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04章 谁可解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把解酒汤给孤端来。”耳畔似乎响起这样的声音。

    我勉强挥了挥手,示意不要。

    “紫皇气色不佳,但愿不是什么大碍。”那声音又响,温声地说,“去传丞相进宫来吧。”

    我听到这话,心中稍微安定,若是姜师叔前来的话……

    心神逐渐变得恍惚。

    昏迷过去之前,想到,原来这番,竟也不全是因为酒醉的缘故。大概是早上,同王魔杨森四人会面之时,我强行压制大军在前的杀气,中郁积不得解除,又强行饮酒的缘故,此刻酒力发作,也运不得内力,驱除不了郁积的邪气,一时之间邪意四散,手脚麻痹,动弹不得。

    幸亏姜师叔不久前来,只要他来,就可知道端倪,再加上处皇宫,有姬发的皇气罩着,倒也是很好,一时也不愿强行挣扎动弹,于是放心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

    昏昏沉沉之中,周围一片黑暗。

    凉风沁人,扑的心疼。

    我勉强动了一下手脚,下僵硬一片,手上粘湿,那是什么……

    是血。

    心中一惊,忽然想到——这是在玉虚宫外山脚下。

    而上……是杨戬,他仍旧昏迷不醒。

    浑顿时颤抖起来,忍不住低声地哭起来:“杨戬……杨戬……别离开我,呜呜……”

    上的人不动,石块一样坚硬跟沉重。

    我得不到回应,更加怕,手脚并用向前爬了几步,双腿疼得麻木。下留下一串鲜红血痕。

    “别死,不许你死……我……我不许……”我呜呜地哭着,眼泪顺着脸留下来,带着伤痕里流出的血,血泪相和。狼狈凌乱。

    我看着这样的自己,从一个不知何处的角度。

    这是梦吧?

    这个梦,已经做了千百次,自从那一次我背负他上玉虚宫之后。

    七年之后,仍旧缠绕不去。

    就算是喝醉了,却更鲜明。

    可是,虽然知道是梦,那份心痛。却是如此的真实。

    眼泪汨汨流出,真想大哭一场,真想。

    ****************

    绝望里,忽然有个声音说:“清流,不怕,我死不了。”

    我一怔。随即听出这个声音是杨戬地。顿时停住了爬动。

    这个……好像……是以前所没有出现过的梦境。

    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从何而来。

    我看自己僵硬在黑暗里,一动不动的,仿佛一尊即将支零破碎地血的雕像。

    而……

    有谁的手自虚空里伸出来。握住了我的双手,又牢牢地抱起我的子,好温暖,好温暖,而他说:“不要怕。我不会离开你的。”声音沉沉,带着一丝说不出的痛意跟坚定。

    杨戬,是杨戬……心头一阵喜悦:他没有死。不会死。

    温暖的手摸过我地脸颊,最后牢牢地握住了我的手。

    “清流,我会一直守在你边。”他在我耳边说着,这个声音,很值得倚靠。

    我心中一痛,呜呜地大哭起来。

    “杨戬!”一翻,将他抱住。

    是梦非梦,是真是幻,都不重要,这重复了千百次的噩梦,忽然之间,不再那么绝望。

    那双手臂重重的沉沉的紧紧地,将我反手抱住,滚烫的躯贴在上,我不再寒冷,心头一阵宽慰,抱着他沉沉睡去。

    噩梦,悄悄退散了。

    *********************************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惊慌失措。

    边空无一人,看看周围,却是在丞相府我地卧室,我稍微安稳,伸手去擦脸,触手却没有湿润之意,只是,昨晚那个梦境历历在目,又是从何说起。

    忽然想起要和九龙岛四人对战,我肩头还有未完的任务,顿时焦急起来,看了看窗外天色,黄漠漠黑漆漆一片,不知道是早上还是黄昏,一时心头怔住。

    我连怎

    丞相府的都不知道,忍不住扶头发出一声呻吟,怎么此糊涂。

    正在此时,只听得一声门响,我抬头一看,却是杨戬,手里端着一碗什么,闪进来。

    我见到他,顿时又想起昏睡之时所做的梦,此刻面对他,未免难为,一时之间大窘,想要翻装睡,却已经来不及,那边他关了门,便转向着边走了过来。

    一抬头见我起,顿时脸上露出笑容:“醒了?”

    我看他面色没有异常,才狐疑地答应一声:“嗯。”

    杨戬将手中地东西放在边的茶几上,这才慢慢地坐在了头。

    我见他坐在那里,下意识地向着内挪了挪。

    杨戬望着我,不说话。

    我只好咳嗽一声,问:“我……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

    “你记得……哼。”他望着我,“你记得你醉倒在皇宫内,差点被人吃豆腐。”

    我听了这话,顿时脸大红:“你说什么,吃什么豆腐!”

    他望着我,忽然噗嗤一笑,说:“我开玩笑的,看你这紧张的样子。”

    “你……这也能开玩笑!”我愤愤地看着他,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说开玩笑,那也未必,”他慢慢地说,“我若是去地晚了,那宫内的老太医就要对你上下其手,你说是不是吃豆腐?”

    “老太医?”我重复一句。忽然对上他促狭双眼,顿时一笑,“你……你可真是……”

    杨戬望着我,神色忽然变得温柔之至:“清流……”

    “干什么?”我看他忽然变了面色,吓了一跳,“怎么了?”心头忽然想到昨晚那个梦,顿时忘了要听他说什么,急着问:“杨戬,那个,我……我回来之后……可、可是一直在昏睡么?”

    杨戬看了我一会,忽然才慢悠悠说:“是啊。”

    我急忙又问:“那么……那么是谁在我边吗?”

    “哦?”他倒是不急起来,说,“你希望谁在你边吗?”

    “不……不是。”我心头一凉。这个神,如此诡异。

    “那么你害怕是谁在你边吗?”他又问。

    “不是!”我急忙否认。

    “唉……”杨戬忽然叹息。

    “怎、怎么了?”我心虚地问。

    他不说话,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腿上的双手。

    “杨戬……你……你告诉我……”我着急想知道。不由地向前挪了挪。

    “说实话。”他忽然说,低着头不看我,长长睫毛抖一抖。

    “什么?”我问。

    “说实话,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是不是有人在你边,会不会有人在你边。”杨戬抬起头,盯着我,“说实话。”一字一顿地说。

    “什么……你说什么,我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我眨动双眼,转过头去。

    他为何如此反常,难道说……

    心头忽然大乱。

    “是我在你边。”杨戬忽然说。

    *******************

    我一惊,攥紧了双手,抬眼去看他。

    “又怎么样?”他问。

    “没……没什么……”我结结巴巴说,想了想,又说,“那个……我……我最近会做噩梦,如果,如果有胡言乱语地时候,我希望你,你不要在意……”

    “是吗?”他上向前倾过来。

    我向后倒一倒:“是的。”

    “那么……”他双眼盯着我不放,“敢问紫皇大人,你做噩梦的时候,会唤在下的名字,不知道是做的什么噩梦呢?”

    好像被人猛地抽了一巴掌,我张口却说不出话。

    “再请问紫皇大人,”杨戬步步紧,不依不饶继续问,“你做噩梦的时候,会求在下不要离开,不知道是做的什么噩梦呢?”

    “没有!我……我不知道。”我慌乱矢口否认。心头一痛,眼眶登时红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