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神堕魔道 第一章 转世重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大邑县刘家,可算是方圆数百里数一数二的望族。任谁路过他们那占地数十亩,飞檐画栋,极尽奢侈之能事的豪宅,均要忍不住“啧啧”两声,或妒或慕。

    家主刘员外出盐商,虽然他自己不识几个大字,但骨子里却仍深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为然。纵使腰缠万贯,每每思及自己终功名无望,却仍不长吁短叹,引为毕生遗憾。是以自他三十岁上得了个独生儿子刘裕,便四处聘请名师,教授其四书五经,加意栽培,盼他有一能金榜题名,光耀刘家门楣。

    这刘裕倒也争气,自幼聪明好学,未及弱冠便已满腹经纶,出口成章,轻易考取秀才功名。机缘巧遇之下,更得本县大儒,告老返乡的京官丁公藤青眼,将唯一的孙女儿丁香小姐许了给他为妻。

    刘员外闻讯大喜过望,生怕对方反悔,忙着急打点,早早便催着儿子将丁家小姐迎娶过门。

    二人婚后感甚好,少夫人很快便有了孕。刘裕本待今年赴京赶考,但放心不下妻以及未出世的孩儿,便留在家中相伴。

    转眼十月过去,一刘少夫人正在院中纳凉,忽觉腹中疼痛,胎动厉害异常,知道是要生了。陪伴在侧的刘裕又慌又喜,一面连声催促下人去请稳婆,一面拦腰抱起妻,往内室奔去。

    少夫人竟是难产,刘氏父子及闻讯而来的丁家众亲,在产室外急得团团转。然而十多个时辰过去,连邻县的有名婆子都已被请了数个来了,刘少夫人更是呼声渐弱,气若游丝,那孩子却始终不肯出来。

    刘裕抱头坐在外间地上,耳中听着内室婆妇呼喝声,丫鬟答应声,水声,器物碰击声,以及妻子艾艾呼痛声此起彼伏,他自己心中亦乱成一团。

    突然,一切杂音止歇。众人面面相觑,均感不妥时,内间忽然传来一道嘹亮的婴啼。众人方自大喜,那啼声却亦突然止歇。众人面色一变,再顾不得忌讳,破门闯入产室。

    一看之下,不由都惊得呆了。屋内诸产婆丫鬟,人人横七竖八,倒在地下,不知生死。榻边站着一人,白衣墨发,缓缓转过来,袖中正裹着一个小小婴孩。

    此人长玉立,面目如画,只顾垂眼望着怀中稚儿,神温柔,却对闯入的刘、丁二家之人毫不在意。

    刘员外率先回过神来,怒喝道:“你是何人!竟敢乱闯民宅,伤人命,辱及女眷!还不快将我孙儿放下,否则我等定要唤人,将你这贼子拿了,扭送见官!”

    那人缓缓抬眼,余人皆惊呼。原来他眸中一对瞳仁,竟赤如鲜血凝成!

    众人被他冰冷妖异的目光扫过,均惊骇绝,动弹不得。白衣人空出的那手微一作势,只见青光一闪,形便即隐没。再次出现时已在数里之外。

    同一时间,刘、丁二宅之中,相继亮起冲天火光。

    大火直燃了数方熄。二门数百余口,竟无一人幸免。

    那婴孩不知家中惨变,酣睡正甜。白衣人轻轻吻上他嫩滑的额角,柔声道:“清儿……清儿……你终于又是为师一人的了!”血眸闪亮,杂着些许激狂。

    原来那众邪入侵,连东灵山亦承受不住重压而崩坍。维泱道心失守,本来立时便要落凡。甚至连生还机会亦是渺茫。然而其时他心魔已生,竟自行发动,将饱食了他千年仙修的邪灵复又尽皆吸了去,重新收为己用。

    如此一来一往,维泱仙灵尽失,邪灵大涨,竟生生堕入魔道,而功力却未见减少。

    只因他之前灵力损耗太多,此刻修为便不及未造宝镜之时。

    维泱心中毕竟挂念漻清,片刻茫然之后,便复打起精神,意御新灵力行遍全。那灵力虽换了属,终究原便是他的。是以维泱稍加引导,灵能便自行运转,顺利融入他奇经八脉,被迅速吸收消化干净。

    神堕魔道,何等不详!是以狂风哭号,月无光。

    九九八十一周天之后,维泱功行圆满,从沉黑中苏醒过来。

    他此时脱仙化魔,原有气息丧失殆尽,等同换了副形体。会弁、决明等不知就里,仍以他之前气息为凭,或施法查探,或传心呼唤,自然均是一无所获。

    维泱复苏之后,先将漻清尸葬入枢璇仙境,之后摊开手掌,痴痴望着锢在其中的一点跳动的魂灵。

    清儿莫急,为师这便替你另寻一副体!

    以往两世,漻清命尽之后,维泱只是让他自行去往冥界,依阳谱上所录,重入轮回。

    何时转世,或有早晚,维泱向来但凭天命,从不因一己好恶加以影响改变。

    然而这回他却不愿再将漻清交入旁人手中。

    投个胎而已,无非是封印记忆,洗去尘污,炼出元魄。这又并非难事,何必定要假手司?

    清儿是我的!除我之外,任何人鬼神魔,均无资格插手他的事!

    于是寻一临产妇人,强行抹去原定要投进她腹中的那抹灵魂印记,换将漻清元魄推入。

    再亲手接他出生。

    维泱异变之后,魔大起。他不会许漻清在这世上,除自己以外尚有其他亲人。即使仅是借腹投生。

    刘、丁两家,全因时运不济,恰被维泱遇上,便横遭灭门,实是相当无辜。

    ==================F•J•X==================

    如星自深沉的睡眠中醒来,睁开双目。

    决明微笑望着他,柔声问道:“觉得如何?”

    如星定定地凝视他好半晌,忽然绽开一个明亮的笑。却不说话。

    决明轻轻将他扶起,靠在自己上,略带数分紧张地问:“你……可还认得我?”

    如星侧头望着他,依然微笑不语。

    二人对视片刻。接着如星犹豫一下,试探着将头靠在决明前。决明子一僵,一时手足无措。如星见他并无抗拒,便大起胆子,伸手环住他腰,乖乖闭上眼睛,低声唤道:“娘……”

    决明几乎跌下榻来。

    随即大喜。果然!他甚么都不记得了……

    忽然兵刃交击之声大作,会弁在外间怒喝道:“让开!”众侍卫纷纷呼痛,四下摔跌之声不绝。

    决明扶着如星的手臂一紧,皱起眉头。怎么仍给他知道了?

    耳听会弁已迅速入外庭,现在瞬移已然太迟,否则定会给他察觉,那可就太着痕迹了。不由心中暗骂众侍卫无能。

    这一沉吟间,会弁已“砰”地砸开房门,闯了进来。见到小猫般眯着眼睛依在决明怀中的如星,轩眉一扬,喝道:“天尊这是作甚!为何要告诉我,如星七之后方能醒转?还让人拦着我不让进来!”

    决明脸上有些讪讪,陪笑道:“贤侄误会了!本座只是让人守着院子,避免外人入来打扰如星休息,绝非针对贤侄你。想是这些蠢才,听三不听四,误解本座用意!”接着容色一凛,喝道:“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向会弁下谢罪!”

    会弁袍袖一甩,喝道:“不必了!我兄弟二人出微寒,不敢当这‘下’之称!”凝视如星,目光转柔,口中却对决明道:“舍弟既已醒转,我等不便多做打扰。请天尊将他还给我罢!大恩大德,会弁后涌泉相报!”

    决明笑了笑道:“如星体内毒素虽然除尽,但他方才醒转,体质尚虚,本座认为他暂时仍需卧静养。二位不若便在寒舍多盘亘数,也好让本座略尽地主之谊。”

    会弁道:“多谢天尊厚,但却不必了。我兄弟二人尚需尽早返岛,等候家师归来。”

    前下界异变,维泱自此音讯断绝,气息全消。决明不住起疑,暗想两者恐有关连。

    待见会弁传心呼唤,维泱却始终不见回音,决明心中便猜到他或已遭不测。

    否则决明怎敢打如星主意?

    决明叹了口气,无限惋惜道:“我适才得闻传报,原来枢璇仙境之下竟是一座火山!前那火山忽然爆发,声势浩大,贵府不幸……已沉入海中了!”

    会弁闻言,勃然大怒。

    维泱造岛之前,早将该处封印,那火山绝不可能自行爆发!

    除非数位大罗金仙级数的高手心存故意,人为破坏!

    会弁出生之时受过重伤,面部无法做出细致表。是以闻言仅只皱了皱眉头,丝毫不现怒相。

    决明对此自是一无所知,见他神平淡,还道他并不清楚火山封印的事,不由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我与维兄千年交,如今他……暂时不知去向,既然你二人无家可归,如星又需要静养。不如便在我处住下罢,后本座见到维兄,亦不会被他怪责我这做世叔的,未曾对二位贤侄善加照顾,哈哈!”

    会弁淡淡道:“天尊无需麻烦了。师父定不会怪责于你。鄙岛虽毁,好在枢璇上清宫仍在。我和弟弟大可回那处去。”

    决明错愕,一时语塞。

    维泱整待在下界岛上,视天界划给他的枢璇上清宫如同虚设。久而久之,此宫便被众人忘却。

    因此当决明指使手下弄沉枢璇仙境的时候,竟完全未曾想到,需要顺便将浮在它顶上的上清宫也一同毁掉。

    然而此时方才想起,自然已是迟了。

    决明怔了怔,忽然哈哈大笑道:“会弁贤侄如若定要回去,本座也不便强留。只不过令弟重伤初愈,体力不支。却不知他是愿意跟你回去呢,还是愿意留在我处慢慢将养?”他安排设计,让失去记忆的如星苏醒之后,第一眼看到人便是自己。那是想让他对己产生依赖之了。

    此时如星果然便视他为亲人,可见这个策略,虽非完美,但仍可称奏效。

    若让如星单独与他朝夕相处七七夜,再辅以各种仙术、宝物,施法引导,如星必会从此对他死心塌地。

    可惜会弁不知从何处得来如星伤愈的消息,赶来破坏,以致功亏一篑。

    好在此刻如星对他依赖之心已起,相反却并不知会弁份。两厢比较之下,自然会更偏向自己。

    若让如星亲口说出不愿离去,会弁便无法可施。为了乃弟,他亦不得不留下来。

    在会弁与决明唇舌往复之际,如星一直睁着清澈的双眸,略带困惑地在两人上来回扫视。此时见到众人均望向自己,不由一呆,抱着决明的双臂更紧了紧。

    决明暗自得意,搂着如星,轻轻抚摸他背脊,柔声问道:“乖……你想和我一起,留在此处吗?”这问话导之意甚为明显。会弁听闻,心中冷哼。双目深沉如海,静静望着如星。

    如星本待点头,然而抬眼与会弁目光相接,立时全一震。

    两人四目交投,半晌,会弁沉声道:“到哥哥这里来!”

    决明未及开口,如星已脱开他怀抱,笑着伸出双臂,足尖一点,便自榻上直接飞而起,投入会弁怀中,口中高喊道:“哥哥——”

    决明脸色大变。

    会弁将他举在臂中抱了抱,放落地上,柔声道:“我们回家罢!”说着牵起他手。

    如星回头看了看决明,脸现犹豫神。忽然挣脱会弁的手,跑回去一把将他抱住。

    决明反手回搂,心中大喜。原来他并未恢复记忆!兄弟相认,只不过是血缘天罢了……

    正待说话,如星已抬起头,期待地望着他,笑道:“娘……回家!”

    此言一出,不但会弁,连带天尊府在场诸仙将,亦均脸现古怪神色,侧目望着决明。

    决明无地自容之际,会弁已走到近前,拖着如星手臂,将他拉开,一面温言哄道:“乖,先跟哥哥回去。‘娘’后亦会常来看你。”

    决明脸上一红,苦笑连声,强留的话再说不出口。

    如星却似信了,满意地任由会弁将他拉走。一路频频回头,笑意盈盈地向决明挥手。

    ------------------------------

    林宸拜请各位读者达人,不吝推荐一票~~~~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