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54章 六欲之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

    这种形越来越严重。

    我一直都很小心地掩饰着,尽量不让周围的人发现这一点。

    云中子来的时候,我很高兴。

    看着他一白衣,皎然出现门口的时候,我失态地跳着冲上去,像是见到了骨血亲一样的,将他牢牢抱住。

    旁边的杨戬恨得眼睛里都冒火了。

    这两天我一直都避开着他,一来是怕自己的这种神思恍惚的形会让他发现,二来是因为害怕……

    杨戬闷闷地问我为什么躲着他的时候,我就说要专心战事,以及给敖丙治疗眼睛,把这些都忙完了,才可以宽心,又说……为了以后的退隐。

    他一听“退隐”两个字,乐得跟什么似的,兴高采烈地跑出去找姜子牙商量后战事了。

    原来这个人,看似精明,其实有时候也是很好骗的啊。

    我望着他的背影,常常一看就是很长一段时间。

    杨戬不知道。

    每次我都是偷偷地看着他。

    不知是怎样,看着看着,就想流泪。

    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他想要粘我粘的要死,我的心底,却茫茫然地总有一种生离死别一样的愫。

    云中子的到来,让我觉得很高兴。很高兴。

    杨戬很不开心:“见了云中子,跟见了亲爹似地。”

    一别多年,云中子却一点没变,转头,不慌不忙地说:“这不是杨戬吗,怎么表跟死了亲爹似的。”

    杨戬的脸更黑了。

    我一看这两个火星撞地球,十分害怕威力巨大,会伤害他人,急急忙忙拉着云中子。对杨戬说:“杨戬,你照顾一下敖丙,我去去就来。”

    “不许超过半个时辰。”杨戬哼地一声,瞅了云中子一眼。

    云中子一笑。打了个稽首,拂尘一甩,跟我一起迈步出门。

    **************************

    “云中,你怎么来了?”我兴奋地问。

    云中子看着我。白色的眉毛皱在一起:“清流……我来是为了……”

    “为了什么?”我笑微微地看着他,“你可知道,我很想念你。”

    “清流……”他哑然,随即转过头看着天边。“你……真的变了很多。”

    “是吗?”我一愣,随即一笑,“也许吧。那么。你喜欢不喜欢我的改变。”

    “我现在……还有喜欢的资格吗?”云中子面不改色。声音却苍凉地响起,飘入我耳朵。

    就在刹那。耳中忽然又响起那种熟悉的声音。

    我一愣,站在原地不动。

    云中子转头,开口,说些什么我却没有听到。

    我茫然看着他,心神恍惚:这个人……看起来好面熟……他是……他是谁?

    狠狠地皱了皱眉,努力让体内那种灵魂出窍的感觉消失,心中有个声音拼命在叫:回来,回来,清流,回来!

    可是,究竟是要什么回来?

    我不知道。

    我望着云中子,过了好大一会,一直到他握住我肩头,耳畔一声轰响,所有地声音忽然真的回来了。

    “清流,你怎么了?”云中子在问。

    “清流,你……你醒醒!”他叫着。

    “清流!”最后他大喝一声,用力将我拥住,“回来,回来!”

    我就在此刻清醒过来。

    伸手揉了揉脑袋:“云中……我……我怎么了……”这话一出口,立刻打住。

    我在问什么啊……

    我是犯病了。

    我讪讪地看着云中子。

    他放开我,皱着眉不展

    睫毛一闪,琉璃色眼睛看着我,忽然问:“多久了?

    “什么?”我强颜欢笑,问道。

    “这种症状,多久了。”云中子又问。

    “这……这个……什么症状?”我不自在地笑着。

    “你还能瞒多久?清流!”云中子忽然大怒,“这是六之症,再继续下去恐怕就来不及,多久了,你说啊!”

    你说啊。

    **********************************

    “六之症?”我呆呆看着云中子。

    “我就是为了此事,所以才拜别玉虚宫,来此看望你的。”云中子转,似乎在尽量稳定心神,说道,“天尊已经察觉西岐的皇气最近不稳,恐怕你有什么闪失,让我前来查探……清流,所谓六之症,就是指辅政麒麟被七迷惑七窍,天生灵被六所封,若不及早地让灵台恢复清明,迟早有一,六会将麒麟本的三魂七魄全部吞噬干净,而你,清流……”

    “我……我会怎样?”我茫然看着他。

    “你……失去了灵魂的躯体,你说……会怎样?”

    “为什么会这样?”我喃喃地,有点不能相信。

    “你同杨戬……”云中子转头看着我,“你对杨戬,是不是也产生了意?”

    “我……”我看着他,忽然一点头,“是的。”

    “为何……会这样。”云中子形一晃,伸手握住栏杆。

    “云中,云中你别着急……我……”我试着笑,劝他说,“或者,或者不过是寻常头晕,我从来不曾听说什么六之症,你不用……不用担心。”

    “清流……”云中子忽然握住我地手,“不要自欺其人。”

    “云中……”我避开他眼光。

    “清流,六之症解,有一个办法,你……你要不要听我的?”他忽然下定了决心一样,望着我。

    “可以解吗?”我问,心底升起一丝希望,“你告诉我啊?”

    云中子望着我,闭起眼睛:“你真的要听么?”

    “是。”

    “可是……我怕你听了,却不一定会做。”

    “怎么……怎么可能?我要救自己啊。”

    “解除六之症,只有一个办法,斩却七,破除六,断了尘缘。”云中子的声音,在耳边,像是惊雷一样,轰隆隆……

    我仰头看着天边,哦,是真地打雷了……

    天边有一朵云慢慢地卷过来,仿佛,是要下雨了。

    *********************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云中子。

    天空“咔嚓”一声,有一道闪电撕裂了云层。

    “入玉虚,让天尊施法,将你的前尘封印洗去,从此恢复空明灵台。”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忘了所有人?”

    “所有人,所有事,宛如新生地婴儿一般。”

    “包括……杨戬?”

    “尤其是杨戬。”

    “不……”

    “清流!别无其他办法,你若是执意不肯地话,六之症发作,你自己也会逐渐地忘记这一切所有,而且到最后,还会搭上你自己命。”

    “可是……”我抱住头,“可是我不想忘记呀……”

    “你无法控制地。”大风吹来,云中子上白衣飘动,像是一朵圣洁的莲花。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忍不住抬头看着他,“为什么会这样,云中,你告诉我,我不过是想好好地去喜欢一个人而已,为什么……”“天命,清流,这是你地天命,而你,无法违抗。”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