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27章 我一个人很怕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从跟杨戬的相处之中我明白一个道理:若是要拒绝一个男人,就要从头到尾拒绝到底,一个最微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他。

    我念着他有伤在,又站在门口吹风,十分不忍,于是答应让他进门。

    这厮一进门就将门关上,脸上坏笑一闪而过。

    “清流,我好累。”叹一口气,装模作样地说。

    “累了就回去睡觉。”我警惕地回头看他,本来想送完天祥就沐浴一番,看样子这人在这里,是别想如此了。

    “回去又要走很长。”他仍旧很惆怅的样子,眼睛却看着我。

    “你别想在这里,”我立刻拒绝,对上他不满双眼,想想又说,“我一会要沐浴,你在这里不方便。”

    本来以为这是个不错的理由,他总会妥协吧,不料我刚说完,此人双眼闪出强大光芒,嘴角一动:“沐……浴?”

    “怎么啦?”我不寒而栗,对上他的目光。“你想做什么?”

    “我哪里能做什么。”杨戬忽而咳嗽一声,“我只是觉得,你这两天的确是东奔西走,忙碌的很,好久没洗澡了。整个人脏兮兮的。”

    说着说着,还皱起眉头看了我一眼。

    我吃了一惊:“有这么明显么?”抬起袖子凑到鼻端闻闻。

    “没关系,我当然是不在意地,清流什么模样我都很喜欢,哪怕是一只脏的跟小猪一样的麒麟我都喜欢。”他大义凛然地,慷慨说道。

    “去你的!”我笑道,“你快点走,我要找人打水洗澡!”

    “你赶紧去找人。人找来了我自然会走,你这般磨蹭,人都睡着了,谁来伺候你啊。”杨戬难得地理地说。

    我想了想,他说的倒也是真地,于是瞅他一眼:“一会就走哦.”

    “知道知道。还不快点去。”他不耐烦地挥手。

    我见他如此不耐,反而安心,转出去去找人。

    不过时候,送水的进来。在房间之中隔开一扇巨大屏风,袅袅的水汽从屏风之后冒出,勾的我很想要立刻跳进去,想起杨戬说的,心中更加难受。如果真的跟他讲的一样,人前人后,那得多么丢人。不由地有点脸红。

    仆人们进进出出。最后一一告退。我迫不及待地解开一枚扣子,忽然又停手。

    我转过来看。

    杨戬赫然坐在我的头,一手提着一串葡萄,正吃地很惬意。

    刚才我将人叫来弄水,他趁机吩咐一个小丫头去取了若干水果过来,一个人吃的不亦乐呼。

    我只顾看着仆人们忙来忙去,竟然没留心他居然还在这里没走。

    *****************

    我立刻停手,将解开的扣子重新扣上。

    转过走到他边:“杨戬。”

    “干吗?”他斜着眼睛看我,嘴里发出满意的赞叹,“好甜啊好甜啊,清流,来,吃

    …”

    我没来得及反应,他手中摘下一粒葡萄,送到我的嘴边。

    我下意识地张口,他手指一弹,向内一推,居然送到我口中去,那手指也暧昧地擦着唇齿慢慢退出。

    我嘴里含着一粒葡萄,吃也不是,吐也不是,一时瞪着他,觉得脸上烧得滚烫。

    “甜吧?”他兴冲冲看着我。

    “甜你个头!”我终于反应过来,将那粒葡萄吐出来,怒道,“你在这里磨蹭什么,怎么还不走呢?”

    “为什么要走,”他眨着眼睛,样子竟如同我提出了一个让他闻所未闻的问题。

    我回头看看屏风后地水汽,再磨蹭下去,水变凉水,洗凉水澡,那可大大的不妙。

    不由着急说:“你说了,人来你就走。现在我要洗澡!”

    杨戬眨眨眼睛,哈哈一笑:“人来了我就走,可是现在没有人啊。”

    “你……你这无赖!”我跺跺脚,“总之你快点离开,我要洗澡!”

    “你自去洗你的,难道我还会跟你同洗吗?”他轻描淡写地说,又回看着旁边那一大盘水果,恋恋不舍地说,“更何况,我要了这么多水果点心,清流,你不会是想要把我赶走然后自己独吞了吧。”

    “去你的。”我笑骂,心中着急上火,真想一把扯住肩头将他扔出去,不过看他半边子活动不灵,行动起来还僵硬地样子,于是生生地压住这口气,低声说,“杨戬,我真的,真的要洗澡,你能不能,你……改天再来好吗?水果点心一会我叫人替你送回去行吗?”

    如此低声下气,已经是我的极限。

    杨戬这才一笑,转过头来,说:“怕什么啊,又不是没见过,不过……”见我脸色不好,立刻板起脸来一本正经地说,“这么深更半夜的,我一个人很怕黑,你就让我呆一会,那么大屏风是白吃饭地嘛,自然会遮的很严实,更何况,我才没兴趣看你咧。你就放心大胆去洗吧。”

    “不是不是,”我烦躁地跺脚,不知该怎么跟他说,“总之我会觉得不舒服啦。”

    杨戬噗嗤一笑:“那你就磨蹭下去吧,一会水可就冷了,你会觉得更加不舒服。”

    我一愣,站着不动,不知该怎么办。

    他却又仰起头,一口咬下一粒葡萄,说:“不过你叫人来添水也行,不过你忍心在这深更半夜再把人都叫起来么?而且,刚才很多人看到我在你这里哦……”他冲着我挤挤眼睛。

    我面色一红,他又说:“人家都没说什么了,你还怕什么怕,真是个迂腐不化的木讷麒麟,快点去!”眼睛一横,说,“别我帮你脱衣裳!”

    他装怒起来,别有一番威势,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望着他灼目光,心中一,急急忙忙向着屏风后面跑,一直跑到屏风之后,才探头出来,见他仍旧坐在上冷冷地笑着,才忐忑地说:“那你要保证别过来哦!”

    “当然啦。”他不屑一顾地撇嘴角,“当本大爷是什么啦……贼吗?哼,本大爷可是很有守地堂堂君子啊。你简直是在侮辱本大爷的……高尚品德。”

    我听这种话,捂住嘴一笑,瞪他一眼,这才探头回去。

    伸手去解衣裳的扣子,心底到底觉得不安,于是竖起耳朵去听那边动静,幸好,只传来他大吃水果的声音,至于脚步声倒是听不到。

    我放心下来,加快动作,飞速将衣裳全部脱掉,搭在屏风上,才迈步,跳进木桶之内。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