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90章 醋海争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一路迤逦地走着,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张桂芳吃了辱,一定咽不下这口气,不过他竟然能够闻鸣金而收兵,硬生生地将自己的怒气压制住,果然不愧是名将风范。

    而这次对方的鸣金也是奇怪,说起来,张桂芳已经是朝歌那方的最高统帅,他出战之时,大营之中本来不会留下更为高层的将官,可是这鸣金鸣的如此恰到好处,大有可推敲的余地,试想:倘若张桂芳恋战的话,胜负难以预料,而很有可能他会败在哪吒枪法之下,因为他的法术在哪吒上完全不管用,可对方阵营里居然有人会看出这一点而及时地鸣金休战,实在是让人心中不得不怀疑,对方是否还隐藏着什么高手……

    可是除了张桂芳……没有听说朝歌还派了什么人前来……

    难道说……

    心中忽然掠过一丝极其熟悉的感觉,这感觉让我觉得有一丝的不安。

    不……不会的……那个人,应该不会来这里吧。

    可是,为什么自从在西岐大帐下坐定的时候,就感觉到……

    但愿只是我的瞎想。

    我心头沉甸甸地,皱着眉头只管走,耳畔却忽然有人叫道:“紫皇大人!”

    我闻言抬头看,却看到有个熟悉面孔走上前,鞠躬说道:“紫皇大人,您可是要回府么?您已经走过了府门口了。”

    我顿时哑然,认出此人正是丞相府的仆人。顺着他指点地方向去看,果然,我已经越过丞相府门口。唉,不知不觉,居然神思恍惚到这种地步。

    那人静静地等在面前,我不好意思地一笑:“真是糊涂。”摇了摇头,重新返回来。

    “今,有一人前来探望紫皇大人呢。”那人边走边低头说。

    “嗯,是何人?”我问。

    “是伯邑考王子。”那人回答。

    “啊……”我略微惊讶。随即问,“王子下此刻还在么?”

    “王子下等了片刻,不见大人回转,便离开了。”

    “他有没有说有事什么的?”我问。

    “这个倒是不曾,不过……”言又止。

    “怎样?”

    “王子大人的面色不是很好。”那人回答。

    “啊……”我疑惑,迈步上了台阶。

    “不知是为了何事,或者……是为了十二王子亡的事吧。毕竟,是兄弟呢。”那仆人很是善解人意地。

    我蓦地醒悟:原来如此。

    伯邑考想必是为了姬叔乾战死之事吧。

    这样想来。大概姬发那边,也不会好过。

    就如同这人所说:毕竟是手足一场呢。

    可是……就算是我在,又能怎样,毕竟不能让死者复生,一味安慰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实质的作用啊。

    我想着想着,心头更觉得沉重,以后朝歌继续派兵来犯。或者西岐出兵讨伐的话,将还会有更多的人流血牺牲,一时烦乱。血腥之气仿佛又在边翻涌。

    我闭了闭眼睛,稳定了一下心神,这才迈步向着自己的房间处走去。

    ************************

    正走上了走廊内,后欢快地脚步声响,我回头一看。却是龙吉公主,劈里啪啦从门外跑了进来,连飞带跳地闯过我边。忽然却又转,扭,回头看着我。

    我看到她小小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看起来俏丽非常,双眼闪闪发光,带着小女孩子特有的朝气,内心暗自羡慕。

    同她一比,我简直就是迟暮的老人了呢。

    我没想到自己心头会涌现如此不堪的念头,不由地苦笑,表面却含笑说道:“清流见过龙吉公主。”

    “紫皇,”龙吉的手捏在前,叫了一声,才迈步,重新向我走过来,眼睛闪闪地,嘴角一动,说,“紫皇这是刚回来啊。”

    “是。”我略略低头。免得自己太过自惭形秽。

    “紫皇……是去城外督战了?”她又问。

    自小是在天庭长大,养惯了的个,问起人来,不免地自然有一种颐指气使地态度,也许她不觉得,但是别人却会察觉的很清楚,这是一种高人一等的气质,偏生却不是做作,而是天然养成。

    我眉心一皱:为什么我今竟这般的敏感,面对她,处处相比较?

    可是,我跟龙吉公主,又有何可以比较之处呢。

    我笑自己。只好略微躬,回答说:“不错。正是去城外督战。”

    “有紫皇压阵,想必西岐是大胜吧。”龙吉说道,声音仍旧是高高的调子,听起来,有半分女孩子的好奇,也有半分委婉的刺耳。

    我不看她,回答:“此次算是平局。”

    “哦……我还以为有紫皇在,必定是所向披靡呢。”龙吉好似满不在乎地说。一边伸手,无意识地扭着自己衣襟上的小花。动作十分具有小儿女独有地风

    我眼光一转,再自己移开。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公主说笑了。”

    龙吉撇撇嘴:“我才不是说笑,天下无双的紫皇清流,麒麟之,谁人拥有的话,便已经相当于拥有了江山半壁,这可不是说笑地。”

    我一怔,抬头看她。

    龙吉公主一手仍旧握在前,却松开捏着衣襟的手,伸手撩了一把鬓角的头发,忽然莞尔一笑:“紫皇要努力哦。”

    这笑倒是发自内心的。我少不得答应了一声:“是。”

    龙吉望了我一会,那撩着发丝的手忽然伸出,挑上我地下巴。

    我愣住,被她手上用力,竟将我下巴挑起。

    “公主……”我有些哑然。

    “紫皇长的果然很美呢。”龙吉笑着,打量我的脸。

    我微微觉得赧颜,轻轻地转过脸去:“公主休得取笑。”

    “这可不是什么取笑,”龙吉公主声音脆脆地,“不然怎能把人迷得失魂落魄呢。”

    这声音里地醋意浓浓地散发出来,我自然听得到,却只好装不懂的样子,低头不答腔。

    “只是……不知道紫皇着女装是什么样子。”龙吉忽然又自言自语地说。

    我正考虑要不要直接告辞离开,免得她又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

    龙吉却说:“紫皇啊,什么时候穿女装给本公主看吧。”

    “嗯?”我不置可否地疑问着。

    龙吉公主嫣然一笑:“紫皇这般男装打扮,连本公主看了都十分心动,紫皇还是穿女装比较好,定然是惊艳天下,这西岐人杰地灵,青年侠士将官层出不穷,紫皇若是女装,追随者定然是蜂拥而至,应接不暇,而紫皇可以……”

    我已经听出了她的意思,顿时之间红了脸。

    正想要谢绝她的好意。

    就听得有个声音很是不悦地响起:“龙吉,你又在胡说什么!”

    我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动。

    龙吉却尖叫一声:“表哥!”声音顿时高了八度,转过去,张开双臂便要投入那人怀抱。

    我抬眼,对上对方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不由一怔,此刻,杨戬的眼神黯然,不知如何。

    而龙吉扑过去,顿时牢牢地握住杨戬胳膊,他不挣扎,任由她亲亲抱住。

    我心头发苦,表面却一笑,不再做声,转背对他两人,胡乱另选了个方向,便迈步走开了去。

    “表哥,我今天给你做菜吃吧。”后,是龙吉甜腻的声音。跟同我说话时候的她,判若两人。

    而杨戬冷冷的声音说:“随便你。”我于是加快步子,逃也似地离开现场。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