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魂兮归来 【卷四】魂兮归来 第五章 礼尚往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仙长请。”洗剑派的小道士明月,将清引到一处院落前,殷勤地替他推开院门,然后侧立在一旁,恭敬道。

    院子不算大,但内中屋舍亭台,回廊池塘无一不全,却不显得拥挤。看得出当年设计之人,颇是费了一般巧思。此时天色已晚,院内唯一的屋舍之中,橘黄色温暖的烛光,隔了繁复的窗格,斑斑驳驳地撒在外面的石子小径上。

    明月抬头,见清仍是立在原地,上下打量这院子,足下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忍不住开口催促道:“客房早已准备妥当,仙长请便入内歇息罢。”

    清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审视的目光自院中收回来,转而看了看明月。忽然一笑,举步走了进去。

    小道士松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冷冷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动关上的院门之后。

    -分-界-线-本文由-起点中文网女生频道-独家首发-分-界-线-

    “观星阁”大厅内。

    不久之前丰盛的斋宴,早已撤个干净。卫紫苏有些心不在焉地靠在椅中,手里一杯接着一杯,只是在饮酒。

    刘青蒿陪在一旁,见状按住他握着酒壶的手,笑道:“莫再喝了。否则到时候,师兄只怕甚么也做不了。”

    卫紫苏叹了口气,任刘青蒿将他酒壶夺去,远远放在一旁。他怔怔地发了会儿呆,忽然问道:“你说,他此刻已进去了么?”

    刘青蒿笑道:“师兄请稍安勿躁。明月年纪小,脚程不快。这会儿或许尚未到地方呢。但我已交代过他,须得亲眼见他进去,方能回来禀报。”

    卫紫苏皱眉。摇头道:“我倒并非心急,只是怕他看出来。唉。若给他看出来,他拂袖便走,自此不见我面,我今后再快活不起来,那也罢了。就恐他一怒之下。返来寻我二人麻烦,那该如何是好?他修为甚高,你我二人打是打他不过的,或许自保尚可。但派中众弟子,以及洗剑派数千年的基业,只怕……”说到后来,心中颇为担忧。

    刘青蒿哂道:“师兄怎的恁多顾虑!今次就算你不对他下手,后难道便可常常与他见面么!”

    卫紫苏闻言,长叹一声。落寞道:“不错。即便今他来见我,肯留下过夜,亦不过是为了我那些内丹。刘青蒿轻轻击掌道:“这便是了!师兄所做。均是不得不为之事,不必因而萦怀。况且即便给他识破此计。返来寻我等麻烦。大不了我二人立时远遁。他寻不到人,自会离去。小弟自负看人甚准,他绝不是会迁怒无辜之人,万不至于与我派中弟子为难。”

    卫紫苏默默不语,把玩手中空杯。半晌忽然坐直子,正色道:“青蒿……我并非断袖!”

    刘青蒿怔了怔,几乎忍不住笑。终于憋住,顺着他话道:“师兄自然不是。那仙人气度不凡,姿容更胜女子,确实令人一见难忘,原怨不得师兄为他钟。”

    卫紫苏脸上红了一红,继续道:“今若换作其他人,哪怕是上界中,比他更为俊美,修为更高之人,我只怕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刘青蒿点头,正容道:“不错。.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师兄一向不耽于美色,的地确确是正人君子。”

    卫紫苏缓缓向后,靠在椅背之上,闭上眼睛,低声道:“今我若不行此险招,后定然再见不着他,是也不是?”

    刘青蒿立刻道:“不错,确然如此。”

    刘青蒿生浮躁,不肯如他师兄一般稳扎稳打,老老实实一点一点修起,平里总在研究,如何可觅到捷径,使功力迅速增加。思来想去,自然已直接吸食他人修为最快。

    但他修的是仙道,是以修为精纯为上。即便同样是仙,灵力成色亦会不同。若贸然吸食,将直接导致自己的灵力被混杂。修为一杂,此生只怕再无缘仙道。是以刘青蒿虽对此方颇有研究,却始终心存顾虑,从不敢贸然使用。

    这他正在房中闲坐,师兄地小道童曦风过来寻他,说道掌门有请,有要事相商。

    他来到“观星阁”中,见一向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师兄,居然心事重重,在厅中来回踱步,不由大奇。一问之下,才知他竟是为了个初次谋面之人,动了凡心。

    待得卫紫苏说起,此人所负修为甚是奇怪,似是精纯无比地中灵能时,刘青蒿忍不住大喜。他多年以来,为求能吸食他人功力,而自己修为不至为之混杂,曾下过不少苦功,参详将修为属炼化,只余最纯粹的灵能之法,只是一直不得成功。忽然听说一人,上所怀竟全是他梦寐以求的纯粹灵能,怎还不欣喜若狂!

    其实若他好言相求,恳请清授他炼化修为之法,清看在他师兄的数枚内丹面上,未必便不答应。但刘青蒿浮躁惯了,一心只想不劳而获,当即便打了清修为的主意。

    于是力劝卫紫苏,待清来访之时,设计将他困住擒获,废了他法力,关在密室之中,以作脔。

    卫紫苏初时不肯,最后想到清对他地所有兴趣,尽只在内丹之上。若不想方设法将他留下,此后只怕再无缘见他一面。于是答应依刘青蒿之计行事。

    刘青蒿大喜,当即下去布置。

    待得晚间,清果然来了。卫紫苏便用言语,将他留住。然后设宴款待,让刘青蒿作陪。刘青蒿见到清,眼中立时只剩下他上若有若无,隐现着的精纯法力,心中十分满意。对他的外貌,倒不若卫紫苏那般在意。

    清一走,卫紫苏内心便又开始挣扎。刘青蒿生怕他事到临头突然变卦。忙更说出些话来,好坚定他信念:“不仅要制住他。而且,定要废去他法力!否则一给他觅到机会,只怕仍是要走的。”

    卫紫苏子一震,却仍靠在椅上,连眼睛亦并未睁开。过了片刻。有些担忧地问道:“你那采补之法,自何处得来?确然不会伤及他命罢!”

    刘青蒿微笑,安抚道:“决计不会。此法小弟曾见人用过,对方除了事后,体会略微疲软一段时之外,并无其他不良后果。”他看了看卫紫苏脸色,见后者仍自沉吟不语,想了想,恍然笑道:“师兄请放心。除去他前面那处,青蒿绝不会碰其他地方。一采到他元阳,我便立即离开。万万不敢拔师兄头筹!”停了停,戏谑道:“届时他该浑酸软无力。正方便师兄办事!”

    卫紫苏脸上更红。坐直体,睁眼瞪他。怒道:“我怎会对他用强!后更会好生相待,等他自己回心转意。刘青蒿忙陪笑道:“师兄真乃正人君子!青蒿以小人之心相度了,请师兄勿罪!”

    卫紫苏闷哼一声,正说话,忽然神一动,侧耳听了听,紧张道:“明月回来了!”

    刘青蒿亦精神大振。不一刻,果然是明月进来,向二人行礼道:“掌门师伯,师

    卫紫苏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连声问道:“怎样,怎样了?”

    明月笑道:“成了!弟子亲眼见他进去,才关上院门的!”

    卫紫苏长长叹了口气,点头道:“做得很好。下去领赏罢。”

    明月大喜去了。

    卫紫苏脸上露出笑容,对刘青蒿道:“今次幸亏青蒿妙计,并借来百部天官地北斗剑阵为助!事成之后,我兄弟二人将他修为均分了罢!”“北斗剑阵”乃是百部天官仿照天帝至宝“七星剑阵”所制。比后者自然差远了,但威力却依然不小。卫紫苏听闻清已入阵中,立时顾虑全消,说话间已是事后论功行赏的语气。

    刘青蒿忙躬谢了,感激道:“师兄待小弟,真如亲生手足一般!”他本不曾指望师兄会同意将清所有修为均给了他,原想得到其中三成便已满足。此时竟知可得到一半,实是喜出望外。

    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刘青蒿见卫紫苏心神不守,了然地笑道:“今夜已迟了,小弟这便回去练功。待到明,他在阵中精疲力竭之时,我再与师兄同去,合力将他制服。”

    卫紫苏点头道:“去罢。明记得早来!”

    刘青蒿应了,起行礼,退了出去。卫紫苏坐着再发了会儿呆,便也回房休息。

    刘青蒿心舒畅地回到自己院外,挥退了随侍的小道童,独自推门进去。往院中行了几步,忽觉有异,猛然停住脚步,愕然抬头。登时便呆住了。

    月光之下,一人蓝衣垂地,绰然立在庭院之中。听到刘青蒿进来,缓缓转过,冲他微微一笑。眸中异彩流转。

    刘青蒿一见来人,立时大惊:“你怎么……”然而话说一半,神忽然恍惚起来。只觉四周景物,声色光影等均已渐渐远去,天地之间,似乎仅剩他一人,以及对面那双,深邃美丽地眸子。

    忍不住踏前一步。再踏前一步。着迷地探出手臂。掌心之内,立时充满温润顺滑。贪婪地抚摸,缓缓凑上唇去。心中隐隐约约地想,无怪师兄不择手段,亦要将此人留下。

    迷糊之中,只觉后颈一紧,全力道顿失。刘青蒿脑中一片茫然,呆呆地看着对方,微笑着伸掌,按住他小腹,毫不犹豫地将他内丹吸了出来。刘青蒿讶然低头,眼睁睁地看着上肌肤,寸寸干枯碎裂。这般钻心剜骨地疼,却为何他连一丝痛呼地念头都兴不起来呢?

    神智陷入永恒的黑暗之前,似乎听到一把好听地声音,在他耳边柔声道:“想取我修为,你尚差得远。”

    -分-界-线-本文由-起点中文网女生频道-独家首发-分-界-线-

    清狠狠洗了把脸,然后将手巾水盆统统扔了出去。

    将刘青蒿那颗内丹取出来,仔细端详一番,嘴角勾出个恶意的笑。“千年内丹”么,这可是你师兄亲口答应给我地。

    他在进入洗剑派客舍之前,便已察觉不妥。于是施法,用幻术骗过明月,让他以为自己已走入院中。而他地真,则瞬移回“观星阁”,隐在暗处,听卫紫苏师兄弟对话。

    自然是越听越怒。枉他还因卫紫苏与他故友有几分相似,便生了亲近之心!哪知这两人外表端庄正派,骨子里却是这般恶毒。

    待刘青蒿告辞出去,清亦跟着离开,并抢先一步在他院中等候。

    清这两思念桓楹,此时便忆起他的媚术绝技。当下便自行揣摩一番,似是而非地用在刘青蒿上。效果竟是出忽他意料之外地好。

    否则他修为虽高过刘青蒿,却无把握在完全不惊动旁人的况下,将他内丹取出,再无惊无险地离开。

    清一面想,一面在掌中幻出白光,将刘青蒿那内丹吸进体内。然后脱鞋登榻,在维泱边盘膝而坐,瞑目凝神,运功将之炼化。

    良久,清睁开双目,伸指弹出一团黑雾。桌面上一只锦盒猛地跳动一下,忽然盒口大张,将那黑雾吸了进去,再“啪”地迅速合上盖子。

    清看着它笑了笑。这锦盒亦是重离君所赠,用来储藏他滤出的杂气。

    他转个,低头吻住维泱,将一枚小胡桃大的白芒渡入他腹中。然后心很好地搂住他脖子,在他唇上又又咬,玩了半天。

    刘青蒿的内丹,因以清灵的仙气为主,经炼化之后,竟剩了大半下来。怎说亦算是修仙之人,虽然心术不正,与一般妖怪究竟不同。

    他眷恋地趴在维泱上,闭上眼睛。今次师父,终将有好一阵子安稳了。

    他心转佳,手下便不规矩起来。扯开维泱衣衫,将脸贴在他结实细滑的口,伸舌怜地吻他前小巧地粉红。

    但维泱此时的体乃是玉石化成,清既听不到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心跳,更得不到维泱任何反应。心中一痛,念全消。

    他抱紧维泱冰冷地子,咬牙切齿地想,今后便只寻神仙下手罢!既可得到更有用的内丹,又可算是为师父,向害他如此地天界讨回些利息。

    凡间那些不成道地修真者便算了,唯有千年以上修为的仙,其内丹才有值得收集之处。嗯,那卫紫苏居然敢打他主意,自然在他猎物名单之上名列榜首。

    清本来对夺人内丹一事,颇有心结,但如今既是这师兄弟二人先惹到他上来,那他也无需客气。所谓礼尚往来,他清亦非不懂回报之人。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