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数定尘渊 第十五章 堕落凡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东灵山底,孔道中。

    漻清扶重离君依山壁坐下,松口气道:“好在我片刻未停,连夜赶到!否则再迟片刻,怕便救你不得!”

    重离君闭目运功半晌,勉强凝聚了些许魔力,方能开口道:“累你如此,我倒宁可自己死了!”声音微微发颤,似在强自抑制内中深刻感

    漻清皱眉道:“胡说甚么!我以区区数十年修为,便能换你一命,那是占了大便宜了!”顿了顿笑道,“那镜子看来倒似出自家师手笔。我一仙术原就承他所传,今为破他封印而落凡,也不过是天道循环,算不得损失。”

    重离君沉默片刻,低声道:“然则你却将如何面对尊师?”

    漻清叹息道:“我也不知。走一步算一步罢!或许他一怒之下,将我逐出门墙。到时便再无人管我罚我,岂不美哉!哈哈!”如若一语成谶,从此怕是再见不到维泱。漻清想到此处,心中忍不住痛如刀割。唯念及重离君在旁,强撑着故作轻松,但笑声却甚苦涩。

    重离君伸手按住他肩,沉声道:“若真如此,你便来和我一起,我教你法术。哼,修魔难道便会输于修仙么!”

    漻清怔了怔,感激道:“多谢离兄好意!但却不必了。若真不幸……师门见弃,我是不会再修行的了。”说着心下黯然。

    重离君一震。沉默片刻,忽然出指,弹出一点玄光,疾往漻清眉心飞去。

    漻清一怔,正不知该如何反应间,体内自然而然暴起一层白芒,将玄光挡在外间,击得粉碎。

    漻清愕然道:“离兄这是何意?”

    重离君叹了口气道:“我记起你掌中刻印,只及而不能带入轮回,便想在你魂魄中重刻一枚。这样任你如何投生,我都能找到你。”

    凡人寿命有限。漻清修为既失,若不继续修行,便躲不过生老病死。

    重离君在漻清魂灵中刻印以作相认之凭,自是明白这点,并许下与他生生世世永为友人之约了。

    漻清心中升起异样绪,紧握重离君双手,一时说不出话来。

    只听重离君无限遗憾地续道:“然而我却忘了,令师能屡世寻你,自是亦在你上作了法印之故。仙、魔二力相冲相斥,我修为不及他,这凭记便刻不下去。”转头上下仔细打量漻清,尔后微微一笑道:“好在你虽落凡,灵力尚存大半。不若我将此法传授于你,便由你来刻在我上罢!我到时反向寻你,也是一样。”当下将口诀说了,解释一番。

    漻清却之不恭,依法凝出白芒,弹入重离君眉心。

    白芒隐没,二人同时生起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密感觉。

    好半晌,重离君紧了紧握着漻清的手,叹道:“这次我魔功大损,需尽早觅处养伤。这便要回魔界去了。你真的不跟我走?”

    漻清摇头道:“家师待我恩重如山,我决不能片言不加交待便叛出门墙。需得先回岛去,请他老人家发落。”

    重离君一怔,道:“若他一怒之下杀了你?让我跟你同去!”

    漻清大急,高声道:“胡说!你若同去,那还有命在么?白费我尽力救你!况且家师一向待我极好,怎会杀我?最多他再不要我这个弟子了罢!”伸手推他,“你快走!万一家师追至此处,你便走不了了!”

    重离君言又止,顿了顿断然道:“好,你保重!”捏了个瞬移的法诀,闭目凝神。

    漻清等了片刻,不见他走,愕然道:“离兄为何还在此处?”

    重离君渭然长叹道:“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唉,待我休息片刻,多凝聚些魔力再试试罢!”一时忽有龙游浅滩之感。

    漻清生怕耽搁太久,盛怒的维泱追来。那时自己倒还好说,重伤的重离君却必然不免。于是道:“若不见弃,请离兄授我空间法术,我来帮你回去。”

    重离君怔了怔道:“你难道不知,此术与修为深浅相关?你是地仙时尚且无法运用,何况此刻落凡?”

    漻清道:“试一试总无害处,好过在这险地枯坐干等!”

    重离君微一沉吟,将此法细细教了,末了道:“你姑且一试,若是不行,那便算了。我多坐一会儿,缓过劲来便可自己回去。”

    漻清点头,接着全神施术。只见白芒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如是数次,重离君仍在原处。

    漻清颓然长叹,摊手放弃。

    重离君微笑道:“你以凡人之体,做到这样已是不易。我此刻已觉魔力恢复渐快,想来不需多久便可攒足一次瞬移之力。你无需担心。”

    漻清尚未回答,只听不远处一人冷冷道:“只怕你等不到那时了!”

    二人皆大惊,漻清浑俱震,失声道:“师父!”

    洞内渐渐亮起青光,维泱面罩寒霜,缓步走近。

    漻清侧挡在重离君之前,强笑道:“师父怎也来了?”

    维泱“哼”了一声,冷冷道:“让开!”

    那维泱发觉自己待漻清与别不同,一时起了得失之心,便屡次作法测漻清真实心意,却均以失败告终,甚至还因强运神功而使经脉受损。

    忧思一昼夜之后,他忽然想道,漻清与重离君早便相识,一直只是普通知交。这次自己未守星盘不过短短一个月,他总不至如此突然,便就动。其时他见重离君落难,惶急若是,想来亦只出于朋友之义。只要后不再放他出岛,他和那些“朋友”联系少了,感自然会渐渐淡薄下去。

    于是心豁然开朗。想起封灵之印难解,漻清修为尚不足以应付。心道我便助你一臂之力,放他出来,那又如何!

    重离君是决明与天界着紧要除去的人,维泱如何不知。但在他而言,自是漻清的喜好比较重要。至于一干外人,其实并不常在他考量之中。

    虽然漻清未必亦已对他心生意。

    其实维泱自幼出家,从来不识滋味,因此他自己此刻亦有些彷徨。

    他只知自己只要一想到,后能与漻清在孤岛上朝夕相对,便觉心舒畅。

    喜欢怎样做,便顺其自然好了。也不一定非要给这份感下个明确的定义。

    只要双方皆欢喜……如若必要,便唤醒他前世记忆。反正又非难事。

    维泱这样一想,心中很是愉悦。于是运起神通,瞬间便抵东灵山腹洞之中。

    然而到了该处,却见漻清双目失神,天庭晦暗,竟已修为尽失,堕入凡尘!心中顿时又惊又痛。

    凝神一算缘由,不大生妒怒。

    他心中偏向漻清,虽然恼其不知自,但此刻心疼护尚且不及,如何还会降责于他。

    却想到漻清修为尽失,甚至大有可能已然移别恋,归根结底,自然都是重离君不好。不由自主掌聚神力,目杀机,径直往重离君走去。

    漻清感应到他沉重杀气,更加不肯听话让开,昂首凛然道:“师父要杀他,请先取弟子命!”

    重离君失声道:“清!”用力将他推开。漻清不及提防,侧跨一步。

    维泱本来只是心中憎恶重离君,含怒近,倒未必真会杀他。但此刻听闻漻清这般言语,只觉脑中轰然一响,再按捺不住,挥掌便向重离君拍去。这下运足全力,誓要将他立毙当场!

    漻清大惊,急之下拦在重离君面前,背脊朝着维泱,同时提起全部灵力,强施空间法术。

    维泱不想他竟真的以命相护,骇然收招。灵力排山倒海般猛地倒撞回来,便如他全力自击一掌。维泱立时喷出大口鲜血,伤上加伤。

    漻清落凡不久,竟忘记他此刻**凡胎不堪一击,只顾全神施行空间法术,对自己本竟丝毫不加防护。被维泱掌力的余波扫中,登时便受不住。至软倒在乃师怀中时,已然经脉俱断,生息全无。

    漻清修为本远不足以发动瞬移法术,但他以命为祭,以全灵力为媒,竟成功打开一个空间缺口。重离君不由己,立时便被吸了进去,消失不见。

    维泱呆呆抱着失去生气,渐渐冷下去的漻清尸,心神大乱。

    你……竟为了一个外人,让我承受亲手杀你之恸?

    你竟如此忍心!

    顿时悲怒横生。

    他一之内绪数变,起伏甚巨,正犯了仙家大忌;加上原就负重伤,此时便再把持不住,道心剧烈动摇。

    心魔应时暗生。

    天地间的邪之气有所感应,立时蜂拥而至,毫不留向他袭去,争相分食他中正淳厚的千年仙修。

    维泱心如死灰,木然不作抵抗,任由如此重压,将道心之防瞬间击为齑粉。

    再喷一口鲜血,随即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

    林宸在此万分恳切地对大家拜道:“请砸票!感激不尽!!”

    票票越多,某宸越有动力,写出更精彩的下文呀~~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