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十章 心无执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千年之后。

    魔界。

    “啪”地一声脆响,祭坛上的巫甲突然碎裂,“扑扑”地掉入下方火堆中。

    坤后怔怔地看了看那片狼藉,低叹一声,慢慢坐倒在地上,掩面不语。

    巽风君心中不忍,走上前去,扶着她肩安慰道:“这种事,急也急不来的。乾天君不会有事,应只是尚未转生,坤后无需太过忧

    乾天君乃是魔族重要人物,转世投生自然不能通过一向受制于天庭的地府,否则无异于自投罗网。因而必须通过一个更复杂的过程。

    在他弃之初,与他关系密切的其余七君,尚能感应到他魂魄的存在;然而七七四十九之后,当七魄散尽,三魂尽余,众人便再感应不到他分毫。这本属正常现象,开始本也无人在意,想他过了百十年,自然便会投生。到时众人心中必然有所知觉,只需赶在天庭发现之前,将他安全带回便可。

    然而,如今千年已过,乾天君却依然杳无音讯。众人渐渐地,终于开始着急。

    其实魔族寿元无尽,乾天君便是再过数千年仍不投生,本来诸君也完全等得起。但近来天庭异动频频,天、魔边界甚不安靖,只怕不久之后,两界之间便会爆发另一场大战。

    天界亡魔之心不死,但自上回在魔界大门之前,再次惨败而归后,天庭便已意识到,一破不得羲皇阵,便一无法耐何得了魔界分毫。其后便使诡计。除去重离君。一来重离君魔力高深,乃是天庭大敌,二来若八君之数不全。那羲皇阵自然便破了。这计划本来十分完美,只可惜后来被清破坏。

    乾天君负伤之事。天下皆知。然而天庭并不知他伤势严重到何种程度。魔界对这消息毫不掩饰,甚至有意无意间,广为宣传,加以渲染,使得天庭怀疑此乃魔界疑兵之计。其实乾天君根本已然复原,却装作负伤模样,引他们中计送死。故而其后千年,一直不敢贸然来袭。

    时值今,天庭却忽然重新开始大举调动兵马。诸君商议之后,猜测若非是对方已看穿魔界空城计,便是他们已寻到对付羲皇阵之法。无论何种可能,对魔界均十分不利,因此寻获乾天君转世。便成了迫在眉睫之事。

    然而即便众人使尽解数,却仍无法寻获乾天君行踪,怎由得人不急?

    坤后掩面沉默片刻。忽然抬起脸,狠狠瞪着重离君道:“都怨你选的那个废物!修炼千年。居然仍不成魔!否则此刻我们何至落入这等窘迫局面!”

    重离君冷哼道:“可惜坤后枉负万载魔修。竟曾被这样的废物,困在一个初级空间法阵之中。束手无策。坤后闻言,恼羞成怒,一跃而起,喝道:“重离!一件五百年前的旧事,你为何一直念念不忘!”

    清得到乾天君内丹,八君之中心服的原本不多。坤后尤甚。五百年前一,觅到重离君外出办事之机,坤后带了人,气势汹汹往重离君府中去,给清难看。然而甫一进入府中,便给清练习之时,随手布下地空间法阵困住,险些命不保。幸好清及时发现,将人放了出来,才未曾酿成严重后果。原本依坤后格,这种惨败乃是奇耻大辱,如何能肯善罢甘休?但清外形俊美,为人谦和,本便易惹人好感。事后她又故意挑衅了数次,见清非但毫不生气,反而次次对她退让礼待,坤后不由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于是这梁子便算就此揭过。

    倒是重离君回来之后,虽听清苦劝,不去寻坤后麻烦,但言语之中,自然不免将她狠狠奚落一番。

    便如此时,重离君听坤后说话,立时讥讽道:“多谢坤后提醒。原来早在五百年前,你便已不是那废物对手。”言下之意自然是:现在只怕更敌他不过。

    坤后怒道:“你!”但她自知此事极有可能乃是事实,反驳的话便说不出来,唯有重重哼了一声。

    巽风君见二人之间气氛紧张,忙出声打圆场道:“其实以小清现在法力,代替乾天君主持羲皇阵,已是绰绰有余。左右一待乾天回来,他便要将内丹还回去。此时成不成魔,其实都没甚么要紧。”

    坤后道:“他此时尚未成魔,对空间法术的掌握运用,已可达到如此惊人地地步。若真到成魔之后,还不知是个甚么样子!到时或许只凭他一人,便可独自主持法阵,守护魔界。.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我们八人没了后顾之忧,空出手来,即便一路打上凌霄宝,只怕也并非难事!”她瞪了重离君一眼,撇嘴道:“他是我所见过所有人中,天资最高的。一般人地法力修为,若能达到他这个程度,早已成魔多时了!奇在唯独他不行。哼,依我看,问题只怕仍出在授业之人上。”清的修魔之法,尽数传自重离君,她这样说,自是在暗讽重离君了。

    方才巽风君开口,正说了个开头,重离君已觉一阵恶寒,故而之后坤后的话,他几乎完全未曾听到,只是愕然望着巽风君道:“你方才唤他作甚么?!巽风君怔了怔,先是有些讪讪,之后猛然一膛,理直气壮道:“我年岁比他大了上万年有余,唤他一声小清,又有何不可!”

    重离君没说话,只是闷哼一声。

    巽风君看看他,皱了皱眉头,叹息道:“此事着实十分奇怪!以他的资质,为何修行千年,仍不成魔呢?”

    坤后冷笑道:“我早说是授业之人的问题,你们偏不听!”

    重离君这回听清楚了,不由大怒。但他没兴趣与坤后争执。仅只冷冷瞥了她一眼。坤后在他没有丝毫温度地目光扫视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忽然银光一闪,叠震君现出形。

    巽风君正愁该如何圆场。一见到他,立时松了口气。笑道:“叠震!这一大早的,你倒是去了何处?”

    叠震君便似未曾注意到此时异样地气氛一般,伸手向重离君指了一指,微笑道:“去了他府上。”

    重离君一怔,奇道:“我却未曾见到你。何故?”

    叠震君笑道:“我去时,你不在。正好遇上你那小朋友,便与他对弈数局。”众人一听之下,无不恍然。清在魔界,虽然已经千年岁月,但叠震君与他会面,今却仍是首次。

    他此去只怕并非为寻重离君,而是因乾天君之事,特意去看清。

    重离君皱了皱眉。尚未答话,巽风君已精神一振,笑道:“如何?”

    叠震君竖起一只大拇指。赞道:“二流棋艺,一流棋品。绝顶人物。”

    叠震君行事严谨。智谋不凡,乃是八君之中。智囊军师一般的人物。他子沉稳,评人论事,向来十分客观中肯。即便往年的乾天君,每当决策之时,对他地意见亦非常重视。此时他竟对清用了几乎全褒的评价之辞,众人意外之余,均觉十分难得。

    重离君顿感与有荣焉,当即忘了叠震君未经他同意,便“擅自”去查清之事,微笑道:“君上缪赞了。”

    巽风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头问叠震君道:“此话怎讲?”

    叠震君亦看了重离君一眼,笑道:“胜不骄,败不馁,却不仅仅因为气度教养,乃是真正地不执着。”话到此处,忍不住叹了口气,“但正因如此,他成魔的希望,只怕十分渺茫。”

    重离君将他们地古怪眼神,只作不曾看见,闻言怔了怔道:“这却是为何?”

    叠震君惋惜道:“或是因他乃修仙出之故,将一切得失,荣辱,仇怨,均看得太开了。比如棋局,赢也罢,输也罢,在他来说,真正只是游戏;比如他初来魔界之时,坤后勿怪,你曾与他有龃龉,是也不是?当时大家见他即便艺高一筹,却仍一味忍让,便认为他乃是出于礼貌,或者是他懂得隐忍,甚至亦可能是天懦弱。然而今一见,我才明白,他却原来根本未曾忍过,他是真正并不放在心上。”顿了顿,叹口气道,“他师父的事,想来大家心中均已有数。各位试想,此事若发生在你我最亲近之人上,我们岂有不悲愤绝,哪怕倾尽所有,不惜一切代价亦要报仇之理?”见众人点头,叠震君续道,“然而小清却不同。我与他相处半,已清楚感觉到,他心中并无丝毫仇恨。因为即便是将天界中人杀得一干二净,他师父维泱,也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故而他认为,并无必要将两人相处地宝贵时间,浪费在报仇之上。对他来说,只要维泱天魄能永存不失,他心中便再无求。重离君心内忽然有些不舒服,皱眉道:“君上此言,恐怕不尽其实。因他曾亲口跟我提过报仇之事。”

    叠震君叹道:“他仙修毕竟尚浅,道心之守离圆满之境,更是差得尚远。事发当时,他心潮激之下,产生何种过漏*点绪均属常事。然而时一久,他自幼修炼,已根深蒂固地植在他元神中的道心,便会自动调整,渐渐恢复至最初地平衡。那时,他便再不会如我辈一般,执着于仇恨。”

    “我辈之所以能够成魔,乃是因心中有对某人或事地执念。执念强烈至极时,便会产生心魔。心魔之于我辈,便如道心之于仙家。小清既然不会执着,便无法产生心魔。正如他修仙之人,无法使道心圆满一般。故而无论他法力提升多快,最终仍是无法得窥大道。”

    坤后疑惑道:“神仙不执着么?只怕不见得罢!哼,那天庭之中,龌龊之人难道还少了?”

    叠震君叹道:“天庭的地位,到底是凭甚么手段得来,坤后难道不是最清楚么?若认真按修为德行来排。天界之主地尊荣,何时轮得到他天帝!只不过真正得道之士,比如兜率宫和大雷音那两位。根本不在意那个位置罢了。”他顿了顿,续道。“天庭为扩充实力,自然要将他自己的修炼之法大加推广。近千万年以来,甚至鸡犬亦可升天,更何况那些颇合天庭脾胃的腌之徒呢?”他微微仰首,神无限遗憾。长叹道,“小清是我万年以来,所遇首位正统仙修传人。他只是个半吊子,便已有如此气度。想那维泱全盛时期,真不知是何种风姿!只可惜,我已无缘得以一见。”

    重离君闷哼一声,不耐道:“废话何必多说?叠震地意思,莫非竟是在说,他今生已无成魔希望了么?”

    叠震君转头看看他。微笑道:“若能令他生出执念,成魔也非难事。”

    巽风君皱眉道:“他唯一在意地,只怕便是他师父。然而天庭害维泱如此。亦不能令他产生报仇之心。我这可真不知道,他到底会为何事执着了!”

    坤后皱眉道:“这样仍不足以令他怨恨。莫非定要维泱死了。他才会想到报仇么?”心中一动,眸中杀气闪烁。“不若派人将维泱天魄,彻底毁去,然后嫁祸天庭……”

    重离君眼中寒芒一闪,冷冷看着坤后道:“除非先从本君尸之上踏过!哼,他若死了,本君定要令所有相关人等,受尽惨刑而死,为他陪葬!”坤后被他看得心生寒意,子微微发颤,一时说不出话来。

    巽风君亦摇头道:“不妥。即便他真因此成魔,今后只怕再不可能快活得起来。而一旦待他成功杀尽天庭中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必然将是拔剑自刎。”

    叠震君叹息道:“坤后,你失言了。”

    坤后脸上一红,低头道:“我只不过随便说说,怎可能当真行此不义之事呢?小清这孩子为人不错,我亦舍不得令他难过。”

    重离君有些意外地瞥她一眼,心中自是将信将疑。但既然她这提议已遭所有人否决,那他便也再无甚好担心地。

    此时有脚步声传至近前,众人循声望去,见是重离君地家将卫矛,匆匆走近。

    卫矛行至近前,先躬向诸君行礼,之后面向重离君道:“君上前几,吩咐下来地那批兵器,此时已准备妥当。兑泽君问,是否能请您移步一观。”

    重离君点点头道:“知道了。你回去跟他说,本君即刻便来。”卫矛答应了,抱拳之后离去。

    重离君转,对诸君道:“有事在,少陪了。”两方相对行礼毕,重离君捏起法诀,形消失。

    重离君本想直接去寻兑泽君,但行至中途,心念一转,便在自家院中现出形。

    往后院方向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原来他心中正在想事,一时不察,竟掉入清所布空间法阵中去了。一时只见四顾大雾迷茫,丝毫不见路径。

    好在空间法术极其复杂精深,清跟在维泱边时,完全未曾学到此处。是以他地布阵之术,其实尽数传自重离君。故而坤后虽破不了他地阵,重离君却是可以的。

    此时重离君仅仅凝神片刻,便准确地踏了几步,站到生门之上。

    他甫一脱而出,便看见清正从房中跨出来。

    清见到他,有些意外道:“今回来得这样早!”接着笑道,“我做了新地法阵,你刚从中出来,觉得如何?”

    因方才见到诸君对清,均是语多褒扬,重离君此时心大好,伸手拍拍他肩,夸奖道:“很不错,进境可谓神速。”想了想,唇边露出笑意,道:“我若早些遇到你,尽可当得你师父!”

    清微笑道:“离兄自然会是个好师长。”

    重离君笑容敛去,板起脸:“哼!”

    -分-界-线-本文由-起点中文网女生频道-独家首发-分-界-线-

    叠震君,巽风君与坤后看着重离君形消失,呆了片刻,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坤后问道:“叠震君,小清难道当真无缘成魔了么?你智计过人,必然有妥当之法,是也不是?”

    叠震君叹道:“方法是有,但不见得比你方才那法子更好。”

    坤后怔了怔,与巽风君对视一眼,道:“是么?说来听听不妨。”

    叠震君沉吟片刻,道:“小清没有执念,其实是因为他心中十分清楚,无论他做甚么,他唯一在意地维泱也不可能醒来。故而他宁可将所有时间,均花在陪伴维泱没有意识、知觉的天魄上。”

    巽风君皱眉道:“但我们却绝对不能打维泱天魄的主意。毁了维泱,便等同毁了小清。”

    叠震君道:“不错。维泱的天魄必须继续存在。但若令清生起执着之心,我们仍需从维泱入手。”

    坤后大惑不解道:“叠震君此言,请恕小妹不明白了!”

    叠震君笑道:“小清心无执念,乃是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做甚么,他与维泱的现状亦不可能有任何改变。因而即便是跟随重离修魔炼阵,他也仅仅是练至足够他采集内丹之用的程度,便不再如以往那样上历时千年不成魔道,在我等看来自是奇耻大辱。然而魔道成与不成,在他而言,其实并无差别。”他笑了笑,续道,“但是,若我们能令他认为,维泱的状况,其实是可以改变的呢?”

    巽风君双眼一亮,道:“不错!若能令他相信,维泱的三魂其实仍然存在,只不过被天庭锢在某处,那他必然会生出,将维泱解救出来地执念!”

    坤后亦兴奋道:“天庭高手众多,他若想取胜,便惟有勤加修炼!天,以他的潜质,魔界攻下凌霄宝子,只怕不远了!”

    巽风君想了想,叹息道:“只怕仍是不妥。”

    坤后急道:“这又有何不妥!这样一来便不用伤到维泱,小清又可算是为他报了仇。连带着也报了天庭当年,对我们魔界地深仇!”

    叠震君叹道:“话虽如此,但你现在给了他希望,到将来希望破灭之时,他心中该是如何难过!”

    坤后怔了怔道:“也不过是和现在一样罢……”她声音轻下去。自然,不会再一样。

    “但是,”她说,“一切自然以魔界大事为重!小小的牺牲,也是在所难免!”她顿了顿,轻声道,“我们八人之中,与天庭对抗至今,有谁未曾做过巨大牺牲呢?若真能得偿所愿,杀尽天庭中所有人,那我们所做地一切,便是值得地!”她低下头,想了想,似说服自己般,缓缓道,“将来,即便小清发现受骗,其实也不甚要紧。因为那时维泱天魄尚在,他若想做甚么傻事,咱们大可将他盯得紧一些,然后再好好劝劝他。慢慢地,自然也就没事了!”

    巽风君不语,叠震君叹道:“这事我们三人知道便是了,千万莫要给重离发觉。否则很难说,他会否因为私而加以阻挠。”

    二人点头。巽风君道:“那么此事,便由坤后去和他说罢!”

    坤后怔了怔道:“相比之下,只怕叠震与他交更好些罢,却为何要我去说?”

    巽风君微笑道:“因为清清是个小断袖!坤后是女子,去找他说话,可以避嫌。”他本意是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此时有些凝重的气氛。但其余二人听了,非但丝毫不觉好笑,反而均现出不赞同神色,并拿古怪地眼光看着他。

    (林宸:求票PS:最近有些懈怠了,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今天写了六千字,小小补偿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