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十一章 解开心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清半卧半坐在榻上,将维泱抱在怀中。低下头,用最温柔细腻的方式,一点一点,耐心地温暖他冰冷的唇。

    尤记当年云盘岭,他尚年幼时,每逢天降大雪,师父总会温柔地将他拥在衣内,用自己的体温,令簌簌发抖的他安静下来。

    那时候,他偶尔会想,师父法力无边,为何不干脆设了壁界,将寒风都挡在屋外,反而偏偏要用这样缓慢的方式为他取暖呢?

    清解开自己外衫,将维泱毫无知觉的子裹了进去。他闭上双目,几乎是虔诚地去感受,怀中之人在自己膛的温暖下,渐渐不再冷得令人心寒。

    只是这样紧紧地抱着,让自己的体温,慢慢渗透到心之人的体中。几乎要产生错觉,以为二人会因此结为一体,永远再不分开。

    这样甜美的感觉,比起仅仅干巴巴地放出个恒温壁界,自然好了太多。

    清的十指,下意识地在维泱上一遍遍细细滑过。他怔怔地出神,直至重离君皱着眉头,出现在半开的门外,他亦未曾发觉。

    重离君一足已跨过门槛,忽然抬头,看了他二人一眼,犹豫一下,收足退在屋外,举手在那门上敲了敲。

    清回过神来,转头看他,笑了笑,轻声道:“原来是离兄。请进来罢。”半转,将维泱衣衫抚平,轻轻放在榻上。接着扯来锦被裹在他上。最后才不紧不慢地,将自己衣带系好。

    重离君将眼光从他半敞的衣襟处拿开,闷哼一声,跨进门去。自行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下。看着他自己端正地放在膝上,微握成拳的双手,开口道:“管家告诉我。今坤后曾来寻你。”

    清整齐了衣冠,自榻上长而起。往重离君处走去,一面点头道:“不错。”在他旁另一张太师椅中坐下,微笑道:“她其实是个不错的人。”

    重离君不屑地冷哼一声。过了片刻,问道:“她来寻你,所为何事?”

    清笑道:“仅仅是来安慰我罢了。劝我不可放弃希望。”说着转头,怜地看了看静静躺在榻上,脸色苍白的维泱。

    师父自然是能够好起来地。即使坤后不说,他心中也从未怀疑过这点。

    若当真三魂尽灭,仅余一道残魄,从此无知无觉。.1*6*K小说网更新最快.这样存在于世上,真正生不如死。若无恢复的希望,不如当时便灰飞烟灭,一了百了。师父又何必费尽心机,亦要将天魄留下给他?

    虽然直至今,师父的况仍不见好转。但只要他不离不弃,一直等下去!总有一。师父会醒来。会如以往那样,微笑着抚着他头。柔声道:“我地清儿。”

    师父此时不醒,定然是他另有安排,却绝对不会如坤后所言那般,他的三魂被天庭锢,无法回来。

    师父是那样骄傲,他定然宁可魂飞魄散,也不肯给人生擒了去地。

    师父的为人,她自然不会明白。

    她的本意,应该只是想让我主动请缨,助魔界对抗天庭而已。

    只是她未免多此一举了。

    为了离兄的恩,为了乾天君的内丹,更为了师父地仇……我早已与天庭势不两立。

    重离君听了清说话,略微一愕,随即皱眉道:“后你少与她接触!”说了这句之后,便即闭口,竟再无片语解释。

    清却丝毫不以为意,微笑道:“好。”

    重离君深深看了他半晌,缓缓道:“为甚么。”清一怔,愕然望向重离君,迟疑道:“不知离兄所问何事?”

    重离君心中怒气陡生,霍然站起,一步欺至清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冷冷道:“你为甚么不愿成魔!”

    清子微微震了震:“离兄……”

    重离君恍若未闻,突然出手,拎着清前衣襟,将他提起来,怒道:“别人都道你是心无执念,故而不能成魔。哼!”捏住清下颌,得他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你小子装神弄鬼,瞒得了旁人,却又怎能瞒得了我!哼,你若真是那种,能做到放下执着,心无挂碍的人,千年之前便早已成仙,又怎可能等到现在!如今又怎会成天甚么事也不做,只守着一块毫无知觉的石头!”眼中黯然之色一闪即逝,目光迅速冷到极点,“你明明只差最后一步,便可功成圆满,却为何偏偏停止不前!你……难道就这样厌恶魔族,这样排斥成魔!”

    重离君怒火攻心,只顾狠狠瞪进清双目之中,竟不曾注意到此时两人之间,鼻尖几乎相触,温的呼吸相交往复,尽吐在对方面上。清怔怔看了他片刻,忽然脸上一红,不自然地拿开目光,苦笑道:“……请勿如此……小弟绝无此心。”

    重离君见他忽然双颊晕红,神有异,心中悚然一惊。手上如遇火烧般,迅速将清放脱。

    清顺势跌回椅中。重离君本拟继续追问成魔之事。但他此时心绪不稳,张了张口,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时之间,两人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清其实也并非对重离君产生意,但他断袖惯了,对男子之间的亲密接触,本便较常人更为敏感。此时他回过神来,便已开始深深后悔。重离君既然无此癖好,那他先前的举动,应仅只出于自然。只怕自己是反应过度了。但愿他勿要放在心上才是。

    清不愿成魔,其实是有原因的,但却绝非重离君猜测的那样,对魔族本有甚成见清不知自己其实并无仙缘,只道他累世修道不成。乃是因自己懒惰任之故。维泱负伤之后,清更是常自深悔,想到若自己早些勤奋苦修。得成大道,师父也不必将自己修为分了给他。导致在于天庭一战中,不敌落败。

    即便天庭仍有更厉害地后着,即便以他师徒二人之力,依然无法与之对抗,但若他早些学好法术。至少在危难之时,能与维泱并肩作战。哪怕是共赴黄泉也好!远远胜过如废人一般,躲在壁界之中干着急。

    维泱对他,何止仅仅是师恩深重,义绵长!一次次眼睁睁看着心之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再一次次地将他寻回,耐心地重头开始教起。这种事,若非维泱万年仙修。心志无比坚定,怎能忍受得了!

    但维泱却从无半句怨言,对他更从来便是无微不至。少有一言苛责。

    师父唯一的心愿,只怕便是期望他这不肖弟子。有朝一终能得道成仙了罢!

    但他却始一次又一次。让师父失望。

    重离君初时教他修魔,他本来并不十分愿意。那时清体内真气。虽已不纯,但因为他对维泱地能力已信任到盲目地地步,故而坚持认为,只要维泱醒来,定然能有回天之力,令自己重回仙道。

    但若他当真成了魔道,则无论体抑或元神,均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化一旦发生,便再无法挽回了。

    兼且当,维泱曾对重离君起了杀机,并为此误伤清,以至堕入魔道,最终引来今地大祸,归根结底是为了甚么原因,清以前尚懵然不知,如今却早是心中雪亮。

    师父命我修仙,我资质鲁钝,诸世而不得大道,那也罢了。

    如今离兄勉我成魔,若我竟立刻便成了……

    ……待师父醒来,不知该有多生气。

    清心中既有此念,便仅仅是勤修法术,使自己法力达到足够为维泱采集内丹,并可与其他七君配合,发动羲皇阵地程度。至于那段,成魔最重要地心法,他却始终不肯修炼。

    这种理由,自然是永远无法对重离君启齿地。尤其在此刻,两人间气氛如此尴尬,清更不敢乱说半个字。他心中不安,于是偷眼看了看重离君。待见到后者,如大理石雕成般刚毅英的脸上,竟首次出现失望难过的黯然神色,清心中不由一颤。

    离兄待我如此义气深重,我便是为他死了,也不为过!如今却竟要为了儿女长的小事,令他这般伤心么?清啊清,你难道竟是如此薄寡义之人!

    一念及此,清长而起,握住重离君手,诚恳地道:“小弟原以为,左右乾天君不便要回来,我成魔与否,其实也不大要紧,故而并未用心修炼。我以往确实未曾想到,离兄对此事这般在意,否则也不会令离兄失望。我如今既已知道,必然不会再偷懒了!”

    重离君用力甩手,从他掌中挣脱,冷冷道:“你们人族,自来便对我辈魔道中人避如蛇蝎。仙人心中若不甘愿,其实也不必勉强。”转便走。清心中大急,便在他背后,一把将他抱住,苦笑道:“我若有此心,便教死在离兄掌下!”

    重离君闻言一震,双手忍不住紧握成拳。口中虽不答话,脚步却停下了。

    清见事有可为,松了口气,轻声道:“离兄,你信我么。我现下便去你那离火闭关,三年之内,必然有成!只是家师重伤未愈,盼离兄能在此期间,代小弟妥为照顾。”

    (林宸:先贴一章上来,我饿了,出去找东西吃。回来以后继续码字,凌晨应该还有一章,不过贴上来地时候,大概天已经快亮了。所以大家晚安咯明早再来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