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249章 冰释前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说谎。”我低低一笑。

    却见他肤色甚是苍白,想必是常年生活在龙宫所致,尖锐的骨茬跟鲜血在上面,越发的触目惊心,当下手势放的更加柔和,手心一团紫光慢慢地溢出,在他的伤口处盘旋,有的就顺着那破损的伤口处滑入进去。

    “啊……”敖丙终于忍不住,低低地叫了一声。

    “没事的,痛就叫出来,会感觉好一点。”我柔声地劝着。

    敖丙子颤抖,却强忍不动。

    我见他如此,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只有尽早地将他这伤口处理妥当,他才会快点好起来。

    于是催动内力,紫麟真气滚滚而出,顿时将他的伤口全部笼罩。

    “嗯……哼……”敖丙咬紧牙关,不发出呻吟声音,额头上的冷汗却涔涔落下,居然将蒙着眼睛的布条全部打湿。

    “乖,没事的,忍一下,一会就好。”我一边轻声地劝慰,手下却丝毫不留,紫麟真气围着伤口,顿时将破碎的骨茬修复,强行重新缩回体内。

    这疼痛比先前砸碎骨头还要疼上三分。

    我低头看的时候,敖丙双腿止不住地颤抖着,完好的左手攥紧成拳,也不停地抖着,银牙紧咬,发出格格的声音,汗水浸湿了蒙住双眼的布条,顺着向下,一直到他的下颌处低落,几乎成一条小小溪流。

    “敖丙,很快就好了,忍一下,没事……”我胡乱安慰着,心中却也因为如此而疼了起来。

    正在疗伤的手也忍不住抖了一下。

    蓦地敖丙大叫一声,猛地伸出左臂,向着我拦腰抱过来。

    我一愣,手上却不停,顺势向着他肩头按落下去,将手心同他伤口对准。

    敖丙大力非常,巨大的力气。让我感觉我会被他拦腰勒断。

    他却呜咽一声,将脸顺势贴在我上,整个人也向着我贴了过来。

    **************************

    “敖丙……”我急忙唤了一声,“敖丙!”

    敖丙闷闷地说道:“我……让我……抱一会好吗?”

    手触在他滚烫的肩头,他脸上的汗滴渗入我前衣裳,我叹一声:“好。”

    敖丙这才放松下来,靠着我,不言不语。宁静片刻。

    我将手从他的肩头离开,又伸手,将他退下的半边衣裳拉起来,遮盖住露的肩头。

    低声问:“你的眼睛……为什么还没好?”

    “因为……我怕眼睛看到了其他东西。会忘记你的样子。”我前,他慢慢地说。

    “哈,这是什么傻话。”

    “我不想忘记,所以用失明地眼睛来提醒自己。曾经认识过你,也见过你。”他又说。

    “你……这是何必呢?”

    “父王劝过我很多次,可是我……总觉得,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再见你一次……所以……”

    “敖丙……”

    “清流,真的是清流吗?”他忽然慌张地又问。

    “是啊。”我鼻子酸酸的,“是我。”

    “为什么……你变了这么多呢……”自言自语的声音。

    “哦?哪里变了?”我惊奇地。

    他的手在我背上轻轻地一动。说:“温柔了好多。也……更让人心动。”

    “什么话。”我笑骂。

    “是真的……以前。以前好凶哦,不过我很喜欢。很喜欢。”他喃喃地。

    “所以现在温柔了,

    用喜欢了。”我说。

    “不不,不,”他嗫嚅着,“更喜欢,我更喜欢……”

    “敖丙,你真是像个……”我一笑。

    “像个什么?”

    “任的孩子……”我叹一口气,“你很像是……以前的我……”

    “清流……”他忽然慢慢地离开我,抬起头来,一副仰头看着我地样子,说,“我很想,很想再看看你。”

    “后悔没有把眼睛治好了吧?”他抬起头来的样子,下巴越发的尖翘,双眼蒙着的布条被汗打湿,粘在脸上,真地很像是个任的孩子。

    **********************

    “不后悔,永远也不后悔。”敖丙张口,说道。

    “为什么?”

    “因为想着,若是这样,有朝一就会再次遇到你,而如今我果然遇到你了,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为了这一天,我宁可永远让自己失明下去。”他说着说着,淡淡一笑。

    “敖丙。”

    “清流,紫皇清流。”伸出左手,摸摸索索到我腰间,又顺着摸到我的手,握住,“喜欢你……等了这么久,只想要说这一句,你杀了我也好,割掉我舌头也好,我都想要说,都想要说,只要说了,就死也无憾了。”

    “敖丙。”我哑然无语,“敖丙,你很傻。”

    “我是最聪明的傻子。”他笑着。

    “是,你是最聪明地傻子。”我低头,将眼角一滴泪偷偷拭去,虽然知道他看不到。

    *******************

    我将敖丙安置在我的房间内,他却始终不肯安静,不停地同我说话。

    我知道他的心底仍旧是担心……大概,担心这一切不过是场梦吧?

    只不过,一方面是担心外面的战况,另一方面,却是他如果总是这般伤神费心,这伤也会愈合地慢了。

    于是趁着他不备的时候,偷偷地点了他上的睡

    敖丙不发一声便乖乖倒了下去。

    我伸手扶住他子,不让他过重倒下。

    慢慢地将他放置我地上,又拉被子盖好。

    “对不起。”

    望着这张苍白消瘦,蒙着布条地脸,我低声地,终于说出这三个字。

    “对不起,”坐在边上,低头看着他熟睡地脸,说道,“我会想办法替你将眼睛医好的,现在你好好地在这里休息一下,敖丙……你真是……呵呵……聪明地傻子么?”

    宁可保留这伤痛,也不肯忘记我?

    这份深,我紫皇清流,此生此世,是担当不起了。

    如他所说,我也已经变了。

    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绝的紫皇清流。

    我的心底,也已经有了不能缺少的人。

    今你对我说的这些话,若是昨的我,想必真的会将你打出三丈开外,再割掉你的舌头。

    哈,我昔竟是个如此残暴的魔头么?

    而那个人……

    心头忽然柔软起来……

    那个人,竟然容忍了那样不懂风,总是任的我……

    我是否,也该好好珍惜呢?

    杨戬。

    这个名字在心头盘旋几次。

    轻轻一叹,笑了笑,起向外走去。我要去看看他。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