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56章 过得很寂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没有当年那个小人儿跟在我边,我过得很寂寞。”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轻轻笑笑。

    “我时常想……”闻仲望着眼前波澜不惊的湖面,“想过很多很多次,假如那天,我不顾一切,不放手将你强行留下,局面,会是什么样子?”

    “闻仲……”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假如。”

    “所以才觉得珍贵跟叫人向往,是么?”

    “是的。”

    “如果每个人都能在选择的时候未卜先知,清流,你说该多么的幸福。”

    “闻仲……你在后悔么?”

    “是啊……或者吧。”

    “为什么?”

    “为了……没有更加坚定地留下你。”

    “错过的,会永远的错过,或者,这就叫做命中注定,闻仲,不要后悔。”

    “我知道后悔没有用,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他的侧面,坚毅,刚强,带着男子汉的独有鲜明棱角。

    “我明白。”我柔声回答。

    “是谁将你变得如此温柔。”他忽然又问。

    我一怔,然后低低一笑:“是一个……不顾一切,从没有放手过的人。”

    闻仲苦涩一笑:“他比我幸运。”

    “闻仲,你不必羡慕他,他也吃过很多苦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也做一个那样的人。”

    “闻仲……”

    他慢慢地转过来,双眼在灯光下微微光亮:“清流。我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我将手慢慢地从他手中抽出:“对不起……你在我心底,始终是个值得敬重地人。”

    沉默突如其来。

    “我……该回去了。”我低头,这种沉默,很是尴尬。

    “清流,”闻仲叹一口气,“让我抱抱吧。”

    我踌躇。

    “就当,最后的告别。”他又说。

    我站住。

    闻仲走到我边,伸手。将我慢慢环抱入怀中。

    静寂的夜晚,仿佛只能听到他沉稳的心跳声。

    ******************

    空中忽然传来云中子的叫声:“清流!小心!”

    我一惊,后劲风忽至,震得沧浪亭的灯笼摇摇坠。与此同时,有人狷狂大笑:“云中子,你也敢来拦挡我么?”

    我一听这声音,顿时心冷起来。

    一道人影。龙卷风般急速到了跟前,在亭子上空隐隐出现,浑上下,散发出淡淡光辉。

    这人怎么会突然来这里。难道说……一念之下,我猛地放开闻仲,闻仲看我一眼。忽地将我拦在后。上前一步。朗声说道:“教主怎么会突然驾临此地?弟子闻仲见过教主。”

    “闻仲闪开。”来人漂浮半空,并不落地。只是低低一声,“吾志在你后之人。”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此事闻仲并不知,方才差点错怪了他。

    “通天,你真是魂不散。”我凛然不惧,冷冷一笑,从闻仲后迈步走出。

    ****************

    来人正是碧游宫掌教,通天教主。

    “清流,好久不见,你真是越发失礼了。”通天淡淡一笑,白袍在月光下散发淡淡光辉,看起来如此圣洁之人,竟然会行如此邪恶之事。

    此时空中一人掠下,站在我的边,却正是云中子。

    我见他面色泛白,顿时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感受他体内血气翻涌,想必是方才见来者来意不善,上前拦阻,却被通天伤到。

    手搭在他手腕脉门之处,向内输送真气,云中子却反手握住我的手腕,向着我摇了摇头。

    “你们两人,果然是同袍

    闻仲站在一边,闻言说道:“教主,紫皇是弟子请来做客地,请教主勿要为难她。”

    我见他为碧游宫弟子,在如此时候,却仍旧维护着我,心头不由地感动。

    通天却丝毫不听,冷冷地说:“闻仲,看样子你不在碧游宫良久,忘了宫中规矩了么,或者是因为位极人臣,索连吾都不放在眼里?”

    三教之中,最为敬重的是长幼有序,通天如此说,分明是用份来压闻仲。果然闻仲慌忙单膝跪倒,说道:“弟子怎敢?”

    “你若不敢,就速速退下。剩下的,让吾来处理。”

    “可是教主……”闻仲还要说话。通天目光一利,袖子一挥,我大叫一声小心,替他挡下半边力道,绕是如此,闻仲仍旧被那股大力掀的撞飞出去,撞在沧浪亭栏杆上,只听得栏杆咯吱作响,居然大有被撞断之势。

    “若不是看在你是金光圣母座下弟子份上,这一掌你已经是个死人,再勿多言,给我退下!”通天怒道。

    我向前:“动辄杀人,如此嗜血成,你不配为一教之主!”

    “哦?”通天看向我,“小清流发怒了?”

    正在这时侯闻仲从地上爬起,单膝跪倒在地,仍旧向前:“弟子恳请教主,放过……”

    我大惊,一时忘了还嘴,回头看着闻仲,他单手捂在前,显然是伤地不轻,但是……此时此刻,他竟然还在为我出头么?

    闻仲你,不要命了吗?

    ********************

    谁人都知道通天教主手段狠辣,碧游宫中之人更是了解十分。

    闻仲没有理由不知道。

    更何况,刚才那一掌绝对不轻,若非我替他挡下一部分掌气,这一掌已经够他昏迷过去。

    闻仲聪明非常,应该明白其中利害关系才是。

    为什么他竟如此执着?

    难道真的不要命了吗?

    果然通天大怒:“金光教导出来的好弟子啊,居然敢反抗吾了!”

    冷冷一哼,袖子轻轻挥舞。

    “住手!”我一咬牙,上前怒道,“通天,你出现在此,难道就是为了让我观看你自残门户弟子么?”

    通天蓦地住手:“怎么,小清流心疼了?”

    “你杀你门下弟子,正合我意,我心疼什么?”我说道。

    转过去,捉住闻仲肩膀:“你不要命了么?”低声地,顺手探视他受伤所在。

    “清流,我不知……教主会……出现。”他抬头看着我,嘴角一道血痕。

    “我明白。”我回答,输送真气向他体内:“你不要再同他强辩,这个人是说不听的,你听我地,什么都不说回朝歌去,别忘了,你是闻仲,是朝歌的太师,负重任,若是籍籍无名死在此地,后人如何说?这里我应付的过去,你留下,反而会让我分神,闻仲……”

    我神色黯然:“你我终须一别,也终须一战,在那场战役来临之前,请你……保重。”

    闻仲抬头,满天星子光芒落在他的眼睛里。

    “好。”他终于开口。

    “清流……我……等着那一天。”蓦地松开我地手。

    *********************

    “通天,你想要同我交手么?随我来!”我转,望着通天,叫一声,纵跃起。

    不能留在这里,云中已经受伤,若是留下,闻仲难免也命难保。

    一定要将通天引开才是。

    可是,要去什么地方呢?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