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19章 剖白心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本应该想到的,只不过一时赌气,居然没有察觉。

    他怎么可能安然无恙毫发无伤?

    我跟流光比拼之时的内力交汇,可以毁天灭地,这个人贸然介入,后果绝对不是毁掉了一柄方天画戟那么简单,虽然他当机立断撤回的快,但是右手臂仍然受到波及,如现在所见一样,半边子重创。

    而他竟然忍着,一言不发的同我走了这么长路,这个人是否是疯子。

    内力交汇,足够将他的一条手臂绞碎成泥,虽然他有九转玄功护,不至于那么凄惨,可我伸手摸过去,却察觉他的手臂之内上,骨头断裂,怪不得他单臂抱我,怪不得他腾云不灵,而他居然一声不吭,也不含痛,尚有余暇同我探讨“不要放手”的问题,这个人是否是傻子。

    我忽然大为头疼。

    *********************

    “杨戬怎么样了?”姜师叔来问。

    “我已经替他疗伤过,三天之内会痊愈的差不多,只是,这番苦楚却是必不可免的。”我回答。

    姜子牙点头:“嗯,这次真是多亏了杨戬,清流你好好地看顾着他吧,哪吒跟天祥那边,我会多加照顾。另外……需要告诉你一声,城外的朝歌军马,已经撤退。”

    “怎会如此之快?胜负都不曾分。”我惊讶问道。流光……离开了吗?

    这究竟是是闻仲的命令,或者……

    “不清楚,不过……”姜子牙沉吟着。

    “师叔是想他们很快会卷土重来?”我问。

    “不错。闻仲向来雄图大略,对朝歌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容许西岐如此强盛起来,所以……我们应该尽快应对下次朝歌的讨伐。”姜子牙皱眉。

    闻仲……心头一梗。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师叔不必忧心,更何况西岐盛,天命所向,将来投奔西岐的能人异士也会逐渐增多。又有何可担忧。”虽然听到那人名字觉得为难,我却仍旧安慰说道。

    “说的是,哦,对了,”姜子牙忽然一笑,“在你替杨戬疗伤这段时间,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的徒弟木吒,带着李兴霸地人头前来。说是受紫皇相邀而来,辅助西岐。”

    “哈,恭喜师叔又多一员猛将相助。”我躬行礼。

    “是我要多谢清流你出面力邀才是。”姜子牙笑道,忽然伸手拍上我的肩头,说,“好了。我不扰你了,杨戬这边,还要你多照看着些了。”

    “是。”我点头。

    “我再去看一下哪吒,自他醒了。就一直吵着要来见你,不过,他跟金吒的感仿佛好了一点了。”姜子牙说。

    “多谢师叔从中调停。”我大喜,躬行礼。

    姜子牙点头,飘然离开。

    告别了姜子牙。迈步回房。

    躺在上的他也已经醒来,见我进门,走到边。便冲着我微微一笑,还有力气扮鬼脸,然后说:“怎样,是否吓到你。”

    我望着他,一语不发。

    “清流。”他叫我的名字,伸出唯一能动地手来。

    “干什么?”我低头看着那只手。

    他的眼睛里透出祈求神色。

    我叹一声,将自己的手交在他的手心。

    他顿时握起,脸上露出舒心笑容。

    我心头五味杂陈,不知该以什么态度面对他,只好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

    “你见到流光便放开我的手,我是生气。”

    正沉默,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我微微惊愕,转头去看。

    “当初在朝歌

    不忿你跟流光那么要好,所以才出手伤他。”他目一眼,仿佛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

    “都是往事,提他做什么。”我淡淡地回答。

    “当时你放手,我是很生气,甚至想要一走了之,可是……可是我立即就后悔了。”杨戬见我没说什么,才又说,“幸亏我没有走,不然你……”

    他心有余悸看我:“不然你这个傻子,真的用手去握流光的雪刃……”

    我微微一笑:“你岂非更傻。”

    杨戬地脸色讪讪地:“当时我只想要怎么阻止你两人,更何况……是为了救那些无辜的军士百姓么,你们两这一对上,受苦的可是他们。”

    我不由地一笑:“哦,什么时候你的心变得如此慈悲为怀了?”

    杨戬也跟着笑:“这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看他一眼,目光逐渐柔和。

    *****************

    杨戬察言观色,忽然伸手,挠挠我的手心。

    “你可知道……”他垂下眼皮,“你跟在我后的时候……”

    “你都知道?”我惊讶,脱口问道。

    “我当然知道,”他笑一笑,“我若不知道,你还能找到我么?”

    “啊?”

    “你啊,既然有心追人,又怎么能三心两意,一会去听人说话,一会看房屋地毁损程度,一会发呆,一会摇头的,就算有一百个人,也会被你追丢。”他看着我,说。

    “你……你……”我瞪大眼睛,这些正是我在西岐街道上所做的事,为何他竟全都说的不差,难道说……“你真地都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么为什么你……”

    “我有等你啊。而且很是焦急。”杨戬笑着说,“我一直在等你啊,不然你以为我老年痴呆么,走的那么慢。”

    “原来你……你等我的话,为何不站住……”我哑然。

    “我在等你追上来。”他叹一声,“不过我的小傻瓜,你一直在磨蹭什么啊,你知道我都疼得快要昏迷过去了,却还要等你追上来,你真是……气死我了,你怎会这么笨。”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眼睛一眨,酸酸的感觉涌上来。

    我还以为他并不在乎我,没有听到我地叫声,或者厌烦我的追随,所以……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我转过头去,好复杂的滋味。

    “你牵着我手臂地时候,我多高兴。”杨戬忽然又说,撅起嘴来。

    我抬头看他。

    “可是你不知道,我多怕你忽然松手。”他又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我走的多忐忑,生怕你不耐烦那,再松开我的手。”

    他怕?

    当我松开他的手的时候,那么快地反握过来,原来是因为他……一直担心我放手来着。

    “你要记住。”杨戬望着我。

    “嗯?”眼睛一眨,坠落一滴泪,我低声问。

    “你要记住答应我的事,不能反悔。”他又说。

    “是……什么事?”我问。

    “不要放开我的手,既然已经牵了,就别再放开。”他重复着,忽然竖起眼睛发狠,“你敢再忘,我就……”

    “就怎样?”我瞧他动也不能动,居然还有力气如此咬牙,不由泪中又笑。

    “等我好了再说。”他似乎瞧出我捉弄他的心意,也不计较,轻松地说。

    我转过头去。他叉开十指,同我的手指紧紧相交。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