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200章 紫皇一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在大厅之内跟哪吒会面,哪吒却说:“丞相已经先一步出城去了。”

    我心中诧异,没想到姜子牙居然行动如此快速,难道说……心中一凛,皱眉向着城外方向看去,这仔细一看,竟看到那边隐隐笼罩几道异样的黑气,气息强大而带着浓浓的邪意,让我心中很是不舒服。

    这一眼之下,心中警惕:难道说,是张桂芳那边,果然找了帮手来了么?

    “清流,你看到了什么?脸色如此难看?”哪吒在一边问。

    “没什么。”我伸手,抚摸他的头顶,心头却有些沉重:看样子,今天应该会有一番苦战。

    忽然想到杨戬刚才的郑重面色,心头又是一动:难道说他已经看出了什么吗?

    哪吒忽然伸手,紧紧握住我的手。

    “清流。”他叫。

    “嗯。”我没有注意,答应一声,想着自己的心事。

    “清流,没事的。”哪吒说。

    我一惊,低头看他,粉粉的孩儿面上,带着一丝微笑。

    “哪吒……”

    “不论怎样,我都会保护清流的。”哪吒笑着,眼睛弯弯。

    “我知道。”心头暖意融融,我不自伸出双手,将他握着我的粉嫩小手握住,心中却想: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无论如何。

    我跟哪吒手牵着手,迈步走出大厅。

    我不喜欢乘马,哪吒也是习惯踏风火轮,虽然清晨的西岐城内没有多少人,却有很多的士兵来来往往。面色严肃郑重,见到我跟哪吒却会住脚行礼,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适合当空驾云而出城那么惊世骇俗,于是跟哪吒只是缓缓地拉手而行。

    走了半路。忽然听得城外隐隐地鼓噪声响。

    我抬头去看,见城外空中,那几道黑气忽然冲天而起,彻底盖过西岐地界本带着的清净气息。

    那黑气凛然之时,我不自地站住脚。伸手抚住口,这种感觉……

    “清流,你不舒服么?”哪吒同样站住脚,双手扶住我手臂。

    “没事。”我皱着眉头。

    此时黑气大盛,分明表示西岐方面不敌对方气势,而这黑气对我亦有相当不好地影响,但是若此刻后退的话……

    当下咬了咬牙,说道:“哪吒,我们速速前去!”

    “好!”哪吒手一招。火尖枪在手心出现,双脚一踏,风火轮在双脚心之下冒出。

    我跟哪吒携手。心念一动,形晃动。急速地向着西岐城外闪而去。

    姜子牙一早便率众将士出城。

    只因为一大早西岐东门。对方阵营便有人叫战,姜子牙心头警惕。知道对方必定有厉害招数预备好。

    当下城门开,一干将士来到前线营帐,点名过后,将座下众将军提点告诫一番,便率众出了大帐,在阵前一字排开,等候对方出面。

    果然不多时,张桂芳一马当先,出现在敌方大寨之前。

    姜子牙提剑喝道:“败军之将,又有何招数用出?”

    张桂芳丝毫不畏惧,反而笑道:“昔败军,今非昔比,姜子牙,今让你知道我朝歌兵力之厉害!”

    姜子牙刚要还口,忽然之间对方阵营之中慢慢地冲出四员猛将。

    刹那之间,风飒飒,冷意侵人。

    西岐方面众将官惊叹声四起。

    只见右手边起第一人,头戴一字方巾,穿道者水合服,面如满月,而下骑的,却是远古异兽狴犴,第二人,头戴莲子箍,仿佛头陀打扮,穿黑色衣裳,面色发黑如锅底,头发胡须都是赤红色,两道黄眉,下骑着地竟也是异兽狻猊;第三人,头挽双髻,穿着大红色衣裳,面如蓝靛,脸上上下獠牙,十分狰狞,座下花斑豹,吼吼发声;第四人,头戴鱼尾金冠,穿淡黄服,面色发红,胡须长长,骑着的竟然是猛兽狰狞。

    几个人面色都是不同,下地异兽也生的凶猛,在阵前一出,顿时腥风四起,威猛人,西岐这边的将士都是骑着普通马匹,顿时之间被这几只异兽吓得胆战心惊,四蹄踏不住地面,刹那间有很多将士都跌落马下。

    姜子牙见状不好,皱眉下马上前,说道:“几位道兄请了,不知来自何处?来此有何贵干?”

    那面色发白骑狴犴的道者上前,说道:“吾等乃是西海九龙岛练气士王魔、杨森、高友乾、李兴霸,受朝歌闻太师相邀请,特地来解除刀兵之危。”

    姜子牙笑道:“西岐向来奉公守法,张桂芳来讨伐才迫不得已防守,道友等前来解围是再好不过。”

    王魔听说,也笑道说:“姜子牙你懂得事理就好了,既然如此,吾开出三个条件,西岐若是应,张桂芳自然退兵,如何?”

    姜子牙说:“愿闻其详。”

    西岐的众将官见姜丞相如此唯唯诺诺,一味听对方地话,不由地个个心中有气,其中有大臣散宜生,却是个很有见识之人,此刻低声地说:“大家伙儿稍安勿躁,丞相此是缓兵之计,现如今对方来历古怪,座下的异兽更是吓得我方个个落马,若贸然而出,必定损兵折将,现如今……”

    几个大将听他说的有道理,不由地按捺了口怒火,个个点头,见散宜生说道紧要时候却停住,不由地问道:“现如今怎样?”

    散宜生笑道:“自然是等候紫皇大人亲来处理。”

    将士们静静反思,这才坦然。

    而那边姜子牙仍在侧耳倾听,只听得那西海九龙岛王魔说道:“吾所提三个条件,第一,便是要武王称臣。”

    虽然有所准备,但众将官还是一阵鼓噪,却因为听了散宜生的话,而暗自按捺。

    姜子牙不置可否,点头不语。

    王魔继续说:“第二,要西岐大开粮仓,犒赏我这朝歌三军,以安慰长途跋涉前来之苦。”

    姜子牙微笑:“这第三呢?”

    王魔说道:“第三么,就是解压朝歌叛臣黄飞虎一家前往朝歌,听候纣王发落。”

    姜子牙微笑不语。

    王魔问道:“姜子牙,这三条你可听从么?若是听的话,从此西岐朝歌,刀兵不起,若是不从……”

    一声未完,王魔,杨森,高友乾,李兴霸四人座下四头猛兽齐齐上前一步,战场上一片腥气笼罩,猛兽所掀起的风沙滚滚,向着西岐阵营扑来。

    眼看西岐方面就要人仰马翻,异常狼狈。

    姜子牙不由地脱口而出:“紫皇怎地还不来……”

    千钧一发之时,却看到有一道清气紫光自城内一闪而出,慢慢地降落战场之上。

    顿时之间,就在这道紫气出现之时,猛兽所掀起的腥风血雨立刻消退,滚滚风沙也归于止息,而西岐众将官旁,本来倒地不起的马匹也逐渐地自地上缓缓站起来,王魔杨森,高友乾李兴霸四人座下的猛兽却忽地后退三步,原先那种张牙舞爪,呲牙咧嘴地凶狠样子立刻收敛,反而个个低头,仿佛俯首称臣之状。

    就在西岐众将士之前,有个影缓缓落地,衣袖一甩,风姿翩然,迈步上前。

    此人一出,狴犴,狻猊,花斑豹,狰狞四兽顿时前蹄屈倒,竟真的跪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