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辰极之羁 第九章 九章终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子澈的惊呼声越来越远,漻清的意识堕入一片黑暗。

    师父……

    ……

    ……

    ……

    ……

    ……

    ……

    ……

    ……

    ……

    我死了么?

    漻清睁开双目,只见维泱俊美无匹的笑颜便在眼前。

    果然死了。漻清复又闭上眼睛,满足地叹息一声。

    若是一睁眼就能看到师父,那死了也不错。

    不知是只有第一眼呢,还是以后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漻清心里犹豫起来,好生难以决定是否要再看一次。

    万一是前三眼才能看到,我刚才岂非已然浪费了一次?不行,剩下的两次,定要省着用。

    正想着,维泱悦耳的轻笑声响起:“清儿……又在胡思乱想甚么呢?你还活着,睁开眼来瞧瞧。”

    活着?没死?我还没死吗?“骗人!”漻清撇嘴。没死怎能见到师父?!

    这时他听到三、五声压抑的轻笑,似是各属不同人的。

    好吵。他皱眉。忽觉有人伸手轻按自己眉头。这个温度……绝对!绝对是师父没错!

    为何死了还能感觉到温度?看来死亡很幸福嘛……难怪不见一人是死了复又回来的……

    维泱的声音道:“还痛吗?不会吧,为师已将你痛觉尽数去掉了啊。”

    是吗?师父真好……咦?鬼本来就无痛觉的吧?为何还要师父帮忙方能去掉?

    漻清疑惑起来。难不成我真的没死?这么一想,生平的记忆,潮水般轰然涌进脑中。

    漻清“啊”地一声叫出来:“师父!”倏然睁开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那是维泱的笑脸。

    没错,那肯定是维泱的笑脸!

    天下间更再无一人,可以笑得高洁如斯,温文如斯,绝美如斯。

    “我都快死了,为何你还笑得那么开心?”漻清抱怨道。双目却一瞬不眨,狠狠盯着维泱,似要把他的样子深深刻在心中。

    此刻他一点儿也不想问维泱,这些年来去了何处。

    只要他现在就在我边。

    这才是最重要的。

    维泱伸手轻抚他双眼,忍不住低头,在他眼皮之上各亲一下,笑道:“这样瞪着,不累么?”

    漻清体一僵。

    半晌问道:“为甚么亲我?”

    维泱忍笑道:“因为你可。”

    漻清继续僵硬。

    想起自己伤势,怯怯问道:“我这个样子……怎还会可?”非常懊恼,现在连一根小指头也动不了,否则早将自己的丑脸遮起来了。

    维泱笑道:“色相,皮囊而已。为师并不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与以前有何不同。”

    漻清听他如是说,心头的喜悦直振翅飞出。笑着笑着,双眼弯成月牙:“师父,清儿现在浑无力,但是很想,很想像以前那样,在师父上蹭蹭。师父可否帮个忙?”

    四下呛咳声一片。

    这时漻清才有空转过眼来,看看余人。

    “咦?徐卿,赤卿,商卿?你三人怎的仍在此处?朕不是早交代过后事了吗?遗诏卿等也拿了,还留在此间做甚?都出去候着,该办甚么的赶紧办一办。等朕崩了才做,不嫌太赶吗?啊,还有澈儿!嗯,澈儿。啊!澈儿你最重要了,你赶紧跟他们去做那件事,迟恐不及!”

    “……”徐知常愕然。有……这样的吗?

    “……”赤箭大惑不解。为甚么迟恐不及?

    “……”子澈一头雾水。……甚……甚么……

    还是商陆反应快,双臂一伸,推着他们就走了。

    “皇兄……”子澈兀自挣扎,商陆坚决地用力将他拽出去。力气大的样子。一点看不出来是文弱书生。

    漻清眼见房门在他们后关上,满意地笑了,轻唤道:“师父……”

    维泱叹息一声,将他上半轻轻托起,贴在自己前。

    漻清满足地吸了口气,道:“师父上的味道真好闻!”

    维泱失笑:“为师以为早将自己体味修掉。我认为你闻到的是衣服和残留皂角的味道。还是你想说为师修为不够?”

    漻清“呵呵”傻笑,并不答话。幸福地眯了会眼,问道:“师父,我还有多少时间?”

    “约摸还有两刻钟。怎么,”他低下头,柔声问道,“清儿想做甚么?还是想去哪里?说罢。”

    漻清笑道:“还是师父最知我。嗯,其实我哪儿也不想去,就想师父抱着我看月亮。”

    维泱笑:“今晚的月亮,怕是没那么好看。”说着抱起漻清,穿窗而出,落在屋顶上。

    苍穹之中,新月如钩。

    漻清笑道:“好看得紧哪!”依在维泱怀中,不再说话。

    一会儿,维泱抚着漻清上伤疤,语颇懊悔道:“早知便不去听那经书!九讲完,下山才知已过九年。我竟忘了这一节!”

    漻清恍然大悟,唯一的心结也打开了,笑道:“那也没甚么。”你未曾将我忘记,我很满足。你并非故意不见我,我很满足。你此刻正拥我入怀,我很满足。

    维泱皱眉道:“怎会没甚么!我若在你边,你便不能伤成这样!”

    漻清只觉越来越无力,低声道:“难道不是,我的天命尽了么?就算师父在我边,也都该是一样吧?”这句话很长,漻清说完便觉有点喘。

    维泱沉声道:“你天命到时,我自会亲手取你魂魄,决不能让你受这些零碎苦头!”

    “……”漻清苦笑,“我有点不知该说甚么好。”

    维泱轻笑:“别说了,睡吧。现在你不会有任何痛苦了。”

    漻清知自己大限已到,撑着最后一口气求道:“师父……再来找我……来世……好不好?”

    “那是自然。”维泱微笑答道,语气平淡,便如所说之事十分简单,十分顺理成章。

    这是漻清意识中最后听到的话。

    大郕征和十一年三月初三,宣宗皇帝凌漻清驾崩。遗诏命信王凌子澈继皇帝位;封商陆为御史大夫,与丞相徐知常、太尉赤箭一起,共为辅政三大臣。

    历史,又翻开新的一章。

    —The END of 《辰极之羁》—

    『注释』

    ―――――――――――――――――――――――――――――――

    【解题】 天子祭服,自周以后,纹饰九章。九章终曲,喻示漻清天子之世尽于此。当然,亦有双关本文九章而结之意。

    ――――――――――――――――――――――――――――――――

    『广告时间』 清清最后到底有没有被泱泱吃掉呢?(怎么觉得这话应该反过来说— —)

    敬请参阅拙作《诸世修行录 卷二 —— 数定尘渊》(原名《道心种魔》,已开始在起点发布,就接在本卷后面而不单独成书,大家请直接点下一页阅读。同时期待本书两卷的共同题目被许可改成《诸世修行录》的那一天早到来!(管理员大人说要等2个月以后,555)!

    由于林宸有频繁改文的坏习惯,《数定尘渊》暂不开放转载,免得到时大家都麻烦,请见谅!

    拜请各位读者大人砸砖~~~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