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神堕魔道 第二章 育儿之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云盘岭在神农架中,巫山县内。

    一,维泱携着年幼的漻清,云游至此。立时上此处山林,便将岭上原本盘据着的一伙强盗赶走,另起屋舍,与漻清定居下来。

    云盘岭山民原深受盗匪滋扰之苦,听闻此事,无不额手相庆,并对维泱感极涕零。

    也曾自发上山,寻他道谢。但每回却均未至半山腰便迷失了方向。在山林中乱闯一夜,最终均止于绕回村口。

    众人猜到维泱不愿相见,不再试图求访。只是每逢初一十五,纷纷在山下烧起香烛,拜求保佑。维泱自得与漻清昼夜相对,心大好。便偶尔显灵,出手相帮。于是香火盛。久而久之,竟逐渐发展出一种宗教流派。此乃后话不提。

    且说维泱自魔化后大变,所幸神智仍在。念及己不仙不魔,处境甚为尴尬,只怕后麻烦不断。虽然仅凭他此刻七成功力,已足以睥睨六界,但下意识里仍常自不安。只觉唯有早觅良方,回复全盛状态,才是道理。

    但他本是仙家,虽堕魔道,却无法仿效真正魔族,直接吸收邪灵为己用。

    而因仙、魔二气相冲,他此时体质,亦无法再如前般,吸取纯正仙灵。正所谓进退两难。

    于是夜苦思解决之道。

    漻清尚在襁褓中时,维泱终照顾,一步不曾稍离。心之人便在侧旁,教他如何还能静心修炼。因此他那时仅只在心中臆测行功之法,却从未切实施为。

    漻清五岁时,学了些基本的防御仙术。

    这维泱备妥食水,先哄他安睡,再在他上及住所周围设下重重壁界。自己则另觅僻静之处,闭关修炼。

    漻清半夜醒转,不见维泱,又是寂寞又是害怕,蜷在榻上放声大哭。哭到累了,抱着维泱衣物,沉沉入睡。

    维泱返家之后见此景,心如刀割,暗下决定再不留他一人在家。

    数月之后,一漻清在院内玩耍,维泱退入内室取件物事。却巧一只万年山妖路过,见漻清生得白嫩可,不由口涎直流,于是驾着妖风倒卷下来,将他掳走。

    幸好维泱早在四围布了壁界,那山妖猝不及防,一头撞上,顿时眼冒金星,几乎跌落地来。顿时凶大发,卷起大片砂石,尽数往二人居所激而来。一时妖风狂啸,黑云蔽

    维泱闻声而出,一见大惊,先向漻清上连施数个壁界,接着唤来祥云,升上半空迎战。

    只见青光暴涨,袭近砂石尽皆停住,稍一停顿便即弹回。土石倒飞,竟似比来时气势更猛。

    那山妖大惊,狼狈躲闪,却仍给击中数处,顿时痛入骨髓,气得哇哇怪叫。忽然双臂猛扬,它后无数巨大山石,便如活了般纷纷冲天而起,往维泱攻去。一时间整个山体均受气机牵动,剧烈震动起来。

    维泱大骇。他自己全无所谓,但漻清嫩,万一壁界不支崩溃,只要给大石擦上一点,只怕当即便要命不保。

    虽然仍可寻他来世,但维泱对他命,怎肯再让他受半点苦痛?

    于是尽起全灵力,指漻清所立之处为眼,化出猛烈飓风,将巨石均都接在外间,高高卷起。

    同时双手结印,控制强风越转越快。

    那山妖惊疑不定,心中升起怯意。

    忽然飓风毫无预兆,兀然止歇。风中巨石受惯所制,旋转着疾出去。山妖躲避不及,惨呼一声,被砸得脑浆迸裂,血模糊。维泱赶上一步,将他逸出的凶灵击碎。

    可怜那山妖万年修为,一朝失策,竟敢在维泱面前敢招惹漻清,终于落得个神形俱灭。

    漻清在壁界之中,初时见到山妖凶相,十分害怕。后来眼见维泱大展神通,将山妖击败,不由忘了恐惧,只懂双目放光,崇慕地望着维泱。只觉得自己对师父真是说不出的喜

    维泱衣袂飞雪,足踏祥云,手结法印,从容迎战凶顽的绰约风姿,自此便深深刻在他幼小的心灵中。

    维泱将他一把搂入怀中,心内后怕。

    若换了数年之前,早在第一招时便该已将它除去了,也不必令清儿受这惊吓!

    慎重考虑回复功力之事。若再遇上这等强悍敌手,自己尚无关碍,清儿却该怎办?

    于是忍痛不理漻清哭闹,时时离家修炼。只是各色壁界,更是里里外外,设得愈加多了。

    这暮色降临,维泱行功毕,睁开双目随意一瞥,正好见着一只约有百年修为的飞鼠精,在不远处的林间掠过。

    维泱心中一动,想起漻清此时才只六岁,自己常有外出,他一人在家,若是能有个伴儿的话,或许便不必那般寂寞。

    于是将这飞鼠捉住,花了半天功夫将它驯服,洗洗干净,调教一番,打算送给漻清做宠物。

    事毕正待回去,忽然一怔,随即怒气横生。

    只见林外转入数个小小影,手中均捏着糖人,互相追逐嬉戏。其中一人,竟是他曾千叮万嘱,不许出门的漻清!

    维泱在家中设了数百壁界,只想如何抵御外敌,却未曾想过,漻清竟自行从内出来!

    想到他或会遇到的危险,不由大怒,随手把飞鼠扔了,一步跨到漻清后,伸手揪住他衣领。

    众儿皆惊,四散奔逃。漻清小脸发白,颤声道:“师父——”

    维泱不由分说,拎着他便瞬移回家。

    将他放在房中地下,抑制住勃发的怒气,尽量压低声音道:“你可知错了吗?”

    小漻清稚嫩的童音中带着哭腔:“清儿知错了……清儿下次不敢了……”

    维泱冷冷道:“何处错了?”

    漻清抽啜道:“清儿不该,不该偷偷跑下山,惹师父担心,呜……”

    维泱点头道:“你知道便好。现在自己将裤子脱了,趴到榻上,股翘起来!”

    漻清闻言大为害怕,伸手抱住维泱大腿,一面磨蹭一面求道:“师父……”

    维泱忽然便有些不耐,命令道,“快!莫非还要为师帮你脱?!”

    师命难违,漻清心不甘不愿地解开腰带,缓缓将长裤褪至膝下,露出莲藕般可的双腿,和未曾发育完全的小股。然后他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再次求道:“师父……不要……”语气嫩柔软,惹人怜

    维泱的血色双眸瞬时更加深邃,沉声道:“趴到榻上去!”

    漻清只好委屈地转过去,上伏在榻边,将白嫩圆滑的小股高高撅起,双目噙泪,怯怯地扭头看着维泱,小嘴早已扁了。

    维泱眸中火焰跳动,深吸一口气,颇带几分恶狠狠地凑上去:“这便是惩罚!叫你后记得!”

    “啊!痛!师父不要!不……啊!啊!”漻清吃痛,哭叫起来。

    维泱怒道:“不要?我看你喜欢得紧哪!否则为何这般不听话!”

    漻清放声大哭道:“不是,呜……不是的!痛!师父!师父停下!啊!啊!呜……啊!清儿再也不敢了!啊!求……啊!呜……当真,当真再不敢了……呜……””

    漻清终归年纪幼小,嫩,只这数下便已承受不住。又痛又怕,不住求饶。

    维泱停住:“当真不敢了?”

    漻清忙点头道:“当真,当真!清儿后定会听师父的话,乖乖待在家中,决不乱跑,决不再下山去找小朋友玩。呜……”想起后再不能见到大黑,二毛,丁小妹……也不能去逛集市,吃美味的冰糖葫芦,晶莹的泪珠更是扑簌簌地,顺着吹弹可破的小脸往外掉。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维泱心中一软,单膝跪在边,小心避开漻清部伤口,将他从背后抱在怀里,柔声哄道:“清儿乖,不哭。你若觉着闷,莫去找别人,为师陪你玩,好不好?”

    漻清听了,委屈地撇嘴道:“可是师父总不在家!”

    维泱语塞。

    叹了口气道:“后为师尽量早些回来,如何?”

    漻清小嘴一扁,眼中霎时又水光盈盈。

    维泱手足无措,忽然想到那只飞鼠。

    若非当时自己怒急攻心,将它随手扔了,此刻倒可拿出来哄清儿开心。

    稍稍挪开子,看到小漻清嫩的细上道道红痕,不由心头剧痛,颇悔方才下手太重。

    嗯,后不可再用戒尺打他。须得换个柔软些的物事。

    掌运神力,泛起青光。眨眼之间,只见伤口尽皆愈合,跟着所有痕迹均消失不见。

    维泱起坐在沿,温柔地帮小漻清穿回长裤。然后将他提起来放在膝上,双臂圈住,按在自己口。

    埋首在他细滑的颈间,鼻端嗅着他淡淡香,忍不住心中一,凑过唇去,在他颊上亲了亲。只觉便是一直这般,坐上几千年,亦不会厌倦。

    正自沉醉,忽闻外间瑟瑟连声。维泱一怔之下,已知缘由。不大感讶异。

    竟是那只飞鼠,自己寻了来,正在壁界外乱闯!

    它竟能穿过设在四围的八卦迷阵,成功觅路进来,实是相当出人意料。

    想到它原本顽劣异常,在避免令它受伤的前提下,调教它的过程可算不得轻松。谁知一经驯服,竟忠诚若斯,殷殷追至此处。

    看来倒是可塑之材。

    于是微笑低头,贴在漻清耳边道:“为师带了件东西回来,后我若不在,便让它陪你玩,如何?”

    漻清怔了怔道:“是甚么?”

    维泱撤去壁界,伸手挥开房门,将那飞鼠凌空抓了来。

    漻清一见,惊异道:“咦,带翅膀的老鼠?!”伸手将它抱在怀里,仔细看。

    维泱心中有些紧张,忐忑问道:“喜不喜欢?”忽觉自己奇蠢无比。山中珍玩无数,为何偏偏要送老鼠?

    当即抬手作势,一旦漻清说不喜欢,立时将它丢出去。

    漻清小孩儿心,只觉这小飞鼠长相奇特,又毛绒绒的甚是可。新奇之下,早忘了方才不快,破啼为笑道:“喜欢!多谢师父!”将它紧紧搂住。

    维泱松了口气,垂首吻上他额角柔软的发。

    ==================F•J•X==================

    狂风卷过,地面一片狼籍。

    会弁与如星四目交投,一时相顾无言。

    如星忽然哈哈大笑。

    会弁呆了片刻,随即动手施法,修复已惨不忍睹的庭院,一面对如星温言道:“莫急,使力稍轻些。来,再试一遍。”

    如是数次。

    院墙之外,人影一晃。会弁手下微顿,随即恢复自然。

    终于走了……哼,每均要遣探子入来偷看,鬼鬼祟祟,不知那决明安的是甚么心!

    ……师父……你到底在何方!

    正自忧思,一旁如星扑了上来,抱着他笑道:“哥哥——我昨儿晚上发现了个好去处!来,咱们一同去玩!”

    -------------

    林宸厚颜无耻滴~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