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数定尘渊 第九章 情为何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又是一个月晦星疏的夜。

    杭州陆家庄庄主陆泽漆,此刻正负手站在他房间窗口,呆呆望着黑沉沉的夜空。

    一阵晚风吹来,虽已时值夏初,陆泽漆仍然不由自主地打个寒战,回去塌上取了件外袍披在上,然后重新回到窗前。

    自从……功力被吸之后,自己这子便连普通人都不如了呢。

    想到桓楹,陆泽漆忍不住紧紧咬住牙关。曾经俊秀的脸上是掩不住的憔悴,面色苍白如纸。

    屋内烛光忽灭,原是蜡烛燃到尽头。陆泽漆轻叹一声,去柜上取了新的蜡烛,右手捏诀,两指轻轻互擦,一朵微弱的火花便在他指尖出现。陆泽漆将火苗凑近蜡烛,但因后力不继,尚未对准烛芯便即熄灭。陆泽漆如是做了许多遍,最后终于成功,举袖擦擦额上汗珠,叹了口气。

    最近灵力大损,竟连施这样一个小法术都要如此费力了。陆泽漆怔怔地想。是否该停一停手边的工作,等灵力慢慢凝聚回来再继续呢?这样下去,真到灵力完全枯竭,说不定永远都恢复不了了。

    回复不了又如何!陆泽漆自嘲地笑笑。若非漻清出面,迫使桓楹将自己送回来,此刻这些灵力亦早已被桓楹吸食干净了。

    便如那晚他吸去自己二十年内功,涓滴不剩,竟无丝毫怜惜。

    桓楹最喜欢吸取的其实是灵力。那晚他只将自己内力夺走,想来只是为了将好东西留到最后,再慢慢享用吧。

    漻清……是个甚么样的人呢?桓楹纵横江湖十数年,令人人闻名色变,竟只为见到了他一纸道符,便立即服输罢手,将到口的猎物拱手送回。

    陆泽漆想着,下意识地轻轻念出声来:“漻清……”

    忽听窗外有人轻笑一声,道:“竟得陆庄主齿及名,在下不胜荣幸!”

    陆泽漆吃了一惊,只见窗外就像是平空出现般,突然多了一个人。此人微笑着卓立于庭院之中,银色的月光撒满衣襟,衬得他的体轮廓有些模糊,整个人便如仙灵一般,美丽而不真实。

    陆泽漆怔了怔,道:“你便是漻清?”目光在他上仔细逡巡许久,幽幽叹道:“果然仪表不凡,无怪他,他对你一见倾心。”

    漻清也跟着叹了口气。

    陆泽漆忽尔笑道:“盛名之下无虚士,漻清先生竟比在下预想的,早来了好久呢。却不知我是在何处露出了破绽?”

    漻清叹道:“陆庄主算无遗策,这圈看似简陋粗糙,实则大巧若拙,引得漻某自行步步踏入去,待到惊觉,已然在彀中。漻某实在找不到任何破绽,不得不写一个‘服’字。”

    陆泽漆笑道:“漻清先生谬赞了。”接着叹口气,“然而无论在下算计得多么好,最终仍要给你追上门来。说明这计策仍有可修正之处,望先生不吝赐教。”

    漻清摇头道:“这却不是陆庄主妙计本的问题。漻某怀疑到你,实属偶然。只因那,漻某据岸垂钓,忽然想起一件旧事。”

    陆泽漆微笑道:“漻清先生果然非常人也。少林、武当发出联合追缉令,号召整个白道武林追杀你,换作别个,早就隐姓埋名,整躲躲藏藏,缩到天角底去了。漻先生却仍有闲逸致临河垂钓,追忆往昔。”

    漻清笑了一下,续道:“漻某记起十年前,在下刚入江湖的时候,曾见到一户人家夫妻相争,动起刀子来。在下那时只得十四岁,年幼无知,忍不住上前好言相劝。那男人大约是不愿外人管他家务事,又见自己妻子不经意向在下笑了笑,竟勃然大怒,一拳打落她数颗门牙,并叫在下快滚。”

    陆泽漆笑道:“你好意相劝,却遭人言语无礼对待,怕是要生气了。”

    漻清摇头道:“那到不是。在下当时亦觉有些尴尬,只笑了笑,转便走。谁知那妇人又哭叫起来,说她丈夫当年强抢她入门,她当时就不愿意,现下又给他欺负,真个不想活了。”说着又叹了口气:“在下当时年轻气盛,立时大怒质问那男人,她妻子所言可是当真。那男人竟理直气壮地承认了。当下我便将他制住,作势杀。”

    陆泽漆微笑道:“自是未杀的了。江湖上众人皆知,漻清居士手上向来不沾血污。”

    漻清一笑续道:“谁知那妇人竟跪下来磕头,求我放过那男人不杀。还说宁可她自己死了,也不可杀他,否则自己也要自杀殉夫。”

    “我当时十分奇怪,问道,‘他强抢你入门,我替你杀了他,你不就自由了,这样岂非更好?’那妇人道,‘被抢之后,初时不喜欢,后来就喜欢他了,现在已不能独活。’”

    陆泽漆听到这里,微笑凝固在脸上。过了好一会,幽幽叹了口气,露出苦涩表,喃喃道:“初时不喜欢,后来就喜欢他了,现在已不能独活。嗯,不能独活,不能独活。”

    漻清叹了口气道:“在下想到此处,便向桓道长询问。这才知道,原来陆庄主早已对他心生意,直至被送返家中后,仍曾主动邀他相会。”

    漻清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此事该当十分明显。这几起命案,杀人手法相近,事后处理所用的也是同一种气息擦除术;不幸罹难或如在下般惹得周麻烦的又均是听雨楼会战之人。若说两者间没有联系,任谁都不信。这事件中的诸人,马家几乎灭门,点苍六侠全殒,凶手必不会是他们;麦在冬被害之时,空明、空净正和常在山等诸人一处,兼程自少林赶往武当,这些人当然也全被排除在外。我既知自己和桓楹均非凶手,那么剩下的也只有令姐和陆庄主你了。麦在冬临死时震惊悲怒,自是想不到竟然是你恩将仇报。他书于地上的,固然可以是半个‘清’字,但若说是‘漆’字的起笔,也未尝不可【甲】。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我却直到不久之前方才想到,实在汗颜!”

    陆泽漆神态恢复原样,微微笑道:“这么快便想到,已然大出本人意料了。我甚至尚未来得及制订关于少林二僧的计划。”

    漻清苦笑道:“陆庄主这又是何苦!”

    陆泽漆微笑不语,停了一会,忽而扬声道:“桓楹!我知道你也在近旁!既然来了,何不现相见?难道我竟连看你一眼也不行么?”

    桓楹长叹一口气,缓缓自庭院一旁树丛中走出来,心复杂地望着陆泽漆。

    陆泽漆眼神顿时变得脉脉如水,柔声道:“楹,那些害得我们分离的坏人,泽漆已将他们泰半杀了。你开不开心?”

    桓楹苦笑道:“我并未要你如此。”

    陆泽漆笑道:“那便算是我主动为你做的罢。你……近来可好?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我们在一起的那几个月。那是泽漆一生中,最快乐的子。”

    桓楹无奈道:“你该当知道,我对你……只是利用而已。若非我当时不得不将你送回,你早被吸干灵力,全枯槁而死。”

    陆泽漆微笑道:“我自然知道。你也从未瞒我,不是吗?虽然我内力被你所夺,但我那时……那时实是非常快乐。就算为你而死,我也不会皱半下眉头!”顿了顿,愤然道:“我是自愿的,他们有甚么资格强行拆散我们!所以他们都得死!”说到这里,他眼中透出疯狂的仇恨,“若非那些短命的家伙多事,我们便不会分开,你也不会见到漻清,也不会因而移别恋!”他一手扶着窗台,一手伸出指着漻清,浑颤抖,声嘶力竭地喊道。

    桓楹忙抬头往漻清望去,只见他偏过头去,装作未闻,不由大为尴尬,忙道:“你胡说甚么!我何时曾对你有?又何来‘移别恋’!”

    陆泽漆自然看到了他的动作神,更是醋意大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可惜现在你心的漻清居士成了过街老鼠,在江湖上寸步难行!你自己名声本就不好,若继续和他在一起,唯有死得更快些。”他顿了顿,柔声道:“不若你回到我边,就在我这陆家庄住下,我养你一辈子,护你一辈子,永远不会再有人来欺负你,你说好不好?”

    桓楹叹息道:“是我对不住你……但我那在杭州,已和你说得很清楚,这一世,我都不会再碰除了漻清以外的任何一人了。况且现下真相大白,漻清名声恢复,我后也会收手,和他一起退隐江湖。”

    陆泽漆先是大怒,后疯狂大笑道:“真相大白??名声恢复??哈哈哈哈哈!此刻这处只有我们三人,就算你们知道真相,那又如何!你们现下声名狼藉,你说,江湖中人会更相信我这个受害者,还是你们这对伪君子、真小人的言语?”

    漻清叹道:“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想他们也不会选择相信我们的了。”

    便在这时,庭边影之中又转出个人,合什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贫僧先前有眼无珠,错怪了漻居士,那是贫僧的不是了。”

    漻清微笑回礼道道:“不敢,大师言重了。若非大师仍是信任晚辈,愿意给晚辈一个机会,此刻也不会陪我等在此处了。”

    陆泽漆大惊中,其他人陆续各从藏之处走出来,人人面带愧色。

    马勃“噗通”跪在漻清面前,狠狠自掴道:“小人瞎了眼,居然怀疑漻先生高义!待亲眼目睹仇人授首之后,定将这对招子挖出来,以谢先生!”

    漻清苦笑道:“那却不必了。在下要了你的双眼,也无甚用处。”伸手扶他起来。

    陆泽漆忽然笑道:“一群蠢货。若你们隐在暗处,待我收拾掉漻清之后再悄悄退走,以我现在功力尽失的状态,可能根本无法察觉你们的存在。但你们偏偏要现出来。既给我看到了,可就一个都走不了了!”

    秦艽“嘿”声笑道:“你现在功力尽失,灵力所剩无几,竟还敢口出狂言,说这种大话!真是忝不知耻!哼!今老夫就要杀了你,为我六位徒儿报仇!”

    陆泽漆冷笑道:“说你是蠢货,你果然就是。若我事事只能依靠内功、灵力,我又凭甚么杀了马氏满门,点苍六侠?便是在我全盛时期,亦不可能!”

    众人一怔间,只见陆泽漆缓缓自怀中取出一只小巧的银色铃铛。

    空明、空净同声惊呼道:“摄魂铃!”

    陆泽漆微笑:“不错,正是摄魂铃。”转眸深地望着桓楹道,“那约你相见,原是想给你这个。但你,”他话音低沉下去,“但你却对我说了那样绝的话。”转而恨恨道:“我不甘心!凭甚么你要上一个你只见过一面的人,而将我这旧人弃若敝履!”忽又柔声道:“你来,站到我边来。我不会伤害你……无论你对我做过甚么……我宁可自己死掉……你过来,待我杀了他们,我会原谅你,以后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

    桓楹叹口气,道:“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从来未曾真心喜欢过你。当时我看上的只是你的内功灵力而已。”

    陆泽漆脸色一变,厉声道:“那你是宁可死了?!”

    桓楹深地看着漻清,唇角含笑,不再说话。

    陆泽漆看在眼里,只觉天崩地裂,子摇摇坠,伸手撑着窗台,凄然笑道:“纵然再次亲耳听到你说这样绝的话,我,我还是没有办法……”抬起血红的眼睛,狠狠瞪着桓楹,狂笑道:“不能同龛枕,生有何欢!便让我们同年同月同死罢!”说着扬手抛出摄魂铃。

    清脆的铃声在夜空中回响,四下一片肃杀。

    漻清大惊,双手结印,迅速念咒,灵力幻成大片白色壁界,疾往陆泽漆和摄魂铃之间插去。

    为甚么他不顾己方,却要先救陆泽漆?

    然而,终究迟了一步。待漻清壁界罩顶,陆泽漆已然软倒,上无力地倒挂在窗台上。

    摄魂铃能取一定范围内所有生灵的魂魄,只除了那个将它攥在手中的人。

    陆泽漆将它高高抛出,摄魂铃便不再对他留

    几乎便在陆泽漆倒下的同时,院中诸人周数寸之外爆起强烈白光,顿时将各人的形都隐去了。

    白光散尽,众人惊魂未定。空明合什道:“阿弥陀佛!多亏漻清居士事先便料到对方必有杀招,早早为我等施了防护壁界。否则此刻,大家便真的要同归于尽了。”

    漻清伸手接住落下的摄魂铃,叹息道:“此物害人无数,不能再留在世上。”掌运神力,将它裂为碎片。一代神器摄魂铃,就此永绝于世。

    铃中涌出大量怨灵,在庭院中盘旋呼号。漻清、武当其余四子与二僧各自念咒超度,过得片刻,魂灵渐渐消散,往生投胎去了。

    马勃此刻回转神来,想起父母亲人,不由悲从中来,当下跃起,奔至窗边,举刀在陆泽漆尸上乱砍。余人眼见,虽觉陆泽漆罪有应得,仍均感恻然。桓楹疾步上前,向马勃后领抓去。

    忽听院门口一声悲呼:“不——住手!”原来是陆泽兰听到乃弟院中怨灵厉号,急急赶来加保护,却正好见到马勃将陆泽漆尸剁得血模糊。

    陆泽兰“唰”地拔出长剑,向马勃扑去。秦艽离她最近,伸手将她拦住。

    陆泽兰大哭挣扎:“你们杀了我弟弟!你们杀了我弟弟!”

    众人均不知该如何是好。难道要告诉她,她一向疼的弟弟上了吸走自己功力的人,还因为别人好心将他救出,就大开杀戒,并嫁祸于人?

    漻清只觉十分疲倦,拱手向诸人告个罪,转跃出院墙,自行远去。

    桓楹本正站在窗边,制住马勃。眼见漻清离开,一时间很是犹豫,是要跟着去还是留下保护陆泽漆尸

    最终叹了口气,将陆泽漆小心抱出窗来,放在陆泽兰怀中,之后一跺脚,往漻清离开的方向追去。

    出了陆家大门,一眼望去只见茫茫夜色,漻清早不见影。桓楹茫然依墙坐下,心中一片空白。陆泽漆这样对他,他又非铁石铸成,怎可能毫不放在心上。心中有些迷糊,想不出到底是和陆泽漆,还是和漻清在一起,会更幸福些。

    如今他的陆泽漆惨死,他的漻清又已离开。天地之大,竟似只剩自己一人。忍不住悲从中来,抱住双腿,将脸压在膝上,强自忍住泪。

    忽听旁边有人叹息一声,将他揽在怀中。他只觉头顶挨着那人下巴,脸颊靠上一副坚实的膛,鼻中充盈着这几来一直让他魂萦梦牵的气息,终于控制不住,默默流下泪来。

    漻清低声在他耳边道:“你可以放心哭出声,我已在周围设了壁界隐,没人能看到或听到我们。”

    桓楹点头,紧紧回抱他,低声啜泣。

    良久,桓楹平复下来,不愿离开漻清怀抱,只趴在他膛上怔怔发呆。

    漻清却已察觉,轻轻将他推开,柔声问道:“可觉得好些了吗?”

    桓楹恋恋不舍,道:“没觉得。我还要抱。”伸手过去,却又碰到那层平滑壁界。不由失望道:“早知方才死也不松手!”

    漻清忍俊不,摇头叹道:“这才好些,便又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桓楹皱眉道:“两相悦,怎是乱七八糟。”侧单膝跪下,盯着漻清双眼,正容道:“我对你是认真的,漻兄可否试着接受我呢?我知你们修仙必须,没关系,我也可以。或者你若要我放弃现在的全部魔道修为,随你从头开始持戒清修,亦无不可。”

    漻清心头大震,此时终于知道,桓楹确是真心着自己。

    由魔转道,殊为不易。首先需要废去所有魔力,成为普通人;之后再和一般修道之士那样,一点一点从头修起。然而个人天不同,即使放弃现有一切,也未必定能得成大道。桓楹修魔多年,已有小成,此时竟义无反顾,甘愿抛弃一切,只求和自己在一起。纵使漻清修道多年,心如止水,此时也不由一阵慌乱。

    恍惚中,桓楹缓缓接近,凑上唇来。漻清茫然看着他深邃的双眼,周壁界渐渐淡去。

    两唇只差一毫厘,漻清突然全一震,白光暴起,桓楹倒飞出去,重重跌在地上。

    漻清霍然起立,尴尬不知所措时,桓楹已撑地坐起,抚着后脑抱怨道:“你纵是不愿,也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漻清脸上一红,干笑道:“对不住了……哈……”

    桓楹一跃而起,笑意盈盈地问道:“考虑得如何?”他方才差点便可得手,虽然后来摔得甚为难看,但心仍然十分愉悦。

    漻清只觉此时心中回复一片澄静,暗忖莫非方才自己心神不守,竟给他媚功乘虚而入了么?当即笑道:“桓兄好意,在下心领了。可惜在下实在不好此道,桓兄明珠暗投,甚为可惜。桓兄还是请早另觅佳配吧。”

    桓楹见他完全恢复常态,心中暗呼可惜。不过反正来方长,总有一天要教他对自己死心塌地。中陡然升起万丈豪,“哈哈”大笑,积累了整晚的郁一扫而空。

    ―――――――――――――

    枢璇仙境。

    维泱大为愕然:“险些神智被夺吗?这孩子是怎么了?修为竟退步至此!”运起神力,凝思缘由,然而未及探完整件事的始末便即大怒,挥手劈碎一旁小几。只觉中一片烦躁,沉闷呕,不由一惊醒觉,强自收敛。知道方才自己心神大乱,道心几乎失守,当即盘膝坐下,凝神静气,不敢再探。

    ------------------

    『注释』

    【甲】“泽”字的繁体是“澤”。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