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59章 初次相见请多关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有来世,你我何生?

    是宁可记着昔痛苦的回忆,绵绵伤痕,再次熬到终老,亦或者宁可两两相忘,拂袖成空,洒脱再度一世。

    而有句话叫做: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杨戬,你可听说过?

    桃花丛中,我被他捉个正着,他在后,双手掐在我腰间,轻轻用力,我便不由己,随之转

    满天花雨之中,对面的人,银色眼眸,朱红嘴唇,卓尔不群的段,赫然便在眼前,若隐若现一直到如此清晰。

    我眼睛一眨,他定定看我,嘴角一抹淡然的笑。

    我望向他眼睛,他眼中光芒闪烁。

    失神瞬间,我伸手去推他放在我腰间的手,他手上用力,反将我向着边一拥。

    双臂轻舒,已经将我牢牢锁在怀中。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清流。”他贴近在我耳畔,几近伤悲又几近满足地说。

    我能感觉嘴唇贴在肌肤上的湿润感觉。

    我或者能听到有什么从他脸上铿然落下的声音。

    而——

    清醒跟沉迷,不过是瞬间选择。

    若是此刻投降,岂非前功尽弃,我不要。

    眼皮再眨动瞬间,已经明白过来。

    我伸手,推在他的口,沉声说道:“请住手。”

    他微微一愣,抬起头来。

    “哈……”我冲着他轻笑:“这位道友。不觉如此这般对待一个陌生人,委实太过孟浪了么?”

    “你……说什么?”他十分震惊,望着我,眼中十分不信。

    “这位道友,许是认错了人吧,暂且请放开吾如何?”我重又用力,将他推得同我有一段距离。

    他手上却仍旧不放:“清流,你到底在说什么?”双剑眉逐渐地皱起,眼睛探究地看着我。

    “吾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笑,“以后道友抱人,可要看明白是不是想抱地那位。”

    趁着他心神恍惚,我推开他,转过,顺着桃林逐渐地向着外面走去。

    手忽然被牢牢拽住。

    我被迫站住双脚。

    我惊讶回头,却看他侧追上来,牢牢地握着我的手。问道:“清流,不要吓我,你在吓我是不是?”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摇摇头,慢慢说,“请放手。”

    “你是清流,我怎有可能认错!”他忽然大声叫起来,“你不认得我?你不要说你不认得我!”

    “我的确是紫皇清流不错,但我也的确不认识道友。”我笑。想着怎么才能把手抽出。

    “你若是紫皇清流,你就一定不会不认识我!”他咬牙切齿地说,飞速上前一步。松开我的手,双手却捧住我的脸颊,我还不曾反应过来,那边已经印下炽的吻。

    我无可奈何,他力量太大。抵抗无用,只好木然不动,等那边冷静下来。

    他如同疯狂般地亲吻我的脸颊。嘴唇,细细的咬着我地双唇,舌尖同我的搅动一起,像是饥渴百年的人,如此的渴望着对方的相濡以沫。

    我叫自己忍,再忍,绝对要忍下去,双手却不知不觉仍旧牢牢地握起了拳。

    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地停了动作,愕然看着我。

    我咳嗽一声,勉强仍笑:“结束了?道友你可真是万分啊。结束了的话,请放开我吧,这种方式实在叫人难以接受。”

    杨戬猛地松开双手,后退一步。

    “你……你是清流吗?”他喃喃地。

    我挑挑眉:“我是紫皇清流。”

    “你……怎会如此?”他脸色灰败。

    “我向来如此。”我一笑。转过,向着桃林外慢慢地走去。

    只要如此,便可以了。

    倒也不难。

    转头望着路旁的桃花林,如此绚烂而美丽,的确是值地流连忘返的地方,或者,他配的上更好的人来欣赏或者留恋,而不适合一煞气卸不去担当的人啊。

    “呜呜!”背后传来犬叫的声音。

    我淡淡回头,却看到那叫做啸天的狗狗在杨戬边摇了摇尾巴,叫了两声。

    而那个人,仿佛浑脱力般,斜斜地倚靠在一株桃树上,愣愣地望着我。

    我垂下眼眸,淡然转继续走。

    “呜呜!”狗的叫声又响起,这次是越来越近。

    我挥着袖子,在花雨之中穿行。

    袍子忽然一紧,竟是被什么拽住,我低头看去,却见到哮天犬张嘴,啃住了我地衣襟,抬起头,毛茸茸的脸上乌溜溜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我。

    “哈……”我愣了会,笑道,“乖狗狗,你要做什么?”

    哮天犬拉着我地衣襟,向后退。

    我心一动,察觉他是要将我向着杨戬的方向拉。

    “乖,放开放开。”我无奈,只好轻轻地抚摸他的额头,复拍了拍。

    忽然那边桃林下之人仿佛动了一下。

    我眼角余光瞥到,手上的动作便停了。

    哪里做得不对了么?

    我皱了皱眉,然后重新笑:“我还有事,有机会再玩吧,坏狗,快点松开来。”

    那边脚步声忽然响起。

    我心头微微烦躁,刚要起,那个人已经走到跟前,一把攥住我的手腕:“你是紫皇清流?”

    “不错。”我淡淡地回答,“道友有何指教?”

    “你不认得我?”他提高声音。

    “嗯,初次相见,请多关照。”我依旧波澜不惊地说。

    “胡说八道!”他忽然冷笑,“初次相见,这只狗从来不对陌生人亲,你说我跟你初次相见,他也是跟你初次相见?你抚摸他地手势,这种动作,我只在朝歌太师府见过!你骗谁呢?清——流!”

    “我没有骗谁,也无须骗。”我垂下双眸,“谁知道哮天犬有什么问题,居然来咬住我衣襟,以此推断我并非初见他,太武断了吧,我抚摸他的手势?哈,我抚摸任何生灵都是这种手势,又如何?请放开我!”

    “哮天犬?”他忽然重复一声,我暗叫不好,杨戬怒道:“我都没有跟你讲过他叫哮天犬,你怎么会知道?嗯?好好好!你装啊,你继续装!”他忽然大笑,笑声朗朗,“我就不信你会忘了我!!不过——清流,纵然你是真的忘了,我也有办法叫你想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