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数定尘渊 第十四章 星盘碎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漻清不安愈甚,一面全力舟在惊涛骇浪中穿行,一面强自收敛心神,一遍遍使用传心之术,呼唤维泱。

    然而此术最重便是要守得灵台一片清明。漻清关心则乱,始终无法成功凝聚心力。尝试许久,心音均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到得后来,漻清已急得直晕去。但他深知在这险恶的怒海之中,稍一松懈便是葬鱼腹之局,于是勉力支持,中烦闷之意却止不住层层加重。

    座船驶入深海,漻清渐感精疲力竭,几乎绝望之时,天气忽然放晴。

    乌云散去,狂风止歇,阳光毫无阻碍地撒了下来,映得水波粼粼闪烁。放眼望去,蔚蓝的海面一片平静,哪里似数息前尚巨浪肆虐的样子?

    漻清见到,精神一振,心中稍安。凝神调校航向,升起风帆,控座船利箭般劈开水面,向枢璇仙境疾冲而去。

    ==================F•J•X==================

    那封灵宝镜铸就,决明自是不尽感激。

    如星因曾与决明有一面之缘,这整月中两人相处又甚融洽,于是禀明维泱,要随决明同去除魔,顺便也上天庭一游。会弁放心不下乃弟,自然也是要跟去的。

    维泱知会弁、如星学艺甚精,更得封灵宝镜在手,且先不论御敌,至少自保应无问题。何况决明手握天界重兵,若见二徒遇险,岂有不加回护之理。又见会弁、如星跃跃试,满心期待地望着自己,想到他兄弟二人自成道以来,诸事顺遂,此时若能历些危险,总也不算坏事。于是点头可。随即想起年关已近,漻清即将回岛,便交代了到时定要回来团聚。会弁、如星连声答应,随决明去了。

    维泱因造那镜子,灵力耗损甚巨。送走三人之后便在岛上某处盘坐,潜运神功,吸取天地精华,以补所失。

    然而功力未及回复半成,心中便是一动。原来漻清此刻正被风浪消耗掉最后一丝气力,再抑制不住座船倾覆之势。

    事态危急,维泱这边厢立生感应。

    忙将元神自太虚中收回来。收得急了,似乎运岔了气。忍住口不适,升上半空,将狂风和乌云都收在袖中。

    摇头暗叹。这孩子也真胡闹!眼见天气如此恶劣,便不能稍待几再出海么?

    试了试内息,好在并未受伤。只是经脉有些淤阻,短期内怕是无法顺畅行功,收复那些失去的灵力了。

    伸手往怀中一摸,却是空空如也。不由苦笑。最近子过得实是太过平静,竟连丹药用罄都不自知。不过即使只剩七成功力,世上能奈何得了自己的人也不会太多。那就随便吧,让它自己慢慢恢复去。

    右手捏诀,淡淡的天青以他为中心凝成一圈,水波般向外去。

    数百里外,漻清的座船先是轻轻一震,随即猛地加速疾冲。

    漻清猝不及防,站立不稳,忙伸手抓住船沿。心内却不大喜,知是师父神通。纵跃上主桅瞭望台,极目远眺。

    船速继续加快,到得后来,船几乎凌空而起,贴着水面疾速滑行。

    片刻之间,枢璇仙境的轮廓已在前方出现,渐渐清晰。

    终于见到半空中那熟悉的影,焦急担忧了数的漻清心中一松,手下微沉,随即便借着桅杆反弹之力,向前抛飞而出,双臂大张,高喊道:“师父——师父——”

    然而两人距离毕竟太远,漻清早先大耗灵力,因而此刻尚未飞到近前,去势便已尽了。空中无法借力,不由主往海中坠去。

    维泱形一闪,已瞬移至他下方,正正将他接住。

    漻清用力抱住他,埋首在他宽厚温暖的怀中,脑中瞬间闪过这一年里经历的所有委屈伤痛,口中喃喃低唤“师父”,声音早已哑了。

    维泱膛给他面颊紧紧抵住,心口泛起一阵酸痛。不暗自诧异,莫非仍是受了伤?仔细探察却又不是。下意识反手将他搂在怀中,埋首在他颈侧。淡淡一丝喜悦蔓延开来,中疼痛渐消。

    若是平,维泱自不会有这般绪化的反应。但他此时灵力剧损在先,经脉淤阻在后,修为大打折扣。因此道心便不如以往那般稳妥,心中隐隐便受凡所扰。

    忽觉怀中有异,愕然松手,漻清竟已失去知觉,软倒下去。

    维泱大为心痛,知他灵力早便消耗殆尽,全仗着一股毅力方能支撑至今。此刻脱离险境,便再坚持不下去。忙抱着他落在海滩上,两人席地而坐。维泱一手将他圈在怀中,另一手掌心贴着他丹田,缓缓输送灵力。

    漻清只觉小腹一,随即升起一股浑厚的劲力,游遍他奇经八脉。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服畅快,虚耗的灵力瞬间便得补满。立时醒了过来。

    维泱收劲,依然任他靠在自己怀中,柔声问道:“可曾好些?为何为师仍觉你心神不定?”

    漻清搂着他腰,蹙眉摇头:“弟子不知……这两来一直心中烦躁,初始以为……以为岛上有甚变故,现在已知不是。”抬头望着维泱道:“可否请师父,请师父帮弟子探察一番,看看到底是何原因?或许是弟子的哪位朋友在险境也不一定!”

    维泱心中忽然便有些不舒服,将他挥开,站起来淡淡道:“为师不会插手你自己的事。”能与你心灵互应的朋友?

    漻清一跃而起,搂住他手臂,急道:“师父,求您了!师父帮我一次,事后要我怎样都行!”

    维泱更加不舒服,伸指点上漻清眉心,吸出一小团白芒,弹向虚空,口中应道:“为师亦要看看,到底何人,竟令你如此在意!”

    白芒涨开,化为一整块扁平镜面,竖直立在二人面前。

    镜中现出一对满含憎恶,轻蔑,和不甘的赭色双眸。

    漻清失声道:“离兄!”

    镜中影像一闪,竟是决明、会弁与如星力战重离君场面。重离君以一敌三,仍不露败像。

    维泱、漻清均是一怔。

    漻清愕然道:“师父不是从不理会仙、魔之争吗?”

    影像再闪,决明祭起宝镜,照在重离君上。

    重离君灵力被封,挣扎数下,终于不支,向下疾坠。

    如星手持封魔瓶,将他收了进去,抛在地上。

    旁边一名天将举起东灵山,狠狠压住。

    硝烟散尽。影像与镜面同时消失。

    漻清紧握左拳,心中使劲呼唤,那刻印却始终了无生气。

    抬头看向维泱,只见他双目深沉,面无表地望着自己。

    漻清心中焦急,未及多做注意,当即跪下道:“求师父开恩,放他出来罢!他在瓶中每多待一,生命便弱一分,要不了多久,便再难救治了!”

    维泱淡淡道:“那又如何。”

    漻清怔了怔,抱着维泱双腿道:“不,不!他……于弟子有救命之恩,我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求师父成全!”

    维泱见他惶急,愈发不悦,转过头去只是不理。

    漻清一咬牙,站起来道:“师父不肯答应,我自己去救他!”转便走。

    见到来时所乘的那艘海船,正在浪涛中打转。漻清纵跃上,掌舵调帆,断然望北而行。

    漻清向来对维泱毫不违拗,今却竟将他断然抛在后。维泱错愕之下,愣在当场,呆呆看着他扬帆远去。

    中不舒服的感觉升至顶点。

    重离君……是吗……

    右手不知不觉中已紧握成拳,灵力渐渐凝聚。忽然惊觉,不由心神俱震!

    维泱自幼修行,数千年的人生中,从未动过杀机。此刻这却又是为了甚么?

    因为不喜徒与魔族结交?维泱苦笑着抛开这个脆弱的理由。他明知自己从来不拿各族间的矛盾当会事。况且他早便知道漻清有个魔族朋友。

    只不过那时,他并不知道这个朋友在漻清心中,会变得如此重要。否则……

    否则?

    ……我竟如此不愿见到,另有外人得清儿这般重视吗?

    为何……难道我竟……

    仔细回想,清儿第一世修道不成,还可勉强说是因自己未曾尽到为师责任之故。

    但他第二世竟投入最不宜修道的皇家,成为一国之君;第三世更是很明显地表现出,他决无脱开“义”羁绊,修成大道可能。

    一直秉信天命定数的自己,为何至此仍不愿承认,清儿命中并无仙缘这一事实?为何仍不死心,要一直陪着他,甚至愿意不辞辛劳屡世找他?

    若对方是会弁或如星,他是否亦会如此?

    当然不!

    事实上,顺其自然,遵循天道,才是维泱这一派修行的法门。

    维泱从不是个喜欢强求的人。是以有时他自己亦不甚明白这样做是何原因。只道是与漻清特别投缘。

    喜欢将他慢慢抚养长大,喜欢宠着他。喜欢他的拥抱。

    即便两人不在一处,亦要时刻守着九曜星盘。

    甚至不惜与天命抗争,固执地硬要将他留在仙门一派。

    只为盼他能与自己长久相伴么?

    想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

    莫非这便是所谓“”?然而似乎,很久以前便已是如此了啊……

    只不过以往,自己师徒二人之间,从来不曾真正有过外人出现。

    “”原本不是一种美好的感么?却难道非要通过负面绪的作用,才可使当事人自知?

    苦笑。怎会这样。

    维泱再叹一口气。随便罢。管它是否“”。反正即便是,亦无甚大不了。

    如若两相悦,大可夫妻双修,对仙道有益无损。

    “夫妻”双修吗?维泱怔了怔。这种说法好像并不讨厌。

    两相悦……

    心中忽然又不舒服起来,呆了片刻。

    因为知道漻清前世他,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今生心中仍有自己一席之地。

    于是当他笑嘻嘻地说“师父,我喜欢你”的时候,便会忍不住当真。

    但想到漻清对重离君那份着紧,他心中便再笃定不起来。

    维泱手捏法诀,测漻清真心所。然而甫一凝神便不住气血翻腾,口生痛。咬牙忍耐,强行施术。突然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知道是因测的乃是关心之事,兼且此刻自己修为大减,无法守住灵台清明。方才强用读心之术,原已淤塞的经脉立时便抵受不住,受伤不轻。忙散去法术,不敢再算。中沉闷呕。

    调息良久,直至天色由明变暗,玉兔东升又西落,这才好些。

    此时东方渐渐发白,星月隐去。

    维泱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到屋内九曜星盘。或许可以看看清儿红鸾星的状况,和一个月前他最后一次观盘时有何区别。

    来到屋内,施法发动星盘。盘中诸星先是一齐闪亮,接着相继碎裂,纷纷落在地上。

    维泱只好苦笑。原来道心不稳,影响竟会如此严重。

    仍不死心,取了柜中蓍草,排在几上占卜。然而衍了数次,均不成卦。不由长叹一声。

    ===================================

    林宸友推荐两本非**小说:

    《田间垅上》,作者:海的女儿。书号:81576

    作者以她的父亲为原型,塑造了一位勤劳、善良、朴实的中国农民形象。

    该书以其淳朴的文风,和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平凡生活中小而甜蜜的幸福感取胜,读来别有一番风味。

    郑重推荐给喜欢写实类作品的读者。

    `

    《罪之荣耀》(原名《秩序救赎》),作者:任浮流矣。书号:112034

    这是一部文笔和主角格都很可的西方玄幻小说。林宸认为它颇俱娱乐。*^^*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