢看他。

    如星细细端详了他一会儿,忽然“哧”地一笑道:“我跟你玩呢,你可别生气!”扑过去,在决明脸上“吧唧”、“吧唧”,响亮地亲了数下,笑道:“我跟你陪不是,还不行么?”决明叹息,将他抱在自己膝上,正容道:“这种玩笑,也是开得地么?”

    如星笑道:“我说话随便惯了,娘难道不知?哪知你脸皮这样薄,竟会当真。”

    决明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咬牙道:“早告诉过你,再不许那样唤我!”

    如星大笑道:“我只答应过,在外人面前不那样唤你。可现下并无外人,你当然是我的娘。娘啊----”

    决明狠狠瞪了他片刻,忍不住疑惑道:“你打了败仗,又贬了职,怎么却好像仍十分开心似地?”

    如星怔了怔,随即笑道:“那些算甚么了?我借刀杀了东上将,软了西上将,夺了他二人兵权,你说我开不开心?”

    决明闻言一震,心内不由十分感动,紧紧抱着他道:“多谢你啦当年东上将在蟠桃宴会之中,借酒当众羞辱决明。之后虽被天帝贬职流放,但此事对决明来说,终究是抹不去的奇耻大辱。

    如星直至此次出战之前,均从未见过东上将。但他却一来便冒着给天帝重重责罚的险,设计送了东上将命,自然是为了替决明出气之故。

    如星在他唇上“叭”地一亲,柔声道:“你我二人,还提这个谢字作甚?”

    决明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再次将他推开,子却已不受控制地僵硬起来。如星仔细观察他表,“啧啧”连声,戏谑道:“娘还真纯,这样的程度便受不了!嘿!”长而起,离开决明怀抱,到他对面坐下,伸个懒腰道,“明我要回家去啦,先知会你一声。”他言中所指“回家”,自然并非是回决明天尊府,而是回曾经属于维泱的“枢璇上清宫”。

    维泱“伏诛”之后,此宫自然被天庭抄了。但之后决明为讨如星喜欢,又将它要了过来,送给如星做礼物。只是为避嫌疑,原来地宫名却不能再用了。

    如星于是将他自己以及会弁的名字连在一起,命名此处为“弁星宫”。此后他时常回去小住,一心期盼乃兄哪回心转意,或许会回来与他相见。

    其实按决明本意,是想将它改名作“明星宫”的。可惜他这个名字说将出来之后,被如星狠狠耻笑了一番,害得他从此不敢再提。

    决明心中又如何会当真愿意会弁、如星兄弟相会?这话却不便明说,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提议每当如星回去小住之时,均需由他亲自陪同。表面上的理由自然是“担心星儿安全”诸如此类。然而如星却不领,反而十分干脆地将他拒绝:“哥哥不喜欢你。如果他回来,见到只有我一人,或许还会出来相见。但若见到你也在旁,那却绝对会调头便走。更有甚者,只怕他后也再不会回来了!”连决明派给他的贴侍卫,亦给他尽数赶走,末了还讥笑道:“他们保护我?一旦有起事来,不用我倒保护他们,就算不错!”对于此话,决明亦无言以对。天庭之中,原以他本人,以及终证大罗金仙的如星法力最高。让那些普通天兵“保护”如星,确然是个笑话。

    决明对如星衷于单独留宿“弁星宫”一事,自然十分不是滋味,但他自觉亏欠如星良多,于是也不好意思横加阻拦。只是每当如星又往住“弁星宫”时,决明便常常在如星空黑暗的房中捶顿足,深悔自己当时多事,非要将那破地方讨回来,引得诸多麻烦。

    此时决明听如星说起“回家”,自然立刻便知他所指,忍不住苦笑道:“回家,回家!难道我家便不是你家了么?莫非你仍不将我当自己人?这才刚回朝,便要往那荒凉之地去住!我天尊府便这样不入你眼?”

    如星伸足在决明小腿内侧蹭了蹭,邪笑道:“我说了今晚陪你,你又不肯,怎得倒来怨我?好罢,最多我明晚不留宿那处,早些回来罢。嘿,娘是否想我了?”

    决明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但他听说如星不在“弁星宫”留宿,神色到底缓和下来。如星看得心中一动,俯握住他手,涎笑道:“我的娘啊,我若跟你还不是自己人,那要怎样才是?莫非娘的意思,是让我在唤你时,多加个子字么?”

    决明呆了一呆,随即明白过来,脸上刷地一红,用力抽回手,气结道:“胡闹!”愤然转头,透过车厢上雕刻精美地窗格,狠狠瞪着沿途景物。

    接下来的一路上,无论如星如何招惹撩拨,决明均怒气冲冲地不予理睬。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