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95章 旁门左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坐半晌,那人仍旧昏睡不醒,我按着桌面起,走到拉了一下他的子。

    杨戬动了一下,却还是双目紧闭,脸色微红,我伸手去,手指在他额头一探,滚烫一片,眼睛管不住,向下那处斜睨过去,顿时又扭头别开,恨恨地跺了跺脚,窗口送来晚风,一阵阵冷,我上前一步,将窗户关上。又站了片刻,才迈步到了边上,将被子抱了一下来,把杨戬长长两条腿向着席子上踢了踢,将被子抖开,盖在他的上,看他睡得安稳,这才转出门,回将门牢牢地带上。

    杨戬中了那种药,居然还能把持得住,找到我这里来,也算他毅力可嘉,只是龙吉公主,她苦心孤诣地给那人喝下药去,却又被他逃了,不知道现在是如何状况,她毕竟是小佛女的妹子,我须要亲眼看上一眼,确定她安然无恙才好。

    我想了想,迈步向着杨戬的房间走去,远远见到房门虚掩,我走上前,伸手一推,房门便打开来,我迈步进门,却见到桌子上杯盘狼藉,一壶酒倒在桌上,而桌子边上,直坐着一个人,正是龙吉公主。

    我吃了一惊,转到正面去看,只见龙吉一脸羞恼神色,见了我,却蓦地瞪大了眼睛。

    我见状不由地有些心虚,纵然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瞬间思考,还是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衣裳,看到还算整齐。才松了一口气。

    龙吉地大眼睛骨碌碌地望着我,似乎在哀求什么。可是整个人却坐着不动。

    “你……”我发声想问。脑中转念,便即刻明白,定然是杨戬察觉了酒水不妥,所以才先发制人,将龙吉制住,自己却桃之夭夭了。

    此刻龙吉的衣衫略见凌乱,看到我上下打量她,更是恼怒。小脸涨得发红。

    “你别急,我来替你解开道。”我微微叹息。龙吉啊龙吉,我是要说你人小鬼大的好呢,还是胡作非为的好?居然会想到用那种东西来对付杨戬。唉,可惜,可惜功亏一篑,咳咳,我怎地竟想到这些上面来了。我即刻收敛思绪,看了一眼龙吉,只是却不好当面说她。

    只好在心底默默地谴责。

    手指在龙吉上点了两下,终于将杨戬封住的道替她解开。

    龙吉得了自由,从凳子上一跳跳了起来,不去整理衣裳,却急吼吼地怒道:“我表哥呢!”

    “你说的是杨戬么?”我尽量作出平静神,“我怎么会知道?”

    “你少来给我演戏啦。”龙吉公主叫嚷着。“表哥他吃了、吃了……呃,他在哪里!你快点说,他是不是跟你……”

    她上上下下。刀子般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被她看的又是气恼,又是羞涩,就算她是个小小女孩子,用这种别有深意的眼神来打量我,我也觉得受不了。

    更何况。杨戬方才对我那样……害我差点脱不了,也跟龙吉逃不脱关系啊。

    她居然不思悔改,反而如此急急地坏态度对我。

    虽然是看在小佛女的面子上。向来忍让着她,但是此时此刻,我却有点按捺不住火

    本来以我原先的想法,告诉她杨戬在我房中也就罢了,可是……想到杨戬捉住我的时候那种可怕的眼神,以及他说过的话,总觉得指点龙吉的话,对我不是一件好事,我隐隐地担心,一时的顽皮,会给我招致大大地祸患,是以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龙吉。

    但是解开她道之后,她一句多谢也不说,反而劈头盖脸地就来质问我,这种表跟语气,就好像,我是偷了她人的坏人,而她却如此的理直气壮。

    可是我明明问心无愧。

    忽然有些委屈。

    从来都不曾有人敢如此大声质问我,同我讲话。而且,这丫头所要争取的那个人,我根本对他,对他……

    龙吉公主见我不开口,顿时冷笑一声,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做贼心虚!紫皇清流,那么多男人你不去找,你干吗总缠着我表哥啊!你可知道你这样反而会害了他吗?”

    反而会害了他?这句话落在我的心头,好像石头砸下一样,隐隐作痛。

    只是,看到龙吉这种骄横跋扈的态度,我的逆反心理上来,不回答,反而说:“龙吉公主,你说的这些,都是多虑,我根本没有同杨戬在一起,所谓地‘缠着他‘,也只是公主你的无中生有吧,公主若喜欢那人,就当好好地珍惜罢了,万万不要再用些旁门左道的功夫,免得玩火**,也会祸及他人。”

    说完之后,我拂袖向着门口走。

    后龙吉追上来,顿时一把抓住了我地袖子。

    我形一顿,居然被她拉住。

    “你做什么?”我张口问道,“放手。”

    “你骂我?”龙吉大怒,满面涨红,“你不要以为你是天命麒麟,我就不敢杀你,什么叫旁门左道,什么叫玩火**,你是特意来嘲笑我表哥不喜欢我只你吗?还有,祸及他人?嗯?”龙吉上前一步,盯着我双眼,“紫皇,你的意思是,表哥他真的去找你了吗?你们之间,是不是……”

    “没有!”我忍不住大声否认。

    “无耻!他果然在你那里。”龙吉一声冷笑,放开我的手臂,跳出门。

    “你不能去!”我惊了一跳:龙吉公主,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这的确是玩火**啊。

    我站在原地,握紧了双手,而右手,方才接触过……我实在无法想象,以那种恐怖地巨大姿态,会怎样才能没入另外一个人的体,光是想象,已经不寒而栗,而上次,是借着采花的药,我才……

    事后也是疼得难以忍受。而龙吉……你居然如此地想要……

    我顿了顿脚,又想起杨戬所说:就算是喝再多的**,龙吉脱光了坐在我怀中,我都不会动她一根手指。

    可是他现在昏迷之中……

    而当我说让他去找她的时候,他那种可怕的眼神,恨不得咬死我的表……

    我打了个哆嗦,眼前龙吉的影已经消失,我自然是知道她去了哪里的,我皱了皱眉,最终纵追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