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33章 冰冻岐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在千丝发间,我在梦里搁浅。

    月光浸湿从前,苍白了的想念。

    你眺望着天边,我眺望你的脸。

    紧记你的容颜,来世把你寻找。

    ******************

    那条银色长龙滚滚而来,乍然在半空之中现,距离高台上站着的那个小小人儿,如此的近。

    杨戬握着拳,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在刹那都静止。

    他真的是非常害怕,失去这个人影。

    不知为什么,虽然心底知道,她的实力绝非他想象的那般弱小,而这银龙,明明是她自己召唤出来的。

    但他的心底就是害怕,莫名的非常害怕。

    大概,人在走向幸福,距离幸福最近的时候,也是最为恐惧跟担忧的时候吧。

    唯恐失去。

    若不是控制力强大,若不是她百忙之中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他将奋不顾冲上去,这种场景,实在太过压迫他的心。

    而他所做,只能仍旧呆在高台下,听她说话,听她指挥若定,听她笑声低低,而那看似庞大危险也巨大的龙,对她言听计从,多么恭敬。

    他早就知道,她的能耐不止一点。HTTp://WWw.16K.Cn

    他也早就知道,清流这家伙,不是会被自己抱在怀里,乖乖保护着的那种类型吧。

    为什么会喜欢上她?

    这真是莫名其妙的事,仿佛是命中注定的解释更加附和常理一点。

    ********************

    大片大片的鹅毛大雪从空中降落。

    他忽然感觉很冷很冷。

    紫皇清流,她就在自己边,明明就是。

    杨戬想:她上还披着自己的衣裳,可是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陌生。

    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落在她的头顶。肩头,上,甚至脸上。

    她眨着眼睛,惊喜地看,淡然地看。每个动作,每一次地眨眼,蹙起眉头,甚至伸出那几乎透明般的小手去接天空的雪花,他都贪婪地,不眨眼睛地去看。

    若是,再近一点的话。

    杨戬向前迈上一步。

    她正在放眼天下,深深呼吸。绝美脸上带着一丝的满足跟欢喜,她蓦地转头过来,对上他地眼睛,莞尔一笑,调皮地说:“你的头发都白了。”

    杨戬怅然站住。

    “你的头发都白了。”

    若是论起他对她的这份心力,他的头发可不都白了。

    而此刻。是因为大雪,这雪花覆盖,将他的头发染的雪白,如同现在她上。也是如此。

    他是多么想将她抱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挡住,不让她上沾染一丝一毫地风雨雪花。

    可是她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杨戬伸出手,仿佛要替她拂拭肩头或者头顶的雪,但是那手指无力地在空中蜷起。抖了抖,却终究没有落下去。

    难道……

    难道说……

    杨戬茫然地看着她微微绽放的笑言,在雪花的映衬下。在满山遍野万里山河都是银装素裹的映衬下,肌肤越发如雪,而眉心那一点粉红越发清丽,樱唇檀口,甜甜馨香,他早上明明还尝过的。

    那么……**地滋味。

    可是……

    为什么会被推开呢?

    他她,不怕昭告天下,让世人皆知。

    可是……她呢。

    “够了,你给我留三分颜面。”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她紫皇清流的威名吗?

    是因为她的心底始终接受不了在众人面前的亲吗?HTTp://WWW.16K.cN

    更或者,是因为她地心底……并不是……那么的……他呢?

    杨戬忽然觉得好冷。

    *************************

    是的,是的没错。

    清流对他笑,对他变好,对他温存,甚至学着同他那么投入的亲吻。

    但是她地心底,到底他多少,杨戬他真的不知道。

    在此之前,他都是一相愿地喜欢着她,无论她要或者不要,他始终不放弃也不在乎地一味地给着或者索求着。

    可

    于得到她回应的时候,一颗心却忽然很欠揍地茫然起

    杨戬捏着拳头想:清流,你我吗?

    不,你我多吗?

    不……不是这样,应该是……你多多我一些吧。

    原来是这样的……人的心思,会想要多一些,再多一些,这就是所谓的……得陇望蜀,那种心吧。

    ********************

    她痴痴地看着这银装素裹大好河山,浑然不知旁边一个他,已经痴痴地看着她入神。

    ***************

    北极冰龙过界,寒威大显,天空之中细碎银屑同翩然雪花齐齐落下,河流卡查查纷纷结冰,都不再流淌,石头之上先是结成冰冷一层霜,接着雪花飘扬从天而降,很快便覆盖厚厚一层。

    天空有隐隐的低吼之声,听起来像是狂风大作,只有少数人才知道,那是不折不扣的北极冰龙在九天之上发威。

    这边,岐山山脚之下,朝歌所派来的人马个个簌簌发抖,先前还穿着单薄衣裳,有人甚至因为天气炎而打了赤膊,而且大笑西岐方面精神错乱,居然在这般大天将人马全部调到山顶上去,纷纷笑言这一场可能不战而胜。

    不料正笑的高兴,忽然之间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人人浇的如同落汤鸡一样,在雨水之中簌簌发抖,而雨水刚停下,忽然又来一阵狂风大作,温度下降,顿时比冬天更冷三分。

    士兵们早就被雨水浇的遍体全湿,这样厉害的低温一出,上衣服上没有干掉的水顿时成冰,刹那间,不少士兵都被骤然而来的冷气冻得成了冰人,这转瞬之间支撑不住倒地而亡的大有人在。

    而那一边,岐山之上,几个原先还拿着斗笠跟棉祅大觉不满的将领顿时一改先前之态度,连连称赞丞相大有远见,大雨降落之时,人人举起斗笠遮住,不料雨水刚过,忽然来一场大雪,此刻想起紫皇大人曾经说过的话,才知道果然是内里自有玄机,不由地十足十地服气起来,各人纷纷地将棉祅穿在上,又再用斗笠避开粉落的雪花,虽然天气冷的不同寻常,一瞬间倒也支撑的住。

    北极冰龙在岐山山顶上盘旋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左右,探子来报,说是山山脚下的积雪已经能没到人的膝盖。

    ****************

    仰望着忽然变得一片雪白的万里江山,我将手一招,一道紫气冲霄而起。

    北极冰龙摇头摆尾,顿时掀起更为强劲的力道,狂风大作之中,银龙巨大的影子再次出现在高台顶上。

    “冰龙尊者,雪下到现在就够了,多谢帮忙。”我仰头,朗声地说。

    “是吾要多谢紫皇大人才是,”那冰龙摇头,长须舞动,轻轻地触在我的肩头,宛如一只能动的手。

    “哦?”我挑起眉头。

    “吾修炼千年,终究差一桩功德,方才在岐山降雪之时,吾之好友传来讯息,说上帝旨意已经发出,天使不久将至,而吾即将得成正果,不必再继续蛰伏下去,这还不是多谢紫皇大人么?”银龙呵呵一笑,无限欢喜。

    “哈。如此恭喜冰龙尊者。”我拱手祝福。

    “紫皇,”银龙重又开口,低声说道,“不过紫皇如此做的话,不免会有伤鸷,将来恐怕……”

    我心头一跳,这银龙果然不简单……当下打断他的话,“因缘自有天定,后之事,想必冥冥之中,自然会有结果,何必多想。”

    那银龙微微一怔,然后叹一声:“也罢,既然紫皇如此想得开。”

    我点头:“还要多谢冰龙尊者提醒。”

    “不必了,吾就事先祝紫皇封皇成功,大家早天庭相见。”冰龙尊者缩回长须,形慢慢地隐没在了空中。

    随着最后一丝银光消失,天空之中的薄薄云朵慢慢地退散,而当空中,一轮耀眼辉煌的太阳,再度称霸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