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七章 身负重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东上将原是太微垣二上将之一,地位尊崇。但因事获罪于于天帝,被贬离天庭,去驻守神魔边界,戴罪图功。

    东上将地位一落千丈,心自然不会好。若在以往,乾天君时常派小队魔族越界滋扰,东上将每当此时,均亲自出战厮杀,光明正大地泄恨。他武功原与西上将并驾齐驱,经这近千年的磨练,竟又进一步,将后者远远抛开了。

    后来魔界学乖了,既然并不打算真个开战,便不再派人进行这般小规模的滋扰。东上将闲极无聊,便时常偷下界去,收了几个徒弟教养,聊以打发时间。

    这,东上将正领了手下,在边界巡视。忽然心中一动。掐指一算,不由大惊,失声喝道:“甚么!”从人不见魔界方向有任何异动,均愕然看着他。

    东上将烦乱地挥挥手,交待部属小心在意魔界动向,他自己则捏了法诀,匆匆往人间赶去。

    东上将在洗剑派上空现出形,往下一看,见洗剑峰已被生生削去一半,不由睚眦裂!那满派弟子,自然尽皆不免了。东上将又痛又怒,悲喝一声,便如半空之中,乍然绽起雷。清正立在云头,思索重离君离去之时的失常神。猛然间听到这一声暴喝,给吓了一跳,愕然抬头。

    此时东上将亦已看到他,立时拔剑,疾冲而至,怒喝道:“是你这妖道!害死我洗剑派上下三千条人命!”

    清见他来势汹汹,忙闪躲避。口中道:“不,不是……”忽然想到洗剑峰是被百部天官剑阵所毁,而那剑阵则是重离君所破。这两件事。不能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1^6^K^小说网更新最快.是以只说了两个“不”字,便无言收口。

    东上将听他否认。心中更更怒,暴喝道:“呔!你怀中正揣着我徒儿内丹,竟然还敢说不是!”左手捏印,右手长剑疾如闪电,直向清颈中劈去。

    清怔了怔。心道,原来你是卫紫苏的师父!忍不住歉疚之意大生。

    他自己与维泱相恋,因而每见到人家师徒,总不免要多加留意。

    此时他见东上将双目赤红,口称为弟子报仇,状如疯虎般冲将过来,不由立时想到,今若是自己内丹被人夺去,维泱也同样会悲痛绝。

    一念及此。心中不由得既是酸涩,又有些甜蜜。但随即想到维泱此时生息全无,仅余一道天魄勉强维持存在。忍不住又十分伤心。

    但他虽在心中同东上将,却不代表会乖乖将脖子送到他剑下。以成全他报仇之心。于是一面躲避。一面将手伸入怀中,歉然道:“对不住……我这便将卫紫苏的内丹还给你。好不好?”清原本亦是好意,他道卫紫苏既然连体亦已化为枯灰残骸,此刻唯一剩下的便是这颗内丹。东上将若得到它,至少能以之为慰藉,聊以思念。

    然而他这话听到东上将耳中,却俨然成了完全相反的意思。东上将大怒道:“妖道!你莫要欺人太甚!杀我徒儿也就罢了,竟然还拿他内丹来向我耀武扬威!”他上一剑劈了个空,怒火已到极致,此时更是失了常。他见清法甚是灵动,剑伤不到,于是一咬牙,以他自己为中心,将全灵力凝为巨大地一团,鼓鼓地涨起,然后轰然炸开。

    东上将在决明未曾进天庭之前,一直和西上将同占天庭第一高手的位置。后经近千年实战的磨练,法力更上层楼,比起一般大罗金仙远为强大!此时他全力施为,一击之下,立时山为之崩,地为之裂。方圆数百里之内,所有突出地面之上地事物,尽皆碎为齑粉。一时只见沙尘漫天,月无光

    良久方始归复平静。此时的洗剑峰,已被完全夷为平地。从此华夏土地之上,再不存此名号。

    东上将因方才使力过猛,口鼻均渗出鲜血。但他凝神感应,探知左近再无生灵之后,心中却很轻松。心道那妖人必然不免,徒地仇算是报了。只是想起卫紫苏和刘青蒿,心中仍不免难过。但他职责所在,不能离开神魔边界太久。于是再恋恋不舍地看了看下方,原洗剑峰的遗迹,终于驾起云头,回神魔边界去了。

    -分-界-线-本文由-起点中文网女生频道-独家首发-分-界-线-清自瞬移法阵中跌将出来,落在细沙之上。沿着斜坡滚下去,带出长长一条血痕。

    终于滚到坡底,清险些昏晕过去。勉强打起精神,以剑支地,半跪起来。

    使力稍猛,中便又大痛,再喷一口鲜血,向前扑在地上。忍不住哀声痛呼。他前肋骨断了数根,全凭法力接住。这样一摔,即便沙地柔软,仍给摔得眼冒金星,伤上加伤。

    清用余力给自己加了个悬浮术,终于翻过,仰躺在沙上。心中暗呼卫紫苏的师父厉害。

    若非他早自重离君处习得瞬移之术,只怕此时已成灰了。然而饶是他反应迅速,方才东上将发动最后一击时,他躲得仍稍嫌慢了,被扫中口,立时受了重伤。其后虽仍成功进了瞬移法阵,但只维持了这阵法运转片刻,便觉眼前发黑,后力不继,再控制不住法术,中途便掉了出来。

    好在此时离洗剑峰已十分远了,东上将又已回去,否则定然会给他发现。

    东上将是想不到清,竟能仅凭二千多年修为,便可熟练运用空间瞬移法术。否则若是循着他瞬移的痕迹追过来,以他此时完全无法自保的状态,清仍是难逃一死。

    躺了一会儿,清仍无法凝结体内真气。相反,他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丹田中地修为正在一点一点地散失。忍不住苦笑。这也没甚么好奇怪的,毕竟此时他上大小骨头碎了不计其数,经脉亦断了大半。若非他早脱凡胎,只怕根本撑不到现在。惟有尝试尽快凝聚灵力,好将心音传出。唉,竟要在一之内,两次向重离君呼救。回去定要给他狠狠耻笑一番。何况他此时似乎正有要务。一时只觉十分丧气。看来确实有必要,寻个大幅提高修为之法。否则即便自保亦有问题,更何谈照顾维泱!

    此时由远及近,传来声声狼嚎。大约是嗅到血腥之气,于是循味赶至。清此时却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凝聚的灵力更远不足以支持一次传心之术。忍不住苦笑。好不容易在那大罗金仙手下死里逃生,此时却竟要葬于普通野狼之腹么!

    伸手在旁摸索,打算寻些大点的石子作为暗器。若狼群只数不多,或可凭此多撑些时间。

    摸了几处,指尖无意中碰到个光滑的硬物。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