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辰极之羁 第二章 山木有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宸 书名:诸世修行录
    大郕建平十七年十一月,太宗武皇帝凌衍驾崩,遗诏命太子清即皇帝位。诏颁天下,开丧挂孝,绝鼓乐。葬毕,宣宗登基。诏颁示中外,改天子名讳为漻清,并议于明年正月改元征和,大赦天下。追进太宗嫡后姜氏为圣母皇太后,进封皇后苏氏为太后,迁居慈安宫;拜太傅维泱为国师,授九锡之礼,赠居洛水宫;改封二皇弟晋王凌子渊为孝贤王,赐守皇陵,不奉敕诏不得还朝;进封三皇弟凌子沐为汉王;进封六皇弟凌子澈为信王;追授原丞相白术为忠烈公,世子白英袭为忠烈侯;擢升御史中丞徐知常为丞相,授封文信侯;擢升大将军赤箭为太尉,授封忠勇侯。余者皆加三级或一命之荣不等。

    先帝遗诏,命“天下吏人,三释服”,宣宗秉孝,下旨百官万民从遗诏,宗室子弟则需居丧百

    这服满,汉王奉诏离京就藩;信王年幼,仍暂居宫中,待冠礼后之国。文武百官即上疏奏请皇帝大婚。

    圣母皇太后姜氏去世时,太子清年方十五,未曾纳妃。之后苏贵妃被册立为后,太子失宠,更无人记起替他心终大事。此时新皇登基,继嗣问题便浮上水面。可是每及于此,皇帝总是淡淡一句“知道了”便打发过去。诸臣心中着急,却是无奈。皇帝方过二十,此时若以担心宗嗣问题为由请他立后,未免有咒其早夭之嫌。试问谁活得不耐烦,敢触皇帝霉头?但此事不决,众人心中总不踏实。

    这众大臣退了早朝,聚在一起议论。御史中丞巴戬天忽道:“国师维泱上人,是从小看着皇上长大的,皇上对其亦十分敬重。咱们不若请他去劝谏皇上立后,众位以为如何?”余人皆附和,唯有丞相徐知常迟疑道:“国师乃仙家,虽位爵九锡之尊,整却只在洛水宫中清修,从不理会朝政。他可未必肯管这事。”

    御史道:“天子立后,传承嗣位,可非一般小事。国师虽清修无为,但此事关乎社稷,想他未必毫不在意。”顿了顿道,“听说徐丞相向与国师交好,不若请您进宫与他老人家商议一番?”

    徐知常叹道:“便姑且一试罢了。”

    当下徐知常辞别众人,西行往洛水宫而去。他有御赐腰牌,路上并无阻碍。行至洛水宫前,正遇见国师的小道童如星步出外,便上前一揖道:“请问仙使,国师在否?”

    如星正容回礼道:“不敢,徐相折煞如星了。师父现下正与皇上对弈哩!丞相请稍候片刻,待如星进去通报。”

    徐知常忙道:“仙使请留步。在下万万不敢打扰皇上与国师雅兴,愿在此等候,待皇上起驾回宫后再进去吧。”

    如星笑道:“那徐相可要好等了。师父方才命我去御膳房吩咐,皇上今天要留下来用晚膳呢!”

    正说着,又一小道童走出外,对着徐知常稽首道:“师父方才掐指一算,知道徐相来此,特命会弁领徐相去偏奉茶,待师父与皇上棋局一了,便出来相见。”

    徐知常闻言大喜,忙连声道谢,与会弁进去了,如星自去御膳房吩咐不提。

    却说皇帝凌漻清正与国师维泱弈棋,忽见维泱一笑,吩咐一旁伺候的会弁去请徐丞相进来。漻清略一沉吟,便知十有**是关于立后的事,不悦道:“这徐老儿当真可恶!我娶不娶妻关他何事,竟追到师父这里来了。”

    维泱笑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且是天子之尊,没有几个可承嗣位的皇子,叫他们怎放心得下。”

    漻清一怔道:“师父不是说,徒儿前世便随师父修行吗?此生难道不应仍以得道为目标立世?若娶妻生子,还怎么修仙?”

    维泱笑道:“古来多有夫妻双修,得成正果的。”

    漻清愕然道:“那和根本不立后宫,有甚么区别?”

    维泱笑叹道:“为师说笑,清儿无需介怀。坦白说,清儿今生既为国君,俗务缠,那是决无可能修成大道的了。”他抬手作势,阻住漻清出之言,续道:“因此你不若还是遵循天命,做个好皇帝吧。修行作为副业便可,但如有所成,唯待来世了。”

    漻清听了,不由泄气,将手中棋子一扔道:“我若不是生为皇长子就好了。”

    维泱忆起早年乩出徒竟然投生皇家,自己曾想过扼死他,使之重新投胎好修行。最后终因婴儿太过可而不忍下手,只好作罢。现在想来,似乎确是天命不可违呢。

    想到这里把前事跟漻清说了,后者听了大惊,呆瞪着眼前这个曾试图谋杀自己于襁褓之中,现在却笑得一脸风淡云清的人,过了一会儿方道:“既是如此,当二皇弟叛乱,师父为何要将其镇压,而不应势将我带离宫闱呢?”

    维泱见徒一脸忿忿,不由好笑道:“为师当不是说了么,清儿命定该是国君,而你二弟却应去守陵。为师不过是在遵从天命罢了。”

    漻清讶然道:“原来真是如此,我还道师父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气气二皇弟呢。”

    维泱摇头叹道:“天命一事,岂是可以随口说笑的?偏你总有诸般不信。”

    漻清忙陪笑道:“弟子不敢。”

    维泱也释了手中棋子,道:“既然你已无心弈棋,为师这就往见徐相去了。”

    漻清皱了眉头,不悦道:“见他做甚,不就那件事么!师父且安坐,待弟子出去,打发了他回家便是。”说着站起来。

    维泱跟着起,轻轻按着他肩,让他依旧坐下,抚着他头顶笑道:“徐相对你一片赤诚,你可不许去吓他。”

    漻清本待不依,给他伸手在顶上一摸,顿觉全酥麻,吓得赶紧收敛心神,垂首不敢再动,怕被他看破自己异样。然而维泱并未注意,见他不再坚持,便放心地出去了,留漻清一人坐在棋室内发呆。

    漻清少年天子,形貌瑰丽,天资聪颖,且得忠臣良将辅佐,在众人眼里自是如受众神眷顾,风光无限。但他自己却并不十分开心。

    也不知从何时起,漻清便发觉自己对师父维泱不再是单纯的孺慕之。他的目光心神总忍不住要绕着维泱转;自幼受了委屈,只要往维泱怀里一粘,闻着他衣襟干净的味道,听他在耳边柔声宽慰,便觉心中一片宁静。维泱说过的话,他没有一字忘却,但若跟着别个老师学习,他却频频走神,心思一早飞到那个风华绝代的人上去了。后来,他索赶跑了所有其他太傅,整都跟在维泱边,若非必要决不肯离去。因此他的六艺和经国都是跟维泱学的。

    母后过世,父皇专宠二皇弟,没人给他这个太子立妃,旁人提及总是一脸怜悯,他自己却正中下怀。他根本无法想象和任何一个除了维泱之外的人共度一生是甚么滋味,更何况还要行夫妻之礼呢。

    但他这番心思却从不敢宣之于口。

    一来怕冒犯了师父。在他心中,维泱是神一般的存在。其实光是这么想想,他都觉得是亵渎,暗地自责不已。

    二来他怕师父知道后,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再也不见他的面,那他只好死了算了。

    况且,自己和师父都是男人。虽然古来国君多有好龙阳之癖的,但世人对此的评价总是贬过于褒。自己遗臭万年也就罢了,万一连累师父这样天仙一般的人物,竟然担上“嬖童”、“以色事君”这等污名,那自己就真的万死不足以辞其咎。

    就算这些都能不计,他也不敢拿这种事影响师父修行。年幼时一次他想讨维泱欢心,便将如星拉到一旁,问他可知师父喜欢甚么东西,他好去弄来相赠。如星道:“师父吗?师父已飞升成仙,还有甚么东西是喜欢却得不到的?我看哪,师父唯一欢喜的,便是能早修成正神,位晋大罗金仙之列了。”

    漻清犹记维泱曾道,修道最重要的是守心,所以修行之人不能大喜大悲,大惊大怒。纵然以大慈悲泽及天下,却不能有世俗私。倒不是说私为恶,只是心中有便有破绽,道心便难得圆满。

    若他向师父告白,往好里说,师父接受自己,却因而生喜嗔妒怒,患得患失等负面绪,道心失守,从此修道不成;往坏里说,师父因自己的畸恋亵渎而勃然大怒,道心失守,仍是就此修道不成。

    他对师父痴心一片,这等事是万万做不出的。

    他一心只为维泱着想,却不知师父飞升天仙后,道心坚固无比,决不能如此轻易失守。【甲】兼且由天仙晋升为大罗金仙,所重并非道心,而是灵力。【乙】此一节,维泱思及反正漻清今生之内绝用不到,便也未曾与他细说,却不知他心中转过这许多念头。

    漻清一面想着,微微苦笑。说不定师父根本不在乎,至多摇摇头说声“胡闹”,便即当作从无此事。这种打击他可更加承受不起。

    因此即便相思到肝肠寸断,他也只敢把慕放在肚里。只要能经常看到师父,他就满足了。

    这时房门被推开,维泱含笑进来,后面跟着的如星手捧大堆卷轴。

    漻清一呆,只听维泱道:“适才徐相特地遣人回去,送来这些画像。你若无事,便看上一看,见到有如意的,也好早下聘。”

    漻清中一滞,不由大是委屈:我如此你,你却殷切将我推与他人!

    他怒道:“我不看!没甚么好看的!我也不想立后!”

    维泱却不知他的心思,以为他只是面皮薄,便笑道:“你为皇帝,立个把后妃算得甚么。”接着柔声道:“你若仍一心向道,只需秉从无为而治的原则,善待百姓;并少纳妃嫔,不至荒于嬉,也算是积世功德了。其实便是今生不修也无甚大碍。”他的意思,自是来生再修也不迟。

    但漻清听后却更添悲怆,心道,原来我修道也好,不修也罢,你竟全不放在心上!你成仙成神,与天地同在,我却只是你漫长人生中的一个过客罢了!你原不在意我能不能得成正果,能不能……能不能长伴你左右!想到此处,自怜自哀之大起。见维泱仍要再劝,他脸色一沉,霍地站起,拂袖便走。

    维泱不想他反应如此激烈,大为愕然,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一时间不知该说甚么好。

    如星从大堆卷轴之后探出头来,向漻清喊到:“师兄——你怎么走啦?不是要留下用膳吗?我已经交待下去了呀——”

    漻清“哼”了一声,脚下片刻不停地迅速走远。他候在外间的贴太监扁竹见了,忙不迭地跟着去了。

    ―――――――――――――――――――――――――――――――――――

    『注释』:

    【声明】本文关于神仙修炼种种,灵力云云,设定之时虽参考过有关文献,但终属小说家之言,均以照顾本文节发展为考量。请各位读者勿要信以为真。正经修道之士更切勿被本文所误导。

    【解题】 “山有木兮木有枝”

    【甲】 关于神仙的种类,参考自“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5358.htm

    归纳起来,约分五种:

    1、鬼仙---修到死后的精灵不灭,能够长久通灵而存在于鬼道的世界中。

    2、人仙---修到却病延年、无灾无患、寿登遐龄。

    3、地仙---修到辟谷服气、行及奔马、寒暑不侵,水火不惧,具有神通。

    4、天仙---修到飞空绝迹,驻寿无疆,而具有种种神通。(国师维泱此时的修为)

    5、大罗金仙---也即是所谓“神”仙的极果,最高能修到形神俱妙,不受生死的拘束,解脱无累,随时随地可以散聚元神.天上人间,任意寄居。

    从鬼仙以上, 层次级级加深。

    【乙】 “道心”是精神上的一种境界。悟便是悟了,否则即便将道理放在眼前,悟不到就是悟不到。

    “灵力”是施行强**术的基础,可通过不断修炼而积累。如果非要和甚么相比较的话,它更像武功中的“内力”。

重要声明:小说《诸世修行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