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神堕魔道 第十三章 凌霄宝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远古之时,天地混沌如鸡子,无光亦无声。

    盘古大神生其中,孕育一万八千年而醒。见处一片黑暗之中,憋闷非常。于是伸展拳脚,开天辟地。【甲】

    盘古劈开混沌后,阳清之气上升而为天,浊之气则下沉为地。两气初分时,天高一丈,地亦跟着厚一丈。天与地又复相接之势。盘古见此,于是手撑青天,脚踏厚土,每长高一丈,不令天地再此混合。

    如此一万八千岁,盘古已长至长九万里的居然,天地间的距离亦因此相差了九万里。

    其后,盘古因见青天再无砸落地面之虞,终于放心松手而卧。但他因撑开天地时过度劳累,在梦中便殒寂了。死后尸化作世间万物:气为风云,声为雷霆;双目化月,毛发化星辰;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为田土;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

    于是有世界。其后有仙界。

    仙界本无主,后有北方北极中天紫微大帝,名曰“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的,历经三千劫而证金仙,又历上亿劫而证玉帝,驾座金阙云宫灵霄宝,统御仙、地、人三界。又有紫微、太微二垣诸星宿为臣,充入天庭。

    紫微垣在北斗北,位于北天中央位置,故称中宫,乃天帝与家眷及各宫官居所。天帝紫微星居中,其余诸星均环列左右,呈翊卫之象。左垣八星即左枢、上宰、,少宰、上弼、少弼、上卫、少卫、少丞。右垣七星即右枢、少尉、上辅、少辅、上卫、少卫、上丞。

    太微垣在北斗之南,轸宿与翼宿之北,以五帝座为中枢,成屏藩形状。太微垣便是天庭所在。东藩由南起为东上相、东次相、东次将、东上将;西藩由南起为西上将、西次将、西次相、西上相;南藩二星,东称左执法,西称右执法。

    诸星官在天庭之中议政,辅佐天帝,平治三界。

    这,那个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驾临灵霄宝,聚集文武仙卿早朝。

    净鞭响过,朝臣三呼万岁毕,天帝赐众人平前礼官唱道:“有本上奏,无事退朝!”

    便见文臣班中转出右执法星,躬奏道:“臣有本上奏。”

    右执法乃太微上垣十星之一,承御史之职,上可讽谏天帝,下可弹劾众仙卿。此星刚正不阿,素来直谏。若给他捉住疏漏,即便对方位尊权重,亦必参之,不留丝毫面。甚至天帝本人,亦曾因小事疏忽,被他直言不讳,骂得灰头土脸。却他自重份,为着“明主”之名,却又不便发作,只在心中暗自不悦。

    此时见右执法出班称奏,天庭之中,自天帝以下,无不眉头暗皱,心中惴惴,反复细想自己近来所为各事,可有任何不妥之处。

    天帝头皮发麻,表面却惟有和颜悦色,道:“奏何事?”

    右执法面无表道:“臣有本,参劾旋覆天尊决明:玩忽职守,抗旨不遵;勾结魔党,居心叵测!”

    天帝一怔。他对决明手十分欣赏,于是素来对他青眼有加,恩遇无比。决明在天庭中资历并不深,却已连连升迁,居高位,官爵竟在诸老臣宿将之上。为此,朝中多有不满诽谤,无事生非的。只是未曾想到,连右执法向来秉公废私之人,难道亦要与那些怀妒者同流合污么?

    天帝正犹疑间,决明已抢步出班,走到中跪下道:“绝无此事!臣冤枉!请陛下明鉴!”

    天帝皱眉道:“旋覆战功彪炳,且一向对朕忠心耿耿,人所共知。怎会犯下如此大罪?卿莫是弄错了罢!”他既认定右执法流俗嫉妒,恶意中伤自己的心腹将,便将原本对右执法的几分敬重尽都去掉了,语气转冷。

    右执法立有感应,却不动声色,躬续道:“臣不敢妄言,请陛下容臣将下详禀。”

    天帝不耐道:“讲。”转头望向决明,温言道:“旋覆卿且先平罢。”

    决明谢恩起,立在中,心内大呼倒霉。右执法是文臣,他是武将。按说两人并无利害冲突,却不知是何时得罪了他,竟诬陷自己这等大罪。

    只听那右执法不慌不忙,出言禀道:“陛下明鉴:三之前,千里眼、顺风耳二将来禀,道已查知那东灵山崩塌真相。竟系叛仙维泱,自甘堕落,混迹魔道,更私纵钦命要犯重离君。当陛下震怒,降旨着旋覆天尊亲领天兵天将,下界缉拿。但他却侍宠而骄,置陛下圣旨于不顾,直至今仍按兵不动。此其玩忽职守,抗旨不遵也!”

    决明一震,复叩拜道:“陛下明鉴!那维泱修为精深,臣自知非其对手,这两来一直在与部将研究克敌之法,却绝非故意懈怠渎职!”

    天帝点头道:“卿所言甚是。那维泱并非无名妖孽,乃是由大罗金仙堕化而成,法力非同小可。旋覆于缉拿之前耗些时妥加准备,亦无可厚非。右执法未免过苛了。”

    右执法躬道:“臣尚有下待禀。”

    天帝叹口气,道:“卿且奏来。”

    右执法道:“非是臣苛责旋覆天尊。实是那维泱素与旋覆天尊有旧,两人交清匪浅。怎知天尊并非故意拖延时,不愿领兵讨伐维孽?况且微臣获知,旋覆天尊留了维泱的一双小徒在上界,更与其中名唤‘如星’的,关系暧昧。此亦微臣参劾其‘勾结魔党,居心叵测’之故也。”

    天帝闻言微皱眉头,不悦道:“旋覆,右执法所言非虚么?”

    决明出了一冷汗,争辩道:“臣与维泱交好之时,他仍位列仙班。小臣又不能未卜先知,怎料得到他后竟会如此大逆不道,自甘堕魔?会弁、如星二人,直至此刻仍不知乃师已叛出天庭。其中如星更受陛下‘上昊伞’之恩,早忘记与维泱渊源,若仍将他也算作‘魔党’,也未免太屈了。”

    右执法开口言,决明抢着接道:“至于‘居心叵测’,更是无稽!微臣对陛下之心,天地可表,月可鉴!维泱确对臣有旧惠,但又怎及得上陛下对臣知遇恩深!求陛下为臣昭此不白之冤!”话毕,伏地不起。

    旁边转出太白金星,奏道:“陛下,旋覆天尊忠肝义胆,老臣可担保他绝无反叛之心。至于如星那孩子,老臣也是见过的,果真不复记得前事,竟称呼旋覆天尊为……咳咳,那个,近还随天尊四处降妖伏魔,立下不少战功。请陛下明鉴!”

    天帝容色略和,问道:“确有此事?嗯,右执法尚有何话说?”

    右执法跪伏中,拜道:“陛下!兹事体大,万望小心为上!”

    天帝皱眉道:“那依卿之意,旋覆如何才可自证清白?”

    右执法道:“天尊若能即刻下界,缉拿维逆归案,老臣便信他无辜,届时自会亲至天尊府上,负荆请罪!”

    决明苦笑道:“非不为也,是不能也!陛下最知微臣。臣绝非维泱之敌,莫说缉拿,若与之公平交手,微臣能保得命回来,已属万幸!”此言一出,中立时纷议四起。决明已是天庭第一高手,他自承无法取胜,岂非变相在说,惟有任维泱逍遥法外了?

    西上将素来与决明不合,此时冷哼道:“旋覆天尊为免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出列向天帝躬道:“旋覆无端端堕我天庭雄威,陛下该当降罪于他,以示惩戒!”西上将亦是太微上垣十星之一,与东上将并为天庭两位最高将帅。决明入朝不久,升官却快,目前爵位竟已晋到他二人之上。东西二上将自恃功高资深,平里又耀武扬威惯了,如何肯服?心道决明这小子,不过手好些,运道好些,凑巧立了几个大功,又懂逢迎拍马,竟敢比他们更得天帝隆宠!

    那蟠桃盛宴,东上将借着酒劲,出言羞辱决明。天帝听见,立时勃然大怒,将他发配天、魔边界,作了守门人。西上将唇亡齿寒,每思及此,心中便是不忿。这时借此大好机会,若不对决明落井下石一番,怎对得住在边界苦捱的东上将兄弟!

    决明苦笑,尚未开口,天帝已淡淡道:“西上将言之成理。便改由卿领兵讨伐维逆罢。功成之后,朕将决明贬职三级,他的天尊之位便让了给你,如何?”

    西上将大惊,拜伏道:“臣不敢!臣……法力远远不及旋覆天尊,为免误陛下之事,请陛下收回成命,仍由旋覆天尊主持讨伐大计。”

    天尊之位虽好,将决明贬谪更是大快他心。不过,这也需他有命消受才行。西上将虽嫉决明之能,却也有几分自知之明。决明既已自承并非维泱对手,换作是他更绝无取胜可能。况且维泱与决明有旧,两人交战,维泱或尚不致痛下杀手。但若由自己前去,维泱岂有跟他客气的道理?当下大悔,为何方才如此多嘴。

    天帝哼道:“你也算有自知之明!诽谤朝臣,罚俸三年,降职一级。现下给朕退在一旁!”

    西上将面上无光,讪讪退避。心中对决明更恨得紧了。

    决明站在中,仰望御座上天帝威严英的面容,感激得差点掉下泪来。心中暗想,得主恩遇若斯,便是为他死了也甘愿!踏前一步,冲动道:“臣愿即刻领兵,往伐维逆!”

    天帝大悦,温言道:“旋覆如此忠心,朕甚喜之。但维泱法力甚高,须得先觅个妥当之法,方可发兵围剿。否则不说卿难尽全功,若给他生出提防之心,后再除他,只怕将更不易为。”转目四顾中诸臣,问道,“众卿可有克敌之法?”

    众仙面面相觑,右执法略一沉吟,上前奏道:“陛下,臣近探得维泱不知何故,修为大减。陛下不若趁此良机,赐旋覆天尊‘七星剑阵’以为臂助,将他诛灭!”

    “七星剑阵”乃天帝私藏之一,平时按北斗方位排列,发动之后,无数利剑结成阵式,穿插往复,取敌要害,端的厉害无比。此阵虽名“七”星,但阵形变化,诸般附加好处,却又何止万千之数。但此阵虽是威力无穷,却只能使用九次,天帝对之一向十分珍惜。即便当围剿第二高手重离君,亦未曾舍得取用。

    维泱比重离君扎手不知凡几,天帝虽惜法宝,但他既不愿让心腹将送命,便惟有将之拿出使用。闻言颔首道:“右执法此言,甚合朕意。”望向决明道,“卿以为如何?”

    决明道:“陛下有命,臣无不凛遵。只是参详宝阵尚需时,望陛下准臣三后再下界伐逆。”

    天帝微笑道:“准奏。卿即刻下去准备罢。”

    决明行礼,正退下,右执法忽道:“且慢!”转面向天帝,再奏道:“请陛下降旨,命那会弁、如星,随旋覆天尊一道讨伐维泱!”

    决明一震,失声道:“甚么!”

    右执法道:“若非如此,怎能见得这两人并非魔党?”

    决明闻言大急。如星不记得前事,或也罢了。但会弁却并未使用过“上昊伞”。若命他兄弟二人往伐维泱,只怕会弁立时便要倒戈。如星虽对他亲近,终究仍是偏向乃兄多些,到时最多两不相帮。

    一个维泱已令他头大如斗,若再加上会弁……决明此刻连当拔剑自刎的心都有了。但他苦于不能将此事言明,否则难保天帝不会为绝后患,干脆将会弁、如星诛杀。

    会弁倒也罢了;如星乖巧可,法力又高。决明费尽心机,才将他收入麾下,万万舍不得就此浪费了。当下苦笑道:“下界虽有大义灭亲的典故,但那石碏也非亲自动手,而是派家臣为之。维泱与会弁、如星师徒至亲,右执法这提议,未免有大悖于伦常。”

    右执法严词道:“师恩虽重,君恩更深!是时候让他二人,选择忠君还是孝师了!”

    决明皱眉道:“忠君也不必忘恩负义,冷血无罢?”面向天帝道,“臣可以项上人头担保,他二人从此不再与维泱见面,只为天庭效力。这弑师一事,望陛下开恩,便请免了罢!”心道我此去若能将维泱杀了,会弁、如星自然无法再与他见面;若杀不得他,那我这颗人头,倒也不必再等旁人来取了。

    右执法跪伏地下,再拜道:“陛下!此节十分要紧,万不可废!”

    决明亦跟着跪在中:“望陛下圣裁!”

    天帝沉吟片刻,叹道:“二卿均是朕股肱之臣,何必为此小事伤了和气?这样罢,便命如星一人随旋覆前往。左右他已忘记与维泱渊源,即便弑师,他自己也永不会知道。”

    决明、右执法同声道:“陛下……”

    天帝脸色一沉,自御座上站起道:“朕意已决,二卿不必多言。退朝!”转离去。

    `

    〖注释〗

    --------------------------------------------

    【甲】

    关于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还有一种是说:他用来开辟天地的斧头,是玉皇大帝给他的。

    但某宸觉得这个说法有待商榷。

    大约在唐宋之际成书的重要道经《高上玉皇本行集经》详细叙述了玉皇的出和来历:很久以前,有个光严妙乐国,国王净德和王后宝月光老年无子,于是令道士举行祈祷,后梦太上道君抱一婴儿赐与王后,梦醒后而有孕。怀胎一年,于丙午岁正月九午时诞生于王宫。太子长大后继承位,不久舍国去普明香严山中修道,功成超度。后历劫而证玉帝。

    然而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女娲方在这世界中造人。

    玉皇大帝既然原本是人,就决不可能在那之前出现,更不可能在盘古开天时丢给他一把大斧头(除非是穿越,哈~)。而不管他出的光严妙乐国年代多么久远,总归是在天地开辟以后了。

    故而某宸做了在本文中那样的设定。

    好在反正只是写文,某宸才疏学浅,若有错漏,请大家54哈~~

    P.S.因为觉得“玉皇大帝”这个名字很土(汗……),所以文中一概称之为“天帝”(西周时的旧称)。

    P.S.2替编辑大人做个广告(同时感谢替本书写广告词的几位大人!*^^*):

    写广告词,享受免费包月尽

    http://mm.cmfu.com/news/news_0626_2.asp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